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b6火熱連載小說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笔趣-第750章 副盟主相伴-xtkc4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小說推薦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九州武林大联盟?”
张楚豁然起身,目光急促的在第二胜天、白翻云与夏侯馥之间移动,想通过他们的表情,来判断他们是不是在开玩笑。
風流邪尊修仙記 三生萬物
三人的确在笑。
但笑容里,没有半分玩笑的意思。
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张楚事先没有任何心理准备。
一时间,竟不知道是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才合适。
刹那之间。
张楚的脑海中,跃出武九御一袭迤地石榴裙卓然立于高台之上,台下万千江湖儿女齐声拱手高呼的绝代风华场面……
亦是在刹那之间。
他心头的阴霾尽去,只觉得前路前所未有的明亮,前所未有的光明。
九州武林大联盟。
不正是他苦苦寻找的北平盟出路所在吗?
一夜孽情:吻別豪門老公
相比洪无禁的死人头。
这,才是真正的惊喜!
“大姐怎会突然想到要组建九州武林大联盟?”
张楚强行按捺住心中的震撼与惊喜,追问道。
“不是突然……”
第二胜天笑吟吟的摇头道:“大姐一直都有这个想法,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选,所以才一直搁置着,今朝,不过是旧事重提而已。”
他说话的时候,白翻云和夏侯馥都停止嬉闹,沉静的认真倾听。
很显然,这些事,他二人也并不是很清楚……
张楚不明所以:“人选?什么人选?”
第二胜天:“当然是九州武林大联盟盟主的人选。”
张楚一愣:“九州武林大联盟,不是大姐吗?”
顿了顿,他似乎是觉得自己这番话不甚准确,补充道:“放眼大离江湖,除了大姐,还有谁够资格坐大离武林盟主那把交椅?”
白翻云和夏侯馥都点头赞同。
论实力!
軍師王妃
论资历!
论贡献!
大离江湖,谁能出武九御之右?
就算真有这样的不世人物。
他们兄妹几人,又凭什么去捧他的场子?
“的确不是大姐。”
“不是够不够资格的问题。”
第二胜天再一次摇了摇头,慢条斯理的说道:“而是浪费。”
说到此处,他停顿了一下,目光在张楚与白翻云、夏侯馥三人之间移动,就像是在等待他们捧哏。
夏侯馥向他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儿的说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老二媳妇还等着姑奶奶去吃饭呢!”
张楚和白翻云见状,“嗤嗤”的笑,一脸看戏的表情。
第二胜天也有些哑然,假意叹气道:“四妹啊,你这样彪悍,会嫁不出去的……”
夏侯馥撇了他一眼,“呵呵”的冷笑。
第二胜天不在卖关子,直言道:“老二,你应该是见过大离的气运金龙的吧?”
煙雨濛濛
张楚点头:“见过两次。”
第二胜天道:“九州武林大联盟若成,也会生出气运蛟龙!”
张楚瞬间明白了第二胜天的言下之意:“五哥的意思是,九州武林大联盟,能催生出一品大宗师?”
不良校草:我家帥弟初長成
第二胜天颔首:“打铁还需本身硬,能不能成一品大宗师,肯定还得看个人的修行,气运蛟龙只能作为过墙梯。”
他这么说,张楚、白翻云、夏侯馥三人就明了了。
武九御早就是一品大宗师了,她如果来坐九州武林大联盟盟主的位置,就凭白的浪费了一个一品大宗师的名额。
眼下这个风起云涌的乱世,九州江湖多一位一品大宗师和少一位一品大宗师,中间的区别,可就大了去了!
三人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之后,白翻云很快就嚷嚷开了:“旁人能不能行,不好说,但老八肯定是没问题的吧?如果连他都不行,这天底下还有哪个三境二品敢说自己必定能晋升大宗师?”
第二胜天无奈摊开双手:“他是没问题啊,大姐的意思,也一直都是让他去坐哪个位置,晋升一品大宗师啊,可问题是,他不愿意啊!连大姐都拿他没办法!”
“啊?”
张楚三人闻言,不可思议的异口同声道:“还有人不愿意做九州武林盟主?”
第二胜天怪笑着看了看张楚,再看了看白翻云:“让你俩做九州武林盟主,你们干吗?”
张楚:“不干啊!”
白翻云:“不干啊!”
话音落,两人诧异的面面相觑,再次异口同声的问道:“你为啥不干啊?”
张楚:“那多累啊!”
白翻云:“那多累啊!”
夏侯馥:……
第二胜天:……
心好累!
好像不带这俩傻子玩儿。
可这就是飞天宗师的特性。
能修成飞天宗师的,没有浑浑噩噩之辈。
每一个,都是已经活明白的明白人。
要成为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余生要怎么去渡过……
每位飞天宗师,心头都跟明镜儿一样。
且很难为外力所动。
就比如,有人立志要做皇帝,一统天下,高筑墙、广积粮。
有人却只想做个背包客,遍览万水千山。
相比之下,想做皇帝的志向,肯定比只想做个背包客的志向,更宏大,更高远……
可做皇帝是人生。
做个背包客,就不是人生了?
求仁得仁,才是人生最大的成功……
……
殿内的四人,久久无语。
好半响,张楚才道:“那大姐现在是怎么安排的?”
第二胜天有气无力的说道:“老八做盟主,我跟你做副盟主。”
他的话音刚落,白翻云就一拍座椅扶手,豁然而起:“凭啥是你们俩做副盟主?我也要做副盟主!”
第二胜天心累的看向白翻云:“你刚不还说,让你说盟主你都不干吗?”
白翻云:“那不一样,做盟主多累啊,这也要管,那也要管,我连巨鲸帮都不想管!”
“但做副盟主就不一样了,又不用管事儿,名头又威,傻子才不干!”
张楚不吭声。
他比白翻云还懒。
他连副盟主的名头都不想顶!
夏侯馥抱着双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反正以她三境三品的实力,就是大姐肯捧她做副盟主,她也做不了。
第二胜天真是连说话的欲望都快没了。
心说,我们这群人到底是哪儿跑偏了,怎么一个个的,都这么奇葩呢?
他也不想想,他自己一怒之下,说解散就把偌大的一个金钱帮给解散了,难道就不奇葩了?
但看着白翻云跟打了鸡血似的模样,他又不得不开口道:“老八做盟主,屁事不管。”
“我和老二做副盟主,做牛做马!”
白翻云愣了愣,立马坐回椅子上,义正言辞的说道:“当我什么都没说,你们什么都没听见!”
第二胜天:……
心好累!
好像锤死这个夯货!
夏侯馥看了白翻云一眼,也是满脸嫌弃。
唯有张楚,纠结着小声道:“六哥,我这……”
他刚一张口,第二胜天就连忙一伸手,把他剩下的话给堵了回去:“这事儿,是大姐定下的,你要想撂挑子,你自个儿找大姐说去。”
第二胜天是没得选。
他的金钱帮要还没解散,他也不会接这个烫手的山芋。
不然,他也不想去干什么副盟主。
张楚只能苦笑……
且不论北平盟出路,就在九州武林大联盟上。
单是看在前番他领军北上,武九御和赵明阳他们千里来援的情义上,他就没法子去找武九御撂这个挑子。
也罢。
反正大姐组建这个九州武林大联盟,也是应对这次大劫。
在顺利渡过这次大劫之前,自个儿也没办法将北平盟盟主的位子甩出去。
一只羊是放,两只羊也是放。
左右还有第二胖贼这个烂兄烂弟垫背。
嗯,只是要幸苦骡子他们了……
张楚拿定主意,勉强的点头道:“行吧……大姐准备什么时候召开武林大会?”
第二胜天:“腊月初八,地点就定在摩天峰,燕西北这边儿的请柬,就由你负责分发了。”
张楚点头:“没问题,教给我!”
正事儿聊完了,第二胜天整个人一下子就松弛下来了。
武九御把这说服张楚的活儿交给他时,他就觉得这活儿不简单。
御字小团体内部,就数他和张楚相处的时间最长,他还能不了解张楚是啥人?
也就是张楚的境界还低了点。
张楚的境界要再高两个层次,定然又是一个赵明阳……
“燕西北这边,还需要哥几个给你打把手么?”
第二胜天笑吟吟的问道。
夏侯馥接口道:“姐姐从家里边,给你带了八百精锐武士过来,最低都是七品力士,现在就在太平关外,稍后你派人去接应一下。”
白翻云也道:“哥哥没你四姐家家大业大,只带了两千不堪大用的儿郎过来,你先用着,哥哥回去后,再给你凑一凑,看能不能再给你凑个两三千人……”
两人说着,一齐看向第二胜天。
第二胜天哪能看不出这俩人,诚心挤兑他呢?
他的脸色有些发黑。
他的金钱帮早就解散了,就算是召集旧部,也只能召集两三百个好手,哪有夏侯馥和白翻云豪横……
可他是六哥,总不能比老五和老弟抠搜……
“这样!”
第二胜天暗地里一咬牙,狠声道:“天倾李家那个老不死的,最近不是闹腾得挺厉害吗?哥哥去帮你打残他!去你一个心腹大患!”
话音一落,白翻云和夏侯馥同时向他挑起大拇指。
“六爷尿性!”
“六哥威武!”
张楚搓着手,笑得见牙不见眼:“那可就太麻烦六哥了!”
傻子才拒绝呢!

a5xjh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第746章 再見了,餘二鑒賞-yq6fa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小說推薦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纵然是在朝露凝霜的初冬时节。
冰火魔神 南院廖少
余二也等张楚太久了……
该是时候,入土为安。
尘归尘、土归土了。
大刘领着红花部的弟兄们忙碌着,布置着灵堂,布置着追悼会。
后脚赶来的骡子、张猛,也领着他手下的弟兄们忙碌,安排晚宴,安排明早送余二上山的流程。
一篇篇碑文,从各个方面送到了张楚面前。
花团锦簇的。
歌功颂德的。
虚编乱造的。
张楚一篇篇扔进余二灵前的火盆里,当做笑话给他自个儿看。
一波波来祭拜余二的人,从天南海北赶到余二的面前。
有名儿的、没名儿的。
认识的、不认识的。
心怀善意的、居心叵测的。
一个个满脸悲戚的在灵前行礼,好像棺材里躺的,是他们亲爹。
张楚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些人,空洞的目光吓退了一个又一个想上来跟他搭话的蠢货。
所有人都很忙。
所有人都能在这座简陋的灵堂里找到自己的位子。
就张楚很闲。
闲得就像个局外人。
闲得就像个吉祥物。
他就在余二的灵堂边上坐着。
坐了整整一夜。
饭送到眼前了。
他就吃。
水送到眼前了。
他就喝。
来人了。
他也不招呼。
大羅金仙異界銷魂 二十四橋明月夜
起棺了。
他就跟着走。
什么也不问。
什么也不说。
既不悲伤。
也不难过。
麻木得像一尊蜡像。
武九御来过。
见了他这个样子,难过的抚了抚他的头顶,走了。
赵明阳来过。
见了他这个样子,叹息着拍了拍他的肩头,走了。
第二胜天来过。
见了他这个样子,长吁短叹的锤了锤他的胸膛,走了。
殿下寵溺小丫頭
钟子期来过。
见了他这个样子,一言不发的陪着他坐了一个多时辰,走了。
只有大刘和骡子不停的在他跟前儿晃悠。
一会儿来给他送饭。
一会儿来给他续水。
一会儿来给他添衣……
他们很想和张楚说说话,岔一岔他的心神。
但看着这个样子的张楚,谁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能说点什么……
他们特希望张楚能像往常一样,到处转转,骂一骂他们。
要不然,喝几口也好。
再不济,跟当年大熊走的那次一样,抄刀子出去砍几千北蛮人也不打紧。
总好过这么一言不发的坐在棺材边儿上出神。
看着这样的张楚。
他们第一次如此清楚的意识到。
这个以前无论受到什么样的打击,都能爬起来更加凶悍的反击回去的男人……真的老了。
大哥,真的老了。
……
寅时。
天还很黑。
路面还很泥泞。
众人抬棺出城,送余二最后一程。
抬棺的人不多。
但规格很高。
骡子、大刘、张猛、孙四儿。
不是缺人手。
锦天府里,有三万红花部弟兄。
但够资格来抬这个棺材的人,就这么多了……
再多。
就凑不齐人了。
张楚走在棺材后边儿,深一脚浅一脚的跟着走。
雪白的纸钱,飘飘洒洒的落在他脸上。
長安十二時辰(上下冊) 馬伯庸
他扬起头看,总觉得很像他在梧桐里见到的第一场雪……
步步安好
……
张楚没拍板子。
余二的墓碑上,终究是什么碑文都没刻上去。
干干净净的,上书“余二之墓地”五个大字。
连个像样的大名都没有。
除了他那俩便宜儿子的名字。
就一个落款:四联帮立。
墓地倒是修得挺气派的。
但张楚瞅着墓碑上那“洞天福地”四个字,而墓前趴着的那俩威武的石狮子,总觉得和余二生前那副总是半死不活的模样,一点儿都不搭。
该把张记杂碎汤的招牌和那口大锅,弄来摆在墓前才是嘛。
反正他走哪儿都喜欢带着那俩玩意儿……
他杵在墓前。
看着石匠一点点的封起墓室,点燃火堆,烘干封边的泥浆。
天慢慢亮了。
张楚终于开了口,说了打他进锦天府之后的第一句话:“你们爹临走前,怎么安排你们哥俩的?”
声音很沙哑。
很低沉。
總裁的私寵法則
捧着余二的灵位跪在墓旁的两个毛头小子闻言,身躯抖了抖,老老实实的说道:“回老爷的话,俺爹临走前,让俺们哥俩继续给您守着摊子。”
张楚:“没了?”
俩半大小子齐齐摇头:“没了。”
张楚看向一侧凝视着墓碑出神的中年妇人:“翠花嫂子,你怎么说。”
郁郁寡欢的朴实妇人闻言,强笑道:“俺能有啥说头,当然是他们爹咋说的,就咋做呗。”
张楚想笑。
但笑不出来。
换了旁人,他定然会以为,这是在跟他耍小聪明,变着法儿的给后人要荣华富贵。
我要做皇帝 要離刺荊軻
但余二……
他说不准。
这个犊子,大字不识得几个,话也说不利索,但却有着常人所没有的坚持,和常人没有的大智慧。
他说的话,很大可能只是字面上的意思……
無限之次元分身
张楚沉默了半响,开口道:“五年!”
“再帮我守五年。”
“我还你们一世荣华富贵。”
朴实妇人闻言,脸上终于露出了欣喜之色。
两个毛头小子恭恭敬敬的给张楚磕了一个响头:“是,老爷。”
张楚恍若未闻,慢慢走到墓前,蹲下身子,从墓碑前拿起余二的旱烟枪,慢悠悠的装上一锅烟丝,在篝火堆里点燃,轻轻放到墓碑前。
青烟袅袅,笼罩着墓碑,就像是老烟枪坐在摇椅上,美滋滋慢悠悠吞云吐雾的模样……
一锅烟尽。
他站起身来,朝墓碑摆手:“再见了,余二。”
他转身往南走,一批批红花部众随着他的脚步,仿佛百川归海一般的汇聚到他的身后。
重生法海 獨醉笑春風
“启程,回关。”
张楚说道。
骡子给他牵来青骢马。
大刘扬起玄武大旗。
大军往南走。
未走多远。
便在马道一侧的小山包上,见到了数百赤甲精骑。
一杆“霍”字帅旗,在这数百骑中轻轻飘荡。
领头之人,面白短须,身披绛紫色鹰击甲,跨坐在一匹雪白的骏马上。
不是霍鸿烨又是谁?
他面无表情的相张楚挥手。
似是在告别。
又似在诀别。
张楚亦向他挥手作别,末了,指了指余二墓地的方向。
霍鸿烨颔首。
吞噬永恒 極品妖孽
张楚回头。
两支人马交错而过。
一路往南。
一路往北。
再相见……
便是死敌!

pwfju人氣都市言情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起點-第744章 你們都不在了讀書-8jn09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小說推薦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余二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张楚觉得,他的人生,大抵可以用两个形容词来概括:半个好人、梦想家。
为什么说是半个呢?
末世寶樹 念夫子
因为余二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好勇斗狠,靠欺欺负老实人和收保护费为生的地痞流氓。
放到水浒传里,就是那种为了衬托好汉嫉恶如仇,刚一露面就被好汉一刀送到领盒饭前的路人甲式人物。
要说区别。
可能也就是大多数的地痞流氓的狠,都是虚张声势。
而余二的狠,是豁得出那种狠……
张楚尤记得,他见到余二和李正的第一印象。
缺牙的李正。
断指的余二。
但在他被程大牛伏杀的那个夜晚,是余二率先暴起反击,是余二拼死替他挡了一刀,也是余二怪笑率先开口要跟他去杀程大牛……
霸道仙路
别瞧李正如今怎样怎样不得了,杀性多重多重。
在那时,论血勇之气,李正给余二提鞋都不配!
平凡的超級英雄
那时的余二,也的确和好人沾不上什么边儿……
余二人生的转折点。
在当年北蛮人第一次突袭锦天府的那一战……
那一战里,张楚失去了老娘和孩子。
本已出了城,却一怒之下,率领众兄弟杀回了锦天府。
那件事。
在张楚如今看来,很冲动、很不成熟。
邪欲無雙
若是放到现在,他有无数种更稳妥、效果更好的复仇方式……
嗯,马后炮而已。
谁知道他现在再遇上那样的事情,会不会更冲动……
忍字儿,毕竟是在心上插一把刀子。
余二在那一战里,丢了一条胳膊。
对于一个好勇斗狠的帮派中人来说,丢了一条胳膊意味着什么呢?
逆襲水滸傳 不開心的橘子
或许是厨子失去了味觉。
或许是琴师失去了听觉。
总之,肯定是天塌了一般的大事。
如今张楚想来,那时候自己,在安置丢了一条胳膊的余二这件事上,的确做得太差劲……
那时候的他,没将这件事太当一回事。
好多弟兄,连命都丢了。
你余二丢了一条胳膊算得上是什么大事?
反正你余二也不是靠武力吃饭的。
有我在,你余二就算只剩下一条胳膊,该做副堂主依然做你的副堂主,谁敢说三道四?
那时的他,是这样想的。
也是这样做的。
大战在即,他没时间也没精力,去揣摩余二的心路历程……
人或许只有在低谷时。
才能看清、想清很多东西。
两条胳膊的余二,是个心思复杂、谨言慎行却不乏血勇之气的帮派中人。
一条胳膊的余二,就变成了慈眉善目,气息祥和,心地干净的祥和老人。
他的一身的戾气,都随着那条胳膊,丢在了锦天府。
再也捡不回来的了。
反正张楚再见到余二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太白府里卖杂碎汤的小摊贩。
还成了家。
有了俩便宜儿子。
那时的张楚,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虽然日子苦了点。
好歹踏实。
不用再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这几日,张楚常常在想。
是不是第一次北伐结束后,自个儿那句“我们的家,已经没了”害了余二。
是不是当时自己不那么笃定,不那么不容置疑。
那个犊子,就能安安稳稳的待在太白府,卖他的杂碎汤。
安安稳稳的过完他的下半辈子。
安安稳稳的多活上几年。
酷酷總裁迷糊蛋 布曉晨
可他那时候,怎么能想到,这个犊子能拖家带口的回锦天府去?
那时的锦天府,就是一座大军营。
还是那种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被海浪一般的北蛮铁骑给淹没的军营。
连他自己,都没法儿在那时的锦天府里睡上一个安稳觉……
他怎么可能会想到,余二敢拖家带口的回锦天府去?
那是回去送死啊!
这是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
正常人遇到不可抗力因素,不都应该认命吗?
但偏偏,这个犊子,就是拖家带口的回了锦天府。
为了在那个破碎的家里,给他们这些没了家的游子,点上一盏灯。
照亮他们曾经的经历。
也照亮他们回家的路。
单单这一点。
张楚觉得,他们这些人,谁也不及余二。
包括他。
也包括李正。
他们虽然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抗争这该死的世道。
可谁也没有勇气再去挽回已经失去的家园。
他们都不及余二。
如今。
这盏温暖的灯,灭了。
他们这些游子,也该回家了。
……
如果要点评余二这一生。
张楚觉得,应该是五五开。
五分黑。
五分白。
但对于太平关的锦天府遗民,和他们这些四联帮的死剩种而言。
余二。
应该是个伟人!
……
张楚进了锦天府。
重建的锦天府,与他记忆中的那个锦天府,找不到任何可以重叠之处。
陌生的长街。
陌生的人。
但这座陌生的城市,却在迎接他这个归家的游子。
长街的两侧,站满了人。
长街的两侧,挂满了白灯笼。
他们静静的仰视着马背上的张楚。
没有锣鼓喧天。
也没有鞭炮齐鸣。
因为那是迎接客人的。
张楚。
是自己人。
回家奔丧的自己人。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悲意……
……
无须指引。
张楚顺着人群。
穿过城南。
进入城西。
零落的房屋中。
他看到了挂着张记杂碎汤招牌的摊子。
他看到了黑虎堂。
他看到了张府。
全新黑虎堂。
全新张府。
眼前的事物。
终于和他的记忆慢慢重叠在了一起。
阴郁的天光中,似乎有一道金子般的澄澈阳光垂下,给周围的一切都镀上了一层夏天的颜色。
张楚似乎看到了一个胳膊比常人大腿还粗的威武壮汉,站在黑虎堂的大门前,笑吟吟的冲他招手。
似乎看到了一个腰间别着一杆旱烟枪的独臂老汉,站在热气腾腾的大锅后边,乐呵呵的掂着大勺子。
似乎看到了一条穿玄色短打,身形如同铁塔一般的光头大汉,见牙不见眼的站在张府的大门前,冲他一揖到底。
似乎看到了一个顶着一张黝黑脸庞的锦袍公子哥,拢着双手站在街边儿,无奈中带着几分欣喜的对他点头……
张楚的目光,渐渐模糊了。
好了。
别闹了。
我知道。
你们都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