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liye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獨仙行-第1993章 太初之門分享-rp95u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
卷十四锋芒毕露
第1993章太初之门
这里另外一个“姚泽”,却是上古时期的绝世强者,利用这片天地规则所缔造出来的“生灵”,如果当初石杲能够闯进第九层,同样会面对又一位“石杲”。
天地规则所幻化,和真人无异,只要这片天地存在之物,无论是宝物,还是法则、神通,都会凭空出现,全无二致,是故未打之前,已经立于绝对的不败之地。
大摩学院建院足有百万年的悠久历史,中间经历了无数天资卓越之辈,踌躇满志,进入通天塔,最后的结局无一例外,能够像莫手那般保住小命而退,全仗身上有大人物所赐下的保命至宝,危机时刻主动引爆,才换得一丝逃命的生机。
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婆
可这一刻,对方极为震惊了。
按照规则,只要闯关者能够拿出的宝物,在塔内会自动幻化生成,就是传说中的道器也不会例外,可这株小树却打破了这个规则。
小树黝黑,长不过尺许,就是上面几片残留的叶片也摇摇欲坠,十分不起眼,打破的却是这片天地规则!
“怎么可能!?除非……它不属于这片天地!”对方的双目死死地盯了过来,脸上的震撼无法掩饰。
姚泽有些疑惑地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小树,对方已经把自己逼迫的放弃了肉 身,怎么会对这样一株小树惊惶不安?
“你把小树留下,自行离开,这是保住你小命的唯一途径。”对方的眼中闪过一丝贪婪,如此道。
“这些你有权决定?或者你可以违背通天塔制定的规则?”姚泽自然不为所动,毫不客气地讥讽道。
对方的脸上闪过羞恼神色,说到底,他只是这片规则所化,一旦闯关者失败陨落,他的使命也随之消失,如果有可能,他倒宁愿去做个凡人……
“那你就去死!”
对方暴喝一声,周身金光大放,竟化身一头恐怖的黄金比蒙,数丈高,在此处如同一座魔山伫立,体外不住地散发道道隐晦符文,所过之处,空间不住地坍塌、龟裂,煞气滔天。
一对遮天巨爪直拍而落,相比较圣婴尺余高的身躯,简直就是浮游在面对一座冲天巨峰,还没对抗,就心生一股颓废的失败感。
一嫁大叔桃花開 薇子
姚泽暴闪后退,可利爪微一颤动,恐怖的气息激荡而出,杀气如海,这片空间再无一处可以躲避。
“什么天之骄子,天选之人,一旦进入这里,陨落就是你唯一的下场!”
阴寒的声音从狰狞的口中传出,锋利的指甲闪烁着森然寒光,朝着圣婴头顶一插而落。
一旦插中,就是身死道消!
唐太宗政變24小時
姚泽只觉得周身被股巨力所死死压住,如同面对一座大山,心中暗自苦笑,这差别根本就是无法逾越的鸿沟……
下意识地,他双手抱着小树竭力挣扎,狠狠地一扫。
不料,一股神圣的气息凭空出现,“轰!”
手中的小树竟突然散发出璀璨的光芒,无数光雨洒落,淹没这片空间。
陰陽長生
“这……该死!”
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光雨扫过,那道庞大的身躯竟急速收缩着,转眼就变幻成原来的模样,对方的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惊恐。
姚泽也是一怔,低头看了看手中发光的小树,上面有无数神秘符文流淌,一道道令人心悸的气息弥漫开来,随即他神情大震,抱着小树再次用力地一扫。
光辉弥漫,无尽的光雨席卷八方,彻底地把对方淹没。
“住手!”
惨呼惊叫声中,炽盛的光雨散落,对方竟肉 眼可见地急剧收缩,呼吸间的功夫,竟已经变成寸许高的小人,脸上的惊恐更显得诡异。
见此一幕,姚泽自然又惊又喜。
这不起眼的小树威力竟恐怖如斯!
如果按照对方所言,这小树不属于这片天地,那它来自哪里?难道传言中的天外有天竟是真的!?
一道黑光一闪即逝,姚泽眉头一挑,曲指一弹,火光闪烁,一头虚幻的火龙一飞冲天,大口一张,顿时一团火球就落在了虚空中。
“啊!住手……”
火焰沸腾,包裹着那道寸许高的小人,凄厉的惨呼声并没有持续多久,火光散去,那人已经诡异地消失,再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一道天地规则所幻化的生灵,似实非实,似虚非虚,此时姚泽才彻底地松了口气,急忙赤虹一闪下,再次遁入下方的肉 身中。
而几乎是同一时刻,通天塔突然发出奇异的光彩,整个大摩学院都被异芒笼罩,无尽的花朵飘然洒落,那是光芒所化。
“通关了!”
每个人心中都升起同样的念头,无数年来,大摩学院从未有人逾越的天堑终于被征服,下一刻,无数的修士都被这一幕震撼了,晶莹剔透的花朵落在身上,竟化作丝丝能量,滋润着身躯,每个人竟不约而同地实力有所增加。
“太初之光!”
氤氲的空间中,突然响起一声惊呼,原本端坐的庞大身影竟霍地站起,脑后悬挂的神环光芒四射,道道电闪雷鸣,呼啸不已。
“什么,这是太初之光?”
另一片空间中,纤细的身影一闪,露出一位千娇百媚的绝色女子,一身红裙裹体,凸显曼妙身躯,四周数丈方圆都涌起无数符文,带动虚空激荡不已,就这样一位恐怖存在,此时樱桃似的小口竟不由自主地张大了,妖艳的玉容上全是惊愕。
“太初之光竟在通天塔中,那太初之门……”
似乎这样的问题不需要回答,之前的庞大身影沉默下来。
而那片漆黑土地中站立的魔神般的人物,此时只是冷哼一声,一对妖邪的血色双目精芒暴闪,却什么也没有说。
通天塔外却彻底翻腾了。
“神迹!”
“天降祥瑞,这是无上的荣光!”
“这是真正的天才!举世罕见!”
……
彩袍男子已经瘫坐在地上,脸上露出恐惧,自己到底招惹了什么样的存在?
此时已经没有人再去理会他,所有修士都沐浴在那些光雨中,丝丝能量肉 眼可见地在体内兹长着,甚至有人周身冒出刺目精芒,似有顿悟,竟凭空晋升一级。
种种异像在天地间沉浮,强如长孙安都默然不语,莫手之流更是神情变幻,仿若石化,通天塔散发的异像只是眨眼即逝,转眼就恢复了平静,原本照耀天地的光华就此消散。
“刚才……”
“肯定有大能指点,这些异像只是在传说中才会出现。”
“我知道了,闯关的这位大人肯定是某个大门派的核心弟子……”
“废话,没有大人物的庇护,谁会独闯通天塔?”
……
姚泽低头看着自己破烂的躯体,脸上露出苦笑,化作他人,如此一番折腾,恐怕早已散架了,眼下身体多处孔洞,左肩处甚至白骨森然,能够勉强站立已经是之前多次淬炼的结果了。
那株小树已经随圣婴隐匿不见,具体的缘由更是无从猜测,他暗自叹了口气,蓦地察觉到有些异常,抬头望去,竟发现半空中多出一道丈许大小的光门,道道符文跳跃,光门幽深,不知道通向何处。
“第九关的奖励么?”
此时他都没有太多奢望了,竭力挣扎着坐起,想要去察看一二都觉得无能为力,苦笑间,光门蓦地精光大放,一团光幕笼罩而落。
目前他这个状态想躲避都心有余力不逮,只能任由光幕落下,下一刻,眼前一花下,璀璨的光彩照耀天地,其中雷电滔滔,犹如长河滚滚,席卷八方。
动荡的天地间,一个巨大的光门悬挂在天际,似一挂天河,从虚无中飞出,冲向未知虚空,一道道阴晦的符文在光门四周跳跃涌动,构筑丝丝规则之力,绽放出无尽光芒。
“这是……”
此时他身不由己的,只觉得身形似片鹅毛,朝着虚空中飘去,阵阵飓风刮过,身形急转下,已然站在了一座冲天险峰下。
这里的天地元气极为稀薄,入目的树木花草都稀疏杂乱,四周静悄悄的一片。
闯关成功就是这番景象?
姚泽站在险峰上,极目四望,不知道通天塔把自己送到此处有何寓意。
“轰!”
異界至尊殺神
惊天动地的巨响在天地间回荡,响声震耳,连这片天地都剧烈摇晃起来,姚泽脸色一变,却见天际出现一道道星辰,如同一枚枚球状闪电,汇聚而至,原本寂寥的天地汇聚成雷电星河,“轰隆隆”的巨响此伏彼灭,惊人之极。
姚泽只看的目瞪口呆,不知道天地之威为什么会如此。
“咔嚓!”
一道剑芒闪过,天穹炸碎,无数雷光湮灭,似乎有一张巨手搅动雷电,随即天空中多出无尽电芒,随着电闪雷鸣,明灭不定,无穷无尽的凶兽咆哮,声震大荒,而密密麻麻的凶禽振翅,撕裂苍穹。
婚有千千結
姚泽只看的心中一紧,这一幕似曾相识。
太古时期,开天辟地!
就在这一刻,天地间多出一柄漆黑的剑,随着剑体抖动,激射出滔天剑芒,轻轻划过,天地俱寂。
凶兽灭,神禽亡,所向披靡,威力无侑。
姚泽只看的心神俱摇,目眩神迷,无知无觉中,体内某处所在急剧闪烁,随即双手抬起,左臂至寒至阴,而右手炽热至阳,双手环握,无意中带起阴阳变化之道。
随着右拳挥动,太阳气息蔓延天地,而左手虚握,太阴之气横贯古今,阴阳变化,实乃世间仅次于至尊法则的大道,万物相生,环阴阳而行,继而万灵繁衍。

xyyzl火熱都市异能 我獨仙行笔趣-第1982章 藏經之地推薦-hh830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
卷十四锋芒毕露
第1982章藏经之地
就在下一刻,席飞越一步踏出,一团红光在周身蔓延,在场的所有人根本来不及反应的当口,此人的身躯竟凭空暴涨,瞬间就幻化成双翼鬼虎的模样,通体血红,一张诡异的鬼脸猛地一张,虎啸声中,一团无形音波就呼啸而去,刹那间就笼罩了外鬼的身形。
这变故太过突然,连外鬼本人都没有想到,一个手下败将竟敢对自己不敬,刚想有所动作,那团音波竟如实质一般,紧紧地束缚住身躯。
“不好!”
外鬼脸色一变,知道不妙,身形却不由自主地一顿。
几乎在同时,一道赤芒如闪电般激射而至,没入其胸腹之间。
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外鬼连惨呼都没有发出,身形一晃,似一条布袋般朝着下方广场上直坠落下。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间,谁也没有料到席飞越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发难,眼见着外鬼就要砸在青石板上,不死也要筋骨折断,霹雳声响,一道雷芒闪烁即逝。
下一刻,外鬼已然被一道黑色身影托起,银发飘洒,却是长孙安出手了。
这一幕自然被姚泽看的真切,他的瞳孔一缩,对方的遁速竟比瞬移还要快上一分,难道此人已经掌控了雷电法则?
三千大道,雷电法则算是极为特殊的存在,远没有毁灭、阴阳此等法则神秘,可雷电代表着天道意志,掌控雷电,意味着替天行道!
世间修士,能够操 控雷电,大都是借助宝物器具,就如同本体的扶桑雷剑般,祭炼的那些雷球,威能不凡,可掌控法则,实无可能……
他当然不知道,此时本体在狐族中,机缘巧合下,借助雷之灵,竟真的掌控了雷电法则!
长孙安眉头一皱,抬头望了过来。
天地间瞬时安静下来,而席飞越的脸色一片苍白,身不由己地倒退了一步,“长孙道友,此事……”
“我不杀你,你们两个之间的事,自然有外鬼兄自己出手。”长孙安面无表情,冷声道。
席飞越闻言,暗自松了口气,连忙陪着笑脸,“这是误会……”
“不过你竟敢当着我的面出手,如果不惩戒于你,只怕我那些兄弟也不服。”
随着话音刚落,长孙安长身而起,单手看似随意地对着前方虚空一抓。
“不!”
這世上惟一的你
席飞越脸色狂变,大叫一声,单手在身前一挥,一团火焰呼啸而出,在前方翻滚狂涌,转眼就凝聚成一堵厚实的火墙,同时大口一喷下,狂风骤起,天地颤抖,十丈方圆都瞬间变成一道道肉 眼可见的裂缝,如同一帘瀑布悬挂在虚空。
做完这些,此人并没有迟疑,周身赤芒大放,朝着后方激射而退。
在对方面前,这位灵隐门的天之骄子竟然连正面对抗的勇气都没有,稍作防御,就直接逃匿。
见对方如此,长孙安嘴角微扬,扬起的单手略一变幻,一股令人心颤的气势弥漫开来,下一刻,天地间竟诡异地黯淡下来,一个漆黑的空间漩涡呼啸而起,四周百丈方圆都不住地坍塌湮灭,几乎是瞬间,那漩涡就变成数百丈之巨,就如同空中多出一张滔天凶兽的巨嘴,可以吞噬万物般,这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修士都瞪大了双眼,目光变得呆滞了。
“空间法则?不对……”
姚泽见状,也是瞳孔一缩,暗吃一惊。
这样恐怖的异像,像极了空间法则,不过以他对空间法则的理解,和眼前所见又极为不同,其中所蕴含的规则之力和空间裂缝造成的空间风暴完全不同。
对于空间风暴,他可是有着切身体会,数次差一点葬身其中,而长孙安所施展的界域更多的却是隐晦莫名……
难道是那种极为罕见的黑暗之力?
他的心中一动下,耳边已经传来凄厉的惨呼声,空中的漆黑漩涡已然带着“轰隆隆”颤抖声,狂卷远去,只有席飞越被“吊”在虚空中,扯着嗓子惨叫。
四根若有若无的黑色短刺钉住了其手脚,任其拼命挣扎着,却无法摆脱。
一位圣真人修士竟如此不堪?
姚泽双目一眯,才发现席飞越的全身都隐约布满了道道黑线,竟是一道道法则之力,如同实质一般,让其痛苦的,应该是这些黑线了。
易筋經傳人在異世 景泰
广场上十万弟子都鸦雀无声,如此轻描淡写的一击,竟让一位后期圣真人修士如同待宰的羔羊,无数道目光带着敬畏之色,望着那道黑色身影远去,只有那阵阵惨呼声响彻天地。
大力水手他们的脸色都十分凝重,在这之前,他们从来也没有想过,同样是圣真人修士,威能竟如此天差地别,这个世上原本以为只有姚泽可以让他们俯首称臣,可眼前所见,无论是石杲和莫手,更不要说无天圣元来的长孙安,虽然是同阶修士,可实力远超自己想象。
“走吧,没有谁会一步登天,走到这一步,背后都有着他人难以想象的艰辛。”
见众人有些气馁,姚泽微微一笑,宽慰道。
“对啊,我禹州双雄也不差,也许那小子已经修炼了三万年,我水手才两千多年,如此比较,自然有所不如。”水手猛地一拍手,牛眼瞪的老大,似乎在给自己打气。
“三万年?”
姚泽差一点没乐出来,如果告诉这家伙,自己很多年前就认识长孙安,甚至人家从魔将到圣真人,前后加起来才区区百年多些,不知道会不会让其下巴惊掉了。
当然他不会提及这些,随着议论纷纷的人群朝前行去。
他有着预感,这次大摩学院,肯定要和对方照面,那时候是直接动手,还是暗中谋划,就无法预料了。
不过对方的修为晋升也太快了,似乎比自己还要快上一线。
自己有本体和光头分身,三位一体,有“玄天神录”这等绝世秘笈,比起一般修士快上三倍也十分正常,难道长孙安也和自己一样?
还是他另有奇遇……
“主人,大摩学院果真自由,那些藏经阁都对外开放,随意观看。”
不愧是常年自始风境厮混的,没过多久蝎子就满脸兴 奋地回来了。
姚泽一听,满心欢喜,还有这等好事,自然不能错过。
天域神器 發飆的蝸牛
“主人,小的还打听到一个消息,再过月余,大摩学院的西灵山就要开放了。”蝎子面带兴 奋,又迫不及待地说着。
獵心遊戲:總裁慢慢撩
“真的?看来我们的运气着实不错!”一旁的波遥笑靥如花,同样开心异常。
禦天
“西灵山?那是干什么的?”姚泽有些奇怪地回头望了她一眼,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高兴。
“你不知道?这大摩学院就是建立在西灵山下,可以说是其根基所在,你堂堂一个总管竟不知道这些?”相处久了,波遥也学会了开些小玩笑,不失时机地挪揄道。
姚泽有些苦笑地摸了摸鼻子,抬头望了望,这方圆多少里都是无尽密林,哪里有什么西灵山?
取笑一番,波遥才巧兮笑焉的解释着,原来这西灵山属于一座神山,虽然只有千丈高,占地也不过数里方圆,远远望去,就如同一根擎天立柱,伫立在密林中。
可山顶有块大摩奇石,竟已经通灵,可以发出大道韵音,如果修士闻听,从中可以感悟大道规则,极为神奇。
只不过此石常年沉睡,每过三百年才会清醒一次,发出道音,为了保护这件奇宝,大摩学院几位大人物出手,把整个西灵山都封印起来,严禁有人惊扰,而每过三百年才会开启一次。
更为神奇的,奇石所发出的道音,只有年纪在三千年以下的修士才可以听到,而如果修为低于魔王,冒然去听,却可以导致心神错乱,乃至走火入魔。
“哦,这么说那些无天圣元的十个人,也是冲着这块奇石来的?”姚泽目中精芒闪动,心中念头一转,就想到了此间关节,不然无法解释长孙安他们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
“应该吧,不过这座西灵山也不是凡山,传言是座元磁神山,不是一般人可以登上的。”波遥不置可否地皱了下琼鼻,又补充道。
“元磁神山!”
姚泽目露异彩,这样的异宝在“圣界物语”中有过介绍,乃天地间孕育的奇石,据说一旦靠近,五行之力都会失去作用,他当初看过,也只是当做奇闻异事,随便看看就过,没想到竟在大摩学院就有一座。
“不问了,既然来了,这等机缘肯定不能错过,我们就等一个月就是,现在先去拜读下大摩学院的珍藏吧。”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一栋两层青色的建筑前,奇怪的,此时门前并没有太多修士,只有几位学院弟子在看守着大门,难道随便观看,大家都没有兴趣?
蝎子连忙上前,和门前的几人交流一番,回来后脸色有些难看。
“主人,进去一次需要三块元晶,时间只有一柱香,还不能复制……”
“一柱香的时间?那能够看多点东西?”
姚泽也有些无语了,这大摩学院看似大方,也太会生财有道了。
不过他还是豪气地一挥手,“我们都进去,花费都算我的。”
说着,抬手就抛过去一枚储物戒指,一旁的水手却嘴角抽动,那戒指竟有几分眼熟,正是当初两人相遇的时候,被迫上缴赎罪的……
大摩学院果真是传承久远,两层建筑又分隔成十余个大厅,每一处都有万丈方圆,里面摆满了一排排木制货架,而大部分的货架上,整齐地摆放着一枚枚的各色玉简。
此时整个建筑中并没有多少修士,大家按照各自兴趣,很快分开了,而姚泽抬头看到了一座大厅前挂着“神通”,大感兴趣地举步就走了进去。
只是他刚走进大厅,还没来及看清里面的摆设,一道俏生生的声音突然响起,明显带着惊喜和不敢确定。
“姚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