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zep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重啓全盛時代 起點-第2157章 與你餘生的握手熱推-pw833

重啓全盛時代
小說推薦重啓全盛時代
“你这句话提醒我了。”
泰妍翻旧账了:“你之前还说我是‘鬼子队长’呢!”
王太卡这个后悔:“应该是小鬼队长,不好意思,当初韩语不是很好。不过我感觉,小鬼队长好像也没有多好听。是因为长得矮吗?”
泰妍都给气笑了:“呀,这里是曰本,我是可以不顾形象和你打一架的,混蛋!”
我是陰陽人
蔡駿隨筆集
“好了,我请你和咖啡,吃饼干。”
王太卡带着泰妍到了咖啡厅,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寒冷,在感受屋子里的温暖,这样的幸福感是加倍的。
泰妍大概是饿了,吃了好几块饼干。最后看看王太卡:“你怎么不吃?”
“太甜,我不喜欢。”王太卡摇摇头。
“我感觉还好的。”泰妍没觉得。
王太卡说道:“女生喜欢吃甜食,但男生没有女生那么喜欢。这是因为糖分是卵子产生的必需品,所以吃甜是女生的天性,而且喜欢吃甜的女生,生育能力要高于不喜欢吃甜的女生。”
泰妍:“安静!”
王太卡耸耸肩:“我说的是真的。”
光之神子後傳 孤星お戀冰
“可是我没有想知道!”泰妍翻个白眼:“我在吃东西,你讲这个?”
“哦,我是想夸奖你……”王太卡说到一半,意识到了荒唐,捂着嘴开始笑。
“我生育能力怎么样,不用你来夸!”泰妍也是好气又好笑,这个人脑子真的是有问题的。
别人见女孩是要么夸长得好看,要么夸打扮的好,要么夸性格好,但是哪有夸一个女生,哇,你生育能力肯定不差!这已经脱离耍流氓的范畴了,完全是抽风!
不过想想自己的中文外号好像也叫抽抽,好吧,还能怎么样呢?泰妍不搭理了,吃自己的东西。
王太卡说道:“这东西吃不饱的,你饿了吧?一会去吃个烧鸟吧。”
“咦……”泰妍皱眉:“感觉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吧!”
王太卡笑道:“其实就是烤鸡,只不过在曰本把烤鸡称呼为烧鸟而已。就是……鸡称呼为鸟,鸟也是鸟。烧鸟就相当于我们国家的羊肉串,相当于韩国的辣年糕,没有那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基本就是鸡的各种部位,有的还也丸子,味道蛮不错的。我很喜欢吃烤的东西,所以每次来都会吃。”
王太卡形容吃的东西,总是绘声绘色,搞得泰妍更饿了,看着眼前的饼干咖啡也没有了胃口,说道:“那我们走吧!”
“哈哈,你去门口等我,我去付款。”王太卡到了柜台,跟店员结账。
泰妍拿着包走到门口,等着王太卡出来。
这一瞬间,居然觉得有些开心。
超級捉鬼公司 言大牛
回头看过去,就看到王太卡正在柜台和店员交流,泰妍一个人站在门口,说实话,这种两个人的安逸,居然让她有些留恋。
特别是在这样的天气下,更是觉得心情在空旷和富足见不停的摆动,在欣喜和失落中反复。
泰妍想着,如果自己再年轻个几岁,那么这种感觉一定是该死的青春期躁动,但现在为何还是如此呢?
如果现在说出口的是不舍,那也真的太晚太扯太搞笑了。
極品仙府
好在王太卡回来的快,没有给泰妍胡思乱想的空间。
“回来了,走吧。”王太卡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是走自己的路。
老公太專制:老婆,鬧離婚
泰妍跟在王太卡身边,故作不经意的说道:“我们还能这样多久呢?”
王太卡转头看了看泰妍,说道:“嗯……你离开的心情,又那么急切吗?”
豪門逃妻,總裁我不婚
“不是急切,是需要勇气。”
泰妍和王太卡重新走入北海道大学的夜色浅雪之中。
仿佛在此刻,因为是逃离了原本社会里面的关系,失去了偶像和摄影师的身份之后,两个人终于可以赤诚的交流了。
王太卡却左顾而言他:“不知道烧鸟涨价没有,一串基本都是一百多日元呢。我在东京有个老朋友叫阿菜,也开了一家店。之前来都会去看看。这次直接来北海道,在东京没停留。”
对于王太卡岔开的话题,泰妍没有再提起。
这一刻泰妍意识到再说就矫情了,没必要了。王太卡和泰妍,早就过去需要用什么话语来表述感情的关系了。此刻已经到了这一步,说什么都晚了。
倒不如……享受此刻吧。
王太卡伸出手:“有雪,怕你滑倒。”
“谢谢。”泰妍也不矫情,伸出手抓着王太卡的胳膊,两个人往前走。
天气的原因,这路上都没有什么人。这种天气,神经病才会出来逛游。也就王太卡和泰妍,一个是真神经病,一个是真抽抽。
天色昏暗,像是一团混沌的黑幕往下压,路灯已经亮起。这时候就不再是雨夹雪,飘下来的几乎全是小碎雪花了。
北海道纬度高,本来就冷,和韩国的天气和是完全不一样了。在韩国,这个时候穿裙子都是没问题的。在北海道札幌,就要穿点厚衣服了。像是这样遇见罕见的寒流,那就更稀奇了。
不得不说,在暂时抛弃掉社会性的身份关系,不再是偶像和摄影师的时候,王太卡和泰妍是最有共同语言的。两个人都是脑洞很歪,思维跳跃的人,就算胡说八道些什么事,居然也能神奇的找到些共鸣。
其实这种事也不是多稀奇,每个人都会在某一刻,觉得这个世界没有人懂自己,觉得自己是孤独的。其实这个世界人与人的感情本就没差,只不过是经历的差别。三言两语,只要有那份心情,总能找到无数个共同点。
就算是一个普通男人和一个当红女偶像,谁说就只能完全是对立面,没有共同语言呢?
只不过在社会关系的包裹下,两个人站在不同的位置,不同的工作,不同的身份,连交流的机会都没有,又何谈也没有共鸣呢?
起码在孤独这种感触上,王太卡和泰妍有着一样的感触。这种感触不是靠语言编织,也不是靠行为创造,而是两个人在三言两语里,居然能靠着简陋甚至空洞的几个形容词汇,就共同搭建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境。
泰妍在笑,王太卡也在笑。读懂一个人的感觉,大概就像是读懂了一本书。
重案S組 霂Sir
最美妙的时刻,大概就是在读到某一处、某一段、某一句,在那个刹那,你以为只有自己才能体会的一种感情、感受、感触,居然和作者的描绘产生了共鸣。
就算你与作者素昧平生,甚至隔着国家、年代与生死,仍然有一只手从书中伸出,然后和你的手紧紧握住。
王太卡和泰妍的手紧紧握住,在这飘雪的北海道之夜,留下了一大一小两行清晰的印记。

vcb7g优美小說 重啓全盛時代討論-第2156章 北海道的夜與雪鑒賞-0vtr0

重啓全盛時代
小說推薦重啓全盛時代
说来也好笑。
一段经历过去,总该会留给人一点什么经验教训。
就算不说从中懂得了什么珍贵的人生哲理,起码也要有点觉得深刻的东西。
但是泰妍得到的却是一个迫切的想法:她……很想学中文。因为她真的不确定王太卡到底背着自己说了什么坏话。
充儿的嘴里,泰妍也听过王太卡的种种恶行!欺负人这种事,王太卡简直不要太擅长。
如果不是真的因为跟王太卡的接触里,在这方面吃了太多亏,泰妍是绝对不会这么想的。毕竟泰妍对粉丝们的宠爱,还没到了可以为其学中文的程度。
事实上,泰妍也学过一点点,但是因为太艰难而放弃。
虽然不知道王太卡刚刚说了什么,但泰妍知道八成不是什么好话。
“喂,说别人坏话,不好!”泰妍提醒着。
“没有啊!”王太卡说谎话都不带眨眼的:“我只是不知道去哪。你想去哪?”
泰妍转过头:“我又没来过这里。”
測命佳人 我負子戴
“那……先去看看拍摄的地方吧。”王太卡开着车:“哦,这附近是北海道大学,这最开始是札幌农学院,后来是北海道帝国大学,这边是开放的,可以去看看。”
泰妍问道:“你好像什么都知道。”
“也不算是什么都知道吧,只不过去的地方多。”王太卡笑道:“北海道啊,一个摄影师不到这里拍几张照片,好像也说不过去。我之前来这待过一段时间。所以知道一些。外国这些城市都这样,隔了很长时间再去,基本上也没有什么改变,道路交通和布局,还是那样,不会忘记。要是在我们国家,除非是地标性建筑,否则隔几个月就要变一次,每次都会迷路。日新月异的变化。”
女王凱旋 燈火連天
泰妍看着前面,没有说话。
两个人就这么安静的一直开到北海道大学附近,王太卡找个地方停好车。
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有些冷,还有微微的雨夹雪。有的地方是下雪,有的地方是雨。但是不大,不用打伞也没关系。
泰妍今天穿的还是很厚实的,白色长款毛衣,外面是一件御寒的亚麻色外套。毛衣下身很长,看起来像是裙摆,腿上是一件白色长裤,一双到膝盖的棕色靴子。这种素色的搭配大概会显得皮肤会有些黑,偏偏泰妍的肤色是冷白,所以没有丝毫影响,甚至看起来更加的纯粹。
纯粹这个词,并非是形容词。但是王太卡却觉得形容此时的泰妍很合适。不是外貌,而是一种感觉。
“努娜。”王太卡开口了,甚至忘了用原本疏离的称呼,说道:“现在的你,就算说是这里的女学生,也会让人相信。一定还是校花的那种啊。”
青梅豈非俏竹馬 咖啡很甜
泰妍看了看王太卡:“别以为这样可以讨好我。”
“哈哈,没有。”王太卡笑着说道:“这样的天气,和你很搭配。”
泰妍看向王太卡:“这是夸奖?”
“对啊,很冷啊,让人敬而远之。但是真的很好看。”王太卡指了指眼前的景色:“这样的景色,是值得守候的。”
泰妍撇撇嘴:“我可不想听你矫情,我冷。”
都市仙尊 改過自身
“哈哈哈!”王太卡看了看泰妍,发现泰妍的手已经冻的有点红。
这几天北海道本来就降温,现在差不多是傍晚,更是如此。王太卡体格都有些凉飕飕,更别说泰妍了。
往前走,正好有一个小店,买一些纪念品什么的。北海道大学不仅仅是大学,也是来玩的一个风景。只不过这个天气,这个时间,基本是没有什么人的。
王太卡带着泰妍进去,里面不大,八十平米左右,摆满了各种纪念品之后就显得更加拥挤。
浮雲列車
王太卡看中了一个帽子,一个围巾和一套手套,都是奶白色的。王太卡拿起了对着泰妍比划一下:“和你的整体很搭配,雪地里的精灵!”
泰妍呵呵笑:“不听你花言巧语。”
王太卡咧咧嘴,然后到前台去付账。在曰本的好处就是,泰妍即使这么直接出现,也没有人能认出来。老板是个大叔,看起来还挺和善,笑着用口音有点重的日语说道:“你的女朋友真漂亮啊!”
王太卡付了钱,笑道:“不是女朋友,我是她二大爷。辈分大,没办法。”
寵寵欲動:隱婚總裁別愛我 沈綠衣
“喔!”大叔一脸错愕,然后尴尬的说道:“不好意思。”
“没关系。”王太卡笑了笑,然后带着泰妍走出来,背后还有大叔惊讶的目光。
泰妍忍不住问道:“你们用日语说了什么?”
“嗯?就是付账的事情啊,我们讨价还价来着。”王太卡把帽子围巾和手套递给泰妍:“戴上吧,感觉会适合你。”
泰妍心里这个烦躁!然后戴上了帽子围巾和手套,因为确实有点冷。
等都戴好了,泰妍整个人看起来都感觉憨憨的,一个白色的团子。
王太卡笑道:“有点搞笑的风格,实话说。”
泰妍问道:“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坐会吗?”
“前面有咖啡厅,走吧。”王太卡带着泰妍往前走。
替嫁契約,我的壞老公 純色、泡沫
这天气有点怪,一会是雨一会是雪,时大时小、时有时无的。从外面慢慢走过去的,学校里非常清净。
札幌本来就是很冷的,北海道大学的小区非常大,王太卡和泰妍在里面溜达,假装自己是在校生。
北海道大学的前身是帝国大学,在前身是札幌农学院。现在本来也没到冬天,所以这里绿植还能看到,特别多,还很茂盛。上面还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霜雪,真的是奇景。
王太卡忍不住感叹:“这种反季节气候。真的是难遇见。小时候,我记得有一次也是,树叶还是绿的,居然下了一场雪。然后很快就化干净了。当时觉得是奇迹一样。算上北海道这一次,我也是第二次遇见。”
泰妍可听不进去:“还有多远啊,我要冻死了。”
“没情趣!”王太卡虽然这么说着,但还是带着泰妍快步走了一段路,然后看到了目的地。
前面不远处有个门,王太卡带着泰妍进来,泰妍终于舒服了点。
“虽然好美,但是也真的好冷。”泰妍说道:“应该喝点热的东西,要不然会感冒的吧。”
“哇,努娜现在很世故啊,都知道用话来点我了!”王太卡笑道:“这是北海道大学的信息中心,里面有咖啡厅,也可以买到大学的相关纪念品。我记得,还有一个是以札幌农学院为名的曲奇饼干,奶味很浓,一会都尝尝。这还有个博物馆,里面……”
泰妍摆摆手,打断了王太卡滔滔不绝的废话:“带路!”
“是,太君……哦,太妍!”

4ohop熱門都市言情 《重啓全盛時代》-第2154章 兩個人的自我拉扯閲讀-q27qk

重啓全盛時代
小說推薦重啓全盛時代
到了住所,第一天就是休整休息。
整个拍摄团队人不多,但是也不少,十几个人,都听王太卡的指挥。
無限進化之吞噬巨獸
王太卡说了点注意事项,队伍里有两个人翻译,一男一女,加上王太卡也会点日语,基本够用。
絕品女仆 誓三生
盛唐風流武狀元
不过泰妍却不在,只是助理来了。王太卡想起刚刚车上的话,问助理:“泰妍是不舒服吗?”
助理点点头:“是的。”
王太卡问道:“是哪个吗?”
新婚夜未眠 月夜未央
助理:“什么?”
王太卡挠挠头:“额,我想想韩语里这个词怎么说……生理期?”
“哦,这……”助理没想到王太卡问这么私密的问题,问一个女偶像生理期,还真的挺不礼貌的,即使是为了拍摄。
王太卡也察觉到了,改口:“我的意思是,还能拍摄吗?”
英雄無敵之不死浩劫
“可以的。”助理点点头:“主要还是最近太忙,可能饮食不太规律,胃不舒服。”
“我知道了。”
王太卡想了想,最后还是去找泰妍。不管是于公于私,王太卡都有必要知道一下泰妍的情况。
到了泰妍的房门,王太卡敲敲门,隔了好一会泰妍才开门。
看到是王太卡,泰妍看了看王太卡,微微皱眉:“什么事?”
我就是超級偶像
王太卡:“嗯,问你晚上吃什么,看你这样,应该要忌口了。”
泰妍说道:“没什么胃口,嗯……你什么时候准备?”
“准备什么?”王太卡问道。
泰妍抿抿嘴:“车上你不是说了,意思是逗我?”
王太卡错愕,才明白为什么刚刚开门,泰妍盯着自己看了看,说道:“鸡蛋羹?害!我以为你不想吃呢?”
變身之輪回境
“你!”泰妍居然有些不悦:“这就是你的缺点,你以为,你以为,每一件事都是你以为,从来不会想别人,总是靠着你以为。”
王太卡没有反驳,他知道泰妍说的不是鸡蛋羹的事情,说的是很多很多的事情。王太卡的偏执和霸道,确实总是能忽视很多,哪怕是很重要的人。
“现在也不晚,要吃吗?”王太卡问道。
泰妍撇撇嘴:“不吃了。”
王太卡知道泰妍的脾气,于是给个台阶:“额,那我求着你吃呢?”
“那我勉为其难吧。”泰妍果然下台阶了。
讲道理,这可不是王太卡用了什么手段,或者心理学的推测,这完全是两个人太熟悉了,知道都是什么情况,所以遇见了小僵局,能互相给个台阶。
只是可惜,这样的默契和容忍,居然是一定要等到整理关系之后,两个人才能做到。不过想想也是,如果是一个亲近的人,就算是没有道理的时候都要纠缠一会。所以又何谈什么退让呢?
人们总是这样,把好脾气给了别人,把坏脾气留给了自己最重要的人。
又或许,是因为从错综复杂的关系中脱离,恢复到了最单纯的同事关系,半陌生人关系,所以那以往因为太靠近所以看到的缺点,居然一下子都消失了,又变成了距离的美感。
女招魂師
我的未來有點萌
人的感情,还真的是有够好笑的。
这是公寓式的酒店,说是酒店,其实更像是那种度假屋。现在不是旅游的旺季,所以很宽松。也有配套的厨房。
酒店里可以点餐,但泰妍吃不惯,王太卡只要从酒店里单独买了食材,做鸡蛋羹。
快樂的金色年代
韩国的鸡蛋羹和国内的还真不一样,国内的是把鸡蛋打碎搅匀,然后加水加盐加葱花,上锅蒸。这样的鸡蛋羹口感顺滑又软嫩,味道是极好的。
而韩国的鸡蛋羹就简单粗暴了,石锅里放水、香菇、大葱、盐和鸡精,煮一会,把搅拌好的鸡蛋倒进锅里,用勺子搅拌,最后搅拌成一团糊糊的样子,然后盖上锅盖,焖一会就可以吃了。
听起来好像是中式的更简单,但实际上鸡蛋羹主要的工序是在搅拌和蒸的环节上。
中式的鸡蛋羹对搅拌的要求很高,要搅拌的很好,最后做出来才完美。否则蒸出来之后,因为鸡蛋没有搅拌好,但是蛋清都沉积在下面,连带着盐也在下面,所以锅底是厚厚一层很咸很硬的蛋清,就浪费了。
除此之外还有蒸,煎炒烹炸蒸,最难的就是蒸。别的办法是可见的熟,只有蒸真的很靠技术,新手没有学蒸的,因为对火候和时间的要求很高。鸡蛋蒸的久了,会老,味道变差。蒸的短了,就是汤汤水水,完全不能吃。
而韩式的鸡蛋羹看起来好像工序麻烦了点,但是最后做出来的东西就是糊糊,然后再焖,并不是蒸出来的,所以不会产生沉积那样的情况,省下了搅拌的力气,也不用判断蒸的火候。
所以说韩式鸡蛋羹是手残党的福音。
王太卡不给泰妍做中式的鸡蛋羹,也完全是因为……他真的不能保证,自己蒸出来的东西能不能吃。这泰妍万一给吃的上吐下泻,那回去就算S.M公司不说啥,充儿都会撕了王太卡的。
唉!忽然想到这,王太卡意识到了一个被自己忽略的问题。
王太卡问道:“你和充儿是姐妹吧?”
泰妍不知道王太卡想干什么,答道:“当然了!”
“那么以我和充儿的关系,我是不是得叫你……”王太卡咧咧嘴:“大姨子?那蠢卡就是二姨子?徐烦烦就是我小姨子?”
“我看你是大傻子!”泰妍有点崩溃:“你敢那么叫我,我真的会翻脸的。”
王太卡见泰妍不像是开玩笑,撇撇嘴:“随便聊聊咯,不叫就不叫。那我叫什么?”
“像之前一样,叫努娜呀……”泰妍马上反应过来:“你诈我!”
“没有,逗你玩。”王太卡笑了笑:“放心,我不越界。泰妍xi,这样很好。或者金女士,也可以。努娜,不是我能叫的了。”
泰妍没有开口,不知道是默认还是怎么样,但态度也是明显的。
都是成年人,也是整理过关系的。扯扯淡没问题,但真要再往后,那确实没必要重蹈覆辙了。
王太卡也没说话,场面一时间安静下来,只剩下石锅里闷着的鸡蛋羹,发出一点点的声音。
泰妍忽然笑了,她以为王太卡会按照惯例,稍微矫情一下,但是没有。明明这是她想要的结果,但竟然有些遗憾。
可残酷的现实和美好的爱情总是结伴而行,总不能阻止你奔向比我更好的人吧。

6qju2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重啓全盛時代 線上看-第一百六十九章、努娜的倉庫級親故讀書-qi4q0

重啓全盛時代
小說推薦重啓全盛時代
韩国人挺有意思。
或者说,起码在感情方面,韩国人很喜欢找合适的托词。
用一个理智或者克制的借口,掩盖自己本来直白又伤人的意思。
就像是这句“整理关系”,几乎是韩国年轻人在分手时的必用语录。重新整理关系,重启定义彼此,用这样的方式去说,好像真的比“分开吧”这样的话,要和善很多。
王太卡刚刚和帕尼重新定义了彼此,现在又和泰妍整理关系。这是王太卡的悔过,他想和充儿好好在一起。既然决定是充儿了,那有些感情,怕是必须要辜负。
王太卡曾经有过贪心的念头,其实哪怕是现在都还有。但是他明白,他根本做不到全部拥有。这种梦荒诞又美好,确实容易让人着迷,但是也不能一觉不醒。
好在王太卡善于压抑内心,他克制住了自己的贪婪,学会断开那些割舍不了的关系。
網遊之我是策劃 辣子雞丁
曾经王太卡真的是千方百计的挽留泰妍,都没有任何办法。此时的王太卡虽然不想放弃,但是事实情况上,他已经没有了任何周旋的余地。
就像泰妍说的,她就算给王太卡一个好的态度,也不过是随机的心情决定。两个人已经穷途末路了。
王太卡忽然想起国学大师王国维在《蝶恋花》里面的那句词: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星囚
是的,真的就……留不住了。
也许真的是目的性太强,惹人反感。但现在没有了目的性,那一切也能如初吧?
哪怕像是亲故,就算不是客厅级,走廊级也可以。
而听到王太卡的话之后,泰妍居然沉默了许久,像是在想事情,又像是在放空。
在王太卡疑惑回头的时候,正好看见泰妍从沉默到笑出声的瞬间。
神聖巨龍吸血鬼
“这么开心吗?就不能遮掩一下?”王太卡尴尬的说着。
泰妍摇摇头,说道:“不是,不是的。只不过……我拒绝过很多人,每次都会用这样的话去作为开头。说着我们整理关系吧,其实想的是离我远点,不要再来烦我。你不是也知道,之前最多同时有十几个人在追我吗?那些人,每一个在跟我告白的时候,我都会这么说,我们整理关系吧。这样,他们也就懂了我的拒绝。”
“只不过…..”泰妍笑着:“我从来没想过,我居然也会被同样的话……鱼达,这又是一项我此前没有过的人生体验,谢谢你,我也被拒绝过一次了。虽然我根本没有表白。”
反套路快穿 良心
王太卡说道:“上一次,你这么健谈的和我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好像已经是很久之前了。你是在开心吗?”
“我承认,是有遗憾,但是那样也没办法。与其我们彼此这么浪费时间,不如你好好对允儿。终于,你还是相同了。我们起码没有用最残忍的方式告别。”泰妍继续走着。
王太卡跟上,问道:“那,我们现在是什么级别的亲故?”
泰妍想了想,说道:“你呢?你怎么想?”
王太卡说道:“最起码,也是个客厅级别吧。要是走廊级别也可以。”
泰妍摇摇头:“不是。”
王太卡倔强又幼稚的追问:“玄关级?”
泰妍依旧摇摇头。
王太卡没有了笑容:“如果是在门外,已经算不上级别了吧?这完全是外人,连亲故都不是了。起码也要留一个敲门级的亲故。”
泰妍说道:“嗯,厕所级怎么样?”
“努娜……”王太卡举起手:“我要是真的生气,女人我也照打不误哦!神经病的话,打人也是不会坐牢的。”
“开玩笑了,应该是仓库级。”
王太卡懵了:“这算是什么?”
泰妍说道:“就是仓库咯!曾经是很喜爱的东西,就像是我小时候的一个可爱的布偶小狗,得到的时候也是视若珍宝,也是寸步不离,甚至害怕别人抢走。每天放学回来都会看着,甚至会抱着一起睡觉。”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上学,上班,工作。很多以往的东西,已经没有时间去触碰。可能是长大了,不喜欢了。也可能是太久了,已经遗忘了曾经喜欢的感觉。但是人生总要往前啊!可这个东西毕竟曾经喜欢的,丢掉也不舍得。最后就只好放在家之外的小仓库里,虽然已经没有在这个名为‘家’的区间里,但是还是无法放弃。但因为各种原因,也不可能回去仓库再取出来。于是这个布偶,就会在仓库里锁上一辈子。”
“虽然拥有过,但永远也没有关系了。这样的仓库级关系,我觉得很合适。”泰妍看向王太卡:“你觉得呢?”
王太卡沉默了一下,说道:“有些事情永远尘封在心底,就足够了。是这个意思吗?”
“哇!鱼达果然是鱼达呀!我这么啰嗦的话,居然被你这么精简了。”泰妍缓步走着,说道:“但是这样很好。”
極品紈絝 南陽
王太卡跟着问道:“但是仓库会满,总会有清理的时候。难道不会丢掉吗?”
觸墓驚婚,棺人榻上來 畫莎
“那样和丢掉,有区别吗?没有吧,本来也不过是心理安慰而已。”泰妍抿抿嘴:“就像说我永远爱你,不是说多少年以后还会爱,只是说现在这一刻,我对你的爱,让我有勇气说,我永远爱你。”
王太卡摇摇头,但也没有再说什么。因为说不出来,没必要了。泰妍说的也是对了,都仓库级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两个人走在街上,旁边的店面是一面大玻璃,顺着夜晚路灯的光,隐隐约约照出了王太卡和泰妍的身影。
泰妍停下脚步,指了指镜子里的影子。隐隐约约,模模糊糊,只能看清个大概,看不清楚长相。
王太卡问道:“怎么?”
泰妍浅笑着:“没什么,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我和你认识了这么久,居然连一张合影都没有。”
拼命
王太卡想了想,说道:“有一张,之前在景福宫的时候,你,我,还有充儿,我们三个的合影。不过也确实,只有那一次,只有那一张。”
泰妍看着王太卡,再次说道:“我说,我们认识了这么久,我们,居然连一张合影都没有。”
王太卡说道:“现在?”
“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脸上没有笑容,照出来也不好看。倒不如这样,看看镜子里,我们还能站在一起,好像很熟悉的样子。这个角度我第一次看,居然有些满足,也是够好笑的。”
说到这,泰妍居然伸出手,虽然个子有些矮,但还是踮起脚,用手搂住王太卡的脖子,无礼的说道:“看着玻璃里面,记住我们现在的样子。现在我问你,你喜欢我过吗?”
王太卡这一次没有迟疑和犹豫,看着镜中彼此,点点头。
泰妍终于露出了因为王太卡才绽放出的美丽笑容。
“谢谢你的坦诚,虽然你已经永远失去我了。”

vdojd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重啓全盛時代 ptt-第一百六十六章、夜宵展示-fxsp4

重啓全盛時代
小說推薦重啓全盛時代
宝岛宾茶。
“很久没来了。”
王太卡牵着充儿的手,两个人是一路走到这的。
这距离王太卡家不远,但是也没有特别近,充儿却说,王太卡如果想出肉就必须要走一段距离,如果就在家附近的话,不能吃肉。
總裁大人的編劇小妻
時空萬界臨時工
王太卡没办法,和充儿来到了这边。说起来,王太卡确实很久没有来了,上一次到这里,还没有和充儿在一起。当时还在无数关系里挣扎着。
后来王太卡的事业起的很快,他也很少有闲心到这边了,一般都是忙着。
有段时间没来,没想到里面已经换了装潢。一进门,收银台那坐了一个胖子。
“阿宾不在吗?”王太卡问道。
那个胖子回头:“有客人找。”
“谁啊。”邓彬从后厨出来,看到王太卡一愣:“稀客呀,好久没来了,我想着你是不是搬走了。”
“没有,太忙了。”王太卡笑道:“今天没事,过来吃饭。”
“在电视里看到了,现在你可不一般。”邓彬指了指胖子:“这是我亲戚,来韩国给我帮忙,刚刚没乱说什么吧。”
魔女天嬌美人誌
“没有,给我准备个单独的房间。”王太卡笑道。
邓彬看了看旁边的充儿,此时充儿是戴着口罩和帽子的,不过邓彬以为是帕尼,毕竟新闻里都是那么说,于是连忙安排:“好啊,前面,就在那里面是。”
王太卡和充儿到了里面,然后点菜。
我的21歲純情嬌妻 賈天真
之前这主要是卖饮品,现在已经彻底变成餐厅了,可见生意是不好做。菜单上除了中餐,还有韩餐。
王太卡说道:“一份牛肉拌饭,烤一份五花肉,一份鱿鱼,来一份酱汤,一份石锅鸡蛋。”
充儿说道:“太多了吧!”
王太卡:“嗯,差不多了。来一瓶酒吧。”
邓彬:“真露?”
“可以,就这样吧。一会一起送进来,记得先敲门。”王太卡放下菜单,阿宾离开,充儿才摘下帽子和口罩。
“喂,你要的太多了吧,这怎么行,大晚上吃这么多!”充儿说道:“我必要纠正你的饮食习惯了。”
神針記 西川
“行,我知道了,明天纠正,今天先吃。”王太卡笑着。
韩餐其实大多数是半成品的样子,所以上的很快。充儿中途又戴上口罩,等到上完菜又摘下来。
偶像谈恋爱不容易,之前没有什么也就算了,现在既然有关系了,那么充儿对这种事保护的很好。
王太卡看着充儿,心里却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光明正大。
充儿看着王太卡闷闷不乐,拿起酒瓶,两只手倒着抓紧,然后翻过来一扭,酒瓶居然被打开了。
“喔!”王太卡一愣:“这么帅?啊?跟谁学的?”
“侑莉欧尼教的!”充儿显摆的说道:“很帅吧!侑莉欧尼还会一个深水炸弹,我目前还没学会,等着我学会了,跟你展示一下。”
王太卡哭笑不得:“为什么要学这种东西啊?”
充儿笑道:“不知道呀,我们一起玩的时候,总会说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嘛。女孩子都是这样的。”
王太卡点点头:“哦,我听说你们还组团一起看成人片,然后被找蠢卡的囧晶遇见,当时老尴尬了。”
“额……”充儿尴尬的笑着:“只不过是一些并不露骨,有些亲热画面的电影而已,什么成人片呀,胡说!”
“哈哈!”王太卡哈哈大笑:“这个开酒的姿势,都谁会啊?”
學霸快遞員 夢風
充儿说道:“忙内也会哦。”
王太卡笑道:“真的假的,徐烦烦看起来不像是这样的人。不是都说什么咖啡厅图书馆吗?”
“真的。哦,对!”充儿想起来了:“你的那个影视剧里,好像也有类似的情节吧。”
王太卡想了想,说道:“哦,是有一个喝酒的剧情。她还专门去学了这个?”
橫掃 睡成
“嗯。”充儿笑道:“我们忙内可是很认真的,你以为只是开玩笑的人设吗?”
王太卡还真的有点刮目相看:“倒是我可能小看了。行吧。早知道这样,我就要我们国家的酒了。”
充儿眨眨眼:“你喜欢喝吗?”
“主要是我们国家的酒,酒盖子不是这样的,你把手拧残废了,也拧不开。”王太卡哈哈大笑。
“真的嚣张呀!”充儿盯着王太卡,忽然来了个暴击:“哦,真露是IU代言了,这是你喜欢的原因吗?”
“额!”王太卡被呛到了。
说实话,韩国的酒,王太卡是真的不喜欢,味道莫名其妙的,完全不如天朝的酒。所以他喝,也只是喝真露。因为真露……确实是知恩酱代言的。然后喝多了,也就有点习惯了。
王太卡尴尬的说道:“你什么时候代言呢?我那时候要大醉一场。”
充儿只是逗王太卡,她也没有多问,而是顺着王太卡的话题:“嗯,我不知道。我代言的零食衣服比较多,酒还没有。哦,代言了保险哦,要买一份受益人是我的保险吗?”
“哇,你这个也太狠了!你如果这样做广告,会被人打死的!”
王太卡和充儿两个人笑的东倒西歪。
虽然王太卡点的东西不少,但是他胃口本来也大。充儿却是真的自律,除了吃了两口泡菜,喝了一点酱汤,比的饭啊肉啊,都是一口不吃。
王太卡知道这是偶像的自律,所以也不劝,就这么吃着。
在韩国吃饭,剪刀是餐具,而且不会给汤勺,都是用调羹吃饭,筷子也是辅助。无论拌饭还是汤饭,一律调羹。
而且来韩国,还有一个问题需要克服,就是韩国的金属扁筷子。
韩国的筷子相对于天朝的筷子有很大的区别,形状上它不是类似于柱子形状的,而是又扁又长。它不仅扁,而且几乎是金属材质。
韩国过去的战乱比较多,为了方便携带与保存,筷子多会使用金属像是铁、钢等材质,到了现代有了环保意识的概念,政府甚至规定餐厅一律不得提供免洗餐具。
所以筷子本来就是扁的,又由于金属材质的光滑性,又再次加大了筷子使用难度,常常让第一次使用的人有点不好驾驭。
精靈之全能高手 騎車的風
王太卡就是如此,他最开始用扁筷子的时候,连一口肉都吃不到嘴里。真的太难用了,怎么夹都夹不起来。
即使到现在,王太卡用扁筷子的姿势都是别扭的,但是起码能把肉吃到嘴里了。
充儿看着王太卡拿着筷子的手势,忍不住笑了:“是我之前太疏忽了吗?你怎么这样拿筷子?”
王太卡吃了一块肉:“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筷子别管怎么拿,能吃肉就行。”
異次元亂世 夜輪蘇
“你应该这样,会好一点。”充儿还帮着王太卡摆弄:“韩国的扁筷子,外国人确实用不惯。我看你们国家的筷子,都是圆的。”
王太卡说道:“因为韩国传统房子的结构设计,厨房只有烹煮的功能,通常是餐厅的。所以要吃饭的地方一般都是客厅。筷子如果是圆的,容易在移动过程中滑落,扁平形状的相对来说会比较稳定。”
穿越二戰
充儿惊讶:“你连这个都知道呀?”
王太卡咬牙切齿:“对啊,因为最开始我用不好筷子,吃不了饭的时候,也是很生气,所以想知道发明扁筷子的人到底是何居心,所以特意去上网查找了。”
充儿哭笑不得:“天呀,你也真的够可以的,小气呢!这样都要找到发明人,怎么?要诅咒他吗?”
“恨不得打他一顿呢!”王太卡笑道。
充儿抿抿嘴,继续说道:“不过你只说了一个原因,还有另一个原因呢。在过去的传统家族中,妻子必须将饭菜由厨房端到丈夫的房间,让丈夫用餐。所以筷子做成扁状也才容易固定在餐盘上,嗯……”
说到这,充儿已经用苏子叶包好了一块肉,送到了王太卡嘴边:“所以你不会用扁筷子也没关系,我会送到你嘴边的。”
“十七,张嘴,呐~!”

tar58非常不錯小說 重啓全盛時代 線上看-第一百六十五章、同居生活的開始分享-pfl7m

重啓全盛時代
小說推薦重啓全盛時代
“当!”
门被推开,王太卡回到家。
“十七,你回来啦。”充儿连忙从沙发起来,走到玄关。
王太卡看到充儿愣了一下,然后拍拍脑袋:“哦,对……今天你搬过来了,我刚刚走神了,几天看到你,还没反应过来,差点问出‘你怎么来了’这样的话。”
充儿笑道:“慢慢习惯吧,先换鞋子吧。”
弯下腰,充儿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拖鞋,轻轻的放在地上。
“别这样,我受宠若惊的。”王太卡笑道。
“照顾一下男友,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充儿笑着:“今天是第一天哦!”
王太卡低下头,看着拖鞋居然是新的,下意识问道:“我之前的那双拖鞋呢?”
“嗯……”充儿顿了顿,说道:“没扔,放在里面了。不过这双是我给你买的,象征着穿这个吧。”
王太卡没有说什么,之前那双拖鞋是知恩酱给王太卡买的,两个人是一套。看来充儿也注意到了,但是忍了这么久都没有说过,不过现在既然晋升家里的女主人,这种事也不会一直留在眼前碍眼。
“嗯,好。”王太卡刚要换鞋,却忽然说道:“不过这样,好像不是很隆重啊。像你说的,这是第一天。嗯,等着,我重新进门。”
说着,王太卡又出去关上了门,然后再打开门,大声的说道:“我回来啦!”
“欢迎回家!”充儿居然也配合,把拖鞋又重新放在地上:“请换鞋。”
王太卡换上鞋,然后说道:“谢谢,老婆……”
“喔,你……呀,乱说什么呀!”充儿语气好像是生气,但表情怎么也看不出来。慢慢的连语气也憋不住了,都要笑出声了。
这么久了,王太卡和充儿的称呼,其实还是之前那样,至于老公老婆这种话,也只在夜里的时候说过,不过那种是情趣,和日常里这样不同。日常里,两个人可没有这样的称呼。
所以这么第一次被称呼为老婆,充儿整个人有点飘飘然了,开心的不得了,接下来一会就躺在沙发上,一会起身,一会在阳台渡步,一会绕着屋子里开始走。
禦獸遊俠 一念紅塵
“呀,真的是……”充儿没过一会,居然还懊恼起来了:“这么开心的事情,却没办法去向别人显摆,真的是悲惨。第一次觉得当偶像好麻烦呀!”
“哈哈哈!”王太卡笑了笑:“你呀,真的是……”
充儿说道:“不过你看起来,好像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怎么了?”
“有吗?”王太卡摇摇头:“没有,可能是累了。”
欠債還了三分之一
“饿吗?我给你煮拉面吧!”充儿问道:“对了,你不是临走的时候,说吃牛肉拌饭吗?”
王太卡扶额:“哎呀,我忘记了,真的忘的干净。也没有拉面,要不然我出去一趟吧。”
“别了,你也很累的。”充儿笑道:“家里什么都没有了吗?”
“应该是,其实我不怎么在家里吃的。”王太卡说道:“我们出去吃吧。”
充儿摇摇头:“我不想去,好懒呀,不想动弹的。毕竟也晚了,不吃了吧。你也要减肥了,最近生活太好了吧,比之前壮了很多呀。”
武怒沖天 彩蟲工
“晚上不吃东西,对身体不好。饿着肚子睡觉,会引起夜间血糖过低,长此以往,会导致胃溃疡、骨质疏松,不骗你,真的。所以为了健康着想,睡前吃东西是必须的!”
充儿蹙眉:“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王太卡说道:“充儿呀,你想想,我虽然经常糊弄你,但每一次都是用转移话题的方式,而不是用谎言。我每一次对你说的这些事情,从食人族到晚上要吃东西,都是真的。”
神武飛揚
“嗯,这个我信。”充儿点点头,说道:“不过人家是让你吃点不饿再睡觉,不是让你吃到撑了再睡觉。你这是偷换概念!”
“呀,不好骗了呀!”王太卡哭笑不得。
“当然!”充儿说道:“为了不被你忽悠,我可是看过很多逻辑学的书。虽然大多数时候还是晕晕乎乎,但不会像最开始那样,被你一直骗,然后……”
王太卡补充:“然后被我骗到手里,吃干抹净了?”
“呀,又来了!”充儿撇撇嘴,这种话说出来,也不嫌丢人!呸!
求職陷阱
“阿一古,万万没想到,你居然为了我,去读书了!”王太卡笑道:“天啊,你居然为了我,去学习!”
“当然,怎么啦,哈哈!”充儿开心的笑着:“我现在再回去,和伯父伯母,完全可以中文说话,没问题的。”
“我想想,吃点什么,必须吃,要不然我睡不着的。”王太卡说道:“而且必须是肉,必须是肉。不吃肉会死的。”
充儿拉着王太卡的手:“心理作用啦,这样,我们玩接字游戏,你赢了,我就陪着你去外面吃,我赢了,就减肥啦,今晚不吃了。最多点了外卖,一份炸酱面,足够!”
“中文的吗?”
“当然是韩语啦!”
“拜托!你一个韩国人,我是外国人,这不是欺负我吗?”王太卡翻个白眼:“卑鄙韩国小妞!”
“你的韩语足够好了,到底玩不玩!”充儿撇撇嘴。
“玩,你说啥就是啥嘛!”王太卡说道:“我先说,嗯……运动!”
充儿马上说道:“东西!”
王太卡露出坏笑:“喜欢你!”
“呀呀,你这样是犯规的呀!”充儿捂着脸:“我没办法接啦。”
“犯规?拜托,这几个词不管是中文发音,还是韩语发音,都是可以接上的!运动,东西,喜欢你,完美呀!我哪里犯规了?”王太卡得意的笑着:“怎么样,我这韩语不错吧!”
“真的太卑鄙了呀,你这么说,我刚刚脑子里都空了,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充儿撇撇嘴:“这是最失败的接字游戏了,不过为什么明明我输了,却很开心呢?”
天降之吻 月弦
“所以,要不要吃肉?”王太卡笑道。
“愿赌服输咯!下次我会防备的,这次嘛……走吧,我们出去。”充儿拍手:“对,正好去便利店买拉面。”
“好啊。”王太卡说道:“上次不是说,你很想去电影院看电影,但是怕被人认出来。一会买点零食,我们在家看吧!”
充儿笑了笑,说道:“是我说过的吗?我好像没说过吧?”
我的美女老師姐姐 小孤單
王太卡一怔,其实他还真忘了这是谁说的,只是记得有这句话,不是充儿是泰妍吗?还是知恩酱?不对,不是知恩酱,还能是谁?自己记错了?怎么解释?
充儿看着王太卡的那个琢磨的表情,沉默了一下,然后抿抿嘴轻笑着。
“呵呵……开玩笑,就是我说的,你没记错。走吧,回来找个电影看。”
王太卡:“……”

y1qmn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重啓全盛時代 噴火萌-第一百六十四章、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展示-xxwrp

重啓全盛時代
小說推薦重啓全盛時代
正常情况下,和王太卡聊天是一种享受。
就像是听故事一样,王太卡经历的很多,所以有很多新奇的事情,总是能勾起别人的好奇心,忍不住听下去。
这些经历真的是宝贵,王太卡仔细想了想,自己和很多人的关系最开始拉近,都是因为王太卡讲了一些故事,勾起了别人的好奇心,于是慢慢的就有话题了。
充儿也喜欢王太卡这一点,和王太卡在一起就像是得到了整个世界,他繁杂的经历如果著书立传,想必是精彩极了。
美好的一餐,真的很开心。
王太卡和充儿回到家,充儿的东西已经送过来了。大猪一脸呆相的看着呢。
“行了,没事了,你回去吧。”王太卡说道。
大猪点点头,这才离开。
執手畫江山 玲瓏如玉
“我来帮你收拾一下吧。”王太卡回过头对充儿说道。
充儿摇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就好。就是些衣服什么的,我自己可以。”
王太卡坏笑:“什么衣服?”
“下流!”充儿瞪了王太卡一眼:“所以不能让你看,明明没有什么,都要被你琢磨出奇怪的东西来。变态十七!”
王太卡哭笑不得:“好了,不闹了。既然你这样,那我先出去一趟,正好有点事要解决。”
“嗯,好,早去早回,等你回来吃晚饭。”充儿笑了笑,然后懊恼的拍手:“呀!说好了买拉面的,忘记了!”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没事,我回来顺便带一些好了,没事的。你有特别偏爱的吗?告诉我。”王太卡说道:“哎呀,糊涂了,为什么要吃拉面呀?在我眼里,这可不算什么正式的食物。今晚吃点别的吧,我想吃牛肉拌饭了。”
充儿点点头:“我也想吃。”
“呀,你真的是……好吧,我会买回来的。”王太卡换了一件外套,然后离开了家。
充儿看了看王太卡穿的那件外套,低头想了想,然后像是没事人一样开始整理行李。
王太卡则是离开家,开着车直接上路,然后打了个电话。
电话随后接通,一个悦耳的声音传来。
“喂,哪位呀?”
“黄秘书,或许你没有备注我吗?”
“哦,怎么样?要惩罚我吗?”
“我去哪找你?”
“嗯,忠武路附近有一家西餐厅,我在这喝下午茶。”
“哦,上次你去的那家吧。”
“是的呢~!”
“我马上到。”
“快一点,过时不候呦!”
“呀,喂?挂我电话,真的是……”王太卡开着车直奔目的地。
萌妻上天:豪門千金歸來 風瑩汐
慕少的萬億嬌妻 遺忘物
西餐厅里人不多,这里环境幽静,适合谈事情。
帕尼其实只是恰巧在忠武路附近而且,听到王太卡的邀约,才说了这个地方。要不然在外面也没办法见面。
点了一杯咖啡,帕尼在位置上等候。
没过一会,王太卡进来了,四周看了一圈,然后走过来:“不晚吧?”
“正好。”帕尼笑道:“应该怪他们太慢,我的咖啡还没有上呢。抱歉,没有给你点。”
“不用,我其实并不喜欢高档的咖啡,太苦了。加糖又损伤了咖啡的味道。还不如速溶咖啡,互相敷衍罢了。”王太卡挥手叫服务生:“苏打水,谢谢。”
洪荒家族 黑木耳我來也
帕尼看向王太卡:“为什么忽然找我?什么事?”
傳奇族長
王太卡眼神有些躲闪,问道:“最近忙什么呢?”
“忙着应付记者。上次见完面,你是痛快了,我可惨了。现在不管到哪,记者问的全都是和你有关的问题。最近可心烦了。还要记着你的习惯,害怕以后穿帮。我太难了。”帕尼笑道:“主要你的毛病太多!”
王太卡说道:“这就是没有给我点咖啡的原因吧,知道我不喜欢喝。”
被戳穿了,帕尼也没有不好意思:“聪明呀。”
说实话,和帕尼这样的女生在一起,还是挺舒心的。当然前提是你要驾驭她,否则就是空谈。但是如果她信服你了,那么帕尼简直是一个完美的伴侣。
虽然如此,王太卡还是没有犹豫。
一嫁三夫 墨澗空堂
昨天的醒悟,还不晚。王太卡知道自己亏欠,但是进退两难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周旋的余地了。
而且……充儿给自己留着脸,那也不能给脸不要脸。欺骗一个心心念念想嫁给自己,和自己结婚的人,那也太……
王太卡虽然心有遗憾和不舍,但是却没有不甘。
“黄秘书……”
“嗯?”帕尼看向王太卡,知道这是有话要说。
大金王妃之烈瑤戀 木蘭書
“我们,重新定义一下彼此吧。”
“嗯?”帕尼错愕的看着王太卡,她有些不敢相信,但是看着王太卡的表情不像是玩什么情趣套路,更不是开玩笑,她才明白是真的。
“哦……好呀。”帕尼点点头,没有犹豫和拒绝。
王太卡看着帕尼,他本以为帕尼没懂什么意思,但是看到帕尼那个难以形容的礼貌笑容,心里咯噔一下,然后明白帕尼是知道的。
但帕尼这样,也太冷静了。
“说真的,我还以为,这句话是我先说的。”帕尼笑了,有些半开玩笑的懊恼说道:“呀,真的是不甘心,怎么也得是我把你舍弃才行,要不然像是一个被抛弃的悲惨失败者,这一次是我输了呢,太卡xi。”
王太卡摇摇头:“是我的问题,错误是我。只不过浪费你……哈,这么说太矫情了,算了。”
帕尼却笑了,说道:“嗯,果然事情发生在不同人身上,感觉是不同的。看到你和Victoria矫情,怎么想怎么觉得恶心。但是看到你现在对我这么简单明了,又觉得不够隆重了。”
王太卡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用为难,早就说好了,就是怕这样的。其实我想到了,只不过没想到这么块。不过很好,也算是帮着我下决心了。”帕尼笑着说道:“要不然我还真的会愧疚。现在好了,可以光明正大的祝幸福了。喂,你们不会是因为快结婚了,所以这样的吧?”
王太卡摇摇头:“没有,只是觉得亏欠……对不起,我似乎没有资格在你面前说……”
“别,别说了,你亏欠允儿,所以这么做,然后补偿她,这很对。但是呀……”帕尼抿嘴笑着:“但是你不亏欠我,毕竟之前我就说明白了,我只是把你当成免费的男公关而已啦。别误会啦!”
王太卡露出惨淡又荒唐的笑:“嗯,服务结束。”
“零分,我不喜欢,所以你被我放弃了。”帕尼站起身,说道:“这样才对嘛,我舍弃掉你了,因为我玩腻了,倦怠了。哦,一会的咖啡你喝吧,费用你也结一下。还有……”
帕尼盯着王太卡看,努力掩饰着感情之后,眼里只剩下空洞的黑暗:“这件外套别穿了,是我送给你的。我不要回了,毕竟今天有些凉,不穿外套回去感冒的话,就不好了。不过以后也别穿了。丢掉最好,不是赌气,是真的。别给以后的幸福生活埋下伏笔,那样就没意思咯。”
王太卡点点头:“我知道了。”
帕尼睁大眼睛,停了一会,等眼睛再次干涸,这才继续用逐渐变低的语调说道:“忘了问,以后如何相处呢?”
王太卡:“除了不能负一度接触,其他的照旧吧。我也是真的当你是亲故。我……阿一古,这话说得,太无耻了。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还好,还知道无耻,这代表还有救。”帕尼笑着拍了拍王太卡的肩膀:“以后,就算好闺蜜吧!”
王太卡茫然的看向帕尼:“闺蜜?”
鬼王獨寵腹黑嫡妃-一捧雪
“是呢。”帕尼笑了笑,最后深情的看了王太卡一眼,然后先转头后移目光,像是做了什么交接,再或者是斩断。
“以后要好好对允儿。那么……下次见!”帕尼不再看王太卡,直接迈步离开。
王太卡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没有去挽留。耳边剩下帕尼走路时,高跟鞋迈步的脚步声。
“哒哒哒。”
最后,听着这高跟鞋的声音一点点变小,然后汇入更多的脚步声中,最后消失在整个嘈杂的世界里,王太卡才开始继续呼吸。
而后,只听王太卡瘫坐在沙发椅上,嘴里喃喃念着郑愁予的诗: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爆寵前妻:老公,不可以 安小落
冥王寵後:毒邪五公主
(注:本诗为宝岛诗人郑愁予于1954年创作的现代诗《错误》)

iknle精华都市小說 重啓全盛時代討論-第一百六十章、生菜往事展示-h0df9

重啓全盛時代
小說推薦重啓全盛時代
“啊!”
深宮霸寵,一品調香師
充儿卷了一块肉,递到王太卡嘴边。
王太卡一口吃下,超满足,伸出大拇指:“大发!”
客厅里,王太卡和充儿、知恩酱围坐在桌子旁,桌子上摆了不少吃的,大多数是各种泡菜。中间是烤盘,因为王太卡也挺喜欢吃烤肉的,所以家里有烤肉的锅。虽然没有炭烤的灵魂,不过毕竟是在家里,能这样也不错了。
“尝尝这个。”充儿把盘子往王太卡这边推了推。
王太卡看着一盘粉条一样的东西,问道:“什么?”
修真漁民
充儿笑道:“杂菜啊,你来韩国这么久都不知道呀。”
“不知道。”王太卡笑道。
充儿笑道:“我专门给你做的,尝尝吧。”
知恩酱刚要张嘴,又安静下来,在旁边没说话。知恩酱今天是真的给面子,全程就是安静的吃,让王太卡和充儿聊天。
王太卡问道:“你想说什么?”
升級闖無限
知恩酱旁边刚吃下一块肉,含糊不清的说道:“这是在韩国特殊日子才会做的,在韩国一个女生会这道菜,和男生结婚的成功率直接飞速上升!允儿欧尼专门给你做的呢!”
知恩酱点醒了王太卡,王太卡看向充儿:“真的?”
充儿鼓鼓嘴,用可爱的样子矢口否认:“才没有,反正没有,十七,你尝尝就是了。”
王太卡尝了尝,味道还行,就是有点甜:“甜味有点大。”
“我已经少放了,知道你不喜欢吃太甜的东西。而且洋葱也没有放,知道你不喜欢吃。”充儿说道:“但是味道应该不差呀。”
知恩酱说道:“恐怖分子的口味,怎么可能和正常人一样呢?我可以吃一点吧。”
充儿笑道:“当然,不够我再去做。”
“别了,我可不舍得让你再忙活了,挺好,我吃的味道也不错,这点甜度没问题,吃吧。”王太卡又吃了一口,随口问道:“怎么做的?”
充儿:“粉条用酱油煮熟,然后蘑菇和洋葱一起炒,红辣椒和胡萝卜一起炒。我知道你不喜欢洋葱,所以是单炒的蘑菇。然后单炒青椒。把这些放在一起搅拌,放酱油,香油,加一点麦芽糖。我麦芽糖放的也少,知道你不喜欢太甜的。最后加上芝麻,搅拌,完成!”
“蛮好的,真的。”王太卡笑道:“我会全部吃掉的。”
“哈哈,不用,别吃太撑,对身体不好。”充儿笑着。
王太卡笑着又包了一块肉,对着充儿:“啊!”
16路的幸福
充儿连忙摆手:“可不要,你吃的太全了,有辣酱还放了很多大蒜,我吃不了这个的。”
北風狂之天書傳奇 霜月楓橋
王太卡对着知恩酱:“啊!”
知恩酱气笑了:“喂,恐怖分子,我在这里当电灯泡已经很极限了,你要挑战极限的极限吗?”
王太卡:“得,这个我吃,我重新给你包一个。”
“才不要!”知恩酱又傲娇了。
王太卡一口吃下,说道:“人生能天天这样,也是真不错呀。咦,苏子叶没有了,这烤肉怎么吃?”
看着已经空了的盘子,充儿说道:“对不起,怪我了,苏子叶买少了,”
知恩酱说道:“允儿欧尼买菜回来,已经很棒了,怎么怪你。应该是恐怖分子吃太多了!”
如果是这种黑锅,那王太卡真的是心甘情愿的背,于是笑着说道:“是的,我没见过世面,苏子叶包烤肉味道好,所以吃多了。”
道衍天譜
其实在烤肉这方面,很多人对韩国也有一个误解,就是觉得韩国烤肉都是生菜包的。其实并不是,韩国烤肉还有一种菜,就是苏子叶。
韩国是一个多山地和丘陵的国家,而且地处中高纬度地区,比较适合一些半野生植物的生长。而且吃烤肉很容易让人产生油腻的感觉,韩国人为了克服烤肉的这种缺陷,往往会因地制宜选择本土固有的一些菜进行搭配,最典型的就是生菜和苏子。
生菜就有吸收油脂的作用,而苏子叶能有效缓解烤肉带来的油腻还能增加烤肉的香味,可谓一举两得,而且韩国的地理气候也很适合苏子叶的生长。
韩国人对苏子叶的热爱是毋庸置疑的,几乎什么都可以用苏子叶包着吃,还有苏子叶的泡菜。
鑒寶王 靜湖竹筏
雀追
王太卡也偏爱苏子叶。因为生菜的味道其实比较重,苏子叶的味道相比来说要好一点,不会遮住烤肉的味道。
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吃烤肉包生菜也不是韩国人的发明,天朝东北地区的人吃烤肉也是喜欢包菜的。所以韩国人的这种吃烤肉的习惯很有可能是受到了天朝的影响。
因为历史上天朝很久之前就有这种吃法了。而朝鲜王朝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天朝的附属国,所以饮食文化受到影响也不奇怪。
不过现在没有了苏子叶,这烤肉怎么吃?
这时候知恩酱却忽然想到什么,说道:“我知道了,等着我。”
随后知恩酱居然出了门,没过一会就带着一袋的生菜回来,说道:“没有苏子叶,但是有生菜。恐怖分子,你要是不喜欢生菜的话,我和允儿欧尼可以把肉全吃掉哦!”
充儿惊讶道:“你平时在家备着生菜吗?这东西很容易坏的,都是随吃随买。”
權謀之一品凰後 圖樓
王太卡也好奇:“你不会是从钟铉家拿的吧?”
“当时不是。”知恩酱抿抿嘴,说道:“起源有点无聊,我不想说。”
王太卡说道:“难道是自己打算在家吃烤肉,然后不叫我?”
充儿被逗笑了,身上拍了王太卡一下:“你别这样,总气别人。”
“恐怖分子,你忘了?”知恩酱撇撇嘴:“行啊,我说了。这是之前咱们一起种的,你忘了?”
妾本驚華 西子情
王太卡一愣,然后一拍脑袋:“哦,对,之前有一天,你忽然说要在家里种生菜,还拉着我去买了种子。后来我没管过,你就搬到你家里去了。没想到还活着,这么多呀!”
“嗯,吃吧。”知恩酱点点头,没有多说。
其实当初知恩酱种生菜的真正原因,并不是单纯的突发奇想,而是因为看到在《我结》里宋香菜和尼坤就一起种过生菜。
当时知恩酱和宋香菜也是开了修罗场的,感觉自己的底牌被用的差不多了。于是就拉着王太卡一起种了生菜。知恩酱估摸着如果下次再和宋香菜有了冲突,自己就拿着种生菜的事情刺激宋香菜。
看,我和恐怖分子一起种的生菜。哦,某些人好像也种过吧,还是很甜蜜的一起培育呢!但是抱歉了,现在这些是我和恐怖分子一起种的哦!
知恩酱相信这话一出,能怼的宋香菜卡壳半天。只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王太卡和宋香菜彻底恩断义绝,这生菜也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知恩酱看着这些生菜,感觉自己也和这些生菜差不多,没有存在的意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