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mj好看的都市言情 灰塔的黎明 txt-第四百一十一章 源的魔法看書-2gnml

灰塔的黎明
小說推薦灰塔的黎明
源,应该说源们,他们的法术即将完成,因为在他们的周围已经出现了较为强烈的魔力流动。这倒不是说双子的法术是通过魔力来发生作用的,事实上像众灵的萨满或信奉自然的德鲁伊,他们的施法都与起司与万法之城的法师口中提到的魔力无关,前者甚至根本不知道魔力的存在。
但世界中存在的事物并非独立存在,也不是因其存在而独立于世界,魔力视界中看到的就像是更敏感的另一层世界,会把许多事件的发生以魔力流动的形势放大。因此能够使用这种方法来观察外在的施法者们才总能发现那些法术残留的余波和即将成型的魔法。换句话说,掌握魔力视野的人,就已窥得了世界的深层。
只不过,在已知的各种文献与传说中,从未有明确的记录说明这个世界究竟有多少层。魔力视野看到的深层究竟是真的穿透了物质的表象,还是以另一种感官得以重新认识世界,恐怕只有极少数传说中的施法者才具有发言权。
但不可否认的是,物质世界中的碰撞与冲突总会反映到魔力视野中,而魔力视野中看到的魔力流动,也会以某种方式影响到物质世界。就比如此时此刻,随着双子法术的完成,甲板上的水珠开始朝着边缘流动。
穿越到遊戲商店
混沌聖體
重生大唐做可汗
那不是被斥力所排斥才会产生的流动,水珠仿佛是在朝着更低的沟壑滑落,可明明这艘船的甲板是几乎水平的,根本不会有这样的角度来提供动力。但它就是发生了,很快不仅仅是水珠,空气中的水汽,之前落在甲板上的硬头鱼,种种事物都开始朝边缘滑落。
甚至就连甲板上的人都隐隐能感受到那股向周围拉拽自己的力量,只不过这种力量十分微弱,无法对他们造成实质性的影响。然而异变没有仅仅停止于此,法术的效果才刚刚显现。
網遊之風流邪神 邪風之淚
无形的下坠力量拖拽着所有,好像整个甲板变成了陡峭的圆锥形,而双子所站立的位置就是圆锥的最高点,其余一切都会从斜坡上滚落。错乱,心理上的感觉和视觉以及触觉产生了违背,让人分不清自己是在做梦还是正在经历真实。
面对这种诡异的状况,大部分人都闭上了眼睛,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尽量减少感官冲突对自己造成的损伤,这既是理性的选择,也是本能的反应。只有起司,依旧在这种情况中维持着施法。
灰袍的目光中没有波澜,那双幽邃的眸子尽管散发着光晕,内里却仍然如不可见地的洞窟般吞噬着一切。他感受着身后双子的魔法,感受着脚边流过的水流和那些抽搐的鱼类,手上对于法术的投入丝毫不减。
直到,他看到了象征,那是一次违背水流规律的低潮,就发生在船头不远的水面。水流涌起,却在那突兀的下落,就像下方的河底有一个深坑般不自然。它是象征,象征着法术的范围开始波及到它真正应该发挥的地方,水中。
这法术无疑是强力的,因为它不是在篡改人的感官反馈,也不是在扭曲船体的结构,甚至没有直接影响水体,它作用的东西是重力,或比重力还要精微的面相。
作为魔法来说,起司也可以做到同样的事情,但那绝不是一个人站在一处沉思默念就可以达到的,他会需要大量的施法素材和提前准备好的法阵以及其它事宜,甚至还需要时间上的配合。双子却不同,光是他们这特殊的关系,在许多时候就能省去大量的法术准备要素。
塌陷还在继续,以船身为中心,大概五米左右的水流向下方凹陷,唯独船底部分的水体,不知是因为那是幽灵水的关系还是法术刻意避开了那里,那些水就变的像是立在峡谷中的高塔一般突兀,支撑着这艘小船的前进。
这就是另一个奇怪的地方,按理来说,被重力压缩了水体后,这艘船是很难再向前移动的,毕竟不管是幽灵水也好,船帆也好,都需要河流作为动力的来源,偏偏源的法术割裂了船与水的接触,又保留了其前进的能力。
深入去思考这个问题或许是有意义的,当然更可能是没有丝毫价值,因为法术本身就是在常识的世界中创造非常识的存在,要是一定要把法术引发的不可能规纳入一套体系中,那这套体系估计会从内部自我矛盾直至瓦解。
此情可待
星空下你我不曾相識 寂寞公主
起司默默记下了身后的魔力流动,这不能算是偷学,此时光是在被魔法影响的物质世界中站稳脚跟就已经是非常困难的事了,更别说在此基础上一边维持施法一边直视双子在魔法视界中的扰动,这无异于在风沙中直视前方。
法术,在生效。闭上眼睛,强迫自己沉入半休眠状态的人们可以最大程度的不受其影响。而在这种影响中仍然像个没事人一样悠闲的收起法术,擦干手上的血迹,将破损不堪的斗笠放好的起司,并不比造成了这一切的施法者在能力上逊色分毫。
毕竟作为灰袍,起司在掌握着诸多施法方式的同时,亦早已被诸多种法术伤害过,不然他怎会那么慎之又慎的控制自己的血液与毛发,显然是之前的经历中真的在这上面吃过亏。
“还有多远?”这个问题是对船夫问的,起司不担心对话会对源的施法产生影响,他们的状况是完全自我封闭的,只要不去主动碰触他们,法术不会那么轻易的停止。一颗水质的人头艰难的在船首旁成型,幽灵水并无能力像灰袍一样轻松的行动,作为与水体紧密结合的生物,法术在它身上的作用不可谓不大。可它还是凭着自己的力量抵抗住了法术的效果,出现在此来回答起司的询问。
我要的不多 暗夜行路
“不远了,以你们的时间观来说,再有五分钟左右我们就能离开鱼群的范围,到时你就可以让那两个肉人停下这该死的法术。之后再过十分钟,我们就能抵达事先告诉过我的地点。到了哪,我的任务就完成了大半,之后就是你们自己的事了。”人头里发出的声音有些走样,不过还能勉强辨认。
“你之前到过那里吗?”起司随手指了一下那颗人头,后者的状况立刻稳定下来。要对抗这样的法术其实并不难,在法术范围中非常局限的接触其对某一对象的影响也是如此。
“在它发生前,到过。不过你们将面对的东西,我不敢肯定。”或许是灰袍的法术让幽灵水对他有了敬重之感,这次它的回答出奇认真。
“它是什么?某个生命体?某种事件?还是变化?”起司继续问道,他相信荣格将这位特立独行的生物弄来给他们当船夫,肯定不仅仅是拉船这么简单,一定有什么事是幽灵水在水中可以得知而城市里的人无从得见的。
“那就要…等你…亲眼所见…了…啪!”水人头,像充了太多气的气球般破裂,溅起的水花被及时挡下。刚刚最后的那句话,说话的人显然不是他们的船夫。有什么东西短暂的控制了幽灵水的躯体,说出了那番话。
对于这种装神弄鬼,起司已经见怪不怪了,他简单确认了一下船夫的状况,知晓后者并无大碍后表示不必在意。回首看了眼甲板上的小队成员们,灰袍的眉间带着几分复杂的情绪,“亲眼所见吗?好,我等着看。”

cn0qr精彩玄幻小說 灰塔的黎明 線上看-第四百零九章 魚轟濫炸展示-py1vm

灰塔的黎明
小說推薦灰塔的黎明
“他快要撑不住了!”船只的甲板上,薇娅对站在靠近船首位置的起司大声疾呼。灰袍没能立刻给予回应,因为他正手持斗笠忙不迭的防御那些从四面八方的水中跃出,直奔船上的乘客而来的鱼。
没错,就是鱼,只不过此鱼并非渔翁钓来烤的那种小鱼,而是一种头上长着如头盔般硬质凸起,通体漆黑,嘴里獠牙密布一看就带有很强攻击性的鱼类。它们正前赴后继的像一枚枚箭矢般从水中射出,带着极强的力道试图撞击船上的乘客。
惹婚成愛1總裁上司,請留步
撿個殺手做女友
而被薇娅和尤尼护在甲板中央,躺着无法动弹的斯卡,就是这些鱼类的第一个目标。那是一场毫无征兆的突袭,水面下的震动其实没有太影响到被幽灵水托着的船只,斯卡完全是出于好奇,将身体探出了船沿去看水中发生了什么。
一条从水面下暴起而出的硬头鱼就这么借着身上的保护色成功在万法之城的法师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撞进了他的怀里,当其他人赶过来帮忙的时候,它已经用利齿撕掉了大块的法袍,露出下面如耕地般被刮走的皮肉。
被咬的伤口倒在其次,主要是仅仅一次撞击,斯卡的右侧肋骨就已经发生了明显的骨折。而且断掉的肋骨很可能刺到了肺部或其他重要器官。这是要命的伤势,和被一名骑士用棱锤正面砸了一击别无二致。最可怕的是,仿佛是接到了什么信号,船只周围的水域中开始大量冒出这种凶猛鱼类。
船上的施法者们虽然本领不凡,然而最不擅长的就是打毫无准备的遭遇战。此时被困在水中,退无可退,避无可避,空旷的甲板上连掩体都没有,他们别说理解眼下一幕发生的原因,就是应付起鱼群来也是手忙脚乱。
好在,渔翁之前送给起司的蓑衣和斗笠起到了作用,这两种渔具看起来只能遮挡风雨,实际上却坚固异常,起司和尤尼各持一顶斗笠当做盾牌,光亮的表面沾上水后更加滑腻,竟能将撞过来的鱼通通偏折挡开。
斗笠可以做盾牌,蓑衣自然也能做铠甲,不知道渔翁在编制蓑衣的时候往里加了什么材料,看起来简陋柔软的草编外衣竟然起到了和软甲一般的效果。
執掌飛
起司并没有自己私藏这两件蓑衣,团队有其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因此除了将其中一件给尤尼防身之外,他把另一件蓑衣暂时给了在场几人中自保最为困难的洛洛。作为以舞蹈取悦金灵进而发挥魔法的施法者,她在狂乱的鱼群中根本没机会发挥自己的能力,放着不管恐怕还会带来骚乱。
都市妖藏:詭醫 莊姜
这样的分配在起司看来是合理的,因为他并不偏向于这支队伍中的任何一人,硬要说的话,也只对自己的学徒有些照顾。可灰袍的想法是他的,别人怎么看是别人的事。
花田月下
比如对着起司呼喊的薇娅,她虽然目光看向灰袍的背影,余光却带着几分恶毒的怨色瞥向洛洛。因为披着蓑衣而较为安全的舞女注意到了这点,但她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回应对方无声的指责,只能悄然中又靠近了起司几步,警告女法师自己是有靠山的。
“混蛋混蛋混蛋!那个拉船的水鬼就不能做点什么吗?它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我们被这些该死的鱼撞死?”戴着尖帽子的老人怒骂着,他的手中举着一颗水晶球,球体里散发出令人目眩的光芒。正是利用了炫目之光对鱼类的误导和恐吓作用,他才能在鱼群的猛攻中安然无恙。
但这种安全不会是绝对的,只要冲出水面的鱼够多够密,他迟早也会被攻击到。故而他的气急败坏就显得情有可原,或许在他看来,这都是斯卡惹的祸。
“幽灵水的身体结构让其在同样的介质里几乎不会受到伤害,但与之相对的,它们也无法在水中发动攻击。”起司显然听到了老人的话,因此先对他说明起来,算是打消了船员们求助于船夫的想象。
可这不是什么好事,就像知道自己的处境多艰难无助于治疗同伴的伤势一样。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们似乎是闯入了这种硬头鱼的领地,它们冲击的频率越来越高,这样下去被攻破防线各个击破只是迟早的事。得想个法子。
“我们可以帮忙。”就在起司感到有些无奈的时候,双子中的男性突然靠近他说道。这对双胞胎从鱼群开始攻击后并没有施法,他们看起来是完全用肉身接住了每一条冲到自己身上的硬头鱼。
不过要是仔细观察的话,就能发现那些撞到了他们的鱼,头部的硬骨都出现了破裂的趋势,有的甚至从眼眶和嘴里流出一些看起来像是血液和内脏的东西。那感觉就像是这些活体攻城车一头撞到了龙脊山的万年坚冰上,只把自己撞了个头破血流。
灰袍用斗笠挥舞了一下,将靠近他的飞鱼打掉,接着在空中快速的画出一个符号,空气中的水雾高速凝结到符号的痕迹中,变成了一团漂浮在空中的水球,也是一面足以卸掉强大力道的盾牌。做完了这件事,起司才有机会回应对方,“你们有办法解决这些鱼?”
靈木瞳 靈隱狐
“距离。”男性源面无表情的说出这个词。而灰袍则立刻明白了他们的意思,这些鱼的冲击是有距离的,就和强弩的箭矢会在空中丧失自己的威力,之所以现在的情况这般狼狈,是因为船只就在水面上前进,从船只附近跃出的飞鱼可以用最快的速度和最大的力量来发起攻击。
盛唐太師
虽然不清楚这对双子会用何种办法来延长鱼群和船员们的距离,但只要他们做到了这点,能把人肋骨撞断的攻城锤就能变成不痛不痒的轻拍。
“需要什么条件?”既然双子现在还没有释放他们的法术,那就说明这个法术是需要条件的,这很合理,毕竟施法从来脱不开代价。
靈劍尊
“越干燥越好,还有我们在施法时没法保护自己。”源很平静的说道,他的脸上看不出害怕或决心,似乎要不要展开这个魔法以及施法中的风险都无甚所谓。
“明白了,我会努力护你们周全。”起司点点头,短时间内保护船只不受侵扰,他还是有办法的。只是在不知道前路还要遭遇什么的情况下,灰袍不太愿意动用太多力量。毕竟谁知道幽灵水要把他们带去何方,而这些要命的鱼又会追到哪里呢?

hracb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灰塔的黎明笔趣-第四百章 木劍與鋼叉(下)熱推-2nihr

灰塔的黎明
小說推薦灰塔的黎明
对于人类来说,剑七这一棒的速度是快如流星,带着气的脚步身法纵然不是小凌虚步那样特定的轻功,也已经令人惊叹。更别说他本就最擅长棍术,手中铁棒犹如臂膀般施展开来,一龙一蛇是变化万端。
尤其棍棒乃百兵之祖,本就可融百家之法,此时这一劈,就是用的双手大刀的架势要力劈华山!
问题是话得分两头,这人类中一等一的功夫身法放到非人之中可能就没有那么了不起了,尤其是对于恶魔魔鬼这类本就出身凶恶之地的生物来说,他们的生存环境与身体构造都是为了应对比俗世凶险百倍的危机,区区一个人类高举铁棒奔着脑袋砸下来,还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
因此,手里钢叉还未来得及摆正的魔鬼只是冷冷一笑,他甚至还主动向前伸了伸脑袋,把头壳放在铁棒最得力的位置,接下来就是一声脆响。
“噹!”哪怕是铁棒和刀刃碰撞也没法发出这么清脆的响动。剑七在感受着手掌上传来的酥麻感的同时也不得不开始思考,对面这家伙的脑袋到底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怎么会挨了他正面全力一击还毫发无伤。
怎奈短兵相接可不是你一招我一招的演练,当寻剑者的攻击宣布无效后,魔鬼就发起了猛烈地反击,可能是受到了剑七的启发,这家伙也不再拘泥于发挥三叉戟刺击的能力,转而将钢叉作为棍棒般横扫过来!
1號寵婚:權少追妻忙
“我…”剑七本能的想要举起武器抵挡,可他的双手已经在刚才的交锋中被震麻,此时手上的反应一慢下来,铁棒只是稍微阻拦了刹那便被弹开!好在他顺着这股弹开铁棒的力量直接下腰来了个铁板桥,算是堪堪让过了这很可能会把自己拦腰打成两段的一击。
然而事情可没那么容易结束,魔鬼得了上风就没打算再给寻剑者反击的机会,他仗着自己掌握战斗的主动权,不停地发起攻击,砸刺挑抡,一时之间让剑七只有招架躲闪的能力。
所幸,这魔鬼对武艺并不精通,熟于刀枪的剑七很快发现自己的对手其实并没有什么成章法的攻击方式,只是凭着卓绝的身体素质将蛮力发挥到极致,就连现在将他压制住也不是因为魔鬼的招式连绵,纯粹是那骇人的臂力强行中断了武器上的惯性,这才有了持续攻击的结果。
那么该怎么对付这样的对手呢?是等待他体力耗尽,还是险中求胜尝试再来一次致命一击?这两个恐怕都不是什么好主意,人不会比魔鬼更具有耐力,攻击也难以奏效。
綜時空歷練記 蘭桂
“嗡!”钢叉从脸颊划过,翻起皮肉溅起血花,伤口很浅,却带着火辣辣的疼痛,那是被极热的金属烫伤才会有的感觉。他之前就注意到了,在魔鬼的三叉戟尖端凝聚着恐怖的热量,那股热量让黑钢制成的尖刺变成令人胆寒的猩红色,就像刚从锻炉中被夹出来的金属条。
要命,真要命,被那东西扎上一下,恐怕连灰袍也就不回来了吧。剑七这么想着,皱了皱鼻子,忍着疼痛继续抵挡对手接下来的攻击,可这样的消极抵抗还能持续多久呢?
“你变慢了,你要完了。”魔鬼的话可以被理解为挑衅,也可以被理解为宣判。随着一次又一次的碰撞,剑七的体力在不对等的力量下快速消耗,尽管每次寻剑者都在依靠着各种技巧将对手的力道分散,可一力降十会,就是个完全不懂功夫的孩子,只要有这样的力道和速度,取胜也只是迟早的事。
剑七咬着牙,再一次用铁棍隔开了攻击,他的体力确实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作为一个人类,他能和魔鬼一对一战到现在已经相当了不起。然而带着荣耀死去与屈辱的死去都是死,在眼下这个局面中没有任何区别。
他不能死,因为他的死会让这次计划产生问题,会让另外两队人马都陷入困境之中,他一人的命现在关乎着的是许多人的存亡。可信念有用吗?如果发自内心的抗拒死亡,那么死亡就会离开吗?当然不,死亡是很固执的。
吾名雷恩 三腳架
“哈哈,你完了!”又一次交锋,这次步伐稍微虚浮了些,导致格挡时没有站稳,进而整个人失去了防御的架势,那钢叉一拧,荡开了铁棒,直取剑七的心口!
剑七噔噔噔脚步朝后暴退,可魔鬼的武器却如影随形,只要他慢上一点就会捅进胸膛。这个局面,已经是死局了。寻剑者两眼一闭,暗叫一声我命休矣,就要放弃抵抗等死。就在此时,他的胸口猛然间涌入了一股清凉,本来已经枯竭的体力在这股清凉之气的补充下居然又有了生机!
“嚎!”隐隐之间,只听得狮吼之声从寻剑者的胸口传来,声音的源头不是他处,正是那枚被石老交由阿塔带回来的玉石挂坠。听到狮吼声的不只有剑七,魔鬼也听到了这声吼叫,心下一惊,手中一停。
走進唐朝 鋼城小草人
邪道鬼
这一息之间,寻剑者就靠着吊坠中涌出的一股生气,重新找回平衡,躲开了必死的尖刺,重新与魔鬼拉开了距离。但这也不意味着两人间的局势扭转了,剑七依然不是魔鬼的对手,哪怕他的体力现在有所复原,再被逼入死境也就是十招之间。
領主太邪惡 我愛挖坑
“给我,你的血。”声音,从耳边传来,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几乎被炸成焦尸的吸血鬼女仆。可能是经过这短暂的休息,血族顽强的生命力让她居然站了起来,此时恰好伏在了剑七的背上,对后者轻语道。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月初姣姣
这本该是个挺香艳的状态,怎奈这两人一个疲惫不堪,另一个更是如行尸一样。
“也罢,要不然在下也得交代在此。姑娘,你要血就拿去吧。”命都快没了,血又有何妨?况且万一这女人吸了自己的血能逃出生天,把这里的事告诉别人也是好的。剑七没做多想,算是答应了将血给对方吸食。
極品女
这一答应,紧接着就是脖子上一疼,虽然脸上的皮肉几乎烂光了,可那两颗犬齿尖牙还好好的长在女仆的上颚上,此时毫不客气,一口就咬在了寻剑者的动脉上,吮吸其他的血来。而且在吸血的同时,这女人还爬到了剑七的背上,双手扣在他的胸前,两条腿盘在腰际,像是个人肉背包。
之所以要这么做,是因为她也明白,吸血不是很快能完成的事,魔鬼不会给他们时间的。
果不其然,经过刚刚的变故,魔鬼也收起了戏谑的姿态,他在这个世界存在的时间并非无限的,此时是靠着刚才死在爆炸中的那些生灵以及提前埋在此处的血祭才得以现身,等到时间一到,他就不能再如此直观的影响这个世界。
他已经不想再和这个人类纠缠下去了,赶紧杀了他,然后趁还有机会冲到大街上大开杀戒一番,也不枉这一遭。想到这,魔鬼不再犹豫,再次挺起钢叉杀将过来!
剑七身上挂着个人,而且还被吸着血,可他的意识还是清楚的,身上那股清气也还没散干净,凭着这最后一点气力,他举起铁棒,再次与魔鬼周旋起来。当然,这一次魔鬼是起了杀心,每一下攻击都凶险了百倍。可寻剑者早已在之前的战斗中摸清了对方的攻击习惯,左右腾挪之间竟是没立刻落败。而随着他们的缠斗,挂在剑七背上的女人,也正在飞速的恢复着她本来的姿态。
等到又打了十招左右,寻剑者因为失血和疲劳已是彻底的强弩之末,手里一软,铁棒被钢叉振飞了出去,整个人向后跌倒。可他还记得背后背着个人,为了不把女人压在身下,在跌落的过程中,他竟主动转了个身,面朝下去碰撞嶙峋的地面。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剑七的鼻子停在和废墟几乎接触的地方。然后他就被轻轻放下,在他的背后,是一位背上同样长着蝙蝠翅膀,双目通红的美丽女性,她的嘴唇中露出两颗还滴着鲜血的犬齿,哪里还有刚刚奄奄一息的样子?
“这里不是你的炼狱,魔鬼。这座城市属于荣格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