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1enw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起點-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搞不懂(求訂閱)展示-pt54c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看来这个本中四人组是有点莽啊。”
刘星笑着说道:“那么新老板都没有管他们吗?按理来说像他们这种员工是可以直接开除的吧。”
前田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怎么说呢,那个新老板说白了就是一个甩手掌柜,在全盘接收了工厂之后就把所有的事务都丢给了厂长,一年到头也就在年终的时候会派人发点奖金和礼物;而厂长又是一个老好人,只要你不犯什么大错,那么厂长是不可能会开除你的,因此本中四人组虽然和工厂里的很多人都打过架,但因为主动挑衅的是其他人,所以厂长基本上都会偏向于本中四人组一边。。。”
说到这里,欲言又止的前田看了看四周,在确定周围没人之后才低声说道:“在工厂里有这么一个传言,那就是厂长是把本中四人组当成儿子看的,因为厂长的儿子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去世了,而且去世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和别人打架,毕竟厂长的儿子和我们一样也是个小混混,不过仗着身材高大成为了他那个小团体的金牌打手,结果因为树敌太多而在一个晚上被人偷袭打成了重伤,最后不治身亡;所以很多人都认为厂长是从本中四人组的身上看到了他儿子的影子,再加上本中四人组本身就是孤儿,所以厂长下意识的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儿子。”
这时一旁的桥本聪也站出来添油加醋道:“没错,我也听说过这个传闻,而且我记得在工厂去年拍的合照里,厂长特意安排本中四人组站在了自己的后面,看起来就像是自己的保镖。”
听到桥本聪这么说,刘星的脑海中便灵光一闪,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厂长与本中四人组都是公家派系的成员,而且本中四人组的确是厂长的保镖!
武神誌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刘星便联系kp断桥给出了自己的答案,“kp,刚刚你让我选择是否相信桥本聪的话,我的答案是相信,所以你能告诉这个答案是对是错吗?”
喜歡你,到此為止 藍堇
重生初中校園:軍少,限量寵
“呵呵,刘星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吗?”
kp断桥冷笑着说道:“我肯定是不可能告诉你这个答案是对是错,因为这个可选任务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说完这句话,kp断桥就开启了装死模式。
见无法从kp断桥那里得到答案,刘星也只能开口去问前田了,“原来如此,前田你能给我讲讲你们厂长是一个怎样的人吗?他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故事,比如说他以前和你们一样是小混混?”
“不不不,流星先生你这么想就错了,要知道厂长他可是一个高材生,曾经就读于庆应大学,不过因为当年的经济泡沫被戳破,他家的公司就直接破产倒闭了,所以厂长的父母都选择了离开这个世界,而厂长也因为没钱交学费,甚至是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只得无奈的选择了退学,然后来到这家天然气罐装厂上班。”
“当时的天然气罐装厂生意非常好,毕竟那时的天然气管道还没有进入每家每户,所以有不少家庭会选择使用罐装天然气;不过那时在名古屋附近的天然气罐装厂可不少,所以竞争压力非常大,导致前一任厂长因为压力过大而累的脑淤血,因此不得不换一个新的厂长主持大局,结果当时才二十多岁的厂长九脱颖而出了,毕竟整个工厂就数他的文化程度最高,而厂长的位置还是得有文化人来负责比较好。”
“厂长在上位之后,因为自己的年龄问题还是受到了不少人的质疑,所以他在上任之后就开始去名古屋的城区跑业务,在配合相应推出的优惠活动,硬生生的将我们这个厂的月销售额提升了百分之六十,这在那个经济不景气的时候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从此质疑厂长的话语声逐渐消失不见;就这样过去了十多年,厂长一直在工厂中兢兢业业的工作,当然在这段时间里他也娶妻生子,生活非常美满。。。可能唯一的缺陷就是厂长太溺爱自己的儿子,又因为工作对其缺乏管教,导致其误入歧途。”
“于是乎,在十年之前就发生了我刚刚所说的那件事情,而厂长的妻子本来就有心脏方面的疾病,所以在得知自己的儿子被人打成重伤,不久之后又伤重不治的消息后,厂长的妻子就因此一蹶不振,在床上躺了五年之后也去世了,所以现在的厂长已经是一个孤家寡人了,而这一系列的变故也让厂长为了远离自己的伤心地,一直都住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说到最后,前田又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厂长是一个很好的人,对我们这些员工都是一视同仁,谁有什么困难的话都可以去找他解决,只要是他能够做到的他就不会推辞,可惜命运还是待他太糟糕了。”
刘星跟着叹了一口气,脸上也露出了一个略带悲伤的表情,但是刘星在心里却是对这个厂长敲响了警钟!
在刘星看来,这个厂长至少有五成的概率会是公家派系的人!
在那个信息并不发达的时代,想要伪造一个人的经历非常容易,你只要把你从身边人听到的故事安在自己头上就可以了,所以谁也不能保证这个厂长在进入工厂前的故事是真的,而且在刘星看来,如果这个厂长真的就读于庆应大学,那么他的成绩只要不是太糟糕,就应该可以申请到助学金,到时候他只要勤工俭学的读完书,就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比他直接去工厂打工要强得多。
何况像庆应大学这样的名牌私立大学,学生之间的关系网可是不容小觑的,所以厂长只要还有几个朋友,不管是接受他朋友的帮助继续留在大学里读书,还是去朋友介绍的地方上班,不都比来这个天然气罐装厂上班来的好吗?
所以刘星觉得厂长在庆应大学辍学之后来这家天然气罐装厂打工,就突出两个字——离谱,因此刘星觉得自己不得不怀疑厂长来这家工厂工作是另有目的。
然后就是厂长的上位理由了。
按照前田的说法,当时在名古屋城区周边的天然气罐装厂可不少,因此可以确定在这个时候的名古屋城区,罐装天然气市场已经趋于饱和,各家工厂都已经划定了自己的地盘,所以想要一次性在一个月内就提升百分之六十的销售量,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除非当时的优惠力度直接达到未来某E姓游戏平台的级别,也就是赔本赚吆喝,每卖出一罐天然气都会赔钱的程度才能够做到。
但是这可能吗?
絕世天啟 星歸野
天然气罐装厂的老板除非是嫌自己的钱多,否则是不可能同意这样离谱的优惠方案!
至于其他的优惠方案,刘星还真想不到会有怎样的神仙方案可以增加百分之六十的销售量,除非这个厂长也是一名玩家,利用现代人的思维来搞出一个“燃气币”,并且让消费者认同他的价值,开始不用天然气炒菜,而是直接开始炒天然气。。。
十歲小魔妃 冬蟲兒
最強戰帝
这种可能性就更加离谱了。
所以刘星怀疑这百分之六十的销售量就是厂长背后的势力提供的,但是刘星依旧搞不懂厂长背后的势力为什么会看重这家规模不算大的天然气罐装厂,难道在这个天然气罐装厂里也有一扇幻梦境之门?
不过就算有幻梦境之门,这个势力也不需要大费周章的扶持起一个厂长来控制这家工厂,直接砸钱把他买下来不就好了吗?
这能压钱就可以解决的事情,有必要弄得这么复杂吗?
难道厂长背后的势力连这点钱都凑不齐?
这让刘星原本有七成的把握直接掉到了三层。
不过从前田之前所说的话来看,厂长的儿子与妻子相继去世,应该都是厂长单方面的说辞,否则前田应该会提到“工厂里的人都去探望过厂长的儿子/妻子,并且参加过他/她的葬礼”,毕竟厂长在工厂里的风评这么好,如果这些消息在第一时间被工厂里的员工所知,那么他们一定会自发去看望厂长的家人。
所以刘星很怀疑厂长是在“事后”一段时间才给员工提到这些事情,然后就好搬家住到工厂里了。
这一点就让刘星提升了一成的把握。
至于最后这一成把握,刘星给的就是本中四人组。
九五小孩的甜蜜心語
本中四人组进入工厂的故事在刘星看来也突出一个离谱。
作为保镖,本中四人组怎么会把自己的钱存放在自己的老板那里?然后还让自己需要保护的人跑路了?
最重要的是,作为四个身手不俗的保镖,他们完全可以去找到更好的工作,怎么就留在工厂里当一个普通工人了?
难道真的是厂长非常有人格魅力,直接就让本中四人组纳头便拜?
所以,刘星觉得唯一合理的解释是本中四人组本身就是来保护厂长的,不过前田和桥本聪如果没有说谎的话,本中四人组是在几年前就已经进入了工厂。
总而言之,刘星虽然觉得这个厂长和本中四人组可能是公家派系的成员,但是搞不清楚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工厂里,而是可以肯定这些人并不是因为公武之战而来,毕竟刘星还没有听说那个势力提前几十年就开始布局公武之战。
看来这个天然气罐装厂中还有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想到这里,刘星就笑着问道:“对了前田兄,话说这工厂周围怎么这么荒芜啊,难道他们都是怕工厂会爆炸所以不敢来这边定居吗?”
次元型月系統
“你说的没错,谁会选择住在天然气罐装厂的旁边吗?万一工厂发生爆炸的话,旁边的住户是一个都跑不掉。”前田开口吐槽道:“当然了,还有一个原因是这里太偏僻了,我第一次来工厂报到的时候就直接迷路了,因为通往工厂的小路根本就不在地图上,你如果不留神的话直接就过去了,所以我一直都在建议厂长给加一个路牌。”
刘星点了点头,继续问道:“没错,如果不是有吉达开车的话,我觉得我也肯定是找不到这家工厂的,不过话说回来了,你们不会觉得来这里上班很不方便吗?周围什么配套设施都没有,你们中午吃饭应该都是自带饭盒的吧?毕竟前田你刚刚不是说过了吗,那些老头子为了保险起见肯定是不会让人在工厂里生火的。”
听到刘星这么说,前田和旁边的两个小弟都忍不住摆出了无可奈何的表情。
“是啊,那些老头子根本就不准工厂里出现任何一种明火源,所以我们就只能自带盒饭来上班,每天中午就得去厂长办公室排队,因为只有厂长办公室里有微波炉,这还是因为厂长吃不得冷的,那群老头子才愿意让步。”
前田有些郁闷的说道:“流星先生你也是知道的,像我们这种小混混是人均老烟枪,毕竟对于当时还不成熟的我们而言,抽烟就代表着成熟,结果我在这里上班之后硬是戒烟成功了,因为我只要敢拿出打火机,那么我就会被那群老头子给打出工厂,不把打火机丢了就不准回来。”
“所以前田你等会儿是不打算跟着我们出去抽根烟吗?”
面对桥本聪的诱惑,前田非常没有节操的忘记了自己刚刚才说过的话,“那当然是要去的啊,我每周就指望这根烟活下去了。”
在笑了两声之后,刘星终于说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诶,我记得在停车场里好像没停几辆车啊,所以前田你们是有专车接送吗?如果是专车接送的话,你们这晚上回家的时间应该会很晚吧。”
听到刘星这么说,前田就变得更加郁闷了,“没错,工厂里的员工基本上都是由专车接送,因为从我们住的城区到这里实在是太远了,每个月的油费都是一笔很大的支出,而且。。。”
剩者為王:傲嬌萌妻
前田欲言又止。

dn35p人氣言情小說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我要搞事情-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人物卡——愛麗絲熱推-fjbtz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好了,现在我能告诉你的方法都说了,所以决定权还是在刘星你的手上。”
kp断桥笑着说道:“不过我个人还是有一个建议想要告诉你,这个克苏鲁石像除了能够让NPC能够变成玩家外,其实还有好几种不同的作用,到时候刘星你最好先看一看这个克苏鲁石像的作用,然后再做决定。”
刘星眉头一皱,没想到这kp断桥在最后还不忘挑拨离间,竟然试图让自己昧下那个克苏鲁石像,我刘星会是这种人吗?
那当然。。。可以是。
如果这个克苏鲁石像的其他作用非常厉害的话,那么刘星觉得自己还有可能会有些犹豫要不要把这个克苏鲁石像交给爱丽丝。
毕竟一个平行世界就这么一个克苏鲁石像,这也就是说有些功能在一个平行世界或许只能生效一次,所以。。。
“刘星,我们快到农场了。”
人物召喚系統 寂滅萬年
爱丽丝看着一脸纠结的刘星,有些疑惑的说道:“你这是在联系kp吗?怎么表情这么丰富?”
回过神来的刘星假咳了一声,开口说道:“爱丽丝你接着往前开,我们现在先不要回去,因为我从kp口中还真得到了可以让你变成玩家的方法。”
听到刘星这么说,爱丽丝便直接一脚油门开过农场,“哦,那你快说说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我变成玩家?”
刘星也没有卖关子,直接开口说道:“办法有三个,第一个是去找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比如我们熟知的肿胀之女,奥观海等等,因为他们在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中的地位非常高,所以它们有能力将NPC提升为玩家,而我正好就认识奥观海,不过与其说是认识,不如说是以前见过几次面,说过几句话,我能够看出奥观海对我的感观还不错,不过话说回来我也不敢保证自己有这么大的面子能够让奥观海帮我写个忙,至于肿胀之女的话就别想了,我觉得我们和它是没有对话的可能性。”
轉世輪回:陰陽師的鬼相公
“不过除了奥观海与肿胀之女,我可能还和一个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有所交际,而且这个化身还有可能与另一个能够让你变成玩家的方法有关,那就是在每一个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中的世界里,都会有一个作为彩蛋存在的克苏鲁石像,这个克苏鲁石像之中就会有一个戒指,只要戴上它你就可以成为玩家,不过这个戒指可能还会有其他的作用;这个克苏鲁石像的出现位置是随机的,所以kp只给我看了一眼这个克苏鲁石像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一座海拔不高且有人居住的山上。
“然后根据我的分析,我就发现这座山很有可能是位于我以前经历过的一个模组之中!没错,我觉得像是奈亚拉托提普化身的那个人也在这个模组中,当时我还算是半个萌新玩家,所以那时还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不过我现在回想起那个模组就觉得有些地方非常奇怪,比如那个疑似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叫做胡苍,而这个胡苍在整个模组中的定位非常奇怪,属于那种有他没他都可以,没他还更好的角色,以及在这个模组的结尾处,我和其他玩家需要去干掉一个神话生物,而这个神话生物的家中有很多陷阱,所以我们就准备在他外出的时候动手,因此我们就追踪这个角色来到了一座山前。”
“没错,这座山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克苏鲁石像所在的山头,结果我们准备上山的时候,那个神话生物就啪叽一下从山上摔下来给摔死了,所以我和其他玩家就自然而然的选择了原路返回,因为这个神话生物都已经死在我们眼前了,我们也没有必要再爬山上去了;不过现在再回忆这段剧情,我就觉得这突出一个离谱,这可是一个对剧情非常重要的神话生物,而且它的实力也不错,我们玩家也准备好要打一场硬战了,结果我们还没有动手,这个神话生物就因为失足而摔死了,这不就是在搞笑吗?而且在那个模组结束之后,这个胡苍也选择留在了一个无人的破旧小镇。”
“所以我现在认为这个胡苍就是一个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避免我们去找到这个克苏鲁石像,毕竟这个克苏鲁石像实在是太稀有了,因此他不想将这个克苏鲁石像交给当时还是萌新玩家呃我们,不过看样子他也不能亲自拿走这个克苏鲁石像;所以我觉得我们在公武之战结束之后就可以去那里看一看,到时候就算拿不到那个克苏鲁石像,也可以找那个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聊一聊,我觉得他应该是很愿意让你成为玩家的,因为他不太可能会把那个克苏鲁石像交给我们,毕竟那个克苏鲁石像还有其他的作用。”
人類開始種田了 我十八啊
“至于最后一种方法就比较特别了,我想你也不太可能会接受这个方法,简单的来说就是让你去夺舍一张无主的人物卡,前面我不是和你说过吗,我们玩家只要有足够多的积分就可以获得大量的人物卡,而这些人物卡在没有玩家使用时就会被托管给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表现的和NPC没有什么区别,当然了,有的人物卡比较特殊,可以将原本的NPC变成人物卡,比如我就是用一张特殊的人物卡控制了渡边流星;然后就是我们玩家如果没有通关模组的话,使用的人物卡就有两种下场——撕卡与脱落,顾名思义,撕卡就是人物卡死亡,而脱落则是玩家无法再使用这张人物卡,不过不管是撕卡还是脱落,玩家都是有机会通过一次复活模组来重新获得这张人物卡。”
“因此,玩家如果有一张人物卡因为没有通过模组而脱落,然后又因为没有通过复活模组,或者干脆就不打算复活这张人物卡的话,那么这张人物卡就会变成无主人物卡,这种人物卡其实和普通的NPC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只不过这些无主人物卡的身上可能有很多乱七八糟的魔法道具,因为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的商城出售的道具和平行世界中NPC们制造出来的魔法道具根本就是两个画风;回到正题,虽然这些无主人物卡已经变成了NPC,但是它的本质依旧是一张人物卡,而人物卡就算是NPC与玩家之间最大的区别,因此爱丽丝你如果能够夺舍一张无主人物卡,那么你就可以直接变成玩家了。”
在听完刘星所说的三个方法之后,爱丽丝突然陷入了沉默,而刘星也没有多说什么,准备等爱丽丝消化完了这些信息之后再提出自己的意见。
结果没过多久,爱丽丝就突然说道:“刘星,我觉得最后一个方法比较靠谱。”
“我也觉得。。。等等,爱丽丝你说什么?你怎么会觉得第三个方法会比较靠谱呢?”
褪澀 想素菲菲
刘星一脸惊讶的说道:“如果你选择第三种方法的话,那么你就不是爱丽丝了啊,而且想要找到一张无主人物卡可不容易,至少我现在知道的无主人物卡也就只有陆天涯,但是你如果敢夺舍陆天涯的话,我想张景旭肯定会把我给杀了的;当然我也可以自己弄一张无主人物卡出来,但是我并不能保证这张无主人物卡能够符合你的心意,而且话又说回来了,怎么夺舍这张无主人物卡也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毕竟爱丽丝你又不是伊斯人。”
爱丽丝笑了笑,认真的说道:“看来刘星你是已经陷入了思维误区,竟然连这么简单的方法都没有想到——你既然可以将渡边流星变成人物卡,那么你为什么不能让我也变成人物卡呢?然后你再在一个模组中脱落,我就不变成了一张无主人物卡了吗?这么一来我不就直接变成玩家了吗?”
刘星一脸懵逼的看着爱丽丝,没想到她竟然想出了这种主意。
“精彩,怪不得爱丽丝能够发现这个世界的真相,她的思维方式还真是和普通的NPC不一样啊。”
kp断桥都忍不住说道:“有一说一,爱丽丝的这个想法可行性非常高,只要一切顺利的话她的确是可以从玩家变成NPC的。”
刘星也是这么想的,虽然爱丽丝的这个想法听起来有些奇葩,但是也正好符合相关要求,最重要的是这套操作下来也没有什么难点,反正自己的积分再多也不能离开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所以买一张可以指定NPC的高级人物卡,就可以将爱丽丝变成自己的人物卡,接着随便进一个模组就直接离开,这样一来爱丽丝就可以当场由NPC变成玩家了。
落日訣
只是刘星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因为作为一个纯爷们,刘星是从来不玩女号的。
爱丽丝看着有些犹豫的刘星,便再次笑着说道:“刘星你还在犹豫什么,难道你是觉得不好意思占我的便宜吗?还是觉得自己突然变成女人会是一种奇怪的体验?”
“两者都有吧。”
刘星实话实说道:“而且我还很担心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在知道我们的计划之后会给我们使绊子,比如在我使用你这张人物卡的时候,强行给我安排一个难度极高,而且无法脱落的模组,这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拥有模组的最终解释权,所以到时候就有可能在我切换人物卡的时候,爱丽丝你就被突然出现的一群神话生物,比如无形之子什么的给绑架到了某个地下巢穴之中,我如果直接脱落的话你肯定会死在这个巢穴里,而我想要离开这个巢穴也会非常困难,用九死一生来形容是肯定不为过的,所以我很担心我会害了你。”
紅袍 死亡軍刀
说到这里,刘星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然后摇头说道:“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是选择前两种方法比较好,如果前两种方法都失败了的话,那我们再选择最后一种方法也不迟。”
獵殺黑道狂妻:掛牌正妻非等閑
霸道校草的拽丫頭 南城夢鄉
“好吧,我听你的。”爱丽丝点头说道:“那我们现在就回农场了?”
踏道之巔
十分钟之后,刘星与爱丽丝回到了农场。
此时的农场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因为骨川小夫带了一部分拜黄衣教的成员过来帮忙,所以农场的清理进度非常快,而且还已经建好了几个简易的活动板房。
等到张景旭等人都就位之后,刘星就说起了在杜王町发生的事情,当然了,关于爱丽丝老师的事情是不会说出来的。
“什么,白河城这家伙有点嚣张啊,竟然现在还敢回杜王町去偷东西,不过这么说来的话,这块打火石对他很重要啊,否则他也没有必要冒这个险。”
尹恩一边把玩着刘星拿回来的打火石,一边继续说道:“不过这块打火石竟然已经到了我们的手里,那我们肯定是不会让给白河城了。”
“其实我更加好奇的是麦宇强为什么会突然返回杜王町,然后又定居在了名古屋,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而且这把匕首也有点意思啊,竟然可以和其它匕首进行联动,可惜剩下的匕首一把在英格兰被作为物证保管,而另一把匕首还不知所踪,或者那把匕首干脆就在过去了。。。等等,如果说爱丽丝的口红是转移到了迪奥还没有被陷害的时期,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利用这一点来提醒迪奥,改变历史?”张景旭突发奇想道。
爱丽丝摇了摇头,肯定的说道:“那不可能,因为历史已经被确定下来,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被修改,何况我们留下的信息是有可能被传送到英格兰的那把匕首上,而且迪奥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在那次口红事件之后,那把匕首就突然不知所踪了,所以我们发出的信息不太可能提醒到迪奥;不过话说回来了,迪奥的那把匕首是怎么丢失的?按理来说他的前女友是不可能拿走那把匕首的,而这把匕首又是放在迪奥和他前女友的出租屋里,所以谁会只偷走这把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