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dy6m火熱小說 千秋不死人討論-第三百九十四章 屠戮推薦-m7qvh

千秋不死人
小說推薦千秋不死人
一样米养百样人,有的人就天生长着一副贪婪心,不论是什么样的生活,都不满足。
这世界哪里都不缺惹事的地痞无赖之辈,原本活着便已经是天大恩惠,却偏偏不满足。
数千万人口,并不缺少地痞无赖,再加上大量金银的诱惑,以及无知百姓的从众心理,足足有数万人口,汇聚于重阳宫下。
陶夫人与十娘去闭关,整个洞天都交给了琵琶与珠儿手中,此时数万地痞流氓再加上无辜百姓闹起来,整个重阳宫顿时乌烟瘴气。
“珠儿姐姐,现在怎么办啊?”琵琶看着重阳宫山脚下将山路给围堵住的一群百姓,已经是急的不知该如何办才好。
这等事情,最是不好办。
外面有数千万百姓看着呢,要是办得轻了,只怕后面百姓会一窝蜂的涌上来,若是办得重了,也会被人说成冷酷铁血,容易令人畏惧,说出风言风语,日后对重阳宫名声不好。
数万无赖掺杂着普通的百姓,此时围堵在重阳宫下,口中大声呵斥:“无耻重阳宫,趁我危机,强买强卖,骗我自由!”
“无耻重阳宫,竟然欺骗我等不识字,与我等强行签订契约!”
“还我自由,我要回齐鲁大地!”
“重阳宫无耻,求求你们做个人吧!”
“还我契约,还我契约!”
開局一條超凡狗
一道道呼喝犹若浪潮般在重阳宫下响起。
五千道士此时站在山门前,面色警惕的看着那汇聚起来的杂乱人群,不敢叫其冲入重阳宫,坏了道场的清净。
冷妃輕狂:邪王夫君不好惹
就在珠儿与琵琶不知该如何收场时,山间一道清风划过,虞七的身形出现在大殿内。
“小先生!”
看着那熟悉的人影,珠儿与琵琶俱都是亲亲一阵欢呼,然后放松下心神来。
“山下怎么乱起来了?”虞七眉头皱起,看向了山下。
“山下忽然有流民汇聚起来,说是我重阳宫趁机骗了他,说我等趁他们危机之际,逼他们签订下霸王条约。还欺负他们不识字,一顿饭竟然敢卖一两银子,实在是心黑的很!”琵琶此时口齿伶俐的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然后呢?他们有什么要求?”虞七依旧是不动声色面无表情。
“要我等归还契约,归还他们自由!”珠儿插话。
民工至寶
“归还自由?简直可笑,一群地痞无赖,也想要自由?简直是天大的笑话!”虞七冷然一笑:“黄家的人刚走,这群人就闹起来,要是说其中没有鬼,根本就叫人无法相信。不过,一群地痞无赖怎么敢来我重阳宫捣乱?”
说到这里,虞七眼睛眯起:“定然是黄家给我找麻烦。我可没有这么多时间陪他们演下去。吩咐下去,给那五千小道士练练手,将那所有闹事的,不分好坏、不辨善恶,全都给我宰了!”
“啊?全都杀了,会不会坏了我重阳宫名声?”珠儿惊呼。
亡夫你不行
重阳宫一旦留下恶名,谁还敢来上香?
“我重阳宫登录名册,共有七千多万百姓,已经足以自给自足,还要什么香火?天下之人,敬威不敬德。我重阳宫收留天下数千万流民,免得无数流民饿死,仁德之名已经传下。未来天下大变即将开始,若无雷霆手段,岂不是会被人以为我重阳宫好欺辱?再加上有稷下学宫的儒门弟子在教导民众,自然会替我重阳宫解释清楚。”
虞七刹那间就已经将所有前因后果都想得清清楚楚。
“可是那数万地痞流氓也有亲人,咱们若是将他们给斩了,其家人岂肯善罢甘休?到时候怕又是十几万的流民躁动!”琵琶眉头紧锁。
“那就都杀了!杀的干干净净!谁敢闹事,就杀谁!眼下重阳宫到了关键时刻,我自忖对得起所有流民。给他们土地,叫他们吃饱,还传授他们文字。他们要是不知感恩,都是一群白眼狼,那杀了也就杀了!”虞七的眼睛里充满了杀意。
最近时间其神通突飞猛进,修为不可同日而语,杀性当然是大的不行。
他自忖虽然现在未必能说无敌,但镇压天下却是够了。
“我只怕咱们大开杀戒,正中了黄家的心思,后面还有什么毒计在等着咱们!”珠儿犹豫道。
“我重阳宫乃私人领地!”
“吩咐下去,动手吧。我重阳宫不养温室花朵,所有弟子门人的手中都要见血!”虞七冷声道。
将虞七话语斩钉截铁没有回旋余地,二女不再辩驳,转身下去吩咐。
聊齋龍氣艷壓群芳 大團團
只是才刚刚走出大殿,就见一小道士快步而来:“二位执事,民部的人到了。”
廢柴狂後:魔君,別亂來
“民部的人?来的倒是快!”虞七目光一动。
“朝廷的人在这里,不好痛下杀手吧?”琵琶犹豫道。
“呵呵,民部的人又能如何?”虞七冷冷一笑:“这群养不熟的白眼狼,杀了也就杀了。告诉下面的道士,准备刀剑,今日定要血洒终南山。”
珠儿与琵琶不在相劝,而是转身退了下去。
山脚下
此时五万多地痞流氓,跪倒在李子赅的脚下,口中不断呼喊青天大老爷,声音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要多凄凉就有多凄凉。
“哟,李子赅你怎么又来了?”虞七自山上不紧不慢的走下来,遥遥看到了嘘寒问暖满脸假色的李子赅,声音里充满了嘲讽。
“我也不想来,奈何有苦主告到了民部,说有人强行羁押流民,还设下圈套软禁,本官也不得不来了!”李子赅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奈。
在其身后,有三千甲士,看起来便是朝廷禁军。还有十几个周身血气翻滚的汉子,也非凡俗之辈。
有备而来!
“这是我重阳宫的事情,王法管不到重阳宫”虞七淡淡的道了句:“当年人王有旨,重阳宫自治。”
“本来是管不到,但本官忧国忧民,所以斗胆前来居中做个说和。大法师修为高深莫测,产业更是富甲天下,又何必与几个流民过不去?他们既然不想留在重阳宫,不如好聚好散,大法师放他们离去。凭大法师的气度,怎么会与区区几个流民计较?”李子赅看向虞七。
虞七位高权重,去和几个蝼蚁计较,确实有失身份。
虞七上下打量樊子盖,声音里充满了怪异:“尚书大人说的不错,区区几只蝼蚁,碾死就是,与他们计较,确实太拉低了我的身份。”
话语风轻云淡,但那股杀机却令李子赅身躯汗毛耸立。
“虞七,你这个大骗子,你这个恶霸!速速还我契约!还我自由!”
“虞七,我要与你誓不甘休!”
“虞七大老爷,求您行行好吧。您救了我们,我等感激在心五内涕零,但是却及不上我等的自由重要!”
“虞七大老爷,您是高高在上的大老爷,就将草民给放了吧!”
数万百姓跪倒在地不断苦苦哀求,场面火热甚是感人,错非虞七心神坚定,只怕还以为自己做了十恶不赦的错事。
更远处,有无数百姓站在一边围观。
“胆敢作恶,其罪当诛!尔等欠下我重阳宫海量钱财,既然想要自由却又偿还不清,我便替你们做个主,用你们的性命来偿还,如何?”虞七冰冷一笑:“珠儿!”
“观主”珠儿踏前一步,恭敬一礼。
王牌校草太冷血
“都杀了吧!他们肉体欠我的钱,这辈子是偿还不起了。既然如此,我便给他们自由,叫他们灵魂自由!”虞七笑容里满是嗜血的冷酷。
一言落下,场中众人皆是大惊失色,李子赅面色苍白:“大法师,何至于此?上天有好生之德,这可是数万人命?”
“我重阳宫有重阳宫的秩序,任何胆敢冒犯重阳宫秩序者,杀无赦!”虞七冷冷的看着场中数万地痞无赖。
既然为了金银而敢做出头鸟,那可就怪不得他了。
“重阳宫弟子听令!”就在此时,珠儿拔出了腰间长剑,作为死过一次的人,而且还是大家子弟,有什么事是没见过的?
“有!”
五千重阳宫道士此时俱都是齐刷刷的拔出了腰间长剑,自四面八方布下天罗地网,将数万地痞无赖围困住。
“大人,您乃朝廷命官,可不能看着凶人践踏朝廷法律!不可教凶人当着您的面行凶啊!”一道道悲啼声响起,有黄家的探子已经察觉到了不妙,不断对着李子赅求饶。
“大法师……”李子赅看向虞七。
“嗯?”虞七拉长音,声音冰冷,一缕杀机在缓缓萦绕。
无穷的压力犹若狂风海啸,顿时将李子赅倾覆,压得其眼前一片黑暗,就连话语都说不出来。
双方的修为差太多!
“屠了吧!”虞七冷淡的道了声。
话语落下,场中一片惊惶,无数地痞无赖终于知道了危机。
“杀!”
一声令下,五千寒光出鞘。
“兄弟们,这狗贼竟然想要将咱们屠戮殆尽,完全不给咱们活路,咱们和他们拼了!”有黄家探子见机不妙,开始蛊惑身边的地痞流氓去冲击道宫队伍。
“拼了!和他们拼了!”
校花的貼身騎士
ps:下午考虑加更。看我能改多少吧。

9860o優秀都市小說 千秋不死人-第三百九十章 戲耍武成王相伴-iw5be

千秋不死人
小說推薦千秋不死人
此时若有人听闻人王子辛的话,必然会骇得大惊失色。
前世不曾有这诸般的种种?
诸神的黄昏,众生归墟,都是天帝做的手脚?
前世天帝没有驾崩?
可惜,这般隐秘,竟然无人可查。
“昆仑镜乃是天地神器,内蕴时空法则,我若能以灵魂寄托昆仑镜,皆时光法则蜕变,元神与时光法则相合,到时候纵使是太古魔神复生又能如何?我,人王子辛无敌!”
终南山上
费仲面色恭敬的看着虞七,此时虞七左右打量费仲一圈:“上大夫倒是好心性,面对我这杀子仇敌,也能这般心平气和。”
“一个儿子罢了!我有三十多个儿子,死一个又算的了什么?大王意志,就是我的意志。大王对你好,将你视作我大商柱石靠山,那么我亦将大王的思想化作我的思想!”费仲面色恭敬,不见半分异色。
藥膳空間種田養子 辣椒拌飯
網遊之傲視群雄 辣椒雪碧
凭虞七的修为,当然能看出,费仲是真的放下了。
古代生育率、存活率都很低,时常有儿子半路夭折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儿子太多,并非每个都能照顾得到,有的时候和陌生人区别不大,只是多了一层血缘关系而已。
“对了,雷震子与铁兰山联手了,雷震子施展雷法,相助铁兰山熔炼蚩尤真身。若真叫铁兰山融合了蚩尤的肉身,只怕蚩尤虽然不能证就人神果位,但却也可以获得千秋不死之身。阁下虽然修为强大,但却也杀不死人神!”费仲似乎想起了什么,对着虞七道了句。
“可惜,铁兰山铜皮铁骨已成,一身本事不说,但难缠却是真的。想要杀死铁兰山谈何容易!”虞七有一句话没有说,铁兰山在进步,他也同样在进步。
更何况,他还有天帝剑在手,这才是真正的杀手锏。
铁兰山不能死,至少现在不能死。
大商敌人太多,同阵营的高手太少。
至少,在天下未曾平定之前,铁兰山不能死!
铁兰山活着的用处,远远大于死去的价值。
正说着话,忽然只听一道急匆匆脚步声响,一个道童快步来到虞七身边:“观主,山下来了一队甲士,自称是武成王黄飞虎,欲要求见观主。”
“武成王黄飞虎?”虞七闻言顿时笑了,他知道黄飞虎为何而来。
“走,上大夫随我去会会武成王!看看这武成王又要耍什么花招!”他与黄家结下死仇,倒不怕将黄飞虎往死里得罪。
獨手丐
武成王府
黄飞虎端坐主位,在其下手,十几位黄家耆老俱都是端着茶盏,静静的喝着茶水。
都市情仇
“家主,不能拖了!我等前些日子又自别的地方买来了一些粮食,应该足以应付此次饥荒。人才是我等立足的根本,没有了人,再大领地又有何用?还不是不毛之地?”一位黄家耆老此时放下茶盏:“从现在开始,那群流民返回黄家领地,至少需要三个月的时间,再加上如今寒冬将近,更是增加了行路之难。不能再耽搁了!再耽搁下去,只怕会影响我黄家来年开春的耕种。不论如何,这群灾民都必须弄回去。”
黄飞虎抚摸着自家刀柄:“当初也不知是那个蠢货,竟然出这等馊主意,赶着数千万的百姓给人家送来。那些流民,乃是我黄家领地之人,各各都登录名册在案,只要咱们找上重阳宫,由不得虞七不放人。”
“来人,请民部的大人随咱们一道前往!”黄飞虎翻身上了五彩神牛,拉着十几车的名册,领着黄家侍卫,还有民部之人,向重阳宫而去。
这次黄飞虎可不曾莽撞,而是做足了礼节,投上拜帖在山下等候。
不多时,就见一小道士自山中跑下来:“诸位大老爷,我家观主请你们进去。”
黄飞虎点点头,下了五彩神牛,转身看向身边的老叟:“李大人,这次事情还要拜托你了。”
“无妨,武成王莫要客套,这本就是我民部该办的事情。数千万百姓流离失所,武成王领地荒废,对朝廷来说是决不允许的!”民部尚书笑着,随黄飞虎向山中走去。
重阳宫景色不错,可惜黄飞虎没有心思欣赏,而是一路径直来到重阳宫主殿。
“哟,武成王今日怎么有空到我这穷乡僻壤来?”虞七话语里满是打趣的味道。
看着虞七那张笑眯眯的面孔,武成王心中血气翻滚,恨不能一拳砸在其脸上。
“嗯?上大夫怎么在这里?”看到费仲,武成王心头一愣,诧异的道了句。
费仲虽然仅仅只是一个上大夫,但武成王绝不敢轻易得罪。
费仲绝对是当朝天子的心腹,甚至于从某方面来说,费仲的态度就代表着当朝天子的态度。
“陛下派我来半点事情,武成王只管忙自己的事情,不必管我!”费仲眯起眼睛,受了武成王的大礼。
“虞七周身气机变化,整个人像是一无底黑洞,所有天地元气靠近其周身一尺,尽数被吞噬的干干净净,也不知这厮修行了何等邪法,修为竟然几日不见又有长进!”武成王不着痕迹的打量了虞七一眼,只觉得心头之血不断翻滚上涌,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示警在心中升起,骇得其恨不能立即拔腿就跑转身离去。
“这位乃是民部尚书李子赅!”黄飞虎介绍了一句。
“见过大法师”李子赅起手一礼。
“见过李大人”虞七还了一礼:“二位难得来我这重阳宫,还需玩的高兴,我这便派人带你们在山中游玩。”
“游玩不必,咱们今日来此,是有要事办理”黄飞虎连忙阻止了虞七的话。
生靈道 帝和江
“嗯?要事?重阳宫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远离红尘琐事,哪里有什么要事?”虞七不解,心中却已经明白了对方来意。
“承蒙大法师心善,收养了天下流民,使得无数流民不至于饿死,此乃功德无量之举,在下佩服!”黄飞虎先给虞七戴了高帽子。
他心中明知道眼前之人就是他的杀子仇敌,但偏偏没有证据,更不能表露分毫。
不但不能表露,还要不断示弱。
“哦?我有那么心善?武成王可能误会了,我并非是免费救治那群难民的”虞七道了句。
“嗯?”武成王听了虞七的话,心中一股不妙升起。
“大法师,这群难民来自于武成王领地,现如今武成王领地一片荒芜,千里无鸡鸣,已经荒废了下来,无数良田无人耕种。大法师既然相助这群难民活下来躲过灾荒,不如发发善心,允许他们离去,使得其各自归家,毕竟故土难离!”民部尚书李子赅开口,接过了黄飞虎的道。
“叫他们离去?”虞七笑了:“我倒是没有意见。”
“法师大度,乃是真善之人,我黄飞虎佩服之至!”黄飞虎闻言顿时面露喜色,不曾想到虞七竟然这般好说话。
他本来都将民部的人请来,黄家的百姓名册也搬来,可是竟然不曾用到。
“慢来!慢来!我对他们离去没有意见,但是却有个前提,我重阳宫不养闲人,这群流民吃了多少银钱,还需在我重阳宫将那银钱做工还回来,然后就可以离去了!”虞七道了声。
李子赅闻言面色犹豫,虞七所言未尝没有道理。米面是重阳宫的,你吃了还不要还回去?
虞七的意思很简单,拿钱赎人!
黄飞虎心中将当初出馊主意的人给骂了千百遍,此时为了将那数千万百姓救回去,却也顾不得那么多,银钱有什么用?有人才是硬道理。
“不知消耗了多少银钱,我武成王府愿意花钱赎回去”黄飞虎为了日后大计,此时却也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了。
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家领地化作死地!那无数亩良田荒废了下来。
“呵呵,不多不多,百两黄金罢了!”虞七笑了,风轻云淡道。
“阁下果然是真人,在下佩服。区区百两黄金哪里够,本将军愿意奉献十倍,赎回所有的百姓”黄飞虎闻言大喜。
区区百两黄金,还不够黄家举办一次大型宴会的。
古怪的微笑 魯班尺
数千万人的口粮,他本以为怎么也要数万里两黄金,想不到虞七竟然这般给面子。
“莫非,他是怕了我武成王府,不想和我武成王府起冲突?所以才这般顺坡下?”黄飞虎此时心中竟然升起一股对方想要讨好自己,怕了自己的念头。
酸心 聞不到的藍
百两黄金,能养万人一个月就不错了。
“武成王倒是大度,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客气了。武成王领地内共有难民三千八百万,合计黄金叁拾亿八千万两,再加上武成王十倍奉还,那就是三百零八亿两黄金!”虞七自袖子里掏出一本名册,递到了武成王身前:“武成王,清点一下,对个账吧。要是没问题,你交出黄金,就可以将人领走了。”
“哦,何须对账,区区千两黄金我这就……什么?你说什么?”武成王话语说到一半一半,此时方才猛然惊醒,声音里满是不敢置信,怀疑自己的耳朵欺骗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