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6zd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 txt-第807章 這都什麼跟什麼?鑒賞-09qzx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
慕远有点小幽怨,然后发了一句话:“妈,我才是你亲儿子呢!”
“呵呵……”
看到老妈给自己发回来的两个字,慕远脑子有点懵。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炮灰女配:腹黑男主送上門
半晌之后,慕远将这些杂念压下,老妈的要求虽然过分了一些,但似乎……也不是那么难——如果苏大记者如果愿意配合的话。
至于苏大记者不愿意配合怎么办,慕远没考虑过。
不是他对自己有着蜜汁自信,而是觉得,既然对方不乐意,还能咋办?强扭的瓜不甜嘛。
入住酒店,慕远看了看房间,还挺满意。
单间大床房……
超級星空領主
大床不大床的,慕远不是很在意,他这一晚上睡不睡都还很难说呢,关键在于单间。
要是弄成标间,让自己和辜军住一起,自己还怎么方便行动?
慕远进了自己房间,顺手从辜军手中接过帮自己提着的包,笑笑道:“辜军,你今天也忙了一天了,先去休息吧!”
辜军有点慌,今天自己忙了吗?除了坐了一趟车外,就是坐在青禹县局值班室休息。
要说忙,慕支队可比自己忙太多了……
“慕队,那你也早点休息!”
“当然。”
说完,慕远关上了门。
此时天色已晚,十月中夜幕降临已经提前了许多。
慕远一下子躺在床上——有种不想再起来的慵懒感。
慕远拿出手机,给市局重案大队值班室打了个电话。
“喂,你好!市局重案大队。请问你找谁?”
“萧雨,我是慕远。”
“呃……啊,慕队,你怎么打电话了?有什么事吗?”
慕远道:“今天是你们组值班?”
“是啊!”
“那麻烦你帮我查一下近十天青禹县城发生过的案子,未破的那种。”
“好的!”萧雨没有问为什么,也没问什么时候要这些资料,甚至没问需要哪些信息。
毕竟一起共事快半年了,自己的直接领导的工作方式怎样,她还是非常清楚的。
没过多久,慕远就收到了萧雨微信发过来的信息,里面包含了发案的基本情况以及确切的案发地点。
收到信息后的慕远拉开窗门,朝外面瞅了瞅,外面是灯火通明的大道。
如果从这里爬下去,二十多层的高度先且不说,若是被人看到,明天绝对上头条。
于是慕远便关上了窗户,信步走到门口,拉开房门往外面看看。
巷道里空空如也,鬼影子都没有一个。
慕远很淡定地拉开了房门,径直走了出去。
虽说慕远不希望别人知道自己又遛出去了,但他又不是做贼,自然不需要小心翼翼。
这一晚上的任务他已经给自己安排好了,就刚才萧雨发过来的那两起案件,破了就回来睡觉。
要放在以前,一个县局城区,十天内的未破案件绝对不止两起。
可重案大队运行近半年,让全城违法犯罪人员或者有违法犯罪意向的人员闻风丧胆,哪怕是青禹县这种郊县,发案率也是大幅度下降。
近期慕远虽然没有高强度地协助破案,但重案大队那班人可没闲着,加之有二毛这个伪神犬,对于现案的破获那叫一个高效……
青禹县十天能有两件未破案件,这比例已经算是比较高了。
不得不说,有小毛协助和无小毛协助完全是两种效率……
虽说慕远在破案方面的能力远超小毛,但不管是走家串户,还是奔走赶路,慕远比起小毛都差远了,在效率上自然也就无法与之相比。
早安:總裁老公大人 汝南
不过就算如此,在晚上12点以前,慕远便已经完成了这两起案件的侦破工作。
只不过这种侦破只存在于他的脑子里,他掌握了嫌疑人的作案经过,存在于案发现场以及周边的线索,以及嫌疑人的个人身份信息。
有了这些信息,就算晚上几天,也不会影响青禹县这边的调查取证工作。
搞定一切后,慕远回到了酒店,安然入睡,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
……
第二天早上,慕远吃过早饭,不慌不忙地来到县局。
今天虽是星期天,但青禹县局内明显比正常情况下的周末更热闹一些。
虽说局里并未通知全体人员加班,但毕竟是命案,除了全员上岗的两所一队,其他各相关警钟也都有人员到场配合,这也是命案侦破机制下所要求的。
慕远现在在全市都算是名人了,就算没有当面见过,但照片上的面容却已经见过不少了。
这还是因为慕远不喜欢开会,只有各大案件的现场或者案件研判会上拍摄的照片才能看到他的身影,否则他早出名了。
从大门口走进来,或远或近,至少有七八个人看向了他,并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惊叹声。
試婚成癮 緋色添香
慕远对此也是习以为常了。
没办法,颜值高的人就是这么自信。
逆蒼生 貓飛
来到案件研判室,吴局长已经到了会议室,除了他之外,会议室里还有另外两人。
吴局长一眼便看到了慕远进来,当即起身,指了指坐在他左手位置的那位中老年警察,道:“慕支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青禹县副县长、公安局长王局长。”
“慕支队,你好!虽然是初次见面,但你的大名我可是早有耳闻啊!”
慕远目光在他脸上转了一圈,看来青禹县局局长也有过调整啊,上次不是这人来着。
这个想法也只是在他心里一闪而过,什么人当这个局长与他无关。
他伸手与对方握了握,道:“王局长过奖了。”
一番简单的寒暄,双方分别坐下。
斷魂坡
遊戲之異界瘋狂兌換 煩噶當時看見
“吴局长,现在可有什么新的消息?”慕远问道。
吴局长当即说道:“目前还没有。虽然通过走访调查,我们也了解到了几个曾与死者柯全结怨的人,但经过初步求证,他们不太具备作案的可能。当然,这些暂时还没下定论,还需要做进一步的查证。”
慕远眉头微皱,问道:“现在这些信息,汇总上来了吗?”
“刑大内勤那边正在做相关信息的汇总,包括收集走访调查的资料。”吴局长很干脆地说道。
“我也去看看吧。”慕远说道。
“我让他们拿过来吧!”
“不用,不都在刑侦大队嘛,走几步就行了,没必要拿过来。”
“那就一起过去吧。”王局长颇有兴致地说道,“正巧我也想去看看。”
慕远自然不会反对,这本就是青禹县的案子嘛,局长要亲自过去看看,那也是应该的不是?
于是王局长亲自陪着慕远走在前面,一路上介绍着青禹县的情况。
高衙內新 斬空
慕远看似认真地听着,至于是否真听进去,只有他自个儿才知道了。
而吴局长和明大队则亦步亦趋地在后面跟着——不跟着不行啊,总不能跑了吧?
走过了几间办公室,前面一门框上贴着“内勤”的牌子,老远就能听到里面打字敲击键盘的声音。
慕远两步便跨到了门口,看到里面有三人,都在忙着呢。
一个女警正在打字,看显示屏上的文字,应该是在拉清单。
剩下两个人全在整理面前的东西,都挺专注的。

0om4r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 想枕頭的瞌睡-第803章 弄盒飯也挺麻煩的鑒賞-gtgk5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
会议室里的一干人心情就有些复杂了。
特别是青禹县那些同事们,内心带着几分惭愧。
他们觉得,慕远这样说纯粹是给他们面子。
如果他们有能力把这案子给破了,那也不需要等这三年了。
什么通力合作,那不过是慕支队谦虚的话罢了。
“慕支队,你放心!你只要定一个方向,跑腿的事儿交给我们好了。”吴局长甚是干脆地说道。
慕远笑笑,道:“哪能让吴局你们跑腿啊!我也得自己做才行啊!”
吴局长露出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他从慕远的话里听出了一丝嫌弃……
但他却没法反驳。
以他对慕远办案手法的了解,确实很多事情需要其亲自操刀,其他人还真不能代劳。
“那下一步我们做什么?”吴局长立刻转而问道。
慕远道:“先看这些资料吧!”
说完,他扫视了一遍青禹县的这些人,道:“毕竟是过了快三年的案子,里面的一些细节估计你们也不是很清楚了,正好加深一下印象。”
吴局长等人对此倒也颇为认可。
……
每个人将所有资料全部看完明显是不现实的——慕远例外,他不属于“每个人”的范畴。
按照慕远的要求,明大队长对所有资料进行了分类,按照侦查方向的不同,对所有资料进行了清理。
至于慕远,则要对所有资料进行详细查阅。
这不是别人的要求,而是慕远自己给自己定的目标。
作为一起命案的主侦查员、掌舵者,如果不能对整个案件的细节了如指掌,谈何破案?
更何况慕远还是半路插足进来的,要是不详细了解里面的所有资料,那就真成了“盲人摸象”了。
短时间里看完所有资料,对别人来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对慕远而言,也就是一瓶思维风暴药剂、一瓶精力药剂,外加一瓶超级能量药剂的事情,如果这也不能解决,那就再照着这个配方来一套……
现在慕远使用思维风暴药剂,也算是用出经验了,再也不用担心会玩崩了的情况。
暗戳戳地将三瓶药剂倒下肚,慕远进入了翻资料的时间。
一张张资料被他一扫而过,所有内容都在瞬间印入脑海,堪称自动扫描仪。
扫描到的内容在脑海中分析处理。
越看,慕远眉头皱得越紧。
眼下翻阅资料,没有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啊!
因为如果发现不了异常,就无法重新找到切入点,更谈不上破案了。
基站数据、过车数据、GPS定位数据,没有发现任何疑点。
然后,慕远接过了几块硬盘,查看监控视频。
一个人嫌疑人,如果是有预谋作案,作案前后的表现肯定会有一些异常的,只要这样的人出现在监控画面中,慕远多少能看出一些端倪。
戎馬江山策 清辰_
他将视频导入播放软件,直接选择十六画面播放。
视频资料规模巨大,哪怕是以慕远的速度,也不可能将时间压缩得太短。
網遊之至尊逍遙傳
他花了一上午的时间,看了锁定的嫌疑人登车地点附近的监控,没有发现可疑人员。
随后又对这辆出租车沿途所留下的视频画面进行了分析查看。
仅仅是得出了这个人中途并未下车的结论,算是对嫌疑人蹬车地点进行了一个佐证。坐在后排的嫌疑人,连个露脸的机会都没有。
慕远不死心,再将车内的监控视频给调了出来。
这个人是从左侧上的车,上车后整个人埋在驾驶员的座椅后面,车内的摄像头没能照到他的脸。
这份视频是这起案件的重要证据之一,青禹县警方已经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
在案件汇报资料中,也对这份视频资料进行了说明。
整段视频未能发现嫌疑人面孔,仅能看到嫌疑人穿着深色休闲服。
七寶空 森森的
在嫌疑人上车的时间里,车停了将近两分钟,据警方推测很可能是司机在与嫌疑人讨价还价。
毕竟是去郊区,司机肯定是不想去的,但如果嫌疑人承诺给高价,再加上诸如卖惨、编故事等手段,司机还是愿意跑上一趟的。
可惜视频没有录音,否则这份证据就更完美了。
视频的结尾,嫌疑人曾出现在监控画面中,可是头部已经蒙上了一个头套,只露出两个眼睛。
他应该是破坏了摄像头,画面也就到此终止。
这也证明了就是坐在后排的乘客作的案。
可……对于破案,这并没有太大帮助。
这些都属于之前青禹县警方梳理出来的线索,事实证明,这些对于破案并无太大帮助。
慕远有点小失落。
“好了,都过12点了,我们先去食堂吃饭,然后再继续研究案子。”负责统筹协调的龚支队在一旁招呼着。
慕远抬头,想也没想,便道:“龚支队,要不打上盒饭给我们端来吧,也不耽误工作。”
龚支队尴尬地笑了笑,道:“还是去吃吧!破案也不在乎这一会半会儿的不是?而且,这么多人,弄盒饭也挺麻烦的。”
慕远瞅了一眼,似乎……这里一共也就七八号人,不算多吧?
不过这话他终究是没说出来,他已经想到了问题之所在:如果打盒饭,究竟给自己打几盒?
虽说思维风暴药剂的效果还没消退——这已经是第二套了,但现在慕远背包里的药剂不少,也不差这一点半点的。
于是大伙儿一起去了食堂,气氛非常热烈。
其实像慕远这些经常在市局食堂吃的人,已经吃得比较腻了,可青禹县这伙人还觉得挺新鲜啊,自然多了几分期待。
由于是周末,市局不是区县局,值班的人相对较少,也就没弄一大锅一大锅的自助餐,食堂的大师傅弄了一大桌丰盛的菜肴,倒是让慕远挺高兴的。
这味道肯定没自己做的好,但胜在不用自己动手不是?
饭桌上,不少人对慕远的饭量还停留在“听说”这个层次,现在终于算是亲眼看到了。
难怪别人这么能干!
大叔,婚不可擋
裂天劍仙
好像有人说过,能吃的人才能干,这话果然是有道理的。
饭后,一群人重新回到案件研判室,也没有午休什么的……
超級大亨 林海鋒
其他专案组成员基本上都没有看完自己所分配的资料,慕远则已经看得差不多了。
他打算再看看卷宗。
常规意义上的卷宗,只包含与案件相关的必要证据材料、程序性的法律文书,并不是侦查过程中所产生的资料都要装卷。
而这类未破案件,所谓的案卷材料其实算不得真正的卷宗,特别是命案,只要是侦查过程中收集的资料、数据,都会随着案卷存档,万一将来用得上呢?
慕远现在所要看的卷宗,便是只包含证据材料、法律文书。
而在案卷未破之前,能称之为真正意义上的证据的,便只有那份DNA以及现勘笔录了。
命案的现勘资料肯定是非常详尽的,慕远认真地翻查着每一页。
忽然,他目光落在了现勘笔录中的现场照片上。
命案的现勘材料不是谁都能看的,那种血腥感会让人感到不适。
慕远现在却已经完全习惯了,甚至比这起命案更血腥的现场他都看到过,比如分尸案,而眼下这个案子,不过是一刀割喉而已。
这张照片,便是现场的全景照片。
司机趴在方向盘上,双手扣着颈部的位置,因为又方向盘托着,他就算死了,手也没有垂下来。
凶器是一把匕首,就那种普通的折叠匕首,还卡在司机的颈部。
鲜血顺着方向盘滴下来的,下方的脚垫被完全染红。
除此之外,驾驶室里其他位置便再也看不到血迹了。
而在司机的座椅头靠的位置,有两个血手印。
从角度分析,这两个手印应该是凶手留下的。
另外便是左侧内门把手的位置上有一个血手印,同样是凶手留下的。
他应该是趴在驾驶座椅上杀死司机,然后撑着座椅退回来,又拉开左侧车门出去的。
芙蓉王 蘇俏
除此之外,驾驶位的车门外门把手上也有血迹。
这些血手印有一个共同点,都无法提取出掌纹或者指纹。
这说明凶手早有准备,带上了手套。
慕远顺着将整个现勘笔录看完,陷入了沉思。
半晌之后,他忽然抬起头,向明大队长问道:“明大队长,当初你们侦办这起案件的时候,为何将其定性为抢劫杀人案呢?”
其实慕远这个问题有些明知故问了,因为刚才他已经从资料中看到过了,青禹县警方之所以将这起案件定性为抢劫杀人案,最大的原因便是车上以及嫌疑人身上一分钱都没留下。
正常情况下,一个出租车开车到凌晨,怎么可能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呢?最大的可能,便是钱被凶手给拿走了。
这是抢劫杀人案最显著的特征。
明大队长还在查看面前的资料呢,听到慕远发问,直接抬起头来,将情况简单地说了一遍。
“除了因为司机身上的钱全部被抢走之外,支撑我们认为这是抢劫杀人案这一结论的还有一个因素,根据凶手上车时的情况推断,司机与凶手之间并不认识。这种针对不特定人下手的作案特征,也是与抢劫杀人案相符的。”

3lcz5火熱都市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第802章 這是好事啊!閲讀-mckzg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
慕远花了半个小时将所有的卷宗看了一遍。
说实话,若是不使用思维风暴药剂,慕远还真不能在半个小时内从这些卷宗中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不过这半年多的办案经理,却给了他一种难得的直觉。
这种直觉,让他在接手一个案子,了解了大致情况后,会有一个第一判断,认为这案子能不能破掉。
虽说这种直觉不一定完全准确,但却也可以作为一种参考。
从概率上来将,慕远觉得这种直觉还是挺不错的。
他现在相中了一件案子。
感觉……比其他案子更简单一些,甚至比乐雅市目前正在办的那起杀人案还要简单一些。
3.23抢劫杀人案。
这是两年前发生在青禹县城郊的一起命案,
被杀的是一位出租车司机。
案发时间是凌晨2点多,这是通过出租车的行车轨迹判断出来的。
幽冥神妃 forever妖嬈
发现警情的是一个路人,这人喜欢晨跑,天还没完全亮,他就开始跑步,正巧路过案发地点,看到了那辆停在路边的出租车。
车门敞开,驾驶位上的司机耷拉着脑袋靠在方向盘上,献血浸了一地……
这个跑步的人吓坏了,立即报了警。
警方赶到后,对现场进行了细致的勘查。
司机是被割了喉,当场就死了。
警方初步判断,嫌疑人应该是乘客。
而且,这应该是在城内搭上车的乘客,到郊区后才动的手。
为什么不是有人在郊区等车,待上了车直接就动手呢?
很简单,正常情况下,出租车夜间是不会接这种去往郊区的单的,凌晨两三点,一般也不会有人往郊区跑。
有客的情况下基本上都没有出租车往郊区跑,更何况还是没客的情况下了。
凌晨两三点想要在郊区的路边等到出租车,还不如自己走路进城更稳妥一些。
無限契約系統
所以,嫌疑人就算想要抢劫出租车司机,也不会选择在郊区守株待兔,那不符合常理。
在确定了这一点后,青禹县警方还以为这案子很容易破,毕竟出租车都有定位装置,可以根据其行车轨迹,判断嫌疑人是在什么地方上的车,更何况出租车内还有监控。
都市激情
然而,结果让人大失所望。
行车轨迹确实锁定了,车内也确实有监控。
结合这些线索,他们确实锁定了嫌疑人上车的地点。
萬界之最強哥斯拉 龍王之刃
然而,线索也就至此终止了,在警方锁定的上车位置附近,他们没能再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自然也就不可能进一步追踪嫌疑人的行踪。
不过在现场还是有意外之喜的。
警方提取到了嫌疑人的DNA。
这绝对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证据!
然而,DNA这种证据有着一定的局限性,你必须得找到这个人或者他的生物检材,进行DNA比对,才有价值。如果只是单一从现场提取出的DNA,那也就只是一份DNA而已。
青禹县警方也就遭遇了这种尴尬。
三年过去了,这份DNA就没能与任何一个人比对成功过,哪怕是嫌疑人的父系亲属。仿佛这个人在这个世上根本不存在一般。
警方所做的侦察工作当然不仅仅是这些,不管是在锁定的嫌疑人上车附近进行的摸排工作,还是为了锁定嫌疑人身份而进行的大范围采血工作,都耗费了极大的精力。
只是最终效果……不甚理想。
任何人看到这个案子,都会觉得头疼,更何况这还是放了三年的命案。
对慕远来说,如果是十天之内发生的案子,哪怕是再复杂,那也须臾可破。
可对于过了三年的案子,他也只能抱着试试看的想法。
而慕远之所以选中这个案子,最主要的原因,便是那份DNA。
这是一份铁证,也就代表着,只要自己找到嫌疑人,不管是通过怎么离奇的渠道找到的,最终DNA比对成功,这案子就算破了。
不用太劳心费神。
随后,慕远放下手中的卷宗,扭头看向刚刚吃完饭,正在打扫战场的三人。
黃河撈屍人 絳夕
“成哥,关于青禹县这起抢劫杀人案,你们看过没有?”
成斌点了点头道:“看过了!像这类抢劫杀人类案件,属于即兴杀人,性质恶劣,但破案难度却是很高。青禹县那边运气也不够好,明明采集到了DNA,却没能比对出嫌疑人。”
殯儀館的捉鬼師
“你觉得这个案子还有没有破案的可能?”
“当然有!总有一天会采集到与嫌疑人有关的DNA信息,最终将嫌疑人捉拿归案。”
慕远脸皮扯了扯,按照成斌这话的意思,这案子就只能等了?这岂不是听天由命嘛。
“除了DNA这个突破口呢?”慕远随口问道。
成斌陷入了思索,半晌后道:“这个案子还有不少的疑点,比如凶手到底是从哪儿来的,他究竟是有预谋地抢劫还是激情犯罪,凶器到底是什么,它的获取途径是什么。这些,如果某一个疑点能揭开,对于案件的侦办都有很大的帮助。慕队,你提这个案子,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慕远回头看了一眼摆在面前的那一摞厚厚的资料。
“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这案子肯定是能破的。”
当时为了破这起案件,青禹县警方将沿途的监控视频、运营商的通信基站数据,全都调取了。
正常情况下,在这海量的数据中,肯定会有嫌疑人的蛛丝马迹。
如何将嫌疑人从这些数据中找出来,这是一个难题,需要花费的时间和精力难以估量。
……
翌日一大早,慕远便起了床。
非常自觉地进了厨房做起了早餐。
他对这一现状不是很满意,但生活就是这样,既然你无法反抗,那就坦然接受好了。
当然,他心头也有自己的想法,比如等老妈走了后,一定要好好指导苏瑾秋的厨艺。
不说与自己相提并论,至少不能差太远不是?
嗯……差距太大就容易产生隔阂,结婚讲究个门当户对应该也是这个道理吧。
脑子里一边想着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一边剁着臊子。
没过多久,一大锅香喷喷的臊子面便弄好了。
我是陰陽先生
这是老妈和苏瑾秋都已经起床,慕远给她们盛了两碗,自己将剩下的连汤带面倒进了盆……呃,大碗里……
饭后,对慕远而言,洗碗是不可能洗碗的……但苏瑾秋要陪着老妈去郊区旅旅游啥的,他也只好端着碗去了厨房。
搞定厨房里的活儿,苏瑾秋已经带着老妈走了,慕远一个人开着那辆二手捷达,孤零零地去了市局。
等他到了市局后,就一点都不孤单了。
特别是那会议室里,一大群人都坐在里面,好不热闹。
这里大部分人都是熟面孔……现在全是刑侦条线的警察,对慕远来说是生面孔的已经不多了,特别是领导,基本上都打过照面。
氪學造塔 滄瀾波濤短
比如眼前,青禹县分管刑侦的吴局长和刑警大队的教导员明建林。
呃,现在明建林已经是大队长了,上个月青禹县局人事调整,原来的大队长另有任用,明建林便被提拔上来了。
另外还有四五名警察,全都是青禹县刑警大队和案发地所在的城西派出所的。
除了青禹县局的民警之外,剩下的全都是市局的。
比如冯局长、龚支队……
冯局长倒是颇有几分期待……其实对于周末加班这种事情,冯局长自个儿也不是太乐意,但这是自己挖的坑,还能咋办?
至于龚支队,就挺委屈了。
虽说命案非常重要,但都是丢了三年的案子了,也没必要急在这一天两天吧?自从慕远到了刑侦支队,整个支队加班的时间就够多了,好不容易有个周末稍微闲点,又被抓来了。
当然,龚支队也只是这样想想而已。
这与大部分警察一样,对于加班深恶痛绝,但到了该加班的时候,还是屁颠屁颠地去了……
極品太子妃
倒是青禹县局的那些警察们,一个个脸上都带着一股子兴奋劲儿。
压在心头三年多的命案能破了!这是好事啊!
不就是加加班嘛,当年为了这个案子加班还少?现在如果能加几天班就把这个案子给破了,也能让之前的加班变得更有价值不是?
“好了!人都到齐了,我们现在开始开会。”龚支队很是干脆地说道。
“我们这次会议的主要议题,相信大家也都知道了。现在全省都在进行命案攻关,在前天的时候市局通知了各个区县局,对未破命案进行梳理,并报市局支队。经过我们这边的会商讨论,决定先以你们局的3.23抢劫杀人案为开局,争取打一个开门红。”
龚支队的话音落下,会议室里响起了一阵掌声。
随后,龚支队说道:“现在,有请冯局长讲话。”
然而,这次大伙儿的掌声还没响起来,冯局长便摆了摆手,道:“这是一次纯粹的业务工作会,我坐在这里只是为了督战。至于怎么破案,我也没什么建设性的意见,你们就按照慕支队的安排落实就行。慕支队,你有没有什么需要讲的?”
慕远抬头,一脸平静地扫了一眼在场众人,淡定地说道:“我没什么意见,只是希望大伙儿能通力合作,尽快把这案子给破了。”

sy7kj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笔趣-第801章 確實難搞!推薦-rtcyj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
慕远听到成斌这话,有些凌乱……
成哥这是在侮辱自己的胃口呢?还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亦或者是在侮辱自己的人品?
一顿饭,自己吃了还有剩下的?自己是这样的人吗?
都说了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自己怎么可能剩饭?
所以,成哥这话,是在拐着玩儿让自己给他们弄点新鲜饭菜过去嘛。
当自己理解不了还是咋的?
对此,慕远倒也没什么抵触的情绪。
不就是多炒几个菜而已,不算什么难事,家里还有食材呢。
至于饭嘛……他们在意的也不是饭,到时候在街上随便找个饭店,打点米饭就行了。
世界第一軍婚
“行!我给你们带过来。”
成斌立刻变得很兴奋,道:“好嘞!那我们可就等着了。”
……
西华市局,成斌挂断电话,看着面前三个端着饭盒,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同事,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你们吃完了?”
范义通一脸苦逼地问道:“成指导,你这是……故意的吧?”
成斌无奈说道:“怎么可能!我也不知道慕队就会答应不是?你们也知道,他这人,挺犟的。”
范义通道:“可我们三人都吃完了,就你一开始说自己不饿,让我们不给你带盒饭。”
“巧合!巧合!”成斌笑笑,道,“而且,我一开始不也劝过你们,让你们先别吃嘛。”
范义通很委屈,道:“能不吃吗?饿啊!要是你早说会请慕队到局里来,还带饭菜过来,饿死我也不吃这啊!”
成斌呵呵一笑,没再说什么。
末日領主 想枕頭的瞌睡
都市邪神
范义通咬咬牙,道:“不行!太亏了!刚才那盒饭……好像没怎么吃饱,一会儿再吃。”
“我也还能再吃点。”蔺晴也跟着弱弱地说道。
范义通瞬间转过头去,道:“你们这些美女晚上不都要节食减肥的吗?吃那么多干嘛。”
“不吃饱,哪有力气减肥?”蔺晴理直气壮地说道。
范义通顿时无言以对。
剩下那位警察是新调入到重案大队一中队的,名字叫杜元林,以前是在临江市工作,也是刑侦条线的,最近才调到西华市局。
“你们……说的什么?”
范义通瞅了杜元林一眼,淡淡一笑,道:“没什么!你怎么还没吃完啊?一会儿慕队要过来,今晚铁定是要加班的,多吃点,不然要挨饿。”
杜元林狐疑地瞅了范义通一眼,他又不傻,立刻猜到范义通在给自己挖坑!
絕世王妃桃花開 清夢如水
这种情况,杜元林倒也不会生气,办公室里偶尔开开玩笑也是常态不是?哪怕他是新来的。
“没事儿,我再等等。”杜元林笑笑。
蔺晴扑哧一笑,道:“范义通,你就别框杜元林了。如果慕队带饭菜过来,只要他自个儿不吃,我们肯定是够的。如果慕队自己还没吃饭,就算杜元林一筷子不动,那你也吃不了多少。”
范义通瞬间呆滞……
没等太久,值班室门口响起脚步声,范义通瞬间从椅子上蹦起来,直奔门口。
“慕队!您来了?”范义通笑容甚是灿烂,特别是目光落在慕远提着的那几个方便盒上时。
慕远顺手将袋子递过去:“拿去吃吧!”
“嘿嘿……”范义通接过袋子,迅速进了值班室,颇有几分得意地瞅了瞅房间内几人,不过当他目光落在成指导脸上时,讪讪一笑,便将袋子递了过去。
“我晚饭都没吃,你也好意思与我争啊?”成指导那语气还真有点小委屈。
超級店小二 不朽木
“好了!有什么好争的?带的够你们吃了。吃完了好干活!”慕远嘀咕了一句,一屁股坐在了办公桌前,看着面前堆积如山的卷宗,眼睛闪烁着光芒。
舊愛如歡 梵璃
这些都是未破命案的卷宗?这么多?
不过很快,慕远便搞明白了。
不是未破命案的数量多,而是每一件未破的命案,卷宗都堪称如山一般……
慕远大致看了一下,这里至少是十件未破命案的卷宗。
十件命案,听起来不少,但放在西华市十年之内,就不算多了。
当然,这里的十件命案只是西华市这几十来年积累的未破命案的一部分。
以西华市的体量,一年有一两件未能破获的命案,也不是无法理解的事情。毕竟,警察是人,不是神仙。
“成哥,你们看过这些卷宗了吗?”慕远随口问了一句。
成斌吃着饭,有些口齿不清地答道:“看过了!对这些案子的大致案情都有所了解,但对于究竟选择哪起案件下手,还有些拿捏不定。”
最強傳承 擅長炒鴨蛋
慕远点了点头,也没再说什么。
现如今,重案大队一中队这些人每一个都是案侦方面的好手,但他们所接触的大部分都是刚发生不久的案子,与这种陈年旧案完全是两码事。
这些可都是命案,放了几年、乃至于十几年没破,那肯定早已经过无数的刑侦专家会诊过了,且都没有任何效果。
现在你要让成斌等人从这些案子中挑选出哪一件适合侦破,以便明天拿出来讨论,确实有些强人所难了。
綜瓊瑤之迷情 沐冉
“你们先吃吧!”
慕远说了一句,便自顾自地先翻了起来。
他没有对所有案件的材料进行细致的查看,这么短的时间里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好在这类案件的卷宗中,总是少不了对侦查过程的情况说明。
慕远只需要对案件的基本情况以及侦查提纲做一个细致的了解,然后再大致扫一眼里面的证据材料,差不多心里就有谱了。
只不过这个谱并不是就能确定案子能不能破,他虽然是挂逼,但同样不是神仙。
随着他一份一份的卷宗看完,也算对这些案件有了一些基本的了解。
首先,这些案件在之前的办理过程中,每一个办案部门都花费了大量的精力。
其次,每一个案件,警方都找到了那么一些线索。只是这些线索要么太过于模糊,要么似是而非,甚至……是不是与本案有关的都不确定,所以,警方未能根据这些线索把案子给破了。
最后,慕远发现,这些案件,确实都很难搞……

mgvwr火熱都市小说 你跑不過我吧 愛下-第797章 有能力的人就是這麼任性!分享-s3vn5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
苏瑾秋目光落在陈馨予脸上,她从对方的神色中读出了埋怨,也读出了理解和包容。
埋怨,不代表着不理解,也不代表着不能包容。
同样的道理,理解包容了,但却并不一定就不会埋怨。
这,或许也是一种人生哲学吧!
现场沉默了几秒钟,慕远已经重新走过来。
“妈,不好意思。今天我恐怕没时间了,要不你先去逛逛,我明天再陪你去医院?”慕远颇有几分为难地说道。
陈馨予甚是开朗地笑了笑,道:“你忙你去的吧!这西华市你老妈来过无数次了,还怕找不到地方啊?我自己去就行了。”
苏瑾秋当即说道:“那要不……我再请一天假呗。”
賽爾號戰神聯盟:多重宇宙 天藍佳文
“那哪行啊?”老妈连忙说道,“你昨天就已经请假陪了我一天了。还是工作重要。我又不是七老八十的人,哪需要一直有人陪着?”
苏瑾秋还要再说什么,却被老妈给制止了。
“行了!都别婆婆妈妈地了。吃饭!吃完了,该干嘛干嘛!”
……
慕远开着那辆破捷达,直奔西华市局。
美人不勝收 王朝芒果
他的心情有点小烦躁。
警察要加班这种事情,他非常清楚。但以前他一直觉得,以自己的破案能力,能够很轻松地驾驭时间,如果家里有什么事情需要耽搁,他也能轻松地腾出时间——除非遇到突发性案件。
然而,刚才的情况却又给他好好地上了一课。
原来,人啊,有时候真的会身不由己。
当然,这种身不由己并不是说自己无法做决定,而是说自己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
刚才与龚支队通话,对方所说的事情让他有了些怀疑,然后他便将电话打给了乐雅市的秦局长。
一番短暂的交谈,慕远询问了案件审讯的经过,慕远更加坚信了自己的判断。
高手時代 一難
他必须得去一趟乐雅市,晚一天都不行。
oh!我的教授君
可自己明明在几分钟前才给老妈承诺要陪着她去体检的……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刑警生活吧。
与老妈和苏瑾秋道别后,慕远径直赶往市局。
途中给省厅林副总队长打了个电话,将自己的一些推断给对方说了一遍,同时提出了让厅里派车送自己前往了乐雅市的要求。
对于慕远的要求,林副总队长自然无不应许。
当慕远将车开进市局大门时,省厅的辜军开着一辆迈腾,也刚好到市局外面。
慕远直接将车停进停车场,便坐上了辜军的车。
上次去乐雅市,便是辜军接送慕远的,只不过慕远后来去了林南省,辜军也就回省厅了。
没想到这次林副总队长又将辜军给派了过来,这快成自己的专职司机了吧?
“慕支队,怎么这么急着去乐雅市啊?上次那案子,不是办得差不多了吗?”
“有瑕疵!”慕远简明扼要地说了一句。
辜军倒是没有深问,只是说道:“那倒确实应该去看看,命案可不能出差错。”
从乐雅市高速公路出口下来,才不到上午10点。
慕远二人径直赶到市公安局,秦局长已经带着几个人在大门口等着了。
这些人慕远大多认识,都是负责办理这件案子的,其中也包括之前和慕远一起出差的方林。
“慕支队,到底是什么情况?”秦局长有些着急地问道,“刚才电话里你也没细说,只说要赶过来,我们现在心里都七上八下呢。”
慕远道:“我想去看看那姚辉。”
“他现在被关在看守所呢。”秦局长说道,“要去的话,我这就派人带你过去。”
“行!”
秦局也没二话,当即安排人去办这件事情。
養個弟弟一起宅
警察要去看守所看某个嫌疑人,也不是说看就能看的,这叫提讯,得有相关手续才行。
安排好之后,秦局还是忍不住问道:“慕支队,你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吗?”
慕远面容严肃,道:“刚才秦局你说你们在抓捕姚辉的时候,他有逃跑的行为。而在审讯的过程中,他又非常配合。除了最后凶器的埋藏地点没交代之外,其他的全都说了。”
“也不能说是没有交代凶器的埋藏地点,而是按照他所说的,根本找不到凶器。”秦局长说道,“不过我觉得按照他的解释也说得过去嘛。都过去七八年了,当时被他扔到长山市西北郊区一带,现在那一片全都开发了,找不到凶器也是很正常的。”
慕远一本正经地说道:“话虽如此!但法院肯定不会完全按照我们的想法来判。而且,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按照正常情况推断,姚辉既然驱车上千公里到乐雅市抛尸,肯定不是胡乱找的一个方向,而是有目的性地往这边开的。而从他所交代的在长山市的杀人地点到乐雅市,并不会经过长山市的西北郊区,而凶器并不具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他也没必要专门绕到长山西北郊区去扔那凶器。”
秦局长说道:“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们也考虑过,不过姚辉自称打算去甘省抛尸的,刚走出城又改了主意,这才改了方向。”
慕远摇了摇头,道:“我分析过这人的行为习惯,他不是一个随意更改自己决定的人。”
“那慕支队你的意思是……这人可能不是凶手?”秦局长皱眉问道。
慕远道:“这个倒是不一定。等我见了那姚辉之后才能知晓。”
一番沟通,那被叫去办理手续的民警回来了。
“慕支队,要不我陪你……”
“不用了,秦局。你去忙你的事情吧,让方林带我去就行了。”慕远说道。
“我现在也没什么可忙的啊!”
慕远瞅了他一眼,道:“可你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呢。”
秦局长:W( ̄_ ̄)W
现场的气氛一度变得凝固。
我當靈媒那些年 感時花濺淚
与领导交流还可以这样?
不过下一秒,他们神情也就变得正常了。
没错,秦局长是他们的领导,他们自然不敢这样说。可慕远却是省厅的一位副支队长呢。
从级别来说,秦局长确实比慕远高,但宰相门前七品官呢,更何况慕远还是一个能力比职位更高的人。
怼了也就怼了!
有能力的人就是这么任性。
秦局长微张着嘴,他倒是没有生气,只是这种谈话的方式让他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那倒也是!”他终于还是应了一句,“我就在局里等慕支队你的好消息了。”
慕远笑笑,没再说什么……
上车,走人!
廢後無寵:邪皇輕點愛
……
神秘首席的外遇 朵小然
看守所的格调各地都差不多,一道巨大的厚重铁门紧闭,显得庄严厚重。
上方围墙上还有一圈铁丝网。
门前冷清,一道小窗子供内外沟通。
辜军将车停进停车场,方林第一时间下楼上去履行相关手续去了。
慕远办了半年多的案子,抓获的犯罪嫌疑人比大部分刑警一辈子抓的都要多,但他到看守所的次数,却不超过一手之数。
倒不是慕远心中有愧,不敢到看守所来,主要是因为他每抓到一个嫌疑人,直接就在把局里的办案中心把人给审下来了,送押这种事情,也轮不到慕远来做。
当然,办一件案子,嫌疑人关进了看守所,后期也还是要多次到看守所问笔录的。
但慕远就没办过后期的案子。
他就像是一只猴子,只负责掰玉米,掰下来便扔了……
后续的工作由别人处理。
这次到看守所,也是他入警以来第一次到看守所提讯嫌疑人。
方林很快办好了提讯嫌疑人的手续,二人一道进了看守所内。
来到一间指定的提讯室,方林进屋便摆弄起办公桌前的电脑,打开笔录软件。
在办公桌背后,是一道铁栅栏,栅栏将整个房间分割成了两半,里面有一把熟悉的铁椅子,椅子背后是一道门。
没过几分钟,那门被打开了,两名警察押着一个穿着黄马褂的人走了进来。
那穿黄马褂的年龄大约三十多岁,剃着……呃,被剃着近乎于光头的发型。
原本这样的发型应该看起来挺精神的,可这青年看起来却很颓废。
那两名民警押着这青年在铁椅子上坐下,取下脚镣手铐,然后将手脚固定在了那把审讯椅上。
那青年木然地抬起头,看向外面坐着的慕远和方林,没有任何的表情。
“你叫什么名字?”慕远平静地问道。
“姚辉。”那青年答道。
“你知道为何被羁押在乐雅市看守所吗?”
“知道!因为我杀了人。”
“杀了谁?”慕远一边问着,一边低头看着面前的那份笔录。
这份笔录是之前乐雅警方讯问姚辉的笔录。
那青年张口便道:“我不认识他!”
慕远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问道:“既然你不认识他,为什么要杀他?”
“当时我下班往家走,已经很晚了。”姚辉回忆道,“走到半路上的时候,突然看到有一个人正在调戏一个年轻女子,便上去阻止。结果对方就发疯了一般地打我。我没办法,只能还手。我是修车的嘛,晚上回家晚,手上经常带着一把扳手,所以就一把手砸过去,当场就把他给砸倒在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