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8ip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萬界武俠大冒險-第八百六十八章 大勢讀書-ico4d

萬界武俠大冒險
小說推薦萬界武俠大冒險
当初济颠僧疯疯癫癫,选择解救寻常百姓苦难,累积功德之时,金山寺的法海禅师便流露出几分不以为然之色。
法海也修功德,也降妖除魔,镇压妖邪,但很少像济颠那样四处本走,解救具体的某一个人,他常做之事乃是教化众生,施舍粥米,同时培养寺内武僧和俗家弟子,用以维护地方平安。
同时宣扬佛法,每过三月,都芒鞋破钵,带领一群弟子化缘度日,顺便了解具体的民间疾苦,能救则救,救不了也就算了。
他能医治病患,能降妖除魔,但对有些民众饥寒交迫的情形,自己也帮不了他们,这是朝廷需要做的事情,他金山寺能在冬天赊粥就已经算得上尽力了,对于做不到的,也不强行去做。
这看着有悖于出家人的慈悲心肠,可却是法海行事的一贯宗旨。
整个镇江方圆百里,民众少贪少戾,官员也少有穷凶极恶之徒,这里面都与金山寺的教化有着极大的关系。
按道理来说,单从法海的做法上来看,他远不如济颠那么近人情,可是从惠及民众以及佛法的推广之上,济颠远远不如。
别看济颠整天忙忙活活,今天救这个,明天救那个,但就算是给他十年时间,他救不了几个人,但法海却惠及众生,活人无数,自然而然令人心生崇敬之意,潜移默化,度化群迷,这一点,比济颠强了不是一点半点。
更何况济颠身为出家之人,显露神通,给人造成“此僧神通广大,定然是罗汉下凡”的心理暗示,又故意结交当朝权相,成为宰相替僧,以此扩大自己的威名,同时还收江湖匪类为徒,在武林中也让人大肆宣扬济公活佛的厉害。
農門辣娘子:夫君,來耕田 獅子座月
从他的所作所为,就可以看出私心极大,有悖佛理,以至于成为罗汉多年,还是一个罗汉,而法海修行的时间比他还短,现在却隐然触及佛陀果位,这里面的差距之大,不可以道里计。
“两位师兄,我给你们的乃是我修行多年的心得,你们若是不弃,还请用心参悟,应当有点用处。”
法海禅师与李修缘和普照说了几句,对两人点了点头,径直进入禅房闭关。
三日之后,便即出关,将青龙禅杖、大红袈裟、紫金钵盂、念珠等法器全都留在寺内,自己换了一身灰色麻衣,赤脚芒鞋,与寺内众弟子作别之后,迈开大步,直奔杭州城。
他这番行走,不用任何神通,饿了化缘讨吃,渴饮山泉河水,兼吃些野果度日,如此缓缓行走,七日之后,方才到了杨行舟的府邸门口,恭恭敬敬行礼,道:“法海拜见老师!”
杨行舟哈哈大笑,让其进入府内,为其摩顶授记:“汝修持千年,本性如一,一朝顿悟,终成正果。日后量劫,当为恒亮庄严佛,为未来第一佛,度化弥勒,另发一枝,光大沙门。”
法海五体投地行礼:“多谢上师授记!还请老师赐言。”
杨行舟微微沉吟,道:“未来无穷变数,多是物欲横流。昨日过江弃轻舟,但见大河西走。心性光明无暗,不沾红尘烦忧。我见花开多筹谋,花开见我自由。”
法海心中欣喜,道:“多谢上师赐言。”
杨行舟道:“你去罢。”
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 止水逍遙
法海乃离开杭州,奔赴酆都城,在酆都城内走了一圈,大念往生咒,协同酆都大帝,镇压邪魔,涤荡幽冥。
一番忙碌之后,得了酆都大帝祝福,于是直奔天庭,参拜玉皇,得其封赏,之后这才来到灵山脚下,一步一攀登,撤去浑身法力神通,一直爬了十七天,方才爬到了山上,衣衫褴褛,蓬头垢面。
早有金顶大仙前来迎接,笑道:“师弟,随我来!”
法海便随金顶大仙来到八宝功德池旁,跳进池内,洗涤身心,待到出来水池,来到大雷音寺时,寺内万佛颂唱,地涌金莲,为法海祝福。
到了此时,天地间又多了一名佛陀,是名恒亮庄严佛。
杨行舟授记度化未来佛,这第一个就是法海。
他这分身因为与佛有缘,自然而然的就做出了度化之举,倒也对得起他这虚空自在光王佛的称号。
从法海离开杨府,到他在灵山成佛,这在人间已经过了三年多,在这三年里,张元定北伐中原,一路攻城拔寨,直逼临安。
法海成佛之时,正是张元定攻破临安城之时,西方灵山之上礼赞法海,临安城中却是愁云掺淡,人人惊惧。
李公甫率领家人来到杨府之内,向杨行舟请教道:“先生,如今逆贼造反,围攻临安,弟子身为临安城总捕头,该当如何抉择?”
杨行舟道:“你是临安城总捕头,负责一地治安,能令百姓平安,不遭受叛军欺凌,便是功德一场。”
李公甫道:“弟子身负皇恩,当此之时,为国尽忠可否?”
龍牙外傳——星河飛塵
九玄天帝
杨行舟笑道:“为国尽忠?你是为赵家人尽忠,怎么能是为国尽忠?岳飞为国尽忠,最后落得个什么下场?”
李公甫道:“若是义军前来,欲要祸害百姓,那将如何?”
杨行舟道:“你放心,我那元定儿的队伍进城,绝不敢扰乱地方,他若是敢放任不管,且看我的手段。”
李公甫心中恍然:“世传张元定是先生爱徒,果然是真的。有先生在,张元定的义军,确实不敢过分。只是我身为故国老臣,他将如何处置我等?”
杨行舟道:“自然是查清生平历历,当罚则罚,当杀则杀。你是临安城总捕头,修为高深,威震天下,便是我那元定儿也对你钦佩的很。”
几年前张元定率众来临安城刺王杀驾,曾与李公甫过了几招,未曾分出胜负,但都对对方生出钦佩之情。
縱歡:狂傲梟鳳 木鳳
这次张元定攻打临安城,更是私下祷告杨行舟,想要让杨行舟居中说合,让李公甫归顺义军,日后定然给李公甫留一个好的位置。
李公甫道:“我也对张大王的身手钦佩的紧。当初若非先生授我武功,我还真难以在他手下活命。”
当初张元定刺王杀驾,出手极狠,拦截他的大内高手和御林军,几乎没有一个活命之辈,直到李公甫出现身之后,才挽住颓势,将张元定一行人挡住,再加上有修行人护住皇宫与宰相府,这才使得张元定逃出临安城。

f9nw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萬界武俠大冒險 江海橫流-第八百六十六章 圓滿展示-1dz2e

萬界武俠大冒險
小說推薦萬界武俠大冒險
杨行舟口中的龙皮七星鞭,说是龙皮,实则并非是真的神龙皮所制,乃是一些蛟龙和猪婆龙等杂种龙的皮,是他在沿途看到有杂龙作恶,出手捉拿之后,剥皮所制。
可即便是杂种龙的皮,但经过杨行舟一番炼制,成了软鞭,那也非同小可,威力惊人,打石石裂,打山山崩,等闲修士,绝接不住他这随手一鞭。
仙猿 古佛兒
法海接过这皮鞭之后,走到李修缘身边,低头行礼,口诵佛号:“阿弥陀佛,修缘师兄,先生吩咐,我不得不做,还请师兄勿怪法海手狠。”
李修缘脱掉上衣,跪在杨行舟面前,低头道:“这是我的罪孽,自当接受处置。法海,你行刑吧!”
法海不再犹豫,手持龙皮鞭子,向李修缘脊背上狠狠抽打,每一鞭下去,李修缘身上便多出一道血印,每一道血痕都少了一道肉丝,七十鞭子下去,李修缘周身血肉模糊,奄奄一息。
“我打你固然是因为你得罪了老子,但更多的则是为了清净佛门,惩罚不良之徒!”
杨行舟看着奄奄一息的李修缘,冷哼道:“昔日你为济颠僧,喝酒吃肉,说什么‘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他妈的,你自己是罗汉转世,知觉罗汉,自然不在乎这些酒肉小事,但却会误导后世修行僧人,他们会以此为借口,放开口腹之欲,由此坏了修行。”
杨行舟骂道:“有鉴于此,我打你,乃是理所应当!你造下如此大孽,打你还是轻的,没有消去你累劫金身,已经算是对你网开一面了!”
李修缘辩解道:“先生,我说的话其实后面还有一句,那就是‘世人若学我,如同进魔道’。我已经向世人说明了此事,不让后人模仿我。你鞭挞我,原也应该,但是说我流毒后世,我不服!”
杨行舟道:“你不服?你有什么不服的?”
他破口大骂:“世人最喜以讹传讹,更喜断章取义!你说的四句话连在一起,自然没有问题,可是若被有心人故意分开,将会如何?你以为什么事情都按照你预想中的来么?若什么都按照你想的来,你也不会有今日跪地鞭挞之苦!”
李修缘张口结舌,一时间无言以对。
杨行舟说的没错,后世僧侣贪图口腹之欲,几乎人人都会将济颠的话语搬出来搪塞世人,以至于僧门败坏,修行者少,济颠其罪不轻。
七十鞭子打完之后,法海将李修缘抱起,对杨行舟行礼道:“先生,我这便返回金山寺,为李公子疗伤,待我功德圆满,还请先生度我!”
如沐春光
杨行舟此时为虚空自在光王佛,未来诸佛只师,法海欲要成佛,肯定要先拜杨行舟,才能成就正果。
杨行舟叹气道:“你去吧,我在此界待不多长时间,你若成佛,须得趁早。”
法海道:“弟子省得。”
当下离开杨府,将李修缘安排在金山寺内调理身体,自己却离开寺庙,来到杭州城中,信不而行,进了保和堂。
大堂内许仙正为病人瞧病,见一老禅师手持禅杖,气度庄严,登时生出一股敬仰之情,迎了上去:“原来是法海大师,您来我保和堂,是来抓药,还是瞧病?”
法海摇头笑道:“许施主,我不是来看病,也不是来抓药。”
许仙道:“难道是来化缘么?”
法海道:“不是化缘,而是了缘。将近千年不见,许施主还是灵光在顶,清气满身,更兼吞服灵药,洗刷躯体,无尘无垢,可喜可贺!”
许仙不解:“大师说的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呐!”
法海道:“你日后会懂的。”
迈开大步,向后堂走去。
许仙急忙拦截:“诶诶诶,大师,那里是后堂,后面是我家小所住之地,你不要乱闯。”
重生始於1990
法海笑道:“正要见见你一家大小。”
许仙大急,眼见拦他不住,急忙叫道:“娘子,小青,法海老禅师进后院啦,你们注意规避一下。”
话音未落,法海人已经到了后院,就看到白素贞怀抱一个婴儿,诧异的看向自己,旁边小青手持青釭剑,一脸戒备之色。
法海定定看了白素贞片刻,目光落在她怀中的婴儿身上,柔声道:“这孩子多大了?”
白素贞道:“已经一岁多了。”
法海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禅杖和紫金钵盂,缓缓走向白素贞:“让老衲抱抱可好?”
他的禅杖紫金钵松手之后,禅杖屹立不倒,紫金钵也悬浮在禅杖旁边,在空中载浮载沉。
许仙跑进后院,见到禅杖与紫金钵异样,忍不住惊呼出声:“这……这是什么戏法?”
院内无人搭理他。
白素贞看向走来的法海,抱着孩子微微行礼:“老禅师,久违了。”
旁边小青鼓起勇气,跳到法海面前,手中青釭剑分心便刺:“死秃驴,走开!”
法海微微皱眉,轻轻吹了口气,将这一剑吹开,道:“阿弥陀佛,你这蛇儿好大的戾气,怎么动不动就要取人性命?”
小青被他一口气将长剑吹偏,身子如遭雷击,登登登接连后退了好几步,又后空翻了两个筋斗,方才将法海这一口气中蕴含的力道化解,站稳之后,一脸骇然:“你……怎么这般厉害了?”
法白素贞也是心中惊惧,硬着头皮将怀内孩子向前送:“老禅师,我这孩子胆小,你抱一下可以,可别吓着他。这孩子的名字还是西湖书隐,杨行舟杨先生给取的呢!”
她与法海有着多年积怨,结下甚深因果,本来法海比她强,但也强不多少,可是现在法海却变得高深莫测,令她难以测度,登时将她吓着了。
为求家人平安,让法海也忌惮一下,因此特意提了杨行舟的名字。
法海接过孩子,摇头笑道:“你放心,你便是不提杨先生的名字,我也不会伤害这孩子。白蛇,你本妖女,却与人族成亲,大违伦理之道,也坏了修行界的规矩。好在不曾杀伤人命,罪孽不多,否则老僧必定降妖除魔,将你等收入紫金钵内,一时三刻化为脓血。”
他口中说着狠话,抱着婴儿的双手却极为温柔,向白素贞问道:“这孩子叫什么名字?”
白素贞一脸紧张道:“叫……徐士林!”
法海道:“杨先生起的名,肯定不差。只凭他有幸得先生赐名,便足以令他一生无灾无劫,万事亨通。更何况他还是文曲星君下凡,更助长几分气运。白素贞,你生的好孩子!”
活寡
说到这里,为许士林摩顶祝福,许士林乌溜溜的眼睛看着法海,也不挣扎,也不哭泣。
白素贞见法海一脸慈悲之色,想起自己昔日偷盗他的丹药,多年与其作对的事情,陡然生出几分后悔之意,大声道:“大师,若有可能,我绝不会再与大师为敌。今日杀刮存留,白素贞悉听尊便!不敢有半点怨言!”
法海笑道:“善哉,善哉!多年的事情,还提它作甚?你我有极大因果缘分,千年纠缠,业力随身,若不做一个了结,老僧功德难以圆满。今日听你一言,老僧满心欢喜。”
他哈哈大笑,将孩子还给白素贞,看了看青白二蛇,点了点头,转过身子,提起禅杖、钵盂,大笑离去。
白素贞见其离开,也是感到一身轻松,隐隐觉得两人之间恩怨纠缠的业力就在刚才已经消散一空,被一股莫名的宏伟力量给化了去。
最強武器升級系統
她满心欢喜的亲了自己孩子一口,抬眼就看到了一脸呆滞的许仙,登时心中一乱:“相公,你听我解释!”
许仙失魂落魄:“娘子,你真的是蛇妖?”
又看向小青:“你也是蛇妖?”
他喃喃道:“你们骗的我好惨!”

tjf7p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萬界武俠大冒險》-第八百六十二章 認親讀書-ixqal

萬界武俠大冒險
小說推薦萬界武俠大冒險
“真以为我要跟你比拼力气?”
将大力金刚剖成两片之后,手持血刀的杨行舟嘿嘿冷笑:“你也配?”
大力金刚的躯体被劈开之后,迸溅出一股血浪,刹那间染红了方圆百里空间,一个虚幻的无形气罩在鲜血的浸染下显现出来。
“这便是灵山脚下了!”
杨行舟持刀的身子散发出熊熊火光,连带着血刀上也浸染了南明离火,他又暗中跟随韩殿学会了五味真火,此时运用起来,再结合体内三昧真火,登时成了一名燃烧的血色巨人,仰天咆哮,声震虚空。
鴻途記
他这燃烧的躯体乃是他得到韩殿的大傀儡术后,暗中收集五色土,以阴阳河水调和,特意炼制而成,今日六僧六道牵引南明离火,要焚烧其躯,正合杨行舟心意,由此将这具分身烧制的愈发强横。
借敌人之手,炼制自身法宝,一向是杨行舟的拿手好戏。
此时斩杀大力金刚之后,不待大力金刚血肉返回灵山,张口吞吸,便将空中迸溅的血肉吞入腹内,与自身融合,肉泥相混,烈火焚烧之下,浑然成就金刚身。
到了这个地步,这具身外化身,才真的算是炼制成功,在杨行舟的控制之下,咆哮如雷,手中血刀收起,施展大魔天掌,不断攻打灵山结界。
他这具躯体在灵山脚下咆哮,真身却已经悄悄破开结界,进入灵山之中。
“梦幻空花”轻身功法被他提升到了“空”的层次后,已经是身融虚空,物我同寂,此意境正是来自佛门,又加上杨行舟修行无上禅功,本就是佛陀圆满境界,是以进入灵山,毫不费力,轻而易举的便穿过结界,来到内部。
他刚遁入灵山,就看到了一只巨大的孔雀展开双翅,弥天极地,遮住了视野,从半空中化为一道绿光,穿过结界,飞向外面,将正在咆哮的火焰杨行舟一口吞入腹内。
“果然打了小的,来了老的!”
见自己的分身被这巨孔雀吞噬,杨行舟嘿嘿笑了笑,不以为意,沿着山脚,向灵山进发,刹那间越过无数院落田地,来到那八宝功德池旁。
就在孔雀吞噬了杨行舟的分身之后,大雷音寺内,世尊如来忽然叹了口气。
刚刚在佛陀脑后金光恢复形体的金翅大鹏鸟叫道:“世尊,你是为我受伤叹气么?待我取出兵器,再下灵山,与姓杨的决一死战!”
世尊道:“善哉,善哉,大鹏,你我都中了杨行舟的计了!”
寺内听讲诸佛叹息,都已然明白世尊为何说出这句话来。
今夜佛道弟子围攻杨行舟,虽然闹出的动静极大,但在真正的高手们看来,也只一场闹剧而已。
十八罗汉名气虽大,本领着实稀松,任何一个菩萨出手,都能将十八罗汉整治的服服帖帖,因此杨行舟能打败六僧六道,并不足以令灵山上诸佛动容。
等到了杨行舟抽出屠龙血刀,要斩杀大鹏时,诸天菩萨、佛陀才真的吃了一惊,谁都没有想到杨行舟竟然拥有如此厉害的神兵利器,这才有佛陀出手,天降雷霆,将杨行舟打落尘埃,救了大鹏鸟一命。
之后杨行舟击杀大力金刚,潜入灵山,其实都没能逃过山上诸佛的法眼,只要杨行舟来到山上,诸佛菩萨自然能将其擒拿,永久镇压。
可以说,杨行舟闹腾的再厉害,在这些佛陀眼中,也只能算是小打小闹,根本不算是个事儿,只要他们想要出手,杨行舟就难以逃过他们的手掌心。
但等到大孔雀明王菩萨出手,将杨行舟的分身一口吞噬之后,所有佛陀菩萨才发现自己原来是被杨行舟耍了。
邪氣叢生
婚色蕩漾:總裁的天價逃妻
枝頭俏
昔如来在大雪山修丈六金身,为孔雀所食。如来欲从其粪门出来,但又担心污了金身,于是剖其脊背,方才跨上灵山。
当时本想伤其性命,因孔雀来历非同小可,是凤凰之子,又是大鹏之兄,牵连深广,是以被诸佛劝解。
世尊好歹孔雀肚里走一遭,干脆封她为佛母孔雀大明王,成为佛门护法伽侍,镇守灵山。
也是因为孔雀的原因,大鹏鸟作恶多端,如来也不杀它,而是将其收入脑后金光之内,做了一个大鹏护法。
今日杨行舟打伤大鹏,到了灵山脚下,又杀死金刚,早就惹怒了孔雀明王菩萨,由此飞出灵山,将杨行舟一口吞之,要为兄弟报仇。
他这贪吃不当紧,真要是能将杨行舟吞了,化为大粪排出,这也都不算什么,可偏偏杨行舟炼制的这具化身非同小可,已经成了金刚之躯,又手持血刀利器,大孔雀明王吞吃了这么一个存在,如何能有的好?
因此这孔雀刚将杨行舟吞掉,就陡然发出凄厉鸣叫,随后脊背被一把血刀剖开,浑身火焰升腾的杨行舟分开孔雀脊背跳到半空,喝道:“好孽畜,吃我一刀!”
血刀牵引天地间戾气,将孔雀凝在半空,刀刃恶狠狠的砍向孔雀脖颈,眼看就要将孔雀的脑袋斩下。
正宮極惡
当此之时,竟然无有佛陀菩萨拦截,似乎对孔雀的死,都乐见其成。
就在孔雀闭目等被斩之时,火焰巨人手中的血刀忽然凝在半空,笑道:“你这孽畜,要不是看在你是凤凰之子的份上,我决不能轻饶!好歹我也算是在你腹内待了一阵子,今天让你占个便宜,便让你做我的妖母护法算了,替我看守庭院,吞噬妖邪,如无吩咐,不得远离!”
他这句话说出,孔雀明王振翅扭头,看向灵山方向,大叫:“如来,你怎么说?你多了一个弟弟耶!”
王鐵蛋的異界生涯 江東小帥
吸血鬼之銀反幽夢 碎沫微笑
又叫道:“大鹏,你多了一个外甥耶!”
世尊如来在大雷音寺内喟然长叹,吩咐身边阿难迦叶:“你们去八宝功德池旁,取一杆六根清净竹,送给杨行舟,再送一朵金莲花与他。告诉他,今日之事,就此作罢。他从哪来,回哪去吧!”
大鹏鸟在世尊脑后金光中叫道:“不能这么便宜他!此人凶残如此,杀死金刚护法,论罪当诛!”
世尊叹道:“他现在已经成了我的弟弟,我如何能对他出手?”
大鹏道:“天下间还有这么认亲戚的么?这怎么能算?”
風月連城(華音系列) 步非煙
世尊道:“我剖开孔雀脊背,认孔雀为母,就不许杨行舟效仿我么?”
大鹏默默无言,不知如何反驳。
大雷音寺内一片寂静,都不知如何是好。
便听到那山下火焰巨人杨行舟开口发声,如同雷鸣:“哥哥,兄弟我来认亲来啦!”

clb8v优美都市异能 萬界武俠大冒險笔趣-第八百五十七章 世事如局展示-mb8en

萬界武俠大冒險
小說推薦萬界武俠大冒險
“李修缘!”
在一座小山头上,一名黑衣老者带着几十名下属,面对还俗了的李修缘,恶狠狠道:“都说吃了李修缘一口肉,可以长生不老!你若是想要你家人活命,就乖乖的割下一块肉来,让我们尝尝!你放心,我们不伤你的性命。你是西方降龙罗汉下凡,我们也不敢跟你结下太大的因果。”
李修缘无奈道:“你们这些披毛戴角横骨插心之辈,想长生想疯了么?什么谎言都敢信!我又不是十世修行的圣僧,如何就能令人长生不老?你们切不可让人骗了!”
这是李公甫离开台州府的第一夜,李修缘就被这些邪道修士逼到了这个小山头,连家人都顾不得了。
狐惑
李公甫在的时候,这些邪修虽然贪婪,却大为忌惮,毕竟像李公甫这种武修实在太过强横,等闲修行几千年的妖精,都挡不住他随手一刀,只有根脚来历非比寻常的妖怪,才有资格与李公甫当面对决,其结果都是落败而逃。
后来群妖围攻李公甫,李公甫不敌之下,取出杨行舟赠予的飞刀和银镜,这才杀死一部分邪修,震慑群妖。
因此当李公甫这个公门中人在场时,所有妖邪都不敢贸然接近李修缘,毕竟飞刀银镜的威力众所目睹,谁都没有把握支撑。
现在李公甫走了,这些邪修方才重新开始行动,一部分人出去,去捉李修缘刚成婚的媳妇和舅舅、表哥等亲戚,另一部分人则困住李修缘,不让他有机会出手相救,逼李修缘自己割肉献血,让群魔享用。
“修行到了我们这个境界,进不能进,退不能退,就算明知这里面有蹊跷,那也顾不得了!”
一名书生模样的修士见李修缘发话,叹道:“每五百年的大劫就要到了,挺不过去,便身化灰灰,李兄,我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还请见谅!”
他话音刚落,一群人陡然散开,将李修缘围在中间,为首老者一声大喝,几十人登时气机相连,组成一个阵势,引来天地伟力,形成一股阴风龙卷,困住了李修缘。
这阴风化为一柄柄风刃,破开虚空,发出凄厉至极的响声,笼罩李修缘全身,引的李修缘体内紫金钵盂不自禁的感应现形,化为紫金光罩,隔开阴风龙卷。
就在这紫金虚影出现之际,一名老者取出一盆腥臭无比的血水,向龙卷风泼了过去。
这血水进入龙卷风之后,将整个龙卷染红,切割在李修缘身上,眼看着他护体金光慢慢减弱,身上也多了丝丝缕缕的伤痕。
“赤龙血?”
李修缘吃了一惊:“你们从哪弄的这么多赤龙血?”
为首老者嘿嘿笑道:“李修缘,好教你得知,这赤龙血是我家老祖特意点化的赤龙捐赠,最能破你这护体金光!李兄,要我说,你还是乖乖听话,还能少了一顿羞辱!”
李修缘惊讶莫名,又是吃惊又是好笑:“赤龙也成精了?这手段除了五云之外,别人决不能做到!这老东西行事怎么这般恶心了?”
他们口中的赤龙并不是真的龙,而是女人例事来时的污秽之血,修行界中,最为污秽之物便是这等东西。
除了极个别的淫邪修士的法宝和功法不惧怕赤龙之外,正宗邪修和妖修以及佛道两家的修士,都对这东西十分的恶心。
这赤龙不但能污染神通,连法宝都能污染,不过一般的赤龙污秽力道不强,实力稍微强一点的修士都可以不当一回事,但毕竟还有不一般的东西存在,这就令人头疼了。
前段时间,济颠僧在绍兴白龙湖,跪求西北降下天雷击打一只猪婆龙,结果那猪婆龙将一个妇人用过的裤衩修炼成法宝,戴在头顶,当成了小花帽。
这小花帽一戴,连天雷都嫌弃,无法劈中,最后还是济颠的徒弟,一个被济颠起名叫做悟禅的六翅飞龙,进入湖内,将猪婆龙头顶的花帽摘掉,这才让天雷成功劈下,把猪婆龙劈死。
连一个妇人用过的裤衩都能隔绝天雷,现在五云老祖竟然将女子的赤龙收集到一起,点化出了灵智,真的成了一条赤龙精,那这赤龙精体内的污血,污力之大,可想而知。
也怪不得连佛祖赐予的金钵都有点承受不住。
眼见自己就要被这群妖人掳走,李修缘放声大叫:“快出来吧,再不出来,我命休矣!”
众妖一愣,为首老者喝道:“别犹豫,先割他一块肉再说!”
口中说话,率先冲到李修缘面前,陡然化为一头黑狼,张开大嘴,向着李修缘大腿狠狠咬下。
嘴巴咬下之时,正是护体金光最薄弱处,“噗”的一声,血光迸现,李修缘放声大叫:“要死啦!”
黑狼精咬了一口肉之后,急忙吞咽下去,转身就跑,其余妖怪也纷纷冲上前去,露出本来面目,向着李修缘撕咬开来。
就在此时,一道金光陡然显现,一名黑脸和尚手持长棍,毫无预兆的出现在半空之中,对着身下群妖轰然下砸。
轰!
这一棍砸下,笼罩方圆十丈之地,所有妖修都被这一棍打的翻滚了出去,有几个更是被当场打爆,化为齑粉。
“伏虎,你终于来了!”
李修缘被棍风激的冲天而起,翻滚了几圈方才落地,对黑脸和尚道:“你怎么来的这般晚?”
黑脸和尚手中铁棍横扫,打飞几个妖修之后,方才淡淡道:“你功力被封,修为大减,只看到面前这几个妖怪,却不知外面还有几个大妖窥视,要不是法海在外顶着,我差点过不来!”
李修缘道:“法海也来了?”
黑脸和尚道:“他是金山寺方丈,我来了,他怎么能不来?”
原来这黑脸和尚乃是西方伏虎罗汉下凡,来到人间之后,出家为僧,法号普妙,一直游走人间,不显山,不露水,暗暗渡人。
風雨神州之縱橫天下
这段时间挂单到金山寺,也是默默修行,因为从来不开口说话,都知道他是一个哑巴僧人,就连法海都没有看出他的来历。
直到这几日济颠遭劫受难,降龙伏虎一向同气连声,普妙这才开口说话,与法海一起来到台州府,救援这一世的降龙。
他们两人来到台州府,途中遇到好几波妖修阻拦,突破了层层关卡,方才到了李修缘面前。
“此地不可久留,快走!”
普妙棍影如山,扫出一条道,来到李修缘面前,脚掌塌在地面之上,一股力道从地面发出,将李修缘冲的离地而起,人在空中还未下坠,陡然红光一闪,一方袈裟由远及近,托住了李修缘的身体,随后人影一闪,法海出现在袈裟之上,道:“阿弥陀佛,师兄这场灾劫好大!”
李修缘道:“这场劫难,出乎我的预料,定然与杨行舟有关!”
法海叹道:“杨先生法力神通,难以测度,师兄你惹他作甚?”
此时普妙也落在了袈裟之上,道:“走罢!”
手術間裏的自走棋
變大變小;腹黑王爺滾遠點
絕世情狂:邪君寵上身 柳少白
法海点了点头,手中青龙禅杖一颤,化为一条青色巨龙,当先开道,向前方急速飞去,袈裟驮着三人,紧紧跟随。
半空中一名道人手持双股剑,拦在当前,喝道:“打劫!李修缘,留下一块肉再走!”
话音未落,青龙摇头摆尾,冲上前去,与那道人战在一起,激起一团电光。
“北邙山的妖怪也来啦!”
李修缘认得这道人,知道他是韩殿手下的百骨人魔,很是了得,没想到连他也出现了,忍不住叫道:“前面定然还有妖怪挡路!”
话音未落,又有一个白发老妪,手持拐杖,站在云端,叫道:“打劫!李修缘,留下一块肉再走!”
“阴姥姥?”
李修缘大呼小叫:“韩殿把你也派来了?可真看得起我!”
阴姥姥冷笑道:“李修缘,你屡次坏我北邙山好事,佛门中人,插手天下纷争,六根不净,佛心蒙尘,我奉大王之命,特来取你这一世的肉身!”
法海叹了口气:“阴娘娘,老衲不想与韩大王为敌,你若是挡路,休怪老衲收了你这妖孽!”
他从怀内拿出一串佛珠,轻声道:“让开吧。”
阴姥姥感应到佛珠内蕴含的无匹佛力,脸上微微变色,道:“法海,你这次敢帮李修缘,小心惹祸上身,我家老爷,水淹金山,火焚经楼!”
法海面色不变:“阿弥陀佛!”
他得到杨行舟传法,精神修为飙升,此时口宣佛号,如洪钟大吕,方圆十几里内的妖修都为之一震,体内气息散乱,腾空的妖修如同下饺子般从空中坠落,摔了个半死。
就连面前的阴姥姥也身子摇晃,差点摔了下去。
她不敢再逞强,哼了一声,化为一股阴风,消失不见。
李修缘和普妙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讶之色,刚才法海展露出来的精神修为和修行境界,竟然给他们一种佛陀降临之感,宏达浩然,庄严肃穆,万劫不染。
两人身为佛祖弟子,苦修苦练,做了那么多的功德,到现在才修成了阿罗汉果位,而法海竟隐然有得证佛陀的意味,令两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
“善哉,善哉,法海方丈,你到底是遇到了何等机缘,才打破藩篱,如此勇猛精进?”
普妙站在袈裟之上,收起铁棍,看向法海:“只是金山寺的传承,你不可能有如此成就。”
法海双手合十,将手中佛珠扔向前方,道:“老衲也是受高人传法,才得悟至道。两位师兄,红尘六欲,贪恋痴嗔,我等降妖除魔也就罢了,日后还是少与同道争斗,才是修行之本啊。”
他扔出的佛珠在前方化为一圈浩然金光,如同小太阳一般,映照四方,前方无数阴影在金光照射之下,冒出滚滚黑烟,发出嚎叫之声,四散奔逃,片刻间,消失不见。
三人在空中一路前行,瞬息千里,遇到了好几波拦截追杀,都是靠着法海的保护,诛杀妖邪,威慑八方,这才平安来到了金山寺。
等到他们进入寺内,这场灾劫才暂时度过,但谁都知道,后面还有层层关卡等着他们。
“这场大劫,定然与杨行舟脱不了干系!”
重生民國嬌妻 大少
李修缘进入寺内后,叹道:“只因我当初与他有一场过节,此人心眼这般小,竟然记仇,以至于闹到如今这般境界。”
他对法海与普妙道:“这件事你我都难以支撑,为今之计,只能禀报世尊了!”
普妙道:“降龙被伏,这般大事,如何能瞒得过世尊耳目?若你被伏,真是杨行舟从中谋划,现在他应该也遭到了报应。”
他说到这里,忽然心有所感:“咦?天机有变,龙脉翻转,帝星怎么动了?”
李修缘此时囟门被封,灵感不在,道:“怎么?帝星动了?应在何处?”
普妙与法海来到院内,看向天空群星,看了片刻,法海轻声道:“紫微星动,帝出东南啊!”
李修缘愣道:“东南?张元定到底有了什么举动?他出了岭南了?坏了,我们都只是顾着渡劫降魔,东南匪患都给忘了!杨行舟下的好棋!”

ddzuy優秀言情小說 萬界武俠大冒險笔趣-第八百五十四章 八仙傳說讀書-5bhff

萬界武俠大冒險
小說推薦萬界武俠大冒險
就在杨行舟离开万花山不久,八魔中其余之人陆续返回,众人分了杨行舟八部经书,各有所修,凝神参悟,相继闭关。
就在闭关之前,按照杨行舟所传的应对方法,让门下弟子下山参与一些奇怪的事情。
有的弟子降妖除魔,拯救黎民,大肆宣扬万花山祖师的事迹。
这还罢了,更有一些弟子花费重金,让一些文人墨客编纂出八魔的种种神奇事迹,将八魔美化成八位济世救民的仙长。
此时民间已经有八仙的传说,但是并不十分普及,主要是吕祖和张果等人的传说比较多。
楚霸王在今世
霸寵貼身情人 綺羅香魅
如今八魔也开始争夺这八仙的名额,也自称八仙。
加上重金聘请书生编纂故事,让说书艺人四处宣扬,因此很快就名声大噪,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在那万花山上有八位济世救民的老仙家。
以至于原本八仙的风头都被八魔给遮盖住了。金钱开道,无往不利!
也就短短几个月时间,“后八仙”的传说便已经深入到民间各地,更是在各个城市内宣扬开来。
酒楼里,欢场中,戏棚内,都有八魔的故事流传。
多年以后,在有关八仙传说的故事里,特意分成“前八仙”“后八仙”,将八魔与八仙做了区别划分,由此“万花山八仙”的事迹流传世间,被改成各种各样的桥段故事。
驚天 十年殘夢
却说道济和尚在金山寺碰壁,也不生气,哈哈一笑,转身下山,在知客僧转身之后,他已经来到了寺内法海的房间里。
“师兄!”
法海禅师正在室内修行杨行舟所传无上禅功法门,清净自身,锻炼精神,见济颠出现,急忙起身:“前几日听闻师兄与杨先生做了一场,现在一切可好?”
济颠道:“不太好。这一世金身被毁,多年修行毁为一旦。法海,我日后有一场大劫要过,到时你要出手相助。”
法海道:“师兄有难,师弟自然相助,只是不知是什么灾劫?”
無限之絕地求生
济颠摇头道:“不能说,一说就变,变了之后更难做好准备。”
修行中人对于即将到来的灾劫一般都有预感,修为越强,境界越高,这种预感就越准确。
絕代霸主(傲天無痕) 傲天無痕
只是有一点,对于即将发生的事情心知肚明即可,不能说出来,一旦说出,天机立生变化!
所谓口开神气散,舌动是非生。
一旦说出自己遭遇的具体灾劫,天地便会生出感应,由此发生变化,之前所知的灾劫有可能会演变成更大的劫难,甚至难以预知。
法海道:“善哉,善哉,不知师兄如何抵御大劫?”
济颠道:“这场大劫越来越猛,我身上法宝怕是经受不住,方丈,贫僧想要给你借一件宝贝。”
未來道統 雲中一熊
法海瞬间明白:“师兄是要借我的紫金钵盂?”
济颠道:“非它不能护住我。”
法海也不犹豫,将桌上摆放的钵盂递给济颠:“这是佛祖所传法宝,最能护体降妖,师兄,还请你善加利用,不可让法宝蒙尘。”
这是佛祖之物,见钵盂如见世尊,济颠不敢怠慢,跪地道:“弟子一定善用法宝,降妖除魔,护持法统!”
他接过钵盂之后,又想说些什么,却听法海道:“而今你被佛门开革,度牒不在,根基难存,师兄,这里不便久留,你……去罢!”
济颠一愣:“我去哪里?”
旋即明白:“不错,确实要去!”
对法海微微颔首,身影迅速变淡,下一刻已经到了西湖岸边,来到了灵隐寺前。
刚进大门,就已经被德清和尚看到,登时喊叫起来:“道济!你还知道回来!”
这一声喊,惊动了监寺和尚广亮,急匆匆走到院内,扯着济颠的胳膊,喝道:“道济,你的事发了!”
转头吩咐道:“来人,把道济给我捆了,送给朝廷处置!”
几名僧人扑了上来,不由分说,将济颠摁倒在地,用绳子捆了,等捆好之后,却发现捆的不是道济,而是广亮,四仰八叉,嘴里还被塞了一块狗肉。
“呜呜呜……”
广亮不住挣扎,等众僧手忙脚乱为他解开绳索之后,广亮对众人怒目而视:“混账东西,怎么把我捆了起来?呸呸呸,这道济竟然用五香狗肉塞我嘴巴,简直是岂有此理!”
他将狗肉从嘴里拿出,咽了咽吐沫,一脸不舍的将狗肉扔出,双手合十:“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心中却道:“这狗肉炖不太入味,炖狗肉的厨艺差了点!比不上前门王五家的味道!”
几名僧人围拢过来:“监寺,现在怎么办?”
广亮知道济颠有些神异,但在神异的和尚,也得遵守清规戒律,因此他也不怕,想了想,道:“道济又搞这些歪门邪道来啦!走,去方丈禅院,他定然是在方丈那里!”
当下带着一众僧人,气势汹汹的向方丈禅院走去,刚进院内,就见道济跪在老方丈元空身前,磕头行礼,口中道:“老和尚,你还没死呐!”
元空叹道:“你不来,我怎么能死?今日,你须得送我一送!”
他抬眼看了广亮一眼:“广亮,道济毕竟是我寺僧人,纵然太后发话,那也得讲点人情。今日老衲大限已到,待我沐浴更衣,交待完毕,明日再将道济赶出山门不迟。”
广亮大喜:“你要去了?”
元空:“……是啊,机缘一到,不可失却!”
广亮道:“好,看在方丈的面子上,暂且让这道济再住上一晚,明日你没了,他就走人!”
元空:“善哉,善哉,利欲熏心,七窍难开,广亮,你在红尘之中愈发的如鱼得水了!”
广亮道:“许济颠喝酒吃肉,还不许我驱赶他走?”
元空不再多说,叹息几声,让僧众烧水,沐浴净身,里里外外换了一身新僧袍,披上袈裟,跏趺而坐,手中结印,道:
“尘世一场大梦,
空耗许多精神。
累世轮转修金身,
紧守灵台无尘。
今朝南柯醒转,
原来仍在空门。
此去雷音朝世尊,
全然一片佛心。”
念诵完毕,寂然不动。
道济伸手探了探鼻息,叫道:“好!元空,你总算死了!”
許你光年晟世
光亮等僧众前去查看,发现真的死了,都感骇然,没想到这方丈说死就死,想到方丈为人素来仁慈,却又觉得伤心。
只有道济鼓掌拍手:“死的好!死得妙!正用得着,你却跑了!”
广亮大怒,伸手推了道济一把:“元空是你师父,他死了,你不伤心也还罢了,怎么还笑起来了?”
他这一推,道济应手而倒,跌落尘埃,一动不动。
一名僧人探了探鼻息,抬头看向广亮:“监寺,道济死了!”
广亮吓了一跳:“我……我只是推了他一下,怎么就死了?”
随后转了转眼睛,道:“先喊喊他,看能不能喊过来,若是真死了,就把他的尸体交给朝廷,就说道济胆小,畏罪自杀了!”
又想了想,道:“要不烧了吧,正好他们师徒一起火化,还省了一个骨灰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