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jzju精华玄幻小說 打穿西遊的唐僧 ptt-第1305章:玉帝,你下個罪己詔吧!熱推-58126

打穿西遊的唐僧
小說推薦打穿西遊的唐僧
“哈哈哈……”
都市逆襲女王 亞囍
虽说玉帝的嘴里做出了自己的承诺,但是,听到玉帝的这个承诺,江流却是突然大笑了起来,那模样,仿佛像是听到了什么非常好笑的笑话一般。
伴随着江流的大笑,自然,凌霄宝殿之上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落在江流的身上,面带诧异之色,不明白他因何发笑。
“功德佛,为何大笑?”
听得出江流的这番大笑,似乎是在嘲笑自己的味道,玉帝的目光落在江流的身上,问道。
“我在笑玉帝陛下,你身为三界之主,竟然如此不要颜面!”江流开口,这番话完全是不给玉帝丝毫的脸面了。
“放肆!功德佛,玉帝之尊岂容你如此轻漫!”随着江流的话落,旁边有的神将忍不住了,上前两步,开口呵斥的说道。
“莫非?贫僧的话不对吗?”看了一眼这个神将,同时,又环视了一圈凌霄宝殿上所有的神仙……
最后,江流的目光落在玉帝的神色,嘴角带着几分讥讽之色:“自己的错,玉帝便是嘴上承认个错误就完了,可泾河龙王呢?却是直接丧命了!如此岂能让人信服?这边是玉帝身为三界之主的气度吗?”
一言及此,微微一顿,江流跟着说道:“如今,明眼人都知道,泾河龙王之死,玉帝你根本脱不了关系,但是呢?你却只是嘴上做出个承诺,要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就完了?”
“调查清楚了之后,你会如何还给泾河龙王一个公道呢?他如今已然丧命,成了个游魂野鬼,你又如何给泾河龙王补偿呢?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玉帝你自己认错了,那么,对自己该如何的自罚呢?”
“这些你都没有说,那你所谓的认错就是个笑话,所谓的把事情调查个水落石出,更是推托之词……”
不得不说,在这凌霄宝殿之中,江流说起这番话语,的确是毫不客气了。
但是,他的这番话语,却又说得头头是道,让人完全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来。
錯愛:冷少,不安好心!
的确是,玉帝认错了,自己如何惩罚自己呢?没说!
调查事情的真相?调查清楚了又如何呢?玉帝也没说啊!
一言及此,江流微微停顿了片刻,似乎是给在场这些仙神们消化的时间,紧接着,又继续说道:“玉帝这些都不曾说过,莫非?玉帝所说的调查真相,只是为了忽悠住我们师徒几个,然后,事情一直拖延下去吗?”
“玉帝既然你没有确切的把事情真相调查清楚的心思,那么,贫僧是否可以认为,你这是在故意的拖延时间?为了掩盖真正的真相呢?”
随着江流的这番话落,在场所有的仙神,目光又是齐刷刷的落在玉帝的身上了。
原本大家就怀疑,泾河龙王之死的事情,玉帝很有可能在暗中扮演了个不光彩的角色。
现在,江流的分析,似乎更加印证了这一点了。
玉帝是真的表面上说着查清楚,实际上却打算拖延时间,一直拖下去而已吗?
“放肆!此乃我天庭之事,玄奘,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的!”三番两次的在江流的手底下丢了颜面,今天,当着这么多仙神的面,江流居然又这般不给自己面前,玉帝的心中勃然大怒,拍案说道。
“嘿嘿嘿,玉帝老儿你这是被俺师父说中了,恼羞成怒吧?”
随着玉帝这生气动怒的模样,孙悟空倒是没有什么胆怯的模样,嘴里嘿嘿直笑,冲着玉帝说道。
“阿弥陀佛,原本这些天庭的事情,贫僧也的确是懒得过问,只是,这件事情关系到我西行取经团队,小白他亲口请求我主持公道,我才不得不前来找玉帝你质问罢了!”挥了挥手,江流让孙悟空住嘴退了下去之后,江流的目光同样直视玉帝说道。
一言及此,江流微微一顿,复又跟着说道:“若是玉帝你行得正,坐得直,只需要拿出证据来,证明这一切都与你无关就是了!”
邪世傳奇 零度彎刀
“可玉帝你的这番处置态度,却让我不得不怀疑你的心思了!”
打脸!
江流的这番话,是真的在打脸了,说玉帝行得不正,坐得不直,这完全是当众在玉帝的脸上甩了几个耳光吧?
看着玉帝双眼饱含怒火的模样,江流似乎还觉得对玉帝的刺激不够,跟着又说道:“另外,自称为三界之主,玉帝你行事当让人心服口服才是,可是看看你?恼羞成怒的模样,大声呵斥,莫非?玉帝你掌管三界,就是靠自己的嗓门比较大吗?”
安静,随着江流大笑之后开口,他的话语让整个凌霄宝殿都陷入了一片死寂当中。
所有的人都震撼的看着江流,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竟然有人敢对玉帝这样说话?
高高在上的玉帝,似乎完全不被放在眼里啊!
“可怕啊!旃檀功德佛寻常的时候谦逊有礼。难以想象,真的动怒起来的时候,居然如此犀利!”
“果然,玄奘的慈悲之名虽然响彻三界六道,但是他的凶名也同样响彻三界六道,今天我算是清楚的见识到了!”
“即便是面对玉皇大帝的时候,不给面子的功德佛都这般不给面子,那遇上了其他人的话,自然更不会给面子了?果然,能让齐天大圣孙悟空都乖乖的听话,这功德佛靠的不可能是师父的这个身份,而是他本身的能力和气场吗?”
眼看着江流在凌霄宝殿之上,当着无数仙神的面,敢质疑,甚至是嘲讽玉帝,凌霄宝殿的这些神仙们一个个都惊呆了,心中也暗自的感慨。
女裝文藝人生 羽林都督
月下貪歡
我不是壞女生 饒雪漫
一方面是的确没见过有谁敢这样对玉帝说话的。
另外一方面大多数神仙也的确没见过江流的这一面。
江流认真的盯着玉帝,眼神没有丝毫退缩的神色。
的确,时至今日,自己和玉帝几乎是彻底撕破脸皮了,那么,也就不用维持着表面上的关系了,那说话自然是不需要有那么多的客套了。
再加上真的动起手来,自己即便是打败不了玉帝,却还是有一定的自保能力的。
一派狐言 四喜湯圓
如此,自己不想给玉帝面子的话,完全就不需要给他面子了。
毕竟,今天自己是为什么来的?
江流至始至终就没有考虑过要给玉帝面子的意思。
怒,这个时候玉帝心中的愤怒,自然是不用说了,双眸几乎都能喷出火来,玉帝认真的盯着江流。
可尽管心中愤怒,玉帝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动手?以江流屠巫剑和青莲宝色旗两大至宝在手,玉帝也没有太多的把握能够打败他的。
玉帝的目光能杀人吗?或许可以!
但是,却绝对不足以靠目光杀死自己。
醫妃驚華 歐陽華兮
因此,被玉帝愤怒的眸子盯着,江流却是神色平静,并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
“唉……”
眼看着局面僵在这里,玉帝的情况似乎有些骑虎难下了,旁边的太白金星心中暗自的叹了一口气,旋即走上前来,对着江流这边拱了拱手,道:“功德佛,如你所言,不知要陛下如何的决断,你才觉得满意呢?”
“很简单,不久前玉帝能让王母娘娘都得以复活,那么,如今让泾河龙王复活,必然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既然要给泾河龙王补偿,那么,希望玉帝能够让泾河龙王得以复活!”江流开口说道,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这不可能!”闻言,玉帝的脸色变了变,断然拒绝。
虽然对玉帝而言,只要有了泾河龙王的魂魄,一颗普通的回魂丹就能让泾河龙王复活了,就像当初小白龙死的时候,只要把魂魄从地藏王那里弄来了,复活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棄婦門前桃花多 忘川啞魚
但是,对玉帝而言,若真的是让泾河龙王复活了的话,他的存在,岂不是时时在提醒着所有人,自己的过错?自己的污点?
“功德佛,这个要求,可以好好再商量商量,你就只有这个要求了吧?”
倒是旁边的太白金星,一副和事佬的模样,走到了江流的面前,同时,脸上也挂着热情的笑容问道。
“当然不是!”
闻言,江流果断的摇头,道:“刚刚那只是对泾河龙王的补偿罢了,现在我们来说说玉帝犯了错,该如何自罚的事情!”
“玄奘,你可不要得寸进尺!”
身为三界之主,在玉帝看来,自己当众认了个错,已经算是作出了极大的让步了,可是,他还要自己自罚?
只是,对于玉帝的话语,江流并不急著作答,而是开口说道:“我们的要求也不高,但求玉帝能够明旨,昭告三界,承认自己的错误就行了!比如说,来个罪己诏?”
嘶!
江流的这个话出口,让凌霄宝殿上的诸位仙神,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罪己诏?这岂是随便下的?这可真的是昭告天下所有的人,坦白承认自己的错误啊!
这罪己诏一旦发出去,便是对凡间的皇帝而言,也是极大的影响自己声望的东西,更别说是玉帝这样的三界之主了。
身份地位越高的人,越是不肯轻易认错的。
“好了,贫僧就这两点了,其他的暂时还未想到!”
(PS:似乎,好久好久没有爆发过了?房子也买好了,每个月要还13600的房贷,可怜兮兮,我要努力码字,努力爆发了,希望兄弟姐妹多多支持,准备好你们的起点币吧,过几天爆发一下……)

04s3p好看的都市言情 打穿西遊的唐僧討論-第1304章:輸少當贏熱推-j1tle

打穿西遊的唐僧
小說推薦打穿西遊的唐僧
凌霄宝殿之上,所有的仙神们都已经对当初泾河龙王之死的事情,有了个比较确切的了解了,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玉帝的身上,眼神中带着一抹质疑的神色。
同时,这些仙神们也都明白过来,难怪玄奘一行人全都到了。
这件事情,仔细想想,玉帝还真的是有逃脱不了的干系啊。
测算之法,只要是仙神多多少少都知道些许,要测算的话,像玉帝和如来佛祖这样的大佬,要测算他们的一些事情,这比测算别人的事情要困难得多。
毕竟,手握大权的他们,可以说每一个决断都关系到数以万计的生灵的利益乃至生死情况。
但是,当初却有人能够提前一天测算到玉帝的旨意?
更主要的是玉帝旨意上所发布的消息,居然一点一滴都没有差错?
这件事情真的要细细说起来的话,的确是细思极恐了。
可能性只有两点!
第一,那就是袁守诚的能耐的确是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即便是关于玉帝还没有颁布的旨意,这个人也能够提前测算出来,而且是分毫不差。
第二,那就是这件事情,玉帝在其中扮演了一个恨不光彩的角色。
那么?这两个可能性,哪个比较大呢?
略作思考之后,这些仙神们都必须承认,似乎是第二个可能性更高!
且不说想要提前测算出玉帝还没有颁布的旨意,是多么具有难度的事情,号称天下测算能力最强大人皇伏羲氏或许有这个能耐。
就说那个测算之人的身份,玄奘一行人是知道的,长安城的凡人袁守诚。
而且,袁守诚也调查了一番,他根本就不精通测算之法,只不过是个招摇撞骗之人罢了!
如此,仔细想想的话,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玉帝在暗中操控的吧?似乎这个可能性才是最大的。
也难怪玄奘一行人会来到凌霄宝殿之上闹事了!
玉帝端坐在自己的宝座上面,看着江流一行人的脸色并不好看,沉默了许久之后,玉帝开口说道:“这一切,只是你们是一面之辞罢了,事情都过去了近乎十年了,指不定你们记错了日子呢?”
“陛下,这记错日子是不可能的!”
闻言,小白龙敖烈认真的说道:“我叔父记得清清楚楚,当初他在长安城找袁守诚测算的日子是七月十二,但是,李灵官去泾河颁下玉帝的旨意,是七月十三!”
一言及此,小白龙敖烈抬起手来,之前在天庭得到的仙册出现在他的手中,道:“玉帝陛下,这是天庭的宝册,上面清楚的记录着李灵官在当年颁下玉帝旨意的日子!”
好吧,这不只是一面之词而已了,甚至连相应的证据都找出来了。
凌霄宝殿上的所有人都明白,小白龙他们这次来天庭发难,早就作好了万全的准备了。
无形之中,他们所说的话语,可信度又上涨了不少。
看着小白龙手上连相应的仙册都已经拿到手了,玉帝当然也明白西行取经团队这次完全是有备而来的了,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许多。
再感受到诸位仙神的目光都落在自己的身上,玉帝的脸色越发的阴沉了几分。
略作沉默之后,强词夺理的说道:“仙册的记录,也有可能出错,毕竟这些人记录,偶尔有事忘记了,过个几天再重新补上,也是常有的事情!”
“果然,好在师父早就猜到了你会这样回答!”听玉帝这强词夺理的话语,小白龙敖烈的心中暗自的呢喃着。
甜媽萌寶尋爹記
同时,心中对于江流的布置,更加的钦佩了。
果然不愧是师父吗?真的是料事如神了。
“玉帝陛下!”
心中是什么样的思绪,面上自然是不会表现出来的,小白龙脸色一正,开口说道:“既然物证不能让玉帝陛下你觉得可信的话,那么人证呢?”
“人证?你还有什么样的人证吗?”听得小白龙的这番话语,玉帝的眉头微微一扬。
“敢问李灵官……”
这个时候,小白龙敖烈转过头来,目光落在李灵官的身上,道:“这仙册上面所记录的事情,是否属实?”
“这个,的确属实……”李灵官走上前两步,微微低着头,根本不敢去看玉皇大帝的脸色,同时,也点了点头的回答道。
“是吗?你可以确定吗?”紧接着,小白龙又认真的对李灵官问道。
“确定,我这些工作做了数千年了,还从未出错过,我自然是可以保证的!”既然话都已经说出口了,都到了这份上了,李灵官自然是不会再反口,认真的点头说道。
“很好!”
得到了李灵官确切的回答之后,小白龙紧接着目光重新落在玉帝的身上,认真的说道:“玉帝陛下,李灵官跟了你数千年的时间了,几乎所有的旨意,都是玉帝你让李灵官去传旨的,想必玉帝你对李灵官也是非常信任的了吧?那么他的话,自然是很有可信度的!”
玉帝的眼神中带着几分冷意的盯着李灵官,自己信任他?这是实话!
酋長別打臉
但也正是因为信任,眼看着李灵官站出来作证,玉帝的心情才更加的糟糕了,这种被人背叛的感觉,没有谁能够喜欢。
但是,否认自己对李灵官的信任吗?这个话说出来的话不可能有人相信。
毕竟,数千年来跟着自己,替自己传旨,今日说不信任他,岂不是啪啪啪的在打自己的脸吗?
心情糟糕的玉帝,狠狠的剜了李灵官一眼。
可惜,低着头的李灵官根本不敢看玉帝,所以,这个眼神他自然是感受不到的。
“还请玉帝给我一个公道,给我叔父一个公道!”言及最后,小白龙再度开口,对着玉帝说道。
邪皇禁寵:絕世美妃似毒藥
玉帝的脸色凝重,一言不发,到了这个局面,玉帝还真不知道该如何的回答了。
星空後傳
再辩解的话,已经是苍白无力了。
泾河龙王私自篡改旨意,这的确是大罪。
但是同样的,自己的旨意提前泄露出去了,不管怎么说,这也的确是自己的错误。
真的有错的话,当然也是需要自己来承担的。
所有仙神的目光都盯着玉帝,眼神各异,到了这个份上,这些仙神们的心中也明白,泾河龙王的死,似乎就是玉帝在暗中算计的吧?
一夜驚喜,總裁乖乖就擒
没想到,玉帝竟然也会暗中来算计这样的事情。
如今,西行取经的团队倾巢而出的来到了凌霄宝殿,小白龙敖烈的嘴里又分析得头头是道,甚至还有认证和物证,这个时候,玉帝的确是已经没有了辩解的余地了。
“事到如今,我再如何的辩解都没用了,这件事情,我也必须要负担起责任来吗?”玉帝阴沉着脸,一脸不发,但是心中却是活络,暗自的思索了起来。
既然自己的旨意提前泄露的这个责任自己怎么都逃脱不掉的话,那么,自己就坦然的承受就是了。
但是,这件事情是自己暗中所谋划的?
玉帝很清楚,这一点自己绝对不能够承认!
否则的话,那自己最近好不容易才拉起来的一些声望,必然会一落千丈。
俗话说得好,输少当赢!就是指现在自己的局面了。
是以,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的玉帝,心中很快的便想好了应对之策,如何将自己的损失尽量的降到最低。
“唉……”
有了决断之后,玉帝终于开口了,嘴里一声长长的叹息,一副无奈的模样,然后开口说道:“如龙三太子所言,既然是如此的话,那么,寡人的旨意提前泄露,这件事情,寡人的确有难以推卸的责任!”
一言及此,玉帝微微一顿之后,又跟着说道:“不过,关于那长安城的袁守诚,居然能够提前测算出寡人的旨意,这件事情干系太大,却必须调查清楚!来人啊!”
周瞳探案系列1:死亡塔羅牌
玉帝之言,让凌霄宝殿上的诸位仙神微微一怔,他这是摆明了要甩锅,表示这件事情和自己完全没有关系吗?
“千里眼,顺风耳?”看这些仙神愣愣的看着自己,显然是不太相信自己话语的意思,玉帝的心中暗恼,紧接着,直接点名了。
門徒(全)
“陛下!”随着玉帝都亲自开口点到了自己的名,千里眼和顺风耳两个自然是走上前来,恭恭敬敬的给玉帝行礼。
“刚刚寡人所说的事情,你们两位也都已经听到了,那袁守诚之事,我令你们两个务必要查个水落石出!”玉帝开口,一脸刚正不阿的模样,开口对千里眼和顺风耳两个说道。
“是!陛下!小神遵旨!”心中是什么样的想法,暂且不说,但玉帝这么认认真真的下旨了,自己当然是不能拒绝。
千里眼顺风耳两个点头应了下来之后,便转身离去,调查当初袁守诚的事情去了。
将自己的旨意颁下去了之后,玉帝的目光旋即落在小白龙敖烈的身上。
也不等小白龙开口,玉帝倒是先开口了,一副认真的模样,做出承诺说道:“小白龙敖烈,你放心,关于当初那袁守诚提前测算到了寡人旨意的事情,寡人定然会调查个水落石出的!”

dh9jc精华都市小說 打穿西遊的唐僧 塗章溢.QD-第1297章:王母娘娘的人頭是計量單位相伴-h0lbt

打穿西遊的唐僧
小說推薦打穿西遊的唐僧
经过江流的一番思前想后,如今帮白龙马完成自己的夙愿,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时机。
首先,现在西行取经团队的实力,也的确是到了可以帮他完成的地步了。
若是能够完成的话,会对玉帝的声望造成一个很大的打击。
其次,这件事情若是能够闹得大一点,甚至是动手一翻的话,想必也能诛杀不少仙神吧?
“真的吗?师父!?”听江流的话语,白龙马的语调都不由自主的高了不少,语气也变得激动了许多。
“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得好好的合计合计,这件事情到底该如何的进行!”江流点了点头的说道。
“没事!师父你的智慧,弟子是非常信任的,但凡需要弟子做什么的话,师父你直说就是了!”闻言,白龙马点头说道。
旋即,江流开口,和几个弟子商议起来。
这件事情到底该如何的进行,几个弟子各自提出意见,江流加以整理,慢慢的,一个计划也就在师徒之间变得清晰了起来。
小女人
这边的计划慢慢变得清晰了起来,自然,也没有浪费时间的意思,开始行动起来了。
提示:触发任务“平冤”,任务要求,成功平凡泾河龙王所遭受的冤枉,任务成功,获得经验值80亿,获得史诗级宝箱*1。
随着江流和几个弟子们商议的计划差不多确定下来了之后,系统提示的声音在江流的脑海中响了起来。
听得这个系统提示,江流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欢喜的神色来。
80亿的经验值,的确不少了,嗯,算得上王母娘娘差不多2个人头了。
主动触发的任务,没有失败惩罚,对江流而言,自然是不错的。
……
江流他们这边,开始行动起来了,另外一边,在幽冥地府之内,一个佛门的护法金刚,以及一位罗汉在地府之中行走着。
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当初泾河龙王身死之后,按理说,亡魂应该是落入地藏王菩萨的手中,可是,却诡异的在地府中成了一个游魂野鬼。
这也就罢了,可最关键的是,这泾河龙王的魂魄最后却突然消失了。
強行溺愛100天
良緣無雙 藍雨兒
泾河龙王的死,是引开西行取经的重要序幕,他的魂魄消失不见了,对于佛门而言,自然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当初观音菩萨身为西行取经工作的统筹者,把这件事情上报了之后,佛门都好好的查找了一番。
这几年的时间过去了,依旧是音讯全无,自然,查找泾河龙王魂魄的工作,也就放松了许多了。
寻常,也就是佛门有人犯了错的话,会被派来执行这个任务,作为惩罚。
至于确切的能否找到泾河龙王的魂魄?佛门已经没有抱着很大的想法了。
这个护法金刚和罗汉,都是最近犯了错,被罚着来地府之中寻找泾河龙王魂魄的。
同病相怜之下,两人边走边聊,气氛倒是不错。
当然,因为这两位的存在,地府之中的许多鬼魂,一个个都退避三舍,不敢招惹他们两位。
嗷……
只是,就当两人在这地府之中漫无目的的行走着的时候,突然,一道嘹亮的龙吟声响了起来。
旋即,这两位能够清楚的看到远处有一个巨大的龙形魂魄在幽冥地府的半空中飞舞着。
同时,一个漆黑的鬼影正在与这龙形的魂魄战斗着。
“那是?鬼仙层次的存在?”看着不远处的战斗情况,这护法金刚和罗汉面面相觑,旋即迅速的迎了上去。
“泾河龙王!”看着与鬼仙正在战斗着的龙族鬼魂,护法金刚和罗汉都已经认出了这个龙族魂魄的身份了,又惊又喜的说道。
没想到啊,这泾河龙王的魂魄失踪了好些年了,又出现了吗?
都市艷行
公主之道
这次能够找到泾河龙王的魂魄,自己两个不但是能够将功折罪,甚至是大功一件吧?
“这几年,莫非泾河龙王都一直躲藏在地府之中吗?”又在这地府发现了泾河龙王的踪迹之后,旁边的罗汉开口说道。
“不管了,既然找到了的话,赶紧抓了他,去见如来佛祖吧!”旁边的护法金刚闻言,摇了摇头,并不在意的说道。
闻言,旁边的罗汉也赞同的点了点头。
的确如此,不管泾河龙王这些年是不是躲藏在地府之中,今日能够见到他的话,这才是最重要的。
抓了他回去给如来佛祖交差,这才是最重要的。
泾河龙王的魂魄,看起来已经很虚弱了,生前的他,修为也不过是天仙境界罢了,死了之后,只剩亡魂,实力自然是大受影响。
而这鬼仙乃是实打实的天仙修为,因此,战斗起来的时候,能够看到泾河龙王的魂魄,居于下风。
“住手!”看了片刻之后,眼看着泾河龙王的魂魄已经负伤了,躲藏着的金刚和罗汉齐齐开口,然后冲了出来。
都是天仙层次的修为,这鬼仙以一敌三,自然不是对手,斗得片刻之后,果断的撤退逃了。
眼看着不知名的鬼仙撤退逃命而去,金刚和罗汉倒也没有去追的意思,只是转过头来,目光落在泾河龙王的身上。
“多谢两位出手,我,我还有别的事情,就暂且告辞了!”泾河龙王的魂魄看起来负伤了,眼看着金刚和罗汉神色有些畏惧。
开口撂下这么一句话,转身就准备离开。
“等等……”只是,眼看着泾河龙王的魂魄要离开,金刚和罗汉自然是不答应的,嘴里喊了一句之后,两人一前一后,分别堵住了泾河龙王的魂魄。
旋即,罗汉开口到:“泾河龙王是吧?你且随我们去见见如来佛祖吧!”
“不去,我不去……”闻言,泾河龙王是一副惊恐的神色,急忙摇头。
“泾河龙王!”看泾河龙王的反应这么大,罗汉的脸色微微一沉,觉得他是不是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離婚吧,殿下 開心果兒
若真是如此的话,就更加不能放他离开了。
这个罗汉开口说道:“如来佛祖,乃是佛门之主,以你的身份能够得见他,本该荣幸才是,为何你居然如此强烈的反对?”
“我,我……”泾河龙王的脸上,有些惊恐的模样,但是却讷讷的说不出话来。
“一切,见了佛祖再说吧!”泾河龙王这副模样,似乎更加确定了他知道些什么秘密,罗汉脸色一正,开口说道。
说话间,抬起手来,直接朝着泾河龙王这边抓过来。
“嗷……”只是,眼看着这罗汉的手就要抓住泾河龙王的时候,突然,这幽冥地府之中又是一阵嘹亮的龙吟声响了起来。
旋即,庞大无比而又炙热的气息从远处传来,给人的感觉,仿佛在阴森森的地府中出现了一轮太阳似的。
听到这龙吟声,金刚和罗汉两个都都循声望去,旋即,两个人的脸色都不由得变了变。
那原本朝着泾河龙王伸出手去的罗汉,也立马将自己的手缩了回来。
天边,一道龙影出现,旋即化作道体的模样落了下来,双掌抱拳,对着泾河龙王这边弯腰行礼:“小侄,见过叔父!”
“敖烈侄儿,是你啊!”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影,泾河龙王也化作道体的模样,伸手作出一个托举的动作,让敖烈站起身来。
“两位……”
和叔父打过招呼了之后,白龙马敖烈转过头来,目光落在金刚和罗汉的身上,道:“你们刚刚是要对我叔父动手吗?”
腹黑天後惹不起 簡憶昂
“哪里的话,没有的事,你误会了!”听小白龙敖烈的话语,金刚和罗汉两个急忙摇头否认。
开玩笑吧?当今仙佛之中,谁不知道西行取经团队的可怕?
不少的菩萨,甚至是琉璃王佛都陨落在西行取经团队的手中,自己区区金刚,区区罗汉若是真的应了杀劫的话,谁都不会给自己讨回公道的。
虽然从身份上而言,如今白龙马还只是旃檀功德佛的坐骑而已,但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大罗金仙的层次了。
若是西行取经完毕,功德加身,再加上一身大罗境界的修为,便是授封佛陀的果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小白龙自然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存在。
“是吗?莫非刚刚我亲眼所见的事情,也误会了吗?”小白龙的眉头微微皱起,显然是不太相信这金刚和罗汉的话语。
“真的是误会啊!我们刚刚发现了泾河龙王的魂魄,所以,想把他带去给如来佛祖,看看如来佛祖是否能够让他复活,对,我们的目的就是这个!”
也不管小白龙是否相信,这罗汉开口,先找了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既然如此的话,你们且去把!我叔父的魂魄,我自己会带走!”略作沉默,显然是看这金刚和罗汉认错的态度还不错的模样,小白龙跟着说道。
“这个……”
泾河龙王关系到西行取经工作的源头,而这源头是有很多猫腻的,因此,眼看着小白龙居然要把泾河龙王的魂魄带走,罗汉有些迟疑的开口,想要阻拦。
“怎么?你们两位是想要和我动手吗?”
只是,不等这罗汉把话说出口来,小白龙双目微凝,旋即可怕的祝融之火燃烧了起来,霸气侧漏。

wkat0都市小说 打穿西遊的唐僧-第1290章:蜃妖現身讀書-alfme

打穿西遊的唐僧
小說推薦打穿西遊的唐僧
随着江流的话落,没过多久,一道虚幻的影子在江流的面前慢慢的浮现了出来。
是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年轻少女,看起来似乎十四五岁的模样。
“你是……”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女,江流的心中微微的一动。
今日自己刚刚来到村子的时候,不少的人对自己非常的好奇,所以都围过来像是看动物园里什么稀奇的动物似的打量自己,甚至是指指点点的。
眼前这个少女似乎也在人群中吧?
原来,这蜃妖以自己的幻术制作了这么一个仿佛世外桃源般的世界,目的就是为了变成一个少女,在这小山村里面生活不成吗?
“你是什么人?为何来到我的桃源村?”少女的目光打量着江流,直接开口问道。
人物版面!
只是,对于这个少女的话语,江流却并没有回答,而是心中默念了一声,拉开了对方的人物版面来看。
一个半透明的人物版面浮现在江流的面前。
ID:蜃妖(金色)。
性别:女。
职业:妖。
等级:90。
装备:……
“90级的金色版面?这蜃妖的修为好高啊!”看着蜃妖的等级那一栏,江流的心中暗自的吃惊。
身为妖族,有这样的修为,蜃妖当初在巫妖大战的期间,应该有资格成为十大妖神之一吧?
就像是灵雨现在的坐骑穷奇一般,不也是90级的实力吗?
“你不知道我的身份吗?”打量着蜃妖的人物版面看了片刻之后,旋即,江流的神色惊奇的反问道。
“不好意思,这位大师,小女子我最近这数千年的时间,都在魔界之中,没有离开过一步,所以,并不认得你!”蜃妖看起来还是很好说话的样子,态度挺和善的。
当然,说话间的时候,蜃妖也在好奇的打量着江流。
听他刚刚的话语,似乎他是个非常有名的人啊。
佛门之中,非常有名的人?
蜃妖只记得接引和准提两位,只是,他们两位早早的就已经成为圣人了,高高在上,万劫不磨。
“既然如此,那么重新认识一下,你可以称呼我为江流!”看蜃妖是真的不认得自己,江流开口说道。
“你好,你可以叫我的名字,叶阿翠!”蜃妖也跟着点头,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叶阿翠?有名,还有姓?”听蜃妖的话语,江流的心中微微一动。
“不知江流,你今日来到我这桃源村,是巧合还是特意?”双方各自都通报了自己的姓名,算是正式的认识了一番之后,旋即,蜃妖叶阿翠跟着开口问道。
“我今日前来,是专门为了寻你而来……”听得叶阿翠的询问,江流也没有藏着掖着的意思,坦白的说道。
“为了寻我?”听江流的话语,蜃妖叶阿翠有些奇怪的看着江流。
首先,自己根本就不认得对方,无缘无故的他来寻找自己干嘛?
其次,自己都已经是数千年隐藏在这魔界之中,并没有怎么在三界六道之中行走,按理说来,别人应该是把自己忘记了才对吧?
“是的,我此行的目的,是专门为你而来!”
点了点头,旋即江流开口说道:“听闻你拥有天下间最强大的幻术能力,因此,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你的帮助!”
听江流此行的目的是为了求助而来,叶阿翠略微沉默了片刻之后。
既没有说答应,但也没有说拒绝,而是反问道:“如果你请求我帮忙的事情,我拒绝呢?”
“那,我会努力的请求你!”都没听自己是为什么要她帮忙,她就问自己拒绝之后会如何,江流想了想之后,回答说道。
“那如果我一直都不肯答应你呢?”紧接着,叶阿翠又问道。
“那我会一直请求你!直到你答应为止!”江流跟着回答说道。
“是吗?那如果是我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答应你,甚至要动手把你赶走呢?”紧接着,叶阿翠又问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没办法了,我会动手抵挡!”江流闻言,跟着说道。
说话间,江流身上的青莲佛衣,绽放出明亮的光芒来,10亿的防御值,直接暴露给叶阿翠来看了。
很显然,江流的意思就是说,如果你真的要动手的话,那么,我这10亿的防御值,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打破了。
“青莲宝色旗啊!没想到你的手中居然有如此重宝!”看着江流身上绽放出光芒的青莲佛衣,叶阿翠这才认出了这青莲佛衣的真实面目,开口说道。
“难怪你有如此自信,原来是有青莲宝色旗这样的宝物护身,不得不承认,有如此宝物,我的确是难以对你造成伤害,只是……”一言及此,叶阿翠的手抬了起来。
旋即,一道光芒出现,化作一片锁链,瞬间把江流的身体捆得死死的,让他动弹不得。
“不过,我不需要伤害你,只需要限制你的行动就可以了!”禁锢住了江流的身形之后,叶阿翠开口说道。
一言及此,微微一顿,叶阿翠跟着又提醒道:“对了,忘了告诉你,虽然我的修为还未突破到准圣的地步,但是,我已经领略了些许法则的力量,我这禁锢,可不是光靠力量就能够挣脱的!”
“法则的力量!?”不得不说,叶阿翠的话,让江流的脸色变了变。
修为还没有达到准圣的地步,可是,叶阿翠却能够提前领悟法则的力量,这可真是让人惊叹了。
“好了,我对佛门的人,并没有什么好感,看在你还算客气,又是人族的份上,我就不为难你了,你且去吧,以后也不要再来打扰我这桃源村的宁静……”
看江流的脸色有了变化,叶阿翠摇了摇头的说道。
“以你的修为,能够领悟法则的力量,这的确是令人惊叹之事,不过……”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江流却开口了。
言及于此,微微一顿,江流也盯着叶阿翠,道:“不过嘛,这领悟法则力量的人,可远不止你一个人而已!”
穿越之極品俏農婦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以你的修为,距离准圣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你的意思是,莫非你也领悟了法则的力量吗?”叶阿翠微微歪着头,认真的盯着江流问道。
显然,以江流的修为,居然能够领悟法则的力量,这点叶阿翠是不相信的。
有的时候,嘴上说得再多,也没有实际的行动来证明自己来得有说服力。
因此,对于叶阿翠的话,江流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直接在自己的身上刷了个驱散咒的技能。
少將哥哥,別愛我 若竹
50%的成功率,还是很高的!
提示:你的驱散咒施展成功,已经解除了禁锢的状态!
随着驱散咒刷在自己身上,原本捆着江流的无数锁链,立马是寸寸崩裂,同时,系统提示的声音在江流的脑海中响了起来。
“这,这不可能!”眼看着江流真的动手把自己法则类能力的禁锢给解除了,叶阿翠瞪大了双眼,震撼的看着江流,难以置信。
原本,以自己距离准圣境界都差临门一脚的修为,能够领悟法则的力量,叶阿翠已经认为是极其罕见的天赋了。
可是看模样,这叫江流的人修为比自己还低啊,但是,他似乎对法则的领悟程度,比自己还要高啊!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事情!”以驱散咒解除了对方的禁锢之后,江流神色平静的说道。
这副模样,看起来逼格很高。
只是,表面上平静,逼格很高的样子,但江流的心中却暗自的庆幸。
看来今天自己运气不错的样子啊,这驱散咒一下就成功的发动了,并没有像当初给云霄仙子接触禁锢那样,连续十几次都失败了。
“你能以如此修为,领悟法则之力,的确是我生平仅见,但是,如今你露了一身,也该让我来献丑了吧?”
嘴里虽然说得很漂亮,而且也是有求于人,但实际上,江流可不是那种打不还手的人。
皇家黑道學院
话音落下之后,江流跟着抬手,先来个闭口禅甩在叶阿翠的身上。
不管身为蜃妖的她,战斗的手段是什么样的,在江流看来,自己先手一招闭口禅的沉默,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紧接着,江流又是抬手一招变羊术,让叶阿翠的身形瞬间变成了一只人畜无害的小羊羔的模样。
最后,江流的手继续抬起,治愈圣手的技能发动。
天價情人:總裁惹愛成癮 蘿莉莉
这一套连招的手段,江流已经是用得炉火纯青了。
从天而降的圣物落了下来,直接压在叶阿翠的身上。
“刚刚你的禁锢,我已经解除了,如今,我的禁锢,你要不要试试看呢?”看着被治愈圣手的圣物压在下面动弹不得的叶阿翠,江流开口问道。
鐵血1933
被治愈圣手的技能压在身上,叶阿翠自然是已经变回了原本道体的模样。
都不用江流说话,叶阿翠已经在尽力的挣扎了,想要摆脱这压在自己身上的圣物。
可是,无论她如何的挣扎,身上的圣物都是纹丝不动的模样。
这让叶阿翠明白,对方的这个能力,也的确是法则类的能力了。
“难以置信,以区区这样的修为,居然能够掌握这么多法则类的神通!”

fsb5t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打穿西遊的唐僧-第1286章:夢魔:麻煩你做個人吧閲讀-xorag

打穿西遊的唐僧
小說推薦打穿西遊的唐僧
是的,在梦魔看来,玄奘应该是早就突破了准圣的地步才对。
自己突破准圣的阶段已经有数百年的时间了,可是,玄奘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他的修为甚至比自己还要强大的样子。
若是说玄奘是最近才突破准圣的,梦魔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因此,可以断定他应该是早就突破到了准圣的地步。
“可怕啊!这莫非就是气运之人的可怕吗?”想到玄奘居然已经突破到了准圣的地步,梦魔的心中又是暗自的惊叹。
玄奘是谁?三界六道但凡是有些见识的人都明白,玄奘乃是如来佛祖的二弟子金蝉子转世。
而金蝉子的修为,转世前也不过是大罗金仙的程度罢了。
可现在,转世之后的选择修为居然大大超越了金蝉子的程度?这应该就是无量量劫中心气运之人所获得的福利吧?
想到江流在短短不到十年的时间,就已经突破到了准圣的修为,旋即,梦魔的心中又想起了上一次无量量劫的中心,姜子牙!
既然玄奘能够有如此可怕的提升速度,他的身份只是准圣的弟子而已,没道理身为圣人弟子的姜子牙还不如玄奘吧?
可归根结底呢?姜子牙居然连仙人之境都没有突破?
超自然筆記
“听说,在姜子牙曾经下山的时候,元始天尊就曾说过,姜子牙无缘仙道,只能享人间富贵,圣人言出法随,是不是元始天尊故意坑了姜子牙一把呢?”
想到同样属于气运中心之人的姜子牙和江流之间的区别,梦魔一时间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巨大的秘密似的。
秋霽
这件事情,细思极恐啊!
“呵呵呵,到了这个时候,你居然还有心思走神?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啊!”
施展出了霸王契约的戒指的特效之后,修为提升到了92级的程度,可看梦魔居然在发呆?江流是又好气又好笑的喊道。
说话间,手中的雷电戟扬了起来,一道道雷电的光芒绽放出来,江流直接朝着梦魔的方向砸了过去。
碾压!
随着江流的等级提升到了92级的时候,战斗方面,江流已经是具备了碾压梦魔的力量了。
毕竟从等级上而言,现在的江流比梦魔更高1级,再加上虚弱符甩给了对方,强化伏魔咒给了自己……
实力上而言,江流是完全具备了碾压梦魔的实力了。
“圣僧,停手,快点停手,我认输了,我不是你的对手,我们就这样吧!”
在江流的碾压之下,这个梦魔也知道自己不是江流的对手,再打下去的话自己是凶多吉少了,嘴里急忙朝着江流告饶的说道。
只是,连特效都发动了,临时提升了5个等级,到了这个份上了,江流岂会停手?
非但是没有听梦魔的意思停手,相反,江流手中的攻击还加紧了许多。
在江流的攻击下,这梦魔完全没有还手之力的模样了。
毕竟身上披着青莲宝色旗,这防御不是梦魔能够打破得了的,但是,等级升到了92级之后,手持雷电戟在手,江流的攻击梦魔又挡不住。
那么,结果如何自然是不用说了。
对于江流而言,这战斗动起手来,自己完全不需要担心防御的问题,只需要不断的发出最强的攻击。
偶尔穿插几个控制类的技能,不断的朝着梦魔那边倾泻而去就行了。
战斗并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在梦魔那不住的告饶之下,两位准圣层次的强者战斗,万魔海掀起了一阵阵的惊涛骇浪。
旋即,梦魔头顶上的血条,终于是被清空了。
洪荒長生問道 虛月01
提示:获得经验值22亿,获得金钱16万。
随着梦魔头顶上的血条清空,很快系统提示声在江流的脑海中响了起来。
听到这个声音,江流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什么鬼?91级的王母娘娘,白色的版面而已,都有40多亿的经验值,可是91级蓝色版面的梦魔,却只有22亿?
经验值几乎只有王母的一般左右?
同样的,就连打败了对方之后爆出来的钱,也跟着缩水了一半啊。
“莫非?真的是因为身份的加成吗?”思索了片刻之后,江流的心中暗自的呢喃着。
似乎,也就只有这个解释能够说得通了?
当初弥勒佛祖的等级比王母娘娘还要高一些,但最后被打败了,经验值却还不如王母娘娘,当时江流就有了相应的猜想。
星神無雙 火易大人
打败这些大佬之后收获的经验值,似乎并不是单纯的看等级而已,还要看各自的身份高低啊。
现在这次战斗了之后,似乎恰恰能够说明这点了。
看着梦魔的身影倒在地上,身体一阵虚幻的模样,若隐若现的,江流自然明白,这是因为自己主动出手的缘故,所以梦魔的血条被清空了,并没有死亡,而是陷入了重伤濒死的状态!
“嘿嘿嘿……”
看着血条清空,重伤濒死而昏迷的梦魔,江流突然脸上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来。
一路走过,江流都没有怎么尝试过好好的多刷几遍,今天难得遇上了91级的准圣层次的强者,再加上自己92级的时效才刚刚过去了一点而已,自己是否应该再尝试着二刷事实呢?
想到就去做,并没有浪费时间的意思,江流的手一抬,治愈圣手的技能启动了。
心随意动,把梦魔列为自己的同伴,治愈圣手的圣物冲天而降,无形的波动弥漫出来,扫过梦魔那半虚幻的身子,让他脑袋上的血条,在一点一滴的恢复之中。
随着治愈圣手的技能甩出去了之后,紧接着,江流又抬手对着梦魔这边挥了挥,观音咒的技能也甩在梦魔的身上。
两个技能丢了下来之后,原本被清空了血条的梦魔,脑袋上的血条迅速的恢复到了60%左右的地步。
自然,随着伤势恢复了大半,原本重伤垂死的梦魔也睁开了双眼,清醒了过来。
“这个给你,快喝下去吧!”
只是,还不等梦魔说话,突然江流又朝着梦魔丢了一瓶强效治疗药水过来,开口说道。
“这就是玄奘法师传说中的治疗神药吧?”看江流丢过来的强效治疗药水,梦魔没有废话,直接将之抓在手中,同时仰头把药水灌了下去。
强效治疗药水的效果,也是恢复30%的最大生命值。
因此,随着这强效治疗药水灌下去了之后,梦魔的血量很快恢复到了90%左右的地步了。
从血量上来看,自然是非常的健康了。
“好手段,居然在眨眼间就让我的伤势近乎痊愈了!难怪玄奘法师刚刚下手那么狠,原来,他疗伤的手段也是如此的神奇啊!”感觉到自己的伤势几乎完全的痊愈了,梦魔的心中暗自的惊叹道。
“多谢旃檀功德佛出手治疗了我的伤势!”心中惊叹之余,旋即,梦魔又是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对江流道谢。
寵妻成癮:腹黑總裁請深愛 阿竟
刚刚只要对方愿意的话,可以随时吧自己给杀了,但是,他却并没有这样做,显然是故意饶了自己一命,梦魔的心中自然是感激的。
“不不不,你不用感谢我,你这高兴得太早了……”只是,听梦魔对自己感谢的话语,江流却是摇了摇头的说道。
“呃?旃檀功德佛这是什么意思?”
江流的这个回答,让梦魔的心中咯噔一下,反射性的有了些不安的感觉。
似乎是为了印证梦魔心中那不安的感觉是什么,江流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好意思的笑容来,同时,手中的雷电戟再度扬了起来,对梦魔说道:“刚刚的切磋还不够尽兴,所以,我们继续再来一局试试?”
“功德佛,不要啊!”听江流的话语,梦魔的脸色大变,嘴里更是差点哭出来的模样,惊恐的叫道。
“放心吧,没事的,有我在这里,你不会有生命危险的,即便是死了,我也有能力让你复活!”
看梦魇这几乎哭出来的模样,江流的嘴里安慰的说道。
当然,若是他安慰的时候没有动手发动攻击的话,或许这安慰的话还真的能有点用。
極品全能透視神醫 千杯
只是,嘴里虽然说着安慰的话,但江流下手却是一点都不留情,又是抬手,一道虚弱符的技能甩在梦魔的身上。
同时,雷电戟上绽放出一道道的雷光,朝着梦魔那边砸了过去。
啊啊啊!
在江流的攻击下,梦魔完全是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惨叫连连。
那凄惨的叫喊声,当真是让人听了都觉得不寒而栗。
將嫁 繞梁三日
又是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之后,江流最后一个闪身来到了梦魔的面前,伸出手来直接朝着梦魔抓了过去。
也不管没有实质的梦魔是否抓在手里,同时,万丈雷光从江流的手中爆发了出来。
掌心雷!
重生之戰士為王 五湖雜糧
啊!
在这掌心雷狂暴的雷击之下,梦魔最后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叫声之后,旋即,脑袋上的血条再次被清空了。
同时,系统的提示声再度在江流的脑海中响了起来。
提示:获得经验值12亿,获得金钱8万!
“啥?二刷之后这经验值缩水了一大截!?”听得这系统提示声,江流的脸色黑了。

37a58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打穿西遊的唐僧笔趣-第1282章:我想在西遊開網咖展示-baq3j

打穿西遊的唐僧
小說推薦打穿西遊的唐僧
第六十五难:受困天庭。
戲鬼
金毛吼待在紫竹林当中,看着劫难簿上多出来的劫难,一脸懵逼的模样。
从这个劫难的名字上来看,应该是旃檀功德佛被困于天庭了吧?
只是,无缘无故的,劫难簿上怎么会多出这么一次劫难来呢?
似乎,自己也没有听说旃檀功德佛被玉帝抓了啊?
秦先生,別來無恙 慕洋公子
另外,更主要的一点是,如今王母娘娘已经陨落了,玉帝为了救王母娘娘而对地藏王菩萨出手,以至于遭受了天罚,这件事情但凡是有些身份地位的人都知道。
此刻玉帝忙着复活王母,忙着应对天罚,甚至是忙着揪出幕后的凶手来报仇,绝对没有心思再放在旃檀功德佛的身上吧?
那么,这次劫难突然出现,是什么意思?
“功德佛,你没事吧?”看着劫难簿上新出现的劫难,思索了片刻之后,旋即金毛吼拉开了对话框,给江流这边发了个消息过去,询问江流现在的情况。
“怎么?你觉得我应该出事的吗?”江流这边才刚刚从天庭之中逃出来,看着金毛吼发给自己的消息,微微楞了一下之后,跟着反问道。
神女頌之天境
“我是看劫难簿上多出了一次劫难,上面写着受困天庭,所以,还以为你出事了呢!”没有隐瞒的意思,金毛吼把自己的想法给江流阐述了一遍。
“受困天庭?第六十五次劫难了吗?”听得金毛吼的话语,江流的心中暗自的呢喃着。
看来,自己暗中动手谋划诛杀了王母,这并不算劫难,毕竟是自己对别人出手。
但是,因为玉帝封禁了天庭,使得自己最近被困在天庭之中不得离开,这反倒是一次劫难了吗?
“哦,这个啊?恰好我最近来到了天庭,寻找一味仙草炼制治疗神药,遇上了玉帝封禁整个天庭,并不愿和玉帝有所冲突,所以,最近这些日子,我都藏身于天庭之中并未离开!”心中明白了金毛吼的疑惑,江流跟着想了个借口回答说道。
“原来是这样!”听江流的这个解释,金毛吼心下恍然,倒也觉得能够说得通了。
只是,就因为机缘巧合之下,暂且被困在天庭之中,这也算是一次劫难吗?
看来,这劫难的出现,似乎并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事情啊。
结束了和金毛吼之间的对话之后,江流紧接着拉开了好友列表,给高阳那边弹了个视频过去。
“怎么样?你现在还安全吗?”视频接通了之后,高阳对江流问道。
“目前看起来,没事了,我已经离开了天庭了!”江流开口回答说道。
“那就好!这次你居然没有告诉任何人,悄然无息的就把王母给杀了,当真是出人意料啊!”高阳闻言,微微松了一口气,同时又开口对江流说道。
“要的就是这般猝不及防,所以才有成功的可能,否则的话,若是布局太多,反倒是容易打草惊蛇了!”闻言,江流微微一笑的说道。
虽说这次诛杀王母的事情,导致自己的等级下降了。
可是,对于江流而言,获得了35万的金钱,还有获得了神级品质的戒指,以及一件圣人的时装,在江流看来,收获还是很大的,算是赚了!
另外,从局势的角度上来看,能够诛杀一次王母娘娘,这意义更加不同了。
且不说天庭损失了一位准圣级别的强者,至少对于天庭声势的打击,是很巨大的。
连王母都能被杀,天庭中那么多的仙官神将,莫非不会怀疑怀疑玉帝的能力吗?
尽管最近因为玉帝的手段,天庭波涛暗涌的情况已经被他平息了一些,但是,这件事情,对玉帝的声望而言,可以说是雪上加霜吧?
“对了,比赛的情况如何了?”并没有在王母被杀的这件事情上多做纠缠,旋即江流把话题引到了大唐杯和雀圣比赛的事情上。
这么久的时间过去了,大唐杯和雀圣比赛自然是已经结束了,名次的方面也已经排列出来了。
这第一次的比赛,明教可以说是拿出了不少好东西出来,作为奖品。
当然,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这些年来江流打怪升级的时候,爆出来的好东西。
“随着比赛结束了之后,娱乐城的热度算是彻底的炒起来了,越来越多的仙佛会来娱乐城玩一玩了,而长安城的百姓们,对于仙佛的存在,似乎慢慢的也已经习惯了!”简单的聊了聊比赛方面的事情之后,最后,高阳又跟着开口,作出了总结的说道。
“嗯,如此说来,情况还算是按照我们之前所想的一般在发展着……”闻言,江流点了点头的说道,心情也觉得畅快了不少。
只要这些百姓们慢慢的习惯了仙佛的存在,自然,心中也就不会对仙佛有太多的敬畏之心,如此这般,对于重立人皇的事情,还是有不小的帮助的。
当然,这种人心上的变化,不是一时三刻能够转变的,需要时间慢慢的转移。
“对了,高阳,还有一件事情,你找人商量一下……”
聊了聊这个话题之后,江流的脑海中灵光一闪,又想起了之前自己所想的关于在这西游的世界开网咖的事情,似乎觉得可以提上日程来尝试着试试看。
“哦?什么事情?”闻言,高阳开口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江流把关于电脑终端,还有网络方面的情况,简明扼要的给高阳大致上的阐述了一下。
“咦?你说的这个,似乎有些熟悉的感觉呢!”
只是,听江流阐述了一番关于电脑和网络方面的问题之后,高阳却是带着几分惊奇的说道。
我的吸血鬼戀人 秀兒
“啊!?”高阳的这个话,让江流楞了一下,觉得惊诧。
电脑和网络的东西,只有现代世界的人才会知道吧?可是,高阳居然会觉得熟悉?
这怎么可能?莫非她也和自己一样是穿越过来的吗?
“江流,你我现在这样开着视频在聊天,完全远距离的交流,甚至你还能和许多其他的人交流,这和你所说的网络,大家可以任意的相互交流,不是差不多吗?”就当江流的心中暗自诧异的时候,旋即高阳跟着开口说道。
原来是这样!
听到这个话,江流心中恍然。
自己也奇怪了,电脑和网络的情况,高阳怎会觉得熟悉的,是啊,自己这视频聊天的功能,原本就是类似于前世的聊天软件,那么高阳会觉得熟悉,也完全合情合理吧?
“不错,我的这个想法,就是以我现在的这个能力为基础所产生的!”点了点头,江流开口说道。
“原因呢?”
高阳自然是没有怀疑什么,只是,双眼带着询问的看着江流,道:“你想要创造这所谓的电脑和网络,目的是什么呢?”
“开发新的游戏,吸引更多的仙佛下凡来玩!”江流开口说道。
“新的游戏?比麻将和三国杀还好玩吗?”闻言,高阳诧异的问道。
勾魂兒
“怎么说呢?如果说新的游戏是山珍海味的话,那么三国杀和麻将,就是草根树皮了!”江流开口,把这个情况给高阳比喻了一下。
当然,这个话是有些夸张的,可本质上而言,道理却是没有错。
前世的时候,那么多的网瘾者,玩起游戏来简直是可以废寝忘食的,这样的瘾,可不是打麻将能够比拟的。
“嘶……”也不知道江流是不是夸张,但他的这个比喻,却让高阳明白了大致上的差距了,心中倒吸了一口凉气。
麻将和三国杀这些已经是风靡三界六道了,新的游戏如果真的有这么厉害的话,谁能抵挡得住它的魅力?
而这么有魅力的游戏一旦退出来了,到时候,仙佛都会忍不住经常下界吧?
我成了玄幻世界祖師爺 歌竟東方白
到时候,若是瘾比较大的仙佛,直接就舍不得走了,在长安城找地方住下来了呢?岂不是能够实现人族和仙佛混居的局面?
“好的,这件事情我明白了,我立马就找人商量看看!”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重要性,高阳神色认真的点头说道。
再和江流闲聊了几句腻腻歪歪的话语之后,高阳这才挂断了和江流之间的视频,然后,找到了长眉大仙和牛魔王他们几个。
大罗金仙的修为,再加上他们都是活久见了,所知道的东西定然不是自己能够比拟的,高阳也就把江流所说的情况给他们几个复述了一遍。
“嗯,这方面,应该是涉及到了幻术和炼器的方面!”长眉大仙活得最久,见识也广,闻言,眉宇间带着思索的神色说道。
“要说炼器的话,教主自身炼器的本事就不低了吧?”闻言,牛魔王跟着插嘴说道。
“那么,接下来需要的就是适合的幻术类的能力吧?将两者融合的话,倒是可以尝试着架构所谓的网络问题……”长眉大仙点头说道。
“那么,你们有什么好的推荐吗?”听牛魔王和长眉大仙你一言我一语的提意见,高阳问道。
“听说,天下间有一奇特的妖物,名为蜃妖,幻术能力乃是天下一绝,若是能找到蜃妖,将之收服的话,应该可以!”长眉大仙跟着说道。

9kq9y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打穿西遊的唐僧 塗章溢.QD-第1281章:將計就計的玉帝讀書-c3vdr

打穿西遊的唐僧
小說推薦打穿西遊的唐僧
“玉帝遭受了业火的煅烧,已经受伤了!?”
和地藏王菩萨的一番交谈,让江流明白了如今玉帝的情况,这让江流的双眼微微一亮。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对自己而言,似乎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自己倒是可以尝试一下,看看能否把玉帝也一起诛杀了?
玉帝的实力很强,这点江流是非常清楚的,但若是他真的受伤的话,似乎自己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
特别是拥有霸王契约的戒指,可以让自己在短时间内突破到准圣的修为,92级。
若是再配合善尸和恶尸的实力呢?
三位准圣联手攻击玉帝的话,应该还是有一定的把握能够把玉帝杀了的吧?
至于说杀了玉帝之后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只要能够成功的话,在江流看来,即便是暴露了也不是问题,就看这件事情的把握有多少,是否值得自己去赌一把了。
俗话说得好,高风险有高回报,杀了王母只是折损了天庭的势力罢了,但若是能把玉帝都杀了的话,才算是真正的折断了天庭的栋梁吧?
这样的诱惑,纵然是江流也挡不住。
思前想后一番,江流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可以先看看情况再说。
因此,原本隐藏于暗中的江流,开始悄无声息的行动了起来,离开了甘草园。
重生之最強鬼修
因为玉帝封禁了天庭的缘故,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人离开天庭。
从幽冥地府回来了之后,玉帝也迅速的行动了起来,在天庭中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自然是搜寻黑衣神秘人的下落。
不过,相对于玉帝而言,找到黑衣神秘人的下落固然重要,但是复活王母娘娘的事情却是更重要。
因此,一方面让天庭的势力迅速的行动起来,搜索黑衣神秘人的下落,另外一方面,玉帝却是和太上老君待在一起,商议着让王母复活的事情。
豪門夜寵:惡魔的枕邊玩 希夏
虽然被杀了,复活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但是,肉身和魂魄都在,难是难了一点,但也并非是完全没有可能的事情。
“陛下,你的情况无碍吧?”
从长安城回来的太上老君,连雀圣比赛都缺席了,第一眼看到玉帝的时候,太上老君的脸色微微变了变,担心的问道。
看玉帝的模样,气息萎靡,似乎情况很不乐观。
“寡人从地藏王手中硬夺回了瑶姬的魂魄,此举逆天而行,所以,天道惩罚,每日遭受业火灼烧之刑!”听太上老君的询问,玉帝也没有隐瞒的意思,把自己的情况阐述了一遍。
“这,真是可怕的惩罚……”想到每日要遭受业火的煅烧一个时辰,太上老君的心中也暗自的有些发寒。
“老君,我们还是先来商议瑶姬复活的事情吧!”关于自己遭受天罚的事情,玉帝似乎并不愿意多谈,话锋一转,开口说道。
“嗯,王母想要复活,的确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寻常的凡人死亡之后,在肉身和魂魄都具在的情况下,只需要一颗回魂丹便可复活,只是,到了仙佛之境可就不容易了,更遑论王母的修为已然是准圣的地步!”
既然玉帝不想谈,太上老君自然也不会在天罚的事情上多作纠缠,心思也放到了王母复活的事情上面,开口答道。
“那么,瑶姬若是想要复活的话,具体需要什么呢?”微微点头,玉帝也赞同太上老君的话语,跟着问道。
随着修为的提升,实力越来越强这的确是好事。
但是同样的,另外还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修为越高的人受伤越难恢复,死亡之后也越难复活……
江流悄然无息的隐藏于天庭之内,暗中打探了一番之后,江流便知道了玉帝正待在兜率宫的事情。
自然,江流跟着隐藏于兜率宫周围。
并不是在兜率宫周围就准备动手,而是先看看如今玉帝的状态再说。
若是被业火煅烧,真的受了重创的话,自己伺机而动真的可以动手试试看了。
在兜率宫的周围隐藏着身形,等了约莫半个多时辰的时间之后,果然,江流看到了玉帝的身形从兜率宫中走了出来了。
看玉帝的模样,的确是气息萎靡,受了重伤的模样,这让江流的眼睛微微一亮。
只是,当江流的目光看着玉帝脑袋上血条的时候,眉头又是轻轻的皱了起来。
靈武逆
“奇怪了啊!”看着玉帝的情况,江流的心中暗自的呢喃。
从脸色和气息上来判断,玉帝的确是受了伤的模样,可是,他脑袋上的血条却非常的健康,至少有95%以上的血量。
如此状况,可不像是受伤的样子啊,脑袋上的血条,总不可能在欺骗着自己吧?
網遊之追風戰魂
“莫非……”
心中暗自的思索了片刻之后,旋即,江流的心中微微一动,脑海中有了个猜想了。
玉帝为什么把天庭封禁了,就是知道自己没有离开,还被关在这天庭的范围内吧?
可是,明知道一个暗杀了王母娘娘的强者就在天庭里面,他居然还敢以受伤的状态当众行走?
莫非他是以自己为诱饵,引诱自己出手吗?
不管玉帝看起来再如何的伤势严重,但他脑袋上的血条是不可能骗人的,或许业火真的让他受伤了,但是,这点伤势根本就无伤大雅吧?
天罚的业火,是以惩罚为主,让他遭受苦难,却并没有让他受伤的意思?
“果然,身为三界之主的玉帝,真不好对付啊,若不是我能看到对方的血条的话,说不得就真的中计了吧?”意识到了玉帝真正的意图之后,江流的心中暗自的有些后怕。
并没有再想要出手的心思了,暗中躲藏了起来,老老实实的等着时间过去。
如江流所想,业火的灼烧乃是天罚,但主要是让玉帝遭受苦难,并不会对他的生命造成威胁。
否则的话,每天煅烧半个时辰的话,玉帝或许也会直接被烧死吧?
痛苦自然是有的,玉帝也顺着这点,将计就计,半真半假的表现出重伤的模样来,目的就是为了引诱那暗中的黑衣神秘人出手。
超維進化異世界
王母死在那黑衣神秘人的手中,玉帝心中的仇恨,可见一斑。
所以,便是用自身作为诱饵,玉帝都在所不惜。
在玉帝看来,那黑衣神秘人既然抓住了机会对王母下手,那么,自己又遭受了天罚受伤的状态,黑衣神秘人应该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吧?
孟獲立誌傳 吳宇林
一方面在搜查黑衣神秘人的下落,另外一方面又是再和太上老君忙碌着复活王母的事情,同时,玉帝也没有隐瞒自身情况的意思,在寝宫中被业火所煅烧,烧得痛呼连连,狼狈不堪。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是玉帝故意想把这个消息泄露出去?
因此,很快天庭的仙官神将们都私下里讨论,说是玉帝强行从地藏王菩萨那里夺取了王母的魂魄,遭受了天罚,每天都会被业火所烧,伤势越来越重了。
有的时候,越是小道消息,传播的速度越快,即便是藏身于甘草园中,江流也听到过好几次这样的讨论了。
只是,亲自确定过玉帝的情况,江流也明白这是玉帝故意透露出来的消息,目的就是为了引诱自己上钩。
明白了玉帝的心思,江流老神在在的隐藏于甘草园中,修炼青莲道经。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同时,江流的经验值也一点一滴的获取,重新在为了冲击88级而努力。
“唉?原本我的等级达到了88级,应该是悟空在追赶我的,因为这因果诅咒,我掉到了87级,现在等级又比悟空低了1级!”想到自身掉了一个等级的情况,江流的心中暗自的叹了一口气。
到了如今的修为,1个等级所拥有的经验值,可不少啊!
玉帝故意把自己重伤的消息透露出去,就是为了引诱黑衣神秘人出手,可是,等了许久,黑衣神秘人都没有对自己下手的意思,这让玉帝的心中也迷惑了。
是那黑衣神秘人不准备对自己下手了吗?
还是说?那黑衣神秘人已经离开了天庭?所以并不知道自己受伤的消息?
按耐住自己的性子,玉帝继续在暗中等待着!
没办法,钓鱼就是这样的,饵是抛出去了,但鱼具体是否咬钩,这就不是自己能够确定的事情了。
就这样,日子不断的过去,终于,玉帝最后一次业火煅烧,再次遭受了苦难之后,半真半假的在自己的寝宫中表现得伤势极其严重的模样。
可是,等了许久,那黑衣神秘人居然依旧没有出手,这让玉帝的心中暗叹。
准圣的实力,想要在偌大的天庭中隐藏的话,的确不是那么容易被找到的,而且,这么久的时间过去了,自己最后一次业火的天罚也过去了,那黑衣神秘人居然还是没有出现,玉帝的心中,已经大致的能够确定黑衣神秘人或许真的早就离开了天庭了。
这么久的时间,天庭被封禁了,只能进不能出,对于整个天庭的影响自然是很大的。
心中既然差不多确定了黑衣神秘人已经离开了,玉帝暗叹了一声,开始慢慢的放开限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