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n5z有口皆碑的小說 重生追光者-第五百零六章 聖誕節(下)鑒賞-6dd69

重生追光者
小說推薦重生追光者
尽管有一肚子的激动与感激想要表达,但朴宣映却也没忘记当前是什么场合,自己正面对的又是什么人。
待李智昊结束通话,最后一次向李湛诚挚道谢,并表示一定努力练习,绝对不辜负偶像的期望。
随即知情识趣的告辞,将谈话空间还给兄弟二人。
望见女孩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模样。刚还为与表哥默契配合洋洋得意的李智昊,心里既羡慕,又懊恼。
自认三十六计其中大半已然融会贯通,可为什么偏偏没学会最风骚的美人计。
權力的邊界 惠學剛,彭宏偉
否则凭他玉树临风的外形,何至于圣诞节晚上替表哥放羊喂草,早左拥右抱,共赴花前月下了。
既然发现是一场误会,李湛也便不再耽误宝贵时间。
移步来到车门前,转身拍了拍废柴表弟的肩膀,语重心长的教导。
“智昊啊,你心里要时刻记住,收购CCM娱乐,是为了让你学会如何管理好一家公司,而不是一群艺人。”
“所以以后多做些附和代表身份的事,把心思花在运营和企划宣发上。如果实在闲的难受,就多读读管理方面的书。”
言罢,朝CCM练习生所在方向摆摆手作别,反身钻进驾驶室。
发动车子之后,蓦然想起正火速赶来的小姨子,只好再度落下车窗嘱咐。
“等吃完饭,记得把秀晶安全送回家。”
随着发动机爆发出野兽般的嘶吼,柯尼塞格眨眼间消失在道路转角。
朴智妍瞅瞅努力踮起脚尖,朝车子消失的方向殷切张望的朴宣映,不禁肚脐嘴唇埋怨爆发。
“那人那么坏,欧尼刚才怎么没狠狠踹他一脚!”
极度亢奋的情绪尚未平复,朴宣映一时没听清对方说了什么,纳闷的回过头。
民國投機者
“什么踹一脚?我踹谁一脚?”
“你别理这孩子,她已经饿的开始自动消化脑子了。仗着会几手三角猫的功夫,什么人都敢招惹,早晚闯大祸。”
咸恩静推开彪呼呼的朴智妍,没好气的训斥了几句。随即凑到朴宣映耳畔,小心压低音量。
“到底怎么回事,你不会真的又中特等奖了吧?”
這屆病人沒我瘋 很有病
“哎?啊!怎么会!”
朴宣映连忙慌里慌张摇摇手否认,眼睛不停眨动着,把脸别向一旁,一秒钟都不敢与对方对视。
“中一次奖是幸运,还想第二次就是做梦,这话不是你跟我说的么。那个人,其实是李代表nim的表哥。”
“qinjia?”
咸恩静斜挑着眉峰,脸上写满了的不信。
虽然距离远没听到三人交流了些什么,但刚发生的一幕,她可是看得真真切切,事情显然并非亲故说的那么简单。
不过没等继续往下追问,进而对抗拒从严的亲故动用酷刑。
李智昊恰巧微笑着走了过来,并适时帮朴宣映解了围。
“呵呵,真是不凑巧,碰到我表哥了,也就是这家店的老板。他误会我带一大帮人来白吃白喝,把我叫到边上骂了一顿。”
朴智妍信以为真,努着嘴暗自腹诽。
坏人果然是坏人,无论做什么都讨人厌。开这么高档的餐厅,却不舍得请亲弟弟吃饭,真小气!
李智昊将女孩的表情尽收眼底,心里不禁又泛起嘀咕。
之前那一嗓子“欧尼用飞踢”,他听的一清二楚,更何况听觉鬼神莫测的大表哥。
而参照表哥睚眦必报的脾性,这孩子现在还能毫发未损的站在这,简直堪称奇迹!
当然,到底是不是奇迹,还有待他后续仔细观察。
正当李智昊发现了表哥后宫小说的新素材,忽而一阵冷风吹过。
见衣衫靓丽却稍显单薄的女孩们纷纷打了个寒颤,即刻收拢思绪,拍拍巴掌。
“好了,天气冷,大家就别在外面站着了。包厢和菜品已经提前订好了,你们进去直接报我名字就行。我还要安排另一批客人,上菜以后你们直接吃,不用等我。”
女孩们连忙表示要留下一起等,但最终推让不过,只好心怀忐忑的走进餐厅。
李智昊则重新回到路边,远眺着两侧来来往往的车辆。
不多时,一辆奔驰保姆车由东驶来,缓缓停在了马路对面。逗留不到一分钟,又很快再度发动。
没有了车身的遮挡,五个身影闯入视野。
李智昊高举胳膊,便准备挥手呼唤。可当出人意料的一幕映入眼帘,心底猛然蹿出一股无名火,张开的五指瞬间紧握成拳。
却说,去往明洞步行街的路上。
郑秀妍听完男亲的叙述,不由同情起了多年饱受欺压的小叔子。
“欧巴的脾气得改改,智昊欧巴虽然有时候办事不靠谱,但毕竟不是小孩子,现在又当了公司代表,哪能说打就打一顿。”
事实上,这也就是她不知道小叔子帮自己编排出了好几个情敌。
不然下次碰到表哥爆锤表弟的情况,绝对要跑到一旁加油呐喊,让男亲下手重点,揍小叔子个生活不能自理。
“呵…”
李湛不置可否的轻笑一声,边转动方向盘变道超车,边挑女亲话里的漏洞开玩笑。
“按你的说法,秀晶还是小孩子,也没当公司代表,整天调皮捣蛋的,是不是该多揍她几顿,哈哈哈…”
“你敢!”
郑秀妍登时冷眉倒竖,亮出还没豆沙包大的小拳头,一副随时准备拼命的架势,将妹控潜质暴露无遗。
“秀晶就算再顽皮,那也是我亲妹妹!除了我能教训,谁也不许碰一指头!”
“哈哈哈…呀,你这不是双标么。”
“我双标怎么了?有意见啊!”
“我哪敢有意见,我最多敢提提建议。”
李湛一只手放开方向盘,握住顶到自己腮帮子上的小拳头,送到唇边亲了亲。
“别人一指头不许能碰,那等你有了时间,就多揍秀晶几顿…哈哈哈…”
等身上真挨了几拳,才啼笑皆非的说起缘由。
“刚才秀晶给智昊打电话,让智昊花钱,你注意,是花钱请她和成员们吃大餐,而且指明说要去我开的店里吃。”
“mo?”
郑秀妍登时愕然,打从去年她和李湛确定了情侣关系,那些“黑店”俨然成了妹妹的食堂。
去的次数比她和李湛加起来都多,一直白吃白喝,还从没听说哪次付了钱的。
“为什么,然后呢,智昊欧巴答应了?”
“智昊能不答应么?”
李湛以反问笑答道,同时更为小姨子的奇葩操作大摇其头。
“不过答应归答应,智昊同样很纳闷,所以就问她为什么。结果你猜秀晶怎么说的?”
郑秀妍的性格本就过分耿直,欠缺耐心。一听妹妹又暗地起幺蛾子,更没心情陪男亲逗闷子了。
“欧巴别卖关子了,赶紧说。”
妄悚形想
“秀晶说,今天是团队第一次正式聚餐,不花钱,这顿饭就成了我请的。花钱,就代表是她请的。但她没那么多钱,所以准备让智昊垫付…哈哈哈…”
郑秀妍满头黑线,同时心底对男亲的建议萌生了几分意动。
这么能花式作妖的皮猴子,的确值得认认真真殴打一顿了。
“欧巴别说了,饭钱先让智昊欧巴垫上。到时我一寒元零用钱都不给她,看她最后拿怎么还。”
“不说不行,更有意思的在后面。”
李湛拍拍女亲的大腿,示意对方稍安勿躁,等他把话说完。
“秀晶说了,也不白占智昊的便宜。等吃完饭,给智昊上一课当做饭钱。其实…我还真挺好奇,秀晶到底能给智昊上什么课。哈哈哈…”
餵惡魔你是我的
“不行,我得给这孩子打电话,哪有她这么的胡闹!”
郑秀妍是真有点被气到了,伸手边打算去包里掏手机。
白吃白喝不愿意,非想着骗吃骗喝,这不是典型吃饱了撑的么。
“算了,算了。”
李湛捉住女亲的柔荑,包裹在掌心里细细揉捏着。
“我只是当笑话,随口那么一说。打从温居那天开始,也不知道怎么了,秀晶就总看我不顺眼。你现在一通电话打过去,我不成告状了么。”
“反正智昊又不是外人,由着秀晶跟他闹去吧。去年圣诞节我在华国,今年算是咱俩第一次一起过圣诞。还是想想明洞有什么好玩的,别为这种小事影响了心情。”
“那好吧…”
郑秀妍不情愿的点点头,回想以前过圣诞节的情形,随口报出几家小吃店名,以及乐兲百货总店门前首尔最大的圣诞树之类的打卡景点。
可等规划完行程路线,不由又歪过小脑袋,一脸怀疑的盯着男亲的侧颜。
“其实…欧巴真是在告状吧?”
“呀,都说不是了。要不我马上调头回去,让你立刻揍秀晶一顿。”
“hing!想得美!”
郑秀妍矜着鼻子哼出小萌音,随即把要账鬼妹妹的事暂且放下,转头开始在车里开展起地毯式搜索。
“我的圣诞礼物呢?欧巴藏哪了?”
幹坤鼎 界刀
“mo?”
李湛装模作样的皱起眉头,故意摆出一副你在逗我的表情。
“你的礼物不是已经放到宿舍了,和孩子们的礼物在一起啊。”
“少废话,赶紧拿出来。”
“那我的圣诞礼物…”
“上午不是和孩子们一起给你了,香水啊。”
“呃…不是吧…”

4h50g精华小說 重生追光者 單機使我快樂-第五百零四章 聖誕節(上)-yk4me

重生追光者
小說推薦重生追光者
对于李湛来说,通过曝光自己一些尚未公布的讯息,使郑秀妍获得部分UNFC理智粉的认可,顺便帮少女时代冲冲专辑销量,无疑是场意外之喜。
不过这种事只能隔三差五偶尔为之,否则真让粉丝养成习惯,有点大事小情都来闹,最终受累的还是他和傻西西。
Goobne炸鸡的电视广告和网络游戏《地下城与勇士》的平面广告拍摄过后,一年一度的圣诞节如期而至。
大街小巷张灯结彩,《Jingle Bells》随处可闻,整座首尔洋溢着喜庆而欢快的节日气氛。
每当这种日子来临,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九只轰子自然是闲不住的。
圣诞大餐中途过半,饲养士将西卡喵喂得饱饱的之后,起身敲了敲桌面。
從火影開始的主神聊天群
“呀!呀!呀!都安静一下!”
待吵闹不休的轰子们集体禁声,边从衣帽架上摘下衣帽,为自己和郑秀妍穿戴,边最后一次叮嘱道。
“晚上玩归玩,但是别忘了,明天还要参加《音乐银行》的年终总结。所以十二点以前,必须给我回宿舍休息,阿拉索?”
原本,对于当年只发行过再版专辑《Baby Baby》的少女时代来说,未来两天的《音乐银行》和《音乐中心》年终总结特辑,纯属可有可无的行程。
但考虑到少女们舞台空白期太长,怕她们乍一回归找不回最佳演出状态。
这才特意安排了这两场演出,以及31号的MBC歌谣大战,练练兵。
而规定了门禁时间还不算完,继而又半开玩笑的对责任进行了明确分摊。
“玩的时候多注意安全,尽量保持集体行动,不要走散落单。要是去PUB或者KTV之类的娱乐场所,帕尼负责看着泰妍,千万别让她喝酒。小贤负责看着那几个酒鬼,千万别让她们喝高了。”
“内!欧巴放心吧,我一定把欧尼们牢牢看好!”
盜墓鬼紀
徐贤一本正经的点头领命,瞪圆亮晶晶的大眼睛,逐一扫过搅乱宿舍风气的四大酒鬼——Sunny、Tiffany、孝渊、Yuri。
先被无良上司拿话diss,又被腹黑忙内用眼神点了名,四人心里那叫一个不爽。
可此时发声,等同于不打自招。
所以只好暂且隐忍,准备等李湛离开,再收拾以下犯上的老小。
拿着鸡毛当令箭是吧?
行!一会儿第一个就把你灌倒!
被同时赋予监督和被监督责任的Tiffany,想法则要比另外三人更多一些。
不着痕迹的瞄了眼身旁半杯烧酒下肚,立刻化身废宝宝的酒垃闺蜜。
不行,带着个拖油瓶还怎么出去嗨,必须先把她撂倒!
李湛可不管现在她们到底是打算坑忙内,还是坑大姐。
飞快帮郑秀妍穿衣戴帽,便准备火速撤离修罗场,奔向幸福的二人世界。
林允儿见男孩光关照了酒垃和酒鬼,也不特意叮咛自己点什么注意事项,不禁有点伐开心。
寶貝迷人,BOSS輕點寵
“欧巴这就走了?今天可是圣诞节,不和大家一起玩就算了,不能连礼物都没有吧?我们可是送了欧巴礼物的…”
命運角逐
“你还有脸提礼物!”
李湛前脚刚踏出包厢,后脚蓦然顿住脚步,面色阴沉的回过头。
极力克制住打人,更确切的说,是打女人的冲动。
要送礼物,就好好送。
每人买一款不同味道的男香,一窝蜂冲进他办公室。
打着询问喜欢哪款的旗号,集体往他身上喷算怎么肥四?
杀灭害虫吗?
“噗嗤…咳咳…咳!”
回想起男亲上午遭逢香水突袭,从惊慌失措继而到暴跳如雷的一幕,郑秀妍一时没忍住,笑喷出来。
随即轻咳着收敛笑意,忙不迭把男亲推到包厢外面,挡在门口瞪了眼哪壶不开提哪壶的皮皮允。
“欧巴给你们的礼物早让人放到宿舍了,明天出门别忘记带上,演出时要用到!”
飞快说完,重新回头推搡着双眼瞪如铜铃的李湛,温声细语的哄劝着向远处走去。
“哎一古,都已经过去一下午了,欧巴就别生气了,么么哒。不是说要去明洞玩么,快走,快走,不然回家太晚,该睡眠不足了。Jingle bells,Jingle bells,Jingle all the way…”
李湛斜眼打量着突然唱起《Jingle Bells》,活泼的过了头的傻西西,哪会瞧不出这是对方极力掩饰心虚的表现。
“你跟我老实交代,整件事里,你到底发挥了多大作用?”
欢快的歌声戛然而止,郑秀妍扬起委屈巴巴的小脸,两撇眉毛一阵不安分的抖动,避重就轻解释道。
“moya,不是早说过了么,孩子们不知道过节给你送什么礼物好,都跑过来问我,然后我就提议买香水。”
“哼…”
李湛轻蔑的冷哼了一声,却也没在漏洞百出的口供上继续刨根挖底。
豈言愛濃
舒展胳膊搭上小人儿肩头,亲昵的揽着,朝店外走去。
其实即便不说,他也能猜出个大概。
敢出这种胆大包天的馊主意的,肯定是鹿头军事无疑。
但没喵大王许可,轰子们也决计不敢跑到他办公室撒欢儿。
直至对话与脚步声彻底消失与走廊拐角,包厢内的八位少女依然保持着鸦雀无声。
Tiffany瞅瞅一众心思各异的小伙伴们,怯怯的举起手发言。
“那个…其实来的时候我就想说,我今天身体不舒服,要不…”
天才寶寶極品娘親
其他少女登时满头黑线,来的时候你的确没提身体不舒服的事,光咋呼吃完饭晚上上哪儿耍了!
想溜回宿舍拆礼物就明说,用得着强行开启CD长达20多天的“血遁术”?
其实好奇李湛送了什么的又岂止狂粉一人,金泰妍一把将闺蜜的手紧紧攥住,开口一副姐妹情深的语气。
“哎一古,身体不舒服没人照顾怎么能行,我送你回宿舍吧。”
林允儿则更机灵,不用别人帮,自己就能给自己找台阶下。
“我也一块儿回去吧!之前忙着拍戏,练习荒废了不少,等下回去突击复习复习,省得明天登台出错。”
眼看八个人一下跑了仨…不,是九个人跑了四个,其他成员自然也坐不住了。
圣诞节出去玩固然好,但明天有行程,又只能玩到十二点,还不如买上一大堆零食饮料回宿舍开Party,拆礼物。
正当包厢里人心浮动,只见崔秀英豁然提起竹竿似的胳膊,重重拍在桌子上,气势汹汹的大吼一声。
“哪儿也别想去,全给我坐好了!”
待发现七人不约而同的扭过头,将不怀好意的目光汇聚到自己身上,连忙举双手投向,讪笑着解释。
“饭还没吃完呢…点了这么多好吃的,不能浪费啊…”
包厢里,吃货团重新开始风卷残云一般胡吃海塞。
餐厅外,情侣二人则诧异的望着刚推门下车的小表弟。
“哥,嫂子…好巧…”
李智昊管住自己想逃跑的腿,快步上前和二人打招呼。脸上的表情貌似是在笑,但瞅着比哭还难看。
清潭洞附近的“黑店”足有十来家,他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一头扎进了大表哥的怀抱。
而更让他担惊受怕的,是依偎在表哥身畔,正朝自己微笑招手的小嫂子。
“嗯。”
李湛点了下头当做回应,见惯了表弟唯唯诺诺的样子,倒也没感到有什么不正常。
既然碰到了,难免要闲聊几句。望望相比来时已经彻底暗淡下来的天色,理所当然的开口问道。
“刚下班过来吃饭?今天圣诞节,怎么没召集你那伙狐朋狗友出去耍?”
“呃…”
李智昊半张着嘴巴,只觉丧钟的悲鸣在耳畔隆隆作响,紧忙开动长期休眠的大脑。
“啊!原来今天是圣诞节…我最近忙着认真工作,竟然把这码事给忘了…哥圣诞快乐,嫂子圣诞快乐!”
“内,谢谢智昊欧巴,Merry Christmas,呵呵呵…”
郑秀妍捂嘴轻笑着回应,说不上哪里,但总感觉小叔子今天怪里怪气的。
傻西西都能察觉出怪异,更何况是更了解表弟为人做派的李湛。
在寒国,圣诞节简直比春节还热闹,说忙工作忙忘了,岂不是上坟烧报纸——骗鬼呢!
不过考虑到李智昊毕竟是成年人,有点个人隐私实属正常,索性也懒得拆穿。
“行了,我带你嫂子玩去了,孩子们都在里面吃饭,你有时间就去打个招呼…哎西,算了,连圣诞节哪天都忘了,礼物肯定也没准备,还是别去给我丢人了。”
“呃…内,内,礼物我吃完饭就去买,明天肯定给大家补上。”
李智昊没意识到自己早漏了陷,仍在用新的谎言极力掩饰。
屁颠屁颠跑去给二人开车门的同时,心中暗想,等会儿赶紧给金胖子打电话,让对方明天再帮他将礼物转交。
然而正当他将二人送上车,卑躬屈膝的向二人行礼说再见,一辆漆黑的雪佛兰保姆车来到路边刹车,正巧把李湛的倒车空间挡了个结结实实。
紧接着,更令他欲哭无泪的是,还没来得及命令保姆车司机赶紧把路让开,车厢门便刻不容缓开启。
随即,只见一群打扮时髦靓丽的年轻女孩迅速跳下车,小跑着来到他身前行礼,连声道歉说来迟了。
郑秀妍出神的望着车外,将当前这一幕与之前小叔子的古怪表现相对接,立刻得出一个令人发指的结论。
藍家走陰人 簫貍
“欧巴…智昊欧巴该不会是…”
话虽没说完,但李湛已经很好的听懂了。该不会是,要搞潜规则吧!
其实不止郑秀妍这么想,当他看到几张熟悉的面孔,也没法不往这方面联想。
再说李智昊骨子里是什么货色,含着钻石汤勺出生的纨绔子弟。
那威胁利诱,玩几个女明星或者小练习生,还不属于基本操作。
李湛越想越笃定,飞快戴好墨镜口罩,并解开安全带。
“你在车里坐着,我下去看看怎么回事。王八蛋,就不学好!”
“内。”
郑秀妍太了解兄弟俩简单粗暴的相处方式,连忙扯了把男亲的衣袖叮嘱。
“欧巴有话好好说,哪怕智昊欧巴真的做错了,也别在公众场合动手。”
即便是在夜幕掩护下,外形酷炫前卫的柯尼塞格CCXR SE依然格外显眼。
几名女孩虽然不懂车,但恭恭敬敬向李智昊问好的同时,自然免不了被其吸引,偷偷摸摸瞥上两眼。
而当颇具科技感的剪刀门缓缓升起,才意识到原来车里有人。连忙轻呼着远远跳开,仿佛一群受惊的小兔子一般。
不过事实上,真正心惊肉跳的是李智昊。
“哥…”
“智昊啊,来,你给我解释解释,现在是什么情况。”
“这…情况就是…那个…我…”
情况就是,我太难了!

jw64x火熱言情小說 重生追光者討論-第四百九十三章 有女親的離婚男讀書-buuyk

重生追光者
小說推薦重生追光者
其实,程诗源发现自己又被郑秀妍坑了只是后话。
點將君心
修龍階
而早在此之前,当车子刚一拐过街角,金泰妍便发现自己又被李湛坑了。
“泰妍,转个身,把头发掫起来。”
“哎?”
金泰妍半边脸几近扭曲,小小的嘴巴仿佛被斜着撕开了个大口子,直接咧到耳根。
上一分钟才信誓旦旦的保证,说绝对不捉弄我。下一分钟就出尔反尔,毫无缘由的要弹脑瓜崩。
Hello,總統大人
做人这么不讲信用,信不信我立刻菊爆…呃…立刻举报你!
还有,你的变态癖好不是额头么,什么时候换成后脑勺了?
一时间,金泰妍心底怨怼有之,气恼有之,困惑亦有之。
然而当面对斜挑起眉毛,目光神情渐渐变得不耐烦的李湛,诸多心理活动瞬间通通化为乌有。
欲哭无泪的背过身,双手慢吞吞的将脑后头发拢向两侧,缓缓露出自己那片未经开垦的后脑勺。
望着相比高档女装更像换了一身坦克装,肉到恍如拖延症发作的金泰妍,李湛一度无语到极点。
掫下头发而已,又不是被逼着脱衣服,至于这么磨磨蹭蹭,外加一脸的不情愿么?
暗中吐槽的同时,伸手捉住当啷在女孩后衣领外的价签,稍稍用力一拽。
“好了,转过来吧。”
“哎?”
都市逍遙客
金泰妍豁然张开紧闭的双眼,回身的同时下意识接住李湛丢过来的价签…以及联袂而至的尖酸调侃。
“呀,买了新衣服不剪价签,是打算等今天结束以后退掉换钱?哎一古,你到底是有多抠门。”
发现无论自己做什么,在李湛眼里都能和抠门联系到一块儿,金泰妍心底涌上一股深深的无力。
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苦口婆心的解释。
“欧巴,我是节俭,不是抠门。全身上下的价签都剪掉了,只有外套,可能走的时候太匆忙,所以忘记了。”
“嗤…”
李湛不屑的撇嘴笑笑,双手抱肩翘起腿。
“你以为,这种话从一个连罐装咖啡都舍不得请的人嘴里说出来,我会信?”
金泰妍咬紧牙关举起双拳,显然饱受摧残的精神已经达到了抓狂临界点。
“我都解释过N次了,那天是练习途中被欧巴叫去录音室,所以身上没带钱。欧巴非要诬赖我抠门,这样有意思吗?”
“没意思。”
“就是啊!既然没意思…”
“不过看你抓狂比较有意思。”
“哎…”
被折磨的渐渐有些神志不清,金泰妍蓦然瞪起眼睛,而李湛不等女孩口吐芬芳,同样瞪起眼睛。
“哎?然后是什么?西?”
“呃…哎…哎一古,能让欧巴开心就好,欧巴开心就好。”
苍天啊,求你降下一道霹雳,把这个将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祸害给收了吧!
幸亏定制的加长劳斯莱斯的质量过硬,否则换做其他车子,又是满载金泰妍怨念的情况下,恐怕支撑不到烤肉店便要路边抛锚。
初冬的首尔傍晚,寒风宛如喜欢恶作剧的孩童,每当行人稍不防备,立刻探出浸过冷水的小手。
得逞以后毫不留恋,飞快逃之夭夭,奔向下一个整蛊对象。
然而在金泰妍看来,这个裹挟阵阵寒意扑向自己,偷走温度同时也帮她冷却心头光火的坏孩子,不知要比李湛可爱多少倍。
李湛一马当先走了几步,当发现身后鸦雀无声,不禁诧异的回过头。
待看到金泰妍仰面大张开小嘴,仿佛小金鱼吐泡泡似的,大口大口的喷吐着哈气的,登时哑然失笑。
“moya,怎么不走了,喘的这么厉害,你是在紧张吗?不至于吧,只是开拍前和搭档见个面,又不是真相亲。”
金泰妍循声看向已经行至店门口的李湛,心说我这哪是紧张,分明是让你气的。
旋即板起稚嫩的童颜,试图让自己表现的更冷酷一些,哪怕不能给这贱人以震慑,起码也得配得上当下趋近冰点的气温。
可还不等她做足表情,当催促声打不远处再度响起,竟鬼使神差迈开脚步,踩着高跟鞋噔噔噔跑上前去。
“还不快点进来,穿着一身要风度不要温度的样子货,一会儿别冻感冒了。”
“内,来啦,欧巴等我一下。”
“呀,腿短就别跑了,和走路速度几乎没什么区别,还容易崴脚。”
“呼哧…呼哧…”
“果然,还是紧张。”
金泰妍恶狠狠的瞪着走在前面的“不毒舌能死星人”,正想大吼一声“我叫不紧张”,却发现对方突然在一间包厢外停驻,连忙快步赶上去。
李湛并不着急进门,静静的等待金泰妍检查好服饰发型,这才势示意侍者继续中断的开门动作。
“哎一古,在石哥,真不好意思,来晚了。”
进门后伸出右手,先与起身相迎的刘在石热情的握了握,旋即转向手足无措的“伪·大姐夫”。
穿越:夫人很懶狠霸氣 小小胡蘿蔔
“你好,郑亨敦xi。去年出演《无限挑战》时间太匆忙,没来得及认识。现在突然冒昧的请你帮忙,还望不要见怪。”
郑亨敦顿感受宠若惊,连忙拖着手肘接住李湛的手,躬身连连问好,并再三表示能被记住是自己的荣幸。
金泰妍跟着李湛进入包厢,与二人依次行礼问好。
轮到郑亨敦时,特意悄悄瞄了眼这位膘肥体壮的阿加西,心底恍如默诵经文似的疯狂念叨开来。
不是这货,不是这货,必须不能是这货!
电台那头死胖子已经够烦人的了,又不是身怀什么“搭档必须是死胖子”之类的鬼扯人物设定,假想丈夫再来头更老更挫更彪更吵的,本姑娘还活不活了!
李湛时刻留意着金泰妍的动静,见女孩双眸失去焦点,整个人变得呆呆傻傻的,心底不禁一阵好笑。
不过既然坐到了饭桌旁,再大的事也要暂时搁置一旁。
飛升滅神 東去的漣漪
“你们还没点菜?那我直接来了。”
征询过刘在石和郑亨敦意见后,李湛勾勾手指唤过伫立门口的侍者,也不看菜单,直接驾轻就熟的开口。
“是今天新宰的牛吧?先上几份雪花牛肉,要第10到第13脊骨之间的,其余嫩肩肉、扇骨肉、前腿肉、三角肉,先各两份吧。”
金泰妍听了感觉习以为常,可第一次与李湛共餐的郑亨敦人都傻了。
唯独刘在石,一个劲儿的摇头苦笑。
“玄景啊,我现在突然又开始后悔了。你说你,平时吃东西讲究到这种程度,去了《家族诞生》,可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凉拌咯。”
李湛摊了摊双手,随口开着玩笑,吩咐饮品上鲜榨橙汁后遣退侍者。
“《家族诞生》的事等下再议,先说说wuli泰妍出演《我结》的事。泰妍,郑亨敦xi就是我所说的,能帮你将负面舆论降到最低的搭档。”
金泰妍见自己的祈祷没起到任何作用,不由感到失望至极,甚至有几分难过。
但通过进门一段时间来的缓冲,以及事先听李湛分析出的两厢利害关系,很快便调整好了负面情绪。
重生之鋼鐵大亨 更俗
朝坐在对面宛如罪人般低着头的郑亨敦展颜一笑,大大方方伸出白嫩的小手。
“郑亨敦前辈,请多多关照。”
“呃…这…”
别看郑亨敦生的五大三粗,可此刻非但没女孩表现的干脆,甚至还扭捏起来。
望了望青春靓丽的金泰妍,又求助似的向自己身旁的刘在石挤咕一双三角眼,仿佛求老大哥替他拿主意一般。
其实对于让郑亨敦扮演金泰妍的假想丈夫,刘在石自始至终持反对意见。
抗日之虎膽威龍 春來江水綠如藍
特别当风马牛不相及的二人同坐一桌,感觉简直像参观博物馆时,发现世界名画旁边挂了幅哆啦A梦的漫画。
强烈的违和感,连带着食欲都受到了莫大的影响。
“玄景,要我说,反正节目也不是明天就开拍,趁时间还来得及,要不你再回去好好想想其他人选。哪怕是为抵消绯闻,也不必非选亨敦。”
“先不说形象,亨敦之前已经和张佐绪里xi出演过一次《我结》,而且还是被女方强制离婚的。即便是拍节目,可总不能让泰妍找一个离过婚的男子吧。”
郑亨敦浑不在意老大哥言辞中的贬低,反倒不停的点头附和着,像极了节目中副MC配合主MC的一幕。
尽管一直以咋咋呼呼的彪子形象出镜,但自己到底几斤几两,他还是能拎得清的。
凭借歌神制作人的声望,少女时代在全世界范围的名气,几乎完爆所有的寒国艺人,根本不能当做普通后辈看待。
金泰妍又是少女时代的队长,人气稳居队内前三。
像这种天鹅肉…不,应该是天使肉,哪是他一介最底层的搞笑艺人能染指的。
即便是节目里假装染指,也万万使不得!
见刘在石说得口干舌燥,李湛却浅笑着不置可否,只好豁然起身,深深鞠了个躬,郑重其事的道歉。
“李玄景xi,罪送哈米哒!其实我今天来,一是不想错过和您见面的宝贵机会,二是想向您当面道歉。”
“感谢您的看重,可与金泰妍xi一起出演《我结》的事,请恕我不能答应。而且…而且我其实有女亲…罪送哈米哒!”
金泰妍顿时惊呆了,机械式的扭动脖子,难以置信的看向李湛。
阿西巴!你找的什么奇葩,节目里离过婚,现在还有女亲,长得又歪瓜裂枣。
挑这种货色给我当假想丈夫,我金大队长不要脸的啊!
mo?笑?搞出这种乌龙,你还有逼脸笑?
“呵呵,郑亨敦xi先坐下,稍安勿躁。其实你有女亲的事,我早在联络在石哥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而也正是因为你有女亲,我才更要选择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