zosq1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我給重生丟臉了笔趣-第602章 一如既往慫-dcg9j

我給重生丟臉了
小說推薦我給重生丟臉了
学姐见唐叶也没办法,心里就只好接受了。
她很喜欢小方婧送的裙子,只是觉得裙子的不像是那种普通能买到的布料,而且做工上很精细,她有这一门手艺在,知道裙子能做那么好,肯定废了不少心思。
接受一个小妹妹送给自己的裙子,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现在,她不怎么想和唐叶在上课的时候和他聊天,可学弟一直找她聊,她又不好意思不回,就是中间间隔的时间长一点,想着学弟不聊天的时候,应该在认真听课。
唐叶道:“学姐,有个问题要问你,你不是考上那么好的大学了吗,你家要不要给你做大学酒?”
“不做吧,前几天的时候,我妈问过我,我不怎么喜欢,想着如果做大学升学酒,肯定少不了接待一些不认识的亲戚,而且这些年过的不是很好,大家的来往也不密切,我现在考上大学,都没有几个亲戚知道呢。”
唐叶想着学姐的性格,这的确很符合她的想法,“那样也挺好的。”
“不是特别好呀,只是想着以前的种种,就觉得没必要做酒席,其实也挺心疼的,因为这些年也去喝了不少酒,如果我家做酒席的话,能收一部分礼金回来,但我想着也不是很多,再说靠做酒席赚钱,不是特别好,我和我妈也忙不过来,去酒店的话,也挺麻烦,最省事的方式,就是啥也不干。
我刚去银行存了两万,还有一万在身上,柜台人多,外面的机器存不了,准备明天再存。
县里和学校的钱应该会在我开学之前打给我,快的话,可能下周就有了,现在有这么多钱,心里就特别有底气。”
天生曖昧 流氓魚兒
学姐说出有底气这种话,可是难得,“果然还是钱能给人带来更多的安全感。”
“不是不是,是觉得家里有了这些钱,我妈妈就不会很累了,然后我再做暑假工,再加上助学贷款能贷六千块,不用利息,我的学费和生活费,基本就够了,以后的生活费自己赚,有钱可以先攒着。”
苏轻尘的计划妥妥的,唐叶道:“学姐优秀啊。”
“哪有,只是按照想的最好的方式生活罢了,其中如果有一个人大病一场,或者出现别的情况,这生活又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了。”
唐叶道:“看的很透彻啊。”
“因为经历过,就知道了呀。”
不提这个,等会又让学姐想起自己不好的过往,唐叶说:“刚才晓静说去旅游,你真的不想吗?”
“想去,不想是假的,只是我一个人去的话,不知道去哪,还有人生地不熟的,晚上还要在外面过夜,多危险啊,我还是喜欢待在家里,很安全。”
唐叶想笑,一个怕黑就阻断了她向往外面的念想。
他说:“那你还是好好待在我们店里吧,既有钱赚,又能学习,还很安全。”
“嗯嗯,我也是这样想的。”她还想,以后学弟想去哪里的话,能带我一切去的就好了,自己似乎就不怕,好像不能说的这么直白,也没好意思。
唐叶继续道:“过两天,我就放假了,带你把自行车和电动车学会,等你学会了,我把我那辆自行车给你骑,以后出行你可以骑车,这个假期多骑一会,会熟练很多,以后上大学了,如果学校允许,还可以自己买一辆,到时候就很方便,如果舍友们要去骑行,你也能一起去,挺有意思的。”
苏轻尘很期待,“好啊,到时候,小店下午关门后,再去学,如果晚上你也有时间,还可以去新广场学,新广场那边人少,面积又大,我觉得我刚开始学,又在那边,肯定不怕撞到人。”
“这你就放心吧,你的身高在那里,骑自行车就像玩玩具,很简单,骑着车,脚还能踩着地上,就很有安全感。”
“嗯呢,那学弟你快点上课吧,我不打扰你学习了,店里也开始忙起来了。”
“好的。”
学姐还是乖孩子的模样,生怕打搅他学习,唐叶看下时间,还有十五分钟又要下课了,果然上课开小差的时间过得特别快。
今天中午,尹姑娘放假,很多人都挺羡慕二中的同学,就像二中的同学以前羡慕一中的同学放假一样。
尹姑娘放学后,就又跑去两人的小窝,整理东西去了。
说是去看看,然后网购了很多东西,全部选择邮寄到两人的小窝,才回自己家。
唐叶呢,也买了一些邮寄到两人的小窝,现在放假了,有大把时间收快递,邮寄到小窝正好,一个假期的时间,都能继续完善它。
一中的补课时间也快要结束了,学校小卖部里很多货架都空了,老板说接下来一段时间都没有学生在学校,懒得去进货,等到他们下次开始补课,才开始进货。
小方婧就不怎么喜欢去小卖部了,因为里面没有喜欢吃的小布丁,吃别的雪糕,似乎没有小布丁那么纯粹。
大概是喜欢奶,所以除了小布丁外,两人在外面吃饭,还去超市买了东北大板,也挺好吃的。
唐叶道:“小方婧,马上放假了,你什么时候去市区?”
“三嚴”與“三實”作風建設大家談 本書編寫組
“后天一放学,我就自己坐车去市区,我妈妈现在肚子好大好大了,预计八月初就可能要生,也就在这段时间,因为她去检查,医生说胎儿大了一周时间,预产期是在中旬吧,万一提前的话,就在这一两周。”
小方婧很乖巧的样子,“我要去陪一下我妈妈,她好怕痛的,她又爱欺负我,我去找她玩,她可能就不会太无聊。”
唐叶笑道:“真好啊,你马上就有一个弟弟了。”
“嘻嘻,我也觉得很好,”她笑的很开心,“到时候我弟弟出生了,我给你发照片看。”
我的美女房東 神臨眾生
“好啊,我等着。”
补课最后的两天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放假这天中午,最后一节课下课铃声响起,很多同学都蜂拥而出。
戰爭工坊
教室里,瞬间少了一半的人。
现在,这一栋楼,只有他们这一个年级,下楼的速度奇快。
班主任知道大家想回家的心情,早在昨晚上自习课就已经把该交代的事,都交代完了。
大家一下课,就直接散伙,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小方婧也直接走了,不等唐叶,她走的时候,回过头对唐叶说:唐叶,放假了,过好久才能见到大家,好舍不得,过几个星期再见,到时候再去你家蹭饭。
离去的时候,还不忘说蹭饭的事,自己的厨艺早已经得到她的认可。
唐叶从教室出来,正好遇到从楼上下来的暄少,王暄还是老样子,不过神色间多了一点书生气,这书生气看起来有点虚的样子。
从高一到现在,他也有一些改变,身高还是和以前差不多,但是人随着年龄增长,就显得没有以前那么稚嫩。
王暄奇怪道:“今天怎么就你一个人?小方婧和晓静不和你一起?”
“她们俩一下课就走了,小方婧去市里,晓静回家,倒是你,怎么看着这么虚?”
“你才虚!”
王暄接着感慨道:“上了高三,我都有些紧张了,最近都没怎么活动,整天就是学习学习,不断的学习,背政治书,复习历史,练习地理题,我快吐了。”
“那不都差不多,我怎么不想吐,说到底,还是你很虚。”
“我靠!你才虚,都说劳资最近沉迷学习了,”王暄作为一个男生,怎么都不可能承认自己虚。
他接着道:“话说,你等会去哪?我好久没去网吧玩了,今天我们俩去网吧回味一下,怎么样?
以我往日的经验来说,县城里,现在就只有我们这一个学校在补课,今天放假的学生,也是只有我们这群人。
去网吧的话,肯定有很多机子,不像以前,周末的时候去晚了,等四十分钟有一台机子就很不错了,大多数时候,等上半天都没有机子,好不容易等到有人不上网,有空机,可能还抢不过别人。”
唐叶摇头,“没兴趣,家里有电脑,我都好久没去网吧了。”
“我也没去,我卡里还有几十块,听说以后一定要用身份证打卡了,之前办的上网卡,暂时还可以用,过阵子就无法使用了,上网卡彻底退出我们县城历史舞台。”
王暄接着道:“不去上网的话,我们也去网吧把网费退了吧,网费要退的话,折半退,或者是用新身份证开卡,然后把钱划过去。”
“未成年也可以用身份证开会员?”唐叶问了一句,他记忆中似乎可以,似乎又觉得不行,忘记了。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听说是用一个带磁性的东西刷一下,就可以上网,不过你第一次去,要有带身份证,不管你是不是未成年人,反正都要有身份证,然后办了会员后,就有一个会员编号给你,以后你就用编号打卡上网。”
唐叶已经很久没有关注过这些,现在有些记忆涌上脑海,好像是这样,具体操作不懂,“那就去一趟吧,不然就亏钱了。
我现在没有上网卡,也可以?”
“不知道,可以去试试,听说不行了,没有上网卡,不能把钱折半取走,也不能划到身份证办的会员上,只能上网。”
唐叶感叹,“坑啊!”
不过这倒是给他一点灵感,以前开店没有想到办消费卡,现在可以弄啊,这东西送礼送亲友送长辈,都很合适,不过也不能太夸张,搞得太过,容易出事。
王暄很赞同,“我也这么觉得。”
他接着道:“以前的卡不记名,如果知道别人的密码,然后把别人的钱搞掉,老板没法找人,但是折半退钱,就有点恶心人,应该全额退。”
“你想的美,以前充十块送五块,充二十送十块,活动特别好的时候,充两百送三百,充一百送一百五。”
“你记错了,我记得还有充一百送两百的时候。”
無良逍遙神
“那是新店开业吧。”
“对,新店开业有,偶尔搞活动也会有,网费所有网吧都通用,我充了一次,一个星期没吃早饭,初中的时候,就这样搞,中午还借钱吃饭。”
唐叶大笑,“那时候为了上网,真是什么都可以忍,不过我那时候可没有钱,一次最多充二十块。
其实现在想一想,也挺蠢的,那时候每个星期最少要用二十块,我一次性充一百,以后每个月还能省一笔钱。”
王暄也笑道:“那是你傻,我可不傻,劳资每次都是充一百,一次能上好久。”
两人说着笑就去网吧,唐叶在路上道:“你待会上网?”
“你不上,我没什么想法,没意思,我去把我的网费转到新会员上来,以后再上吧。”王暄接着问:“你要去哪?”
“陪你去网吧看看,待会我还有朋友约吃饭。”
“卧槽,什么朋友,带我一个啊,我正愁中午不知道吃什么。”
“就是两个姐姐,你真要去?”
“两个姐姐啊?有点不好意思,我还以为都是男的,没想到还有女的,是你姐姐,我也不好意思去了。”
唐叶轻蔑看他,“你这样不行,听到女的就怂成这样,又不是同龄的女生,别人又看不上你这种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
重生之千金有點毒
“你特么毛都没长齐,要不要比一比?”
唐叶对他刮目相看,“猥琐啊,自从分班后,你的嘴炮功力略有上升。”
“事实就是如此,大不了,我就去一躺,不就吃餐饭而已,蹭吃蹭喝,我很好意思。”
唐叶又问一句:“真去?”
王暄想了那么五秒钟,“还是算了,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一点事没有做。”
“怂,你就是怂。”
“我什么时候怂过,我本来就是有点事没有做。”
唐叶呵呵两声,像是看穿一切。
他本来想带暄少去吃个饭,两人很久没有聚过,顺便透露一点自己的家底,谁知道这货还是一如既往的怂。
如果一起吃饭的人是他熟悉的人,他可能就会去,可惜唐叶约的两个人是琴姐,还有一位新店的店长,叫王梓果,今年二十九岁,有一个已经四岁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