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gfjc火熱言情小說 撿漏-4435最神祕的文明熱推-jz3h2

撿漏
小說推薦撿漏
后者则是蜀汉的养马场。风水极好。
三,则是武侯祠的惠陵!
武侯祠算是神州最为特别的一处地方。
特殊就特殊在他的名字!
蜀献王朱椿在1391年对祭祀孔明的武侯祠和祭祀刘皇叔的汉昭烈庙进行了一次全面的修缮和整合。
废除原在汉昭烈庙西侧的武侯祠,把孔明像移入汉昭烈庙内刘备像东侧,关羽、张飞像排列于西。
这种君臣一体在当时来说是没有问题的。
只是朱椿怎么也没想到,到现在还挂着汉昭烈庙牌匾的惠陵所在地会被武侯祠大名所取代。
以至于全神州乃至全世界的人都只知道武侯祠,而不知道汉昭烈庙。
功高盖主,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惠陵就在武侯祠中,那里就埋着刘皇叔。
一千八百年来,刘皇叔就躺在那里,没有任何人惊扰。
翻遍巴蜀所有历史书籍,会发现,刘皇叔的惠陵从未有过盗掘的记录。
这同样也是世所罕见的。
逃生無路 流水書生
皇陵未曾被盗掘,可以说,在神州也是独一份的。
无论是明末张献忠的大西国,还是满清对张献忠的围剿。哪怕是锦城被杀得几乎没了香火。
穿越之賴上你的愛 十月寒
历史上的武侯祠历经七次兴废,但惠陵,却是奇迹般的保存了下来。
絕品神醫 古葉下的水
这种奇迹,绝无仅有。
对于惠陵的研究,从新神州开始就研究到今天。
倔老牛刘江伟对惠陵的研究最为精深。无论从任何角度来说,这地方都没被盗过。
夏鼎当年也曾经来看过好几次,也给的是同样的结论。
新世纪后,神州用上了黑科技设备对这里也做了研究。
混迹在人群中,小两口在武侯祠里优哉游哉的溜达,享受着最难得的清闲时光。
惠陵说大不大,也就个大坟包。上面还栽了松柏。
难得的锦城有个大晴天,逛武侯祠的极多。不少本地的老人就坐在惠陵旁边喝着自己带的花茶,对外来的游客做着免费的讲解员。
金锋则沿着大坟包走了一圈,又和子墨站在旁边听了当地老人的义务讲解。
现在神州的日子比起以前好过了不少。大锦城的老超哥们现在拿着不菲的退休金,对锦城享誉世界的文化名片也尤为在意。
“那一年,夏鼎夏老他们过来考古,我就是其中的一员。夏老还叫我小鬼头。”
“没有人比我更晓得这里的情况。”
“还有上前年,金锋来这里,我也是看见了的。”
老板,這裏有只鬼! 梓書
“金锋和夏鼎都说了,这里百分之百就是刘皇叔的墓。要不是的话,我手板心煎鱼给你们吃。”
“夏老死了,金锋还在得嘛。他说这里是,就肯定是撒。哪个还敢扯把子(有意见)!”
“小伙子,你说对不对嘛?”
金锋笑着给这位老超哥递上一支烟又复点燃,轻声说道:“我虽然没说过这里就是惠陵。但,我支持你的说法。”
蝶二號
那老头美滋滋的抽着不知牌子的香烟,忽然间炸毛腾然跳起来,却是哪儿还见着金锋的影子。
出门来的时候,金锋见到了那两株传说是诸葛亮亲手种下的柏树。
刁悍妃子禦強夫 會遊泳的麥兜
建兴十二年春,诸葛亮六出祁山之际,太史焦周对刘禅说,锦城百姓有人闻听松柏夜哭种种不祥,劝诸葛亮只宜谨守,不可妄动。
不过孔明老祖宗却是不听,就在这里拜祭了刘备,率军第六次出征伐魏。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的。
武侯祠逛完又去了临近的草堂,看了最初覃允华的銭莊!
九天鳳翔
銭莊现在已经变成了卖南红玛瑙的门店,金锋也没了进去的兴趣,跟子墨一起去了熊猫基地。
当年自己在春之城冲冠一怒为红颜,把永镇彩云的木家少爷打得不成人形。打死打伤无数,惹下滔天大祸。自己也挨了一枪。
因为和金戈的关系,自己也招惹上了国际巡捕黄业辉。差点被他带走。
关键时刻梅格莉娅出现救了自己。
当时梅格莉娅叫自己帮她拟定旅游线路图,第一站本来就是要来这熊猫基地看熊猫。
憶風舞,情一諾 貓音
那年自己有心要北上,熊猫基地也被自己划掉。
熊猫基地自己来过,当年是和李旖雪一起来的。
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拒黑白滚滚的诱惑。曾子墨也同样如此。
看到那毛茸茸憨态可掬的熊猫,曾子墨也是露出难得的小女儿的笑容。
再出来已是下午的三点,时间尚早,子墨提议去另外一个地方。金锋皱皱眉头轻声说道:“那地方难度有些高。会被抓壮丁。我有些怕。”
“不怕!”
“我给你打杂。”
金锋抿着嘴一点头:“那就闯一闯这龙潭虎穴。”
驱车向北,不过四十分钟就到了地方。
网上预约售票处拿了票,小两口进入博物馆。
不值周末假期,又是下午,博物馆参观的人极少。游客们三三两两的在博物馆中闲逛,有的游客则带着自拍杆在各个展品前拍照。
能让金锋皱眉害怕的地方,自然就是那不知来历不知去向的三星堆。
这里出土的东西,每一件都叫人惊叹,每一件都叫人惊悚。
每一件,都让整个世界为之轰动!
每一件,都引起无数遐想与猜测!
这是一个无法复制的文明,更是一个无法探究起起源的文明!
没有人能说出这个文明起源的具体年代,也没有人能道出这个文明的真实来源。
他和苏美尔文明,亚特兰蒂斯文明并称世界三大最神秘文明。
“这些东西,都是真的吗?”
和金锋一样,曾子墨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同样也被眼前这些精美绝伦的物品所震撼。
“以前差不多都是真的。08以后重宝级的用了复刻品。”
站在那巨大无比的青铜大立人下,曾子墨玉首高昂凝望这高达一米八的远古铜像,禁不住发出由衷的感叹。
“太壮观了!”
“他手里拿的是什么?”
金锋轻声回应:“当时用的是象牙。应该是祭祀一类的东西。”
“象牙?那时候古蜀国有象牙?”
“对。锦城平原,沃野千里。当时不仅有野象,也有犀牛。”
“我怀疑,他手里拿的就是象牙和犀牛角。”
“但不确定。当时大立人出土的时候,他的旁边并没有出土象牙和犀角。”
青铜大立人本就是三星堆最引人瞩目的标志性代表器物之一,围观的人众多。
小两口的窃窃私语传入众人耳内,游客们纷纷对金锋侧目。
这时候,有一群人踏步走进博物馆。
这群人中不仅有衣冠楚楚西装革履的学者,也有穿着另类的长袍人士,还有来自天竺的学者。
他们的出现,立刻引起了游客们的关注。
“各位女士们先生们,这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奇迹。三星堆文明。”
此夜綿綿
“没错!”
“这是我们大高笠民族所创造的最辉煌最璀璨的文明!”
“他的存在甚至超过了二里头!”
听到这话,游客们纷纷一怔,好些人都气乐了。
曾子墨偏头看了看对面那趾高气扬的一个老头,下意识的望向金锋。金锋抿嘴轻哼出声,骂了句傻逼!
“当年我们高笠民族的祖先檀君,也就是神州大夏王朝开国帝君大禹的老师!”
“是我们檀君祖先,手把手的教会了大禹治水。”
“后来,我们的檀君功成身退到了这里。创建了三星堆文明。”
那个老头约莫六十多七十岁,虽然瘦弱,但中气十足,声音特别的洪亮。
站在这个老头周围的高笠人立刻鼓掌。
“知道为什么三星堆文明取名叫三星吗?那就是因为我们的檀君祖先所创建的三个的国家。百济、新罗和高笠。”

ifi4l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撿漏討論-4425看一出好戲-yednj

撿漏
小說推薦撿漏
“这件事,要拜托金先生实施。你的队伍威名,寰宇第一。”
“广先生遗言嘱托,义不容辞。”
手一挥,金家军们立刻行动起来下到冰封的连腊河开始凿冰,准备下河。
张百忍有些不理解金锋的行为。
这地方是交通要道,人来人往车辆众多,这么明打明的拿宝,并不是自己想象中金锋的风格。
金锋点上烟,喝了一口滚烫的普洱:“拿宝之前,我先请你看一出好戏。”
稳重老成的张百忍面色微变,正要询问间,却是被两道强光打在脸上,眼睛瞬间致盲。
紧跟着,连腊河两边灯光爆盛。十数道炽亮的探照灯将金锋周围百米内照成白昼。
四架直升机突然从密林中急速拉升半空,四道圆形强光交叉而过,又在中间汇聚,将金锋等人照得纤毫毕现。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封冻的连腊河左右两岸雪地中杀出无数白衣特战,漫山遍野,不计其数!
突如其来的变故叫张百忍看得目瞪口呆,神魂出窍。一把抓住金锋抵达叫道:“快走!”
金锋面色从容淡定说道:“人家等了我们很久了。别辜负他们一番好意。”
首席寵妻不是病
张百忍心头一沉,暗叫坏事。
几分钟后,数百名特战将金锋等人包围,数百把枪支遥空指着金锋。似乎下一秒就要把金锋一行打成窟窿。
张百忍吓得汗毛倒竖。
“金锋,金先生。我的老朋友。又见面了。”
几辆大G开到金锋跟前,特战们自动闪出一条路。
一个身着貂毛大衣头戴貂毛帽的肥硕男子漫步进来,也带来了一股子的酒气。
男子手里套着褐色的鹿皮手套,脚下有些虚浮,看样子还喝了不少。
站到金锋三米之外,男子径自主动的脱下帽子向金锋致礼。
“没想到吧,金先生,咱们还能再见面。天都城特殊医院一别,已经是七百多个日夜。”
“我没有一天不想你。”
“这真是上帝的安排。不是吗?”
挽清
看到这个鼻子被冻得通红的高大男子,张百忍心头一凛,露出几许恐惧。
“是他!奥斯托夫!”
直升机螺旋桨卷起满天的飞雪,巨大的轰鸣声将男子激动的声音扯得变异。
穿越互助群
金锋张着嘴笑了笑,轻声漫语回应对方。
眼前这个比金锋高了足足一个脑袋的肥硕男子,正是等同于王晙芃地位的大毛老总。
奥斯托夫。
这可是金锋的生死冤家和死对头。
当年这个人派出战机将金锋拦截到某处基地,要求金锋交代沙俄黄金和琥珀屋的下落。
当天晚上,奥斯托夫就被金锋狠狠收拾了一顿最后扔雪地里去。
没些日子金锋在汉斯国找到了琥珀屋,并对外宣布了消息。奥斯托夫和安德烈率领队伍去找金锋撕逼,结果金锋直接弄报废了一架直升机再宣布琥珀屋被烧。
不死心的奥斯托夫在金锋喝茶中毒最弱势的时候直接打上门来强行索要琥珀屋。
那一次,奥斯托夫的脸照样被金锋打得青肿。
两个人的恩怨由来已久!
“你说什么?”
“你再说一次?”
直升机轰鸣下,金锋轻轻微微的话叫奥斯托夫无法听清。
金锋单手插袋皮笑肉不笑的又说了两句。
奥斯托夫有些烦躁,大声嚷嚷叫直升机滚蛋。
旁边的队长靠近奥斯托夫汇报情况,奥斯托夫却是浑不介意大刺刺叫道:“到了这份上,他还跑得了吗?”
足足过了两分半钟四下里终于恢复宁静。
奥斯托夫脱下右手手套在左手上不停抽打,晰白病态的脸上尽是阴鸷的嘲讽。
“现在,你可以自辩了。金先生。”
“我自辩?”
“我自辩什么?麻烦给我个提示。奥斯托夫先生。”
奥斯托夫昂头大笑:“你的脸皮都真是比长城还要厚。事到如今,你还想要耍无赖狡辩吗?”
“你曾经的勇气都被蚊子吃了吗?”
金锋垂着眼皮漠然说道:“借用你们民族的谚语,好话一句,冰雪消融。”
“上来就叫我自辩?我犯了贵国哪门子的法
“说来我听听。”
奥斯托夫依旧笑个不停,酒气漫空笑声更是如夜枭一般。
“死到临头还嘴硬?真是无可救药。”
“你竟然敢觊觎偷盗我们的黄金和白银。这个罪名,够不够大?”
此话一出,张百忍一颗心沉到谷底。
坏了!
消息走漏了!
把金锋连累了!
这回,怕是要请老总出面才能……
“你,说,我觊觎偷盗你们的黄金白银?”
“有点意思。”
“说下去!”
金锋笑盈盈开口,没有半点丝毫慌张,镇定如亘古不化的冈仁波齐。
“还不想承认?”
“真是个比棕熊还要顽冥不灵的家伙。”
“叶莲娜,你来告诉你的老同事,他犯了什么罪?”
站在奥斯托夫身后的一个女孩不情愿的走上前,面带尴尬看着金锋。
这是金锋昔日国际巡捕的同事,叶莲娜。和金锋关系还不错。
“金先生,我们怀疑你试图盗窃高尔察克宝藏。并且,我们都充分的证据。”
天書變 夕陽挽歌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金锋清冷冷回应过去:“既然有证据就拿出来吧。”
“叶莲娜,你说,这条河下面就埋着高尔察克的黄金?”
“我今天就是来把他们挖出来的?”
叶莲娜点头不语,表示默认。
“别想狡辩了。金锋。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再回来。也谢谢你,帮我们找到这批珍宝。”
“按照我们的律法,私人挖到宝藏,那是要上缴的。”
“不过你是外国人,那就不能叫挖,而是叫偷!”
“人赃并获,数额巨大,按照我们的律法,最高可以判处死刑!”
死刑二字又叫张百忍吓得不轻。
金锋咂咂嘴,视线打向奥斯托夫:“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人赃并获?”
“人,倒是有了。请问,脏呢?”
奥斯托夫高傲就像是一只公鸡,指着连腊河叫道:“当然就在下面。”
“别告诉我,你这么晚到这里来,只是看风景的吧。”
金锋抽着两声冷笑,漠然说道:“我若是告诉你,我真是来看风景的。你会怎么说?”
奥斯托夫忍不住笑了。
“堂堂的医院骑士团退位国王竟然干出了世人不齿的偷盗行为,你的名声从今天,从这一秒开始,就臭了。”
“不过臭了没关系,你的余生就等着在西伯利亚渡过。”
说着,奥斯托夫阴测测叫道:“等你的判决下来,相信你的监狱已经修好。就在曾经溥仪待过的地方。”
“我相信你一定会爱上那里。”
奥斯托夫脸上说不出的狰狞,心里说不出的痛快。加重语气凶暴暴叫道:“借用你们民族的一句言语。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金先生,不怕你现在的身份地位有多么的尊贵,但这掩盖不了你的罪恶滔滔。”
“今天,就是你认罪伏法的日子!”
金锋眼皮半垂,曼声说道:“谢谢你对我的提醒。我都记下了。包括你对我的诬蔑。我也记下了。”
重生之校園至尊 流浪的青菜
“那就请吧!金先生。”
奥斯托夫大声说道:“你是曾经的国王,我们会给你相应的礼遇。但这掩盖不了你的罪恶。”
“我们会召开盛大的庭审会议,向全世界直播。让世人都看清楚你丑恶嘴脸。”
奥斯托夫一挥手,叶莲娜走到金锋跟前带着几许的痛色和不忍:“请跟我走。尊敬的金先生。我会一直陪着您。您会得到应有的待遇。”
张百忍不由大急。却又无计可施。
“等下!”
金锋轻描淡写的说道:“捉奸捉双,拿贼拿赃。你说我试图偷窃你你们的黄金宝藏,那么,我再问一句。”
“贼赃在哪?”
“换句话说,请把贼赃起出来,让我无话可说死个明白。”
听到这话,叶莲娜吃惊看着金锋。奥斯托夫哈哈大笑,突然收敛笑容狠厉叫道:“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上!”
“全程录像!”
随着奥斯托夫的号令下达,几十号特战立刻下到连腊河凿冰。
对方的准备非常周全,人员和装备一应俱全!
厚厚的冰块凿开,专业级的潜水员立刻下潜搜寻!

7x5e0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撿漏 ptt-4418斬分享-xdcwc

撿漏
小說推薦撿漏
张老三和老命师将早就准备好的柴火架在金锋三人周边为三人取暖。
转眼间,二十多轮禹步结束,青依寒脸色发白,低头摊开自己的左手手心。
在自己的手心已经割开了三条口子,但流出来的血却是少了许多。血少,在这样极端严寒的天气中,自然无法书写符咒!
这一幕被金锋看见,立刻喊叫出声。
“苏贺!”
“供血!”
苏贺和张老三是现场金家军中唯一不进女色的两个人。他们的血,正是金锋所需要的。
苏贺二话不说,蹑步上前,拉破自己的手心凑到青依寒跟前。
“坚持住!”
“还有二十二轮!”
青依寒面色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眉毛上已挂满雪霜,重重用力点头冲着小苏贺低低吩咐。
“跟在我身边。别坏我禹步!”
看到三人奇怪怪诞而诡异的画面,金家军一颗心全都提到了嗓子眼。更是一眼不敢眨动死死盯着。
这是金家军等人从未见过的场景。比起当初用动物鲜血祭祀起出九州鼎来更为恐怖!
“金爷。用我的血吧!”
转眼间,又是数轮禹步过后。金锋已经在自己手心中拉出了五道伤口。
但天气寒冷,血液流通缓慢,这条口子不过数分钟就被冻住。
那种剧痛,常人无法体会。
“金爷,用我的血吧。我气血……”
“滚蛋!”
满脸都被墨镜和面罩遮盖的金锋声音都在走样。
一狠心右手横在左臂石膏内的陨星上又复重重一拉。
鲜血冒起那那一刻,金锋痛得闷哼出声死命咬着牙继续坚持。
在这段时间里,骚包成为了三人中最轻松的一个人。
身为百年筑基大修,骚包的气血最是充沛。应付这点场面,绰绰有余!
这时候的骚包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禹步轻松,手写俘虏一蹴而就!
有了小苏贺的供给,青依寒勉强挺进了十轮。到了第四十五轮禹步之际,青依寒已成了强弩之末。
青依寒是女子本身体能就要稍逊一筹。又在这样极端严寒天气之下,书写符箓的成功率下降了一半多。
過去莊嚴劫
似乎明白金锋等人要做什么,漫天风雪凭空大了数倍。
八级巨风将雪变成最犀利的雪弹。每一秒都有千百万颗的雪弹打在每个人的身上、脸上。
暴雪狂飞,寸步难行!
近在咫尺却几乎看不到前面人的身影。
饶是佩戴着了最先进的装备,也无法承受这天地之威。
左手倒影,右手年華
轰——
轰——
轰——
那暴风漫卷起来摧枯拉朽,声音就像是滚地雷一样。炸得金家军每一个人胆战心惊,神魂爆裂。
老命师张老三几个人护着的火堆秒秒钟就被吹灭。狂暴狂风将柴火吹得老远!
这样的恶劣天气,远盛珠峰峰顶,远胜昔日最苦南极!
“坚持住!”
“还有四轮!”
“青仙——”
金锋的声音扭曲而异样,嘴里喊出的青仙子三字被狂暴疾风吹得无影无踪。
“好!”
青依寒的回应几乎微不可闻。
手中握着的笔早已冻成冰块。鼻尖上那冰封的血也变得黯然无光。
那笔重逾万斤,右手麻木,近乎就要提不住。
脚下虚浮摇晃,墨镜中的雪地仿佛成为了旋转的舞台。
本能的应了一声好,强弩之末的青仙子左手费力抖抖索索拉开自己衣包,摸出两根毫针。
跟着毫针刺入自己的右腕鱼际穴,狠狠一拧!
剧痛传来,青依寒如同遭受到高压电击狠狠抖了一下。嘴里发出娇哼!
再跟着青依寒又拿起第二根毫针刺入虎口下侧合谷穴。
连着下了两针才找了合谷穴,青依寒用力拧了下去!
这一下叫青依寒痛叫起来,全身绷紧!
身体的剧痛刺激了青依寒的神经,也让青依寒恢复了清明。
“苏贺,你还……”
“别管我。管好你自己。别耽搁锋哥大事。”
无论对谁都是一幅冰冷德行的苏贺捧着自己手心,木然而又清冷。
“心静了。就快了!”
青依寒嘴角露出一缕浅浅的笑,瑶鼻轻轻应承。
手腕的剧痛带来生生不息的活力,青依寒咬着银牙在漫天风雪中一笔写完一道符咒。目光凝聚最大视力凝望最前方金锋背影。心里升起最坚定的信念。
自己,一定要做完这一场!
哪怕是死!
为了金锋,为了神州!
我辈修士,从不畏死!
为了神州,何惜一死!
七七十九轮的斋蘸开始倒数!
第四十六轮,第四十七轮,第四十八轮……
到了第四十九轮的时候,金锋和青依寒已是强弩之末!
青依寒的手上插了整整七根毫针,整个人如风中残烛摇摇欲坠。
金锋手中的伤口又复多了两道,用力挤压伤口,那血却是流出甚少。嘴唇青紫已然说不出话,右手早已冻得失去了知觉!
“最后一轮!”
“不要前功尽弃!”
骚包凄厉的叫喊在荒原中炸响,又被狂风撕裂!
我的青春戀愛物語 悅夏
金锋反手塞进两颗参粒,用力捶打自己胸口。仰天大叫:“来!”
“今天一定要成!”
“不怕他有多狂多狠,今天,必斩之!”
听到金锋嘶哑的吧悲壮声音,青依寒莫名的生出一股子的力气。一声微不可闻的娇斥之后,青依寒咬破自己舌尖喷出一口本命精血,仰头尖声长啸。
王族老公請接招
“斩!”
骚包盯着寒风,仰天怒吼:“斩!”
这一刻,青依寒抛弃一切,挺起精神,迅速书写完符箓,脚步踉跄走完禹步。
当符箓被烧化那一刻,青依寒浑身再没了一丝气力,软软倒地!
就在这一瞬间,时间空间似乎凝固!
整个世界变得非常诡异,听不见半点风声!
骚包双目赤红如血,扭头看了看瘫坐地下化作冰雕的金锋,本能的叫了一句:“金总,成了没?”
等到金锋回转头来,骚包忍不住吓了一跳,失声尖叫:“金总……”
此时的金锋眉毛胡子结满冰霜,整个人宛如死去那般,森然恐怖!
这一刻,骚包又看见了雷公山上金锋搬龙之后的惨状!
“金总……”
骚包亡魂皆冒悲呛出声连滚带爬到了金锋跟前。
正要说话间,金锋蓦然睁开眼睛,鹰视狼顾爆射而出,那精厉狂杀的目光叫骚包永世不忘。
一把推开骚包,又复一把推开张老三,艰难挺身,低头俯看!
在金锋选定的脚下,一圈褐色的印记将自己所选的地方包围。一如既往地,这处地方依然未被冰雪覆盖!
金锋不顾伤痛,右手狠狠重重去抹凹凸不平的地面!
“哈!”
“哈哈……”
“桀桀桀桀……”
金锋嘴里发出沙哑怪异声响,身子无节奏的抖动。如同风魔。
穿越之新高陽公主
忽然间,金锋一把骚包衣服低低叫道:“看见没有?”
“它完了!”
“它马上就要完了!”
“老子,老子……”
说到这里,金锋剧烈咳嗽着,狞声叫道:“你的末日,到了!”
这话说完,金锋再没了一丝一毫的力气。倒在张老三怀中!
棄君恩:醜妃要休夫
青依寒奋力挣起,低头看着地下,一行泪止不住掉落,却是在瞬间被凝结成冰珠。
在金锋选定的地方内,那一圈三人踏出来的圆圈,是金锋用血滴洒的印记。
这印记无论怎么擦都擦不掉。
金锋成了!
成了!
可以斩龙了!
北干龙覆灭、就在今日!
这一个月来金锋万里寻龙追龙,目的就只为了一个!
找到潜伏隐藏在西伯利亚地下深处的北干龙!
清平自得 物貓
解連環 四木
斩之!
没错!
金锋此行目的,就是斩龙!
骚包安顿好金锋,慢慢回过身来,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看过现场。心头掀起的震撼,远超雷公山的搬龙,远胜当年初见蓉薇老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