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sb8c精彩都市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第八百一十六章 拯救魔王的天使分享-4eqvi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格林德沃的担心是正确的,他们终归还是没能按照计划逛完所有景点。
如果说在此之前,赫敏·格兰杰等人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比让一名路痴担任导游更糟糕的旅游,那么现在她们知道了——那就是两个路痴开始对着地图争吵的时候。
虽说萨尔茨堡仅仅是一个人口不到二十万的小型城市,但终究也是一座古城。
更为重要的是,这还是一座山城。
理所当然,印在纸上的平面地图并不能体现出三维世界的复杂,在错综复杂、高低不一的街道小巷之间穿行,在古建筑环绕的城市中探索,这种体验仿佛就像是身处于一个由比比多味豆组成的迷宫一样,每一次走出岔路口时,都是一种陌生而新奇的冒险经历。
无论是东南西北,亦或者是无往不利的“给我指路”这样的神奇魔法,在面对一个使用立体坐标轴的山城地形时,无一例外地都失去了往昔的光彩。
“没有关系的,阿波卡利斯教授,”卢娜·洛夫古德看着正在争吵的那对祖孙,小心翼翼地轻声说道,“今天已经玩得很开心了,哪怕没有逛完城市也很好。”
“不行!”格林德沃严肃地说,“至少我们得去次索尔克医院,看望一下可怜的奇洛教授。”
他指了指地图上那个如今被划了好几个红圈的地名——索尔克医院。
自从天命成立之后,盖勒特·格林德沃为数不多地动用自身权限的命令,其中之一就是让妖精们配合着自己的一些老伙计,想办法把这所医院合法地弄到手。
“奇洛教授?可这里不是……”
網遊之無敵三寶 段峰金雪
汉娜·艾博偏过头来看了一眼,有些害怕地缩了缩脑袋。
“我爸爸之前说过,麻瓜医生非常可怕,他们大多是一些喜欢把人切开的疯子。”
小店只賣下午茶 刺猬有漿果
魔法界的建筑物是不会出现在麻瓜地图上的,这可不同于库尔特·麦尔的小酒馆——魔法伤病医院与非魔法界的医院,这差不多可以算作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地方了。
“喜欢把人切开的疯子?!才不是那样!这简直是我听过最愚蠢、最荒谬的说法了。”
仿佛被针刺了一下,赫敏·格兰杰皱起眉头,颇为不高兴地反驳道。
“非魔法界中的医生是一种非常值得尊敬的职业,只有最聪明的人才可以胜任——我爸爸就是一名牙医,况且哪怕涉及到做手术,那也是为了治病而不是……”
“抱歉,我不是有意冒犯。但如果是治病的话,为什么要把人切开呢?”
汉娜·艾博鼓起脸颊,针锋相对地看着赫敏。
“因为……”
“因为麻瓜们不会使用魔法。噢,你看,这是多么简单的原因,亲爱的艾博小姐……”
还没等赫敏把话说完,格林德沃拍了拍两个女孩的脑袋,咧开嘴笑着继续说道。
“不过不用担心,奎里纳斯·奇洛教授并不是由麻瓜医生们治疗——准确来说我们的目的地应该是叫做【索尔克魔法伤病医院】,唔,只不过它们恰好在一个地方。”
经过半年时间改造,这所曾经挽救过初代黑魔王生命、萨尔茨堡市区历史最悠久的中心医院,如今早已升级换代成了魔法界第一所巫师、麻瓜共用的现代医院。
至于医院升级后的第一批巫师患者,就是几名从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转移过来的病人。
这批巫师大都是已经被诊断为康复希望极为渺茫的患者,在征求了患者家属同意后,最终同意转院到这边治疗,毕竟这里可是由传奇治疗师帕拉塞尔苏斯挂名的医院。
契約結 溫筱c
而奎里纳斯·奇洛只不过是其中一人而已——虽然他的“病因”稍微有些奇怪。
但不管怎么说,奎里纳斯·奇洛教授终归是在霍格沃茨任职期间,因为一些意外事故而住进医院的,对于这种工伤的后续治疗,自然属于学校不可推卸的责任。
况且,相比起伦敦的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萨尔茨堡在安全系数方面也要高得多。
“噢,那可真是一个好消息,至少我们现在只需要找一个地方了……”
艾琳娜挑了挑眉毛,没好气地狠狠白了一眼旁边那个嘿嘿干笑的老土豆。
“如果说你刚才按照我的直觉,不要在那个路口拐过去的话,我觉得说不定我们已经抵达目的地了,而不是现在一群人困在一堆看起来毫无特征的居民区发呆。”
“下次听你的,下次一定——”
格林德沃摸了摸鼻子,极为敷衍地随口回答道。
盖勒特·格林德沃视线下意识扫过艾琳娜,眼神有些古怪。
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他还是选择性地相信了这丫头的几次判断。
毕竟从当时艾琳娜脸上的表情上来看,她就差没有脱口说出诸如什么:“这条路我当年救你走过!”、“跟着我走这条路,没错!”、“丢人的黑魔王,退群好了——”
但是,在亲身体验了几次艾琳娜的路痴程度后,格林德沃不得不感叹自己当年的幸运。
倘若一年前这只白毛团子拖着他去医院的治疗过程中,有今天“魔王基本功”一半程度的稳定发挥,估计还没等她找到医院大门的方向,他人就已经没了。
还好……还好……
看样子……自己终归还是命硬……
如果是因为不小心遇到个小路痴丧命……这种死法实在是太丢人了……
想到这里,格林德沃下意识用一种劫后余生的眼神,偷偷扫了眼艾琳娜的呆毛。
传说中,魔法界之中但凡是强大的巫师,在遭遇困境的时候,魔力都会不自觉的影响周围的环境和那些来往的人们,出现一名可以拯救他们的天使,果然是因为自己很强么……
超級惡靈系統
嗯?!
这个老路痴,这是看不起谁呢?!
注意到格林德沃眼中的敷衍和嫌弃,艾琳娜眼神瞬间变得不爽了起来。
唐門貴女:戰神將軍休想逃
只不过还没等女孩想清楚怎么进行回击,不远处的拐角忽然路过一个穿着白色大褂、手上提着一堆餐盒的年轻男子,他看了眼正在小巷里面争执的几个人,忽然探进头来。
“咦?卡斯兰娜小姐,你怎么又来这里了?”
猝不及防听见自己的名字,艾琳娜有些困惑地转过头,看向那个年轻男子。
稍微愣了愣之后,她飞快的反应了过来,喜出望外地说道。
“安、安尼斯医生?您简直是白衣天使!”
宦海無聲 風中的失落
有救了,有救了!
真正的黑魔王救星来了!
————
————
咕!内个~你们可能已经忘记了~虽然,这段剧情在大纲之中,实际上和之前那段剧情间隔了其实不到一千字……只不过之前是因为剧情提前了而已。
嗷呜——饿咕咆哮!

roqfu精品都市小说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起點-第八百一十四章 三年之後又三年相伴-p44za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魔药课的……主教授?”
就在斯内普准备回应斯拉格霍恩质疑的时候,又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我相信我可能是误会您的意思了,邓布利多教授。”
达摩克利斯·贝比尔皱起眉头,冷漠地插嘴道,“或许是我距离现在的年轻人太远,以至于我有那么一种错觉,您似乎在暗示说之后我们要听从这位斯内普教授的安排?”
老巫师漫不经心地瞥了眼西弗勒斯·斯内普,咧开嘴笑着说道。
我主法蘭西
“噢,您知道的,这孩子可能比我孙子还要小几岁——或许他对于教材吃得很透,但是魔药学与魔法史、变形术不大一样,除了天赋之外,更重要的是手法和知识。倘若说您打算扩招教授团队,我认为您或许应该考虑到,年轻人在时间方面的单薄与不成熟……”
达摩克利斯轻笑着摇了摇头,语气中的轻蔑没有丝毫掩饰。
作为狼毒药剂的发明者,他自然有资格这样评价,倘若说毕业的时候他选择留校,那么后续可能也就没有斯拉格霍恩的什么事情了——而据他所知,西弗勒斯·斯内普甚至还算不上是斯拉格霍恩最满意的学生,这位年轻教授身上最夺目的标签,也就仅仅是年轻。
要知道,在达摩克利斯漫长的人生中,天资卓越的魔药新星并不少见。
但是他们绝大部分人最终也就仅仅停留在了模仿阶段,甚至连药剂优化都很难做到,更不用说是发明出新的高级魔药了,而这种人,通常被称为“高级魔药学徒”。
“别这样说,达摩克利斯,魔药教学确实不需要那么高的……”
霍拉斯·斯拉格霍恩看了看斯内普,嘴角扯了扯,颇为熟络地打着圆场。
相比起那位埋头研究的老学长,斯拉格霍恩从自己的情报渠道中,多少还是了解过部分关于西弗勒斯·斯内普的传闻——作为一个能让不少前食死徒都忌惮的人,这个年轻人或许在魔药方面暂时还没有什么耀眼成绩,但两人如果拔杖相向的话……
“确实用不到那么高深的知识,这也是我当初拒绝担任魔药课教授的原因。”
达摩克利斯·贝比尔神情倨傲地回答道,“现在全魔法界都在学习我发明的魔药,而你不过从那个有些天赋的魔药新星,变成了一名还需要看别人脸色的退休教授。”
连续碰了几次灰,斯拉格霍恩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
噢,是的——但是你现在又回来了,不是吗?迫于生计?”
他看了眼达摩克利斯手中的那份羊皮纸,语气戏谑地反问了一句。
霍拉斯·斯拉格霍恩的目光在达摩克利斯身上游荡了几下,有意无意地在老巫师那身有些陈旧、款式老气的黑色巫师袍边缘处停留了一会儿,嘴角微微扬起。
——在那里还有几个色泽不同的补丁——
很显然这些年来,这位传奇魔药大师的处境并不算太阔绰,至少比他差远了。
“至少我教过的学生中,不少人如今还在魔法社会的各个领域活跃着。而你的狼毒药剂,唔,我猜狼人们应该会很喜欢你?或许在你生日的时候,他们会给你寄送一些猎物当做生日礼物?听说你把狼毒药剂的配方无偿公开了,不知道有没有人给你专利补偿……”
“不要把我和你相提并论,鼻涕虫——”
达摩克利斯·贝比尔眯起眼睛,神色冰冷地瞪了一眼面前那个矮胖老头儿。
“我之所以回来,不过是因为勒梅先生在这里重启了炼金术,倘若你把那些维系小鼻涕虫们的精力放在魔药学的领域,你也不至于沦落到被自己学生顶替位置的可怜……”
“顶替位置?你——”
“好了,到此为止吧,两位!”
邓布利多镜片下的湛蓝色眼眸一闪,提高音量说道。
“达摩克利斯,关于由西弗勒斯主导的问题,这点短期内不会改变。不仅仅是魔药课这一门,霍格沃茨所有的课程在扩招后,暂时都会由原有的教授担任课程的主教授。”
“至于课程内容,你们此后可以自行商量解决……”
老人环视了一圈办公室里的巫师们,态度坚决地说道。
“无论诸位是因为什么理由来到霍格沃茨,但新晋副教授想要参与课堂教学,必须经过学科负责人的同意,这是魔法部、董事会,以及霍格沃茨共同决定的规定——至少在魔法界的高校职称标准彻底定型前,我们都会沿用这一套的教学标准。”
“哦,好吧,好吧,既然这个是统一标准的话……”
看见邓布利多坚定的态度,达摩克利斯挑了挑眉毛,侧过头看了看斯内普。
“那么这位斯内普教授,你打算考我点什么?还是福灵剂么?很好——我会给你写出一版让你满意的答案,虽然我并不认为你可以完全看懂,不过我可以教你……”
“所以,我也得参加考试了?由我教的学生,考我教过的内容?”
霍拉斯·斯拉格霍恩一脸古怪地看了看邓布利多,挥了挥刚才从自己学生手中拿到的那份“魔药学副教授资格”考卷,在老人的点头中,叹了一口气地无奈地说道。
“你知道我是为什么来的,阿不思——今晚我就要看到,否则……没想到我教了一辈子书,最后回到学校的理由居然是因为回答了学生的问题,真是——唉——”
珍藏版壞女人
没有把剩下的话说完,斯拉格霍恩愁眉苦脸地卷起羊皮纸,再次重重地叹了口气。
自从在报纸上看到了那个新闻,得知伏地魔并没有真正死亡之后,他就一直害怕那个纠缠了他数十年的噩梦变成现实——因为一时疏忽,他亲手造出了一只杀不死的可怕怪物。
只不过,随着时间流逝,他开始幻想和期待:
或许汤姆·里德尔,也就是后来的伏地魔,并没有选择制造魂器,而是用了一些他所不知道的危险黑魔法苟全的性命,但邓布利多的来信,粉碎了斯拉格霍恩最后的侥幸。
虽然不知道邓布利多是怎么知晓当初那场对话的——毕竟在斯拉格霍恩的印象中,当年他与汤姆·里德尔谈论魂器时,理应只有他们两人知道才对——但随着邓布利多在信中把那些场景和对话几乎完完整整地还原出来后,霍拉斯·斯拉格霍恩反而松了口气。
而与此同时,他也遇到了他这些年来,最难以拒绝的一个条件——
再一次与当年的那个汤姆·里德尔面对面对话的机会,以及……赎罪的机会。
至于代价则是重返霍格沃茨城堡,回到魔药课教授的岗位,为霍格沃茨未来的教育改革贡献出自己的智慧,而这也是他这些年来每每在午夜孤身一人醒来时的梦想。
“让我看看这些年来你都学到了些什么吧,西弗勒斯……”
霍拉斯·斯拉格霍恩喃喃着,深吸了一口气在羊皮纸上开始答题。
倘若他没猜错的话,或许邓布利多邀请他重回霍格沃茨,并不仅仅只是因为汤姆·里德尔日记本的事情——监视如今的魔药课教授西弗勒斯·斯内普,这名他一手调教出来的、并且过去曾一度在食死徒阵营活跃的魔药大师,可能同样也是他的任务之一。
酒神(陰陽冕)
同为最顶尖的魔药大师,霍拉斯·斯拉格霍恩很清楚魔药在霍格沃茨城堡这种场所的危险之处,倘若伏地魔真的回来了的话,斯内普极有可能在一瞬间挟持住全校学生。
魔法世界中,能够对抗魔药大师的只有另外一名魔药大师,这是最简单的道理。
時間倒計時 金借石
在霍格沃茨共事了那么多年,他实在是太了解阿不思·邓布利多的性格了——他就是那个以防万一的反制手段,而达摩克利斯,则是明面上那个用来吸引注意力的引子。
…………
遗憾的是,校长先生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斯拉格霍恩丰富的内心波动。
诚然,出于个人情感邓布利多确实也很希望霍拉斯·斯拉格霍恩能回到霍格沃茨。
迷路情人
但是对于邓布利多而言,这倒也不是什么必不可少的事情,毕竟现在学校里并不缺少优秀的巫师,更多的原因不过是艾琳娜那个小丫头执意要“发布的招募任务”罢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而他不过是稍微审核了一下信件内容,然后抱着试试看的想法,顺水推舟地由着那只白毛团子去自由发挥——毕竟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这对于霍格沃茨而言都不是什么坏事,而霍拉斯·斯拉格霍恩确实也应该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了。
至于他现在更关心的,反而是……
“我很抱歉,西弗勒斯。”
邓布利多有些歉然地看着面前那名欲言又止的魔药课教授。
“或许之后我会考虑,但现在这个特殊时期,整个霍格沃茨之中,我实在找不到第二个可以与那两位先生分庭抗礼的魔药大师了,只不过之相处的时候可能……”
“我并不介意,而且我也相信他们很快会明白年龄并不代表着什么。”
斯内普耸了耸肩膀,他并不认为他需要担心那两名远离学校太久太久的巫师。
哪怕他们的年龄可能是他的两倍以上,亦或者曾经是他的魔药课教授,或者曾经一度霸占了《魔药前沿》几个月的封面——魔药学更注重天赋,创造力,以及规范的手法。
“当然,我从未怀疑过这点,西弗勒斯。”
邓布利多微笑着点了点头,“无论是魔药课教授、斯莱特林院长,作为霍格沃茨历史上最年轻的教员,在过去的十年之中,你用实际行动给出了一份无可挑剔的答卷。”
“三年,这是最后一次!我记住你说的话了。”
面对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和煦笑容,斯内普眉毛扬起,面无表情地说道。
風月連城(華音系列) 步非煙
“我只希望您下次不会又找什么新的理由,以您目前的身体状况,我想应该还不至于那么早退休才对——等卡斯兰娜小姐升入五年级的时候,这就是最后期限了。”
当初进霍格沃茨的时候,两人明明就商量好了他只代三年的魔药课,等到邓布利多找到新的魔药课教授之后,同时黑魔法防御课的岗位有空缺,学校就会优先考虑他。
但是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现在都已经足足十年了。
“啊这——”
猝不及防听到那个小魔女的名字,邓布利多心脏条件反射地抽抽了一下。
邓布利多差点忘记了,或者说他很少去面对这个残酷的事情,那就是艾琳娜·卡斯兰娜才刚刚在霍格沃茨度过了第一个学年,而在此之后还有整整六年的时间来折腾他。
老巫师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心情沉重地点了点头。
“放心吧,我会努力坚持到那个时候的。不过,霍拉斯·斯拉格霍恩说的不错,我确实应该开始考虑退休的问题了——霍格沃茨之后需要多一名‘副校长’了,到了那个时候,或许你可以自己给自己安排想要任职的课程也说不准。”
“但愿如此……”
斯内普不置可否地撇了撇嘴,邓布利多的口头许诺他不知听过多少了。
“那么我先去隔壁教室看看那几名应聘者的情况了,提前说一句,如果这么简单基础的笔试都没有通过,哪怕是霍拉斯·斯拉格霍恩教授,我也没办法特殊对待。”
作为魔药学的学科负责人,以及斯莱特林学院的院长,斯内普今天的事情可不少。
除了达摩克利斯和斯拉格霍恩之外,还有数名向霍格沃茨投递了“魔药课副教授”求职意愿的知名巫师,而斯内普需要在下午三点前筛选出最合适的人选给到邓布利多。
“去吧,魔药学就辛苦你了,这边我还要再给大家说一下。”
邓布利多点了点头,摆着手示意斯内普先去忙。
而就在西弗勒斯·斯内普离开校长办公室门的时候,他听到邓布利多的声音再次在房间里面响起,“那么,诸位先生、女士,请参照魔药学的形式,找到对应的正式教授进行入职考核,在这期间我会在办公室里面等待大家,如果有什么无法解决的问题,可以找我。”
“考核结束时间是下午三点,可申请的学科不止一门,唔,就是这样……”
————
————
咕吖!二合一大章!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