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qw25精彩都市小說 闢道立心-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向東閲讀-mm0fy

闢道立心
小說推薦闢道立心
稳定住外部的局势之后,内部的民心才能够安定下来,因为主要矛盾在外而不在内。
而似饕餮这般,全然放任不管民众逃亡,相反,无比迷信武力,认为即便是士兵,逃就逃了,都是一群怯弱之辈,只是极力训练留下的这群人,指挥地好了,照样能够以一敌百,甚至于千人。
这个时候,即便是混沌神兽,都已经看不出一点饕餮取胜的几率,大势完全偏转向大极王朝一方,饕餮这是取死之道。
熱血乾坤
只是,无论是对于吴毅,还是对饕餮,他都没有言语,一些事情,知道便知道了,说出去之后,又能够收获什么呢?不如做个闷葫芦。
尽管口上说着不管饕餮,但是当饕餮吞噬亡命士兵气血事发之后,为他擦屁股的,还不是吴毅,真要被百姓赶出去了,饕餮可是真的再无半点机会了。
文工團員 肖彭
但是,这等小事,根本无法影响到大局。
在内部带路党指引下,当大极王朝南军再次侵入的时候,没有一丝抵抗可言。
饕餮无比看重,甚至于进行亲自训练的那支部队,也是一般,根本没有像饕餮预想中的一样,拼死抵抗,而是望风而降。
城破之后,国君被车裂,饕餮附身的那位黑衣壮汉,被斩首示众,也亏得并不是钦差皇刀,否则,便是饕餮,也要就此殒命,而现在,仅仅是本源有些损伤,虽然还是损伤惨重,到底还留了一条命。
此番谋划,结果说是惨不忍睹也不为过,饕餮来到吴毅身旁,硕大的脑袋耷拉着,一方面是本源受损,精气神减弱,但是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次惨败,让他感到自身的无力。
“走吧!”吴毅倒是没有沉浸在这件小事之中,尽管饕餮为了坚持自己的信念,之前还与吴毅顶撞过,只是,如果连顶撞都本事都没有,算什么饕餮,叫什么四大凶兽。
寶藏與文明
“去哪里?”饕餮虽然耷拉着脑袋,还是问了一声。
“去东边!“吴毅淡淡地道,目光看向东边,随后道:“在那里,说不定真的能够逆转气运!”
饕餮一个败军之将,也不敢询问,至于混沌神兽,更是本分,只装作没有听见后面半句话。
其实,吴毅本来是想要到东部海域,破坏四凶之阵的穷奇阵眼,看看能不能够收复穷奇为手下。
但是看过饕餮的举动之后,招揽穷奇的心思,也不是那么重了,若是穷奇与梼杌一样晋升至太乙道果,到时候还是一番口水战,若是心魔身能够一举晋升,更进一步,又何必瞻前顾后。
所以吴毅选择走一条与饕餮一样的道路,至于为什么选择东边,原因很简单,因为在东边,吴毅的人身就在那里。
作为太子雍王的亲随,这数年在东部的经营,人身早已有了一些自己的势力,不说掀翻雍王,但是影响一场这样的边境战斗,还是轻而易举的,若是连这点本事也没有,吴毅人身岂不是白白在东部磋磨岁月。
相比较于心魔身这些年的高歌猛进,人身则是收敛许多,至今也没有跨过仙凡之关,落后了太多太多。
此番人身与心魔身联动,一定能够搅动一方变乱。
说到底,心魔身不就是干这事的吗?
是不是好奇,吴毅人身作为雍王的亲随,帮助雍王上位,便是从龙之臣,日后飞黄腾达,借大极王朝的气运修道,晋升飞仙不在话下。
若是不行仙道,走人道,位极人臣,宰执一方,也不是不可以眺望一下,为何要自断根基,白费布置。
首先,两利相权取其重,相比较于人身的收获,心魔身的所得,才是最为恐怖的,因为心魔身的上限,是气运金龙的地步,位极人臣又如何,头上还不是有一个大爷,若是心魔身成就灾厄之主,便是天子在四时八节时候,也要祭祀。
此外,对于人身而言,成为从龙之臣,仅仅是一个印象分而已,算是苦劳,若是在变乱之中,展露头角,显示出自身的办事能力,日后为其他皇子办事,也不是不可以。有才走遍天下
血色曼陀羅の復仇計劃
所以,完全没有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其他人或许有着忠心于一人的心思,吴毅可完全没有这个念头,从他来到上界大极王朝治下的那一刻,吴毅就是一个间谍,难以洗刷的身份。
道门的阴影,好像幽灵一样,往往在吴毅以为他们势力无法深入到这个地步的时候,突然闯入吴毅的生活,让吴毅大吃一惊,心中对道门有了更多的理解。
其实,吴毅也是高估道门了,忘记人身成为雍王亲随之后,对大极王朝上层的影响,水涨船高。
在道门众多间谍之中,也是最顶尖的那一批人,所以道门也更愿意花更多的资源在人身身上,并不是道门真的无孔不入,而是道门为了维系与吴毅的联系,所以才将资源进行重点投放。
貴女醫宅 白小歸
真要是势力无孔不入,早已鼓动天下大乱了,何必派遣一批又一批弟子好像送死一样来到这人道王朝之中。
心魔身一行赶赴雍王治下的东部州府,都是沿着边境线而行,因为几位皇子谋求扩张,边境的局势,也紧张许多,不乏刀兵相向,甚至于大打出手的局面。
那转澈国的例子,不过是众多边境纠纷之中的一个例子罢了。
冷酷王子and嗜血公主
烏龍陰陽師 龐家康少
其实,这些边境冲突,如果跳出诸子夺位的角度,从世界晋升的层面去思索,则会有着其他的所得。
为了抵抗外来天魔肆无忌惮的进犯,必须要强大自身,大极王朝的国力,统一这片大陆不在话下,问题只在于,五方元帅,各有各的想法,养虎为患,为了保留编制,故意留下这些小国。
小国有独立的名义,但是缴纳贡赋税收,和寻常州县,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也只有北边的北虏,至今还无法攻克,算是真正的对手,其余千百小国,只不过是军方要军费的理由而已。
皇子谋灭诸国,是不是攘外必先安内的做法,是不是天地在暗中推动,这是值得思索的。

1nikz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闢道立心 塵下散人-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前路之爭推薦-81k34

闢道立心
小說推薦闢道立心
一切的计算,都离不开所知,最为基础的例子,便是十进制下,一加一等于二,若是没有前面的一加一,就没有后面所谓的二。
所以,所知内容,就是推演结果的前提,天下之事,特别是人事,本质上就是一个概率问题,纯粹的数字问题,在人际关系中,意义其实不大,你们之前是朋友,未必证明现在依旧是朋友。
知道的越多,能够推演出来的可能就越多,这是无可辩驳的道理,哪怕多出来的可能,很多都是错误的,那也是一种可能。
即便是圣人,也无法摆脱此理,圣人之所以“全知全能”,就是因为他们与道和合,大道周流,所以几乎能够知道一切,因为知道,所以才能够提前布置,所以显得全能。
披上特異國戰衣 眸色
妃常霸愛:皇上請翻牌 梟鳳多情
这个道理,之前在介绍定运星盘的时候,曾经提到过多次,定运星盘以因果之法为推演的根基,通过吴毅人身的因果散开而去,凡是与吴毅接触之人,吴毅对其了解地越多,推演结果就越是精确。
但是混沌神兽推演的根基,并不是因果,非要用一个词汇来形容的话,便是人心。
吴毅转给混沌神兽的那一部分记忆,仅仅是说明了饕餮前往西海的因由,以及自己的一段经历,之后进入血魔界的事情,都被吴毅删去了。
通过这一段记忆,普通人只不过是能够就此知道大致经过而已,更多,哪里有更多,岂不是抓瞎!
但是混沌神兽通过吴毅拯救饕餮这一过程中略微的变化,能够分析出吴毅对饕餮的看法来,并逆推出饕餮对吴毅的看法,并且进一步推算出饕餮在与吴毅分离之后可能的选择。
混沌神兽通过自己的天赋神通,计算出饕餮可能的选择,吴毅没有细看,目光略过,竟然有一万余种可能。
是不是好奇,饕餮的选择,无非是走,以及留在原地两种可能而已,为什么会有一万多种可能。
寵婚甜蜜蜜:老婆,二胎來一個
这是因为混沌神兽在计算饕餮的心理承受限度,是否有着等候数载的毅力,还是久久不见吴毅回返,就认为吴毅已经葬身西海深处,孤身远去。
等候原地的可能性有多大?
离开的可能性有多大?
离开是什么时候离开?
往哪个方向离去?
不同方位遇上凶险的可能性又有几何?
……
不得不说,很多推演,带有很明显的主观色彩,正向推演,反向推演,同类推演,甚至是在吴毅眼中看来,毫无关系的两个物体的连接。
但是在缺乏消息的情况下,不失为一种可能性,而且,也不能够说一点依据也没有。有问题的,一个个排除即可。
混沌神兽为了实现收拢四凶并上位晋升的心思,在此举之中,可谓是展露无疑。
混沌神兽这个本事,看似没有多大用处,事实上绝非如此,这等本事,花在寻找饕餮上,真是浪费,这等本事,应该用在统御一方天兵大军的时候。
斜着眼睛看了混沌神兽一眼,对方应该明白吴毅的想法,道:“只作参考即可,依靠你给出的那些内容,只能够推算出这些来!”
重生影後小軍嫂
替身囚愛:媚擒魔鬼執行官
言下之意,似乎是让吴毅多说一些,只是自然是痴心妄想,吴毅为了打消他担心忧虑的心思,才给出这么一段记忆,好家伙,连篇累牍,竟然给推算出这么多来,罗列的可能,几乎将吴毅当时的心思,尽数展露而出,过于吓人。
反正经过这一次,吴毅打死也不可能让混沌神兽再得到自己的记忆,鬼知道他会分析出什么东西来,还要不要神秘感了。
施展帝王心术,前提就是要保持帝王的神秘感,失去了神秘感,所谓的天子,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凡人而已。
不过吴毅看混沌神兽,以其精巧的心思,不可能没有预料到这一结果,既然算定吴毅会因此而防备,却依旧如此做,那就是为了在吴毅心中留下一个观念,就是混沌神兽的神通不凡,可用之,需忌惮之。
看破不说破,一边朝昔日与饕餮分散之地行去,一边在观摩混沌神兽给出来的这些可能性,看毕,吴毅甚至于在脑海之中,已经勾勒出一条清晰的路线来。
若是心性不甚坚强之人,看见这等现成的路线,怕是都会丧失自己的理性,以为遵循这些路线,按图索骥,就能够与饕餮顺利会合。
人,最不应该丧失的,就是自我思索能力,盲从不可取,不管对方是什么地位,什么身份,也需要在心头想一遍,人家能够实现所谓的成功,背景是什么,你可以复制吗?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不可以的,但是就一点借鉴意义都没有吗?那也不至于,关键在于思索。
还是那句话,混沌神兽能够推演出这许多内容来,还是靠了吴毅分给他的一段记忆,便是没有混沌神兽的推演,吴毅在心头,也能够导引出百十种可能来,而且更加准确,因为吴毅掌握更多的记忆。
一加一等于二,现在混沌神兽就好比只知道加数一,而吴毅至少明白中间还有一个加号,这一步,就可以替吴毅省却不少功夫,而不必混沌神兽那样天涯海角地罗列推演。
当然,他能够推演出来,才更加证明他的实力。
混沌神兽罗列出来的可能,只是吴毅的参考,不可能决定吴毅的计划,于推演一道,心魔身也是好手,对人心的揣摩,也不会弱于混沌神兽几分。
在之后的旅途中,吴毅并没有依照混沌神兽规划出来的最佳线路行走,其实也算是在实际中,部分否决了混沌神兽的建议。
混沌神兽明白到吴毅心性强大,不愿或者说厌恶受到他人操控,在之后的旅途之中,也沉寂许多,更多时候,跟随在吴毅身后。
只是对于吴毅而言,否决混沌神兽的建议不难,但是难在证明自己选择的道路优于混沌神兽规划的道路。
这是彰显自身威信的重要时机,绝对不能够小视。

nzmg5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闢道立心笔趣-第一千一百六十章:地位之危閲讀-e3w1j

闢道立心
小說推薦闢道立心
天灾频仍,腐败不休,很显然,此国气数已尽!
随着一颗巨大的,闪烁着明亮且炽烈光芒的,并且拖着长长尾巴的星辰掠过天际,天下豪强四起,皇座被打翻在地,所有人都看见了,兵强马壮者为天子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所有人都想要称帝,建百官,立年号,统一王朝因此四分五裂,百姓并没有比原来生活地更好。
一国人口锐减半数不止,先是天灾,而后是人祸,灾难不绝。无休止的变乱,为了活下去,人已经不再是人。
人族引以为傲的礼仪,变得一文不名,为了活下去,便是同类相残相食,也在所不惜,是的,相食,就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
所有势力都忙着抢夺地盘,扩充兵力,地盘抢来之后,因为战争,兵力减少了怎么办,那就去抢,继续扩张。
鋼鐵書生
似乎,根本就没有人意识到休养生息这一回事,普通的百姓与士兵,就是一群牲畜,一群消耗品,有用就拿来用,没有用,就弃之不顾。
在吴毅眼中,这场灾难,若是依着这个趋势演变下去,远远没有到达应该结束的时候,心中不可抑制地生出一股悲伤与哀恸之意。
不怕苦难深重,就怕看不见光明,希望,珍贵难言。同理,不怕疾病费钱多,就怕花钱病不好,软刀子割肉,总有一天,会崩溃的。
乱世之上,人命不如狗,何其真实的话语。
若是吴毅此刻能够观察到自身的变化,就会发现,随着自身心境的波动起伏,特别是反战心思的升起,一直缭绕在周身,为吴毅驱使的劫气,有了涣散的迹象,就连活泼的黑莲,也变得沉寂起来。
老婆老婆,我愛你 妖千千
在梼杌刁难自己之前,吴毅可是不会想到,梼杌竟然还想要废去自己应劫之人的身份。
而且,还不是亲自动手,是要让吴毅自己放弃这个身份,一旦吴毅放弃这个身份,那么吴毅也就无法再依靠黑莲来威胁他了。
劫气象征着变化,变化,就不可避免地涉及战争,争执这些看起来阴暗面的存在,所谓光荣革命,不流血的战争,只不过是在最后一个环节没有流血而已,而前面几个环节流的血,很多人下意识地遗忘了。
哪怕是所谓的五大流氓核平衡,也并没有阻止战争的爆发,甚至于,很多时候,背后就是五大流氓的身影。
当你拒绝战争的时候,就是在拒绝变化,你永远也无法否认,战争是催发变化的最好途径,也只有战争,才能够巩固变化。
追捕財迷妻:爹地來了,兒子快跑 浮屠妖
骷髏戰寵護花級 弓破
所有人都在吹不流血的革命,但是能够复制又有几个,就是因为本就不实,所以不可复制。
梼杌这一手,算是打在了吴毅的软肋之上,只不过,吴毅威胁在前,现在指责梼杌也没有意义,小孩子才在乎对错。
棋差半子,被对方反将一军,又不是必输的局面,何必如此早就投子认负。
梼杌以大极王朝的劫气,构筑出来王朝末世的悲惨景象,因果牵连下,让吴毅身临其境,否则,悲惨万倍的景象,吴毅也不是没有见过,会因此而落泪,呵,连心境都未必会波动一下。
面对王朝末世的景象,吴毅心境已乱,想要和之前对付黑洞吞噬一样,面不改色,视假为假,则是不可能了。
但是,吴毅也有自身的办法,说起来,也是梼杌自己留下的破绽,梼杌过于注重演化这些悲惨凄哀的场面,忘记了这等灾劫的逻辑性。
娛樂美利堅
问一个问题,战争的目的是什么?很多人或许会说推翻昏君,清君侧,又或是直白地说抢钱抢女人。
前者可以视为推翻旧有统治阶级,后者则可以认为在获取资源,二者区分与否问题不大,总而言之,无论什么战争,一定会实现阶层与资源的变化流动。
需要明确,战争不是目的,战争只是一种手段,一种政治的延伸,当依靠廷议或是其他温和手段,无法取得成果的时候,选择的手段。
战争既然是手段,实现目的之后,也就停止了,这一点容易理解,或是当进行战争会偏离目的越来越远的时候,战争也会被叫停。
就好比战争是为了抢钱抢市场的,你去抢一片干旱荒芜,一点资源也没有或是开采成本极高的地方,甚至无法抹平战争的代价,那么,为什么要继续战争呢?
这是穷兵黩武,就是没有价值与意义的战争,记住了,当战争从手段变成目的的时候,就是穷兵黩武。
火影夏祭 蓉島
而这,就是梼杌的破绽所在,梼杌前面演化而出的场景,都很符合逻辑,无论是昏君开销无度,还是奸臣弄权,亦或是武将吃空饷等等,很多都是吴毅亲身经历过的事情,自然熟悉。
總裁的惹火嬌妻
他不应该,就不应该不断强调战争的残酷与苦难,因为人口锐减之后,战争所得无法弥补所失,战争就会停止,而不是无休无止。
不过话说回来,苦难场景不真实,数量不密集,就无法影响到吴毅,更不用说引得吴毅自愿放弃应劫之人的身份。
若是这样做了,难免有问题出现,二者相矛盾,想要调和二者,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显然,为了引导吴毅舍弃应劫之人的身份,梼杌神兽放弃了保持故事的逻辑性,在赌吴毅没有察觉出这一点。
而现在,梼杌神兽输了,一个小小的破绽,使得吴毅自梼杌神兽一双法眼之下脱身而出,重新获得了自由。
最为关键的,是保住了自己的身份,回过神来之后,吴毅才意识到之前的凶险,看向梼杌神兽的眼中,多了几分警惕之色,谁能够料想到,自以为万世不易的身份,竟然如此轻易地,就要被自己拱手让出,好险,好险。
此事也给吴毅敲响了警钟,黑莲确实是神物,拥有黑莲的自己,也确实是应劫之人,但是,并不是不可改变的,世间奇人手段万千,一个不提防,可没有时光倒流的神通供自己后悔。

rvddg精品玄幻小說 闢道立心 起點-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進者,退者分享-gezpn

闢道立心
小說推薦闢道立心
当然,有困难才是正常的,却不影响吴毅的本心,将黑莲顶在头上,垂下缕缕光华,庇护周身,谁知道梼杌的真实想法是什么,该有的保护,还是不能够少。
除此之外,黑莲,也是一种身份象征。
被镇压了无数年的梼杌,应该也明白了自己的未来,得了劫气圣物——黑莲,吴毅便是当之无愧的应劫之人,只要想离开这方监狱,就必须通过吴毅的渠道。
能够很清晰地感应到梼杌的气息,事实上,吴毅现在觉得自己就好像在梼杌的肚腹之中一样,梼杌的气息,四方无处不在。
将黑莲祭出,便已经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只是梼杌好像全不在乎,吴毅连道了好几声,也没有得到回应。
吴毅看向混沌神兽,混沌神兽知道吴毅的心意,无非是让他做个传话之人,没有迟疑,颔首应下,他此行不就是为此而来的吗?
你好,首席執行官!
混沌神兽化为一点微芒,朝虚无处飞掠而去,这所谓的虚无处,并不是真的虚无,更为确切的说法,应该是梼杌神兽划下的时空长河。
因为时空之力的影响,在吴毅的眼中,混沌神兽的身形忽大忽小,就连身子,也是时而前进,时而后退,有些莫名其妙,当然吴毅明白,这些都是错觉,真正的原因是混沌神兽正在进入时空长河。
不多时,随着混沌神兽完全进入时空长河,便完全消失在吴毅眼前,一点气息也搜寻不到。
九天
女神的近身保鏢
不过,如果吴毅强行要打破时空长河的话,以滚滚劫气压迫而去,便是无法摧毁时空长河,照样能够感应到其中的混沌神兽。
只是,此来是客,梼杌神兽一副爱救不救的姿态,吴毅也颇为无奈,明明自己是来解救对方脱离苦海之人,竟然遭遇这等窘迫,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现在,只能够静静地等待他二人的交谈结果了,梼杌神兽故意在时空长河之内交谈,便是为了避免吴毅知道他们的谋划。
他们会交谈一些什么内容呢?吴毅倒也能够猜测出一些来,混沌神兽在脱离四凶之阵后,便跟随吴毅,便是看中吴毅应劫之人的身份。
在帮助吴毅对抗气运金龙的时候,混沌神兽没有提出其他要求,在脱离四凶之阵后,混沌神兽与吴毅之间,也没有其他约束,能够走到一起,无过于利益二字罢了。
混沌神兽想要借吴毅的身份,搅动大极王朝的国运,借此攀登上境,否则,凭借它一己之力,想要突破,几乎是在做梦!
到了仙人的层次之后,想要突破,看得绝对不仅仅是自身的资质,还有天地大势,四方气运,没有运势,那就是运去英雄不自由。
为了实现自身的目的,混沌神兽首要做的,无过于彻底破灭四凶之阵,所以定然极力劝梼杌离开此地。
只是,梼杌已经突破至这个境界,突破的欲望并不强烈,跟着吴毅搅乱大极王朝的国运,最后也不见得有多少收获,为什么要涉足这浑水之中,怕是不会愿意。
混沌神兽之后,大致会选择退而求其次,不必要求梼杌参与到吴毅的队伍中来,只需要让吴毅解开此阵即可,之后,梼杌无论是留在此界,还是闯荡诸天,都比在这个灵气枯竭的法阵之中好上万倍。
只是,吴毅估摸着,这四凶之阵,只怕不是一个简单的镇压之阵,千百年以来,梼杌等凶兽的气运,该是早已与大极王朝的国运相关,想要离开大极王朝前往诸天,只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果不断,日后必有乱。
如果无法前往诸天,那么从这个阵眼内离去,必定,是必定要参与到大极王朝乃至于整个天地的大劫之中,即便是梼杌的修为,也不敢肯定自己不会就此陨落。
在此法阵之内,尽管环境是艰苦了一些,但是胜在“安全”,起义军杀官杀大户,从来没有听说过杀囚犯吧!在监狱之内,能够混一日是一日,参与什么起义军。
对于梼杌而言,眼下也不差这点灵气,关键是加深对时空之道的领悟。
等到天地大劫过去,再出面岂不是逍遥许多,现在离开法阵,即便是梼杌的修为,也不过是棋子罢了,为什么要参与呢?
吴毅并不看好混沌神兽的对话,但是,之前也唯有混沌神兽一人可以派遣,反正吴毅自己是不会去的。
腹黑總裁誘妻上身 古越呢喃
混沌神兽与梼杌交谈的时间,远远超乎吴毅的预料,估计是混沌神兽极力想要说服梼杌离开此地,但是梼杌就是不从,二人就僵持在那里了。
吴毅心中想及此事,微微一笑,有些时候,将事情想得过于明白也不好,少了一分期待感。
混沌神兽大概率要无功而返了,只是吴毅还有其他的办法,倒也不怕梼杌不亲身显现与吴毅进行对话。
黑莲持续不断地盘旋着,四方因果搅动,在吴毅操控之下,一朵微小的,有些虚幻暗淡的黑莲,逐渐浮现在吴毅的身前。
而后,这朵浑然不起眼的黑莲,吞噬着四方微薄的劫气(劫气的大头,都被梼杌炼化去了,自然只有微薄的劫气)。
尽管目前只是吞噬微薄的劫气,但是意义却是不同凡响,因为在这方法阵之内,之前都是只有梼杌一人可以炼化劫气,现在这朵由吴毅幻化出的黑莲,有取代梼杌地位的趋势,逐渐成与为这方法阵的阵眼。
吴毅才不在乎梼杌神兽与混沌神**谈的具体细节,反正无论是好坏,梼杌这一次,都不可能能够留在这方法阵之内。
大劫降临,万灵应之,岂是你想要躲避,就能够成功躲避的。之前对吴毅爱理不理,这一次,迟早要跳出来阻止吴毅。
是不是好奇,梼杌突破成功,实力强大,根本不必在乎这点微薄的劫气,何必在乎此事,便是不好动吴毅,无视即可。
梼杌自然是不必在乎这点劫气,关键在于象征意义,在于梼杌是这方法阵的阵眼,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
婚姻岔路口
失去阵眼的身份,梼杌也只是一只普通的妖仙罢了,对天地的影响,下降许多。

53dcu优美玄幻小說 《闢道立心》-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四凶之陣推薦-0piu8

闢道立心
小說推薦闢道立心
被混沌神兽轻视,吴毅也不在乎,眉头一挑,反问道:“如此说来,这方世界之中,也只有道友一位混沌喽!”
混沌神兽依旧保持着高傲的姿态,道:“不必诓我,昔日确实有道门之人擒拿我,为四凶之阵,专为遏制大极王朝的气运,我与饕餮皆是其中二极!”
在混沌神兽言语的时候,在他的面容上,吴毅寻不出一丝不满,好似被拘拿并镇压的,不是他一样,这等心态,倒是沉稳,能够压制若斯,是个人物。
“竟然还有此事,可是看起来此阵效果不佳呀!”用半是调侃的语气,吴毅如是道。
若是效果好,大极王朝怎么可能成长若斯,分明是这所谓的四凶之阵,浑无用处。
致命武力之新世 實在沒選
相府主母不好當 百裏清歡
混沌神兽不满,但是事实如此,也无法反驳,只能够弱弱地说了一声,“有用就怪了,我们本来就不是凶兽,皆是外人附会!”
愛神射錯了箭
上古的事情,吴毅也懒得与混沌神兽争执,一笑了之,道:“如此说来,还有穷奇与梼杌二凶兽不成!”
“都说了不是凶兽!”混沌神兽很不满这个称呼,在吴毅保证日后不再用这个词语之后,才回答道:“自然,只是具体的方位我也不知。”
这和不知道有什么区别,如果不是意外,吴毅几乎不可能在茫茫死海之内找到这么一处法阵阵眼。
况且,这所谓的四凶之阵,也未必布置在大海之上,好比之前救下的饕餮,不就是在南疆之角,在陆地上吗?
混沌神兽肯定道:“虽然我不知道,但是你一定可以找到!”
“道友高估在下了,抱头鼠窜还来不及呢!怎么还敢四处露面!”
此地法阵已坏,没有必要留在此地,草草应了一句,吴毅往昔日与饕餮分离方方向行去,饕餮未必还停留远处,但是应该还是能够寻到踪迹。
混沌神兽跟在身后,道:“你既然是应劫之人,你若是找不到,谁人能够找到!”
“应劫之人,怕是殒命之人吧!”
霹靂神魔決
“修道一途,本就险象环生,你既然不愿承担此责,大可舍了此宝莲,回域外诸天之内,自然可免去此劫!”
混沌神兽知道吴毅不可能选择这条道路,如此不过是为了刺激吴毅而已。
“若是能够找到,便是机缘,若是无法寻到,便是无缘,与在下无关!”吴毅口风松了一松,有些吊儿郎当的样子。
混沌神兽轻哼了一声,没有继续搭话。
二者便在这茫茫死海内行走,不算是死海深处,但是也远离近海,四方上下,看不见一点人影,一片死寂。
走得久了,甚至连海风吹动死水的声音,都觉得十分怪异,如果你持续接收同样的消息,也会如此的,和将一个字写一百遍之后,认不出这个字是什么,原理是同样的。
但是吴毅明白,就在这海水深处,有着另一个完全不同的生态存在,那里完全是死物。
自己已经来到了西海之上,吴毅转头看向有很大可能就是昔日西海龙王使用的气运神器——西海龙玺,和初次见到一样,没有多大的变化,按理来说,倘若是真物,那么来到此地,应该会发生变化才对。
偶像來了:緋聞天後進化論 卡斯比亞
只是这西海龙玺跟在吴毅身后,不远不近,虚幻不实,吴毅连驱逐的本事都没有。
那混沌神兽,该是无法看见西海龙玺,否则不至于一点心境波动都没有。
难不成要等到进入西海深处,才会发生变化吗?吴毅心中思索,暂时没有多想,身边跟着混沌神兽这个探知人心的家伙,思索事情还要留一道心思,真是烦人。
绕了一个圈,从西海之北,转到西海之西,当初就是在这里与饕餮分开的。
“等等!”行正半途,混沌神兽突然唤住了吴毅。
“怎么,这里有阵眼不成?”本来只是吴毅打趣之语,但是看混沌神兽庄重的态度,好像不是在胡言乱语,吴毅也不由得收起心思,以灵识探查四方,虽然口上说着一切随缘,但是能够解救他们,还是解救的好。
風水鬼師 冷殘河
至于原因嘛!很简单,因为他们是四凶之阵的阵眼,无数年来,积攒有许多大极王朝的劫气,收服之后,可是一大臂助。
这等自带资源的手下,提着灯笼都未必能够找到,可不能够轻易放过。
“往右边百里搜寻!”阖目感应一番,混沌神兽如是道,竟然还指挥起了吴毅。
吴毅问道:“你不是不知道具体阵眼位置吗?”
“不知道具体,但是大概方位,自然是能够感应出来的!”混沌神兽看吴毅的眼神,好像在看白痴一样,吴毅吃瘪之后,也不再交流,真是的,不知道这是活跃气氛的方式吗?
傾世紅顏:董鄂妃傳奇
就这样,为了搜寻可能存在的阵眼,吴毅在这一片海域,上上下下,搜寻多时,十日过去,也不见功果。
当然,短短十日也算不得什么,只是就目前大极王朝的局势而言,十日之内,发生的事情,可是不少。
到了后来,吴毅提议道:“不若你在此搜寻,我先去与饕餮会合,再与你一起搜寻!”
混沌神兽看向吴毅的眼神愈发不屑,连这等心态也无,怎么能够担当应劫之人这个大任,自己难不成是投了一位暗主!
只是这等心思,到底不可言明,只好说着反话,道:“如是也好!多一人也多一分力!”
混沌神兽看不起自己,吴毅心知肚明,心魔身心魔之身,被归为天外邪魔那一群体,本就是不受待见,但是那又如何,只要黑莲在手,自己的地位,就无人可以动摇,除非再出一个新的应劫之人。
蠱毒魅王
祭起黑莲,吴毅就准备借劫气飞行,但是,黑莲出现的刹那,东南数十里之外,一点微薄亮光升起,丝丝缕缕的劫气从中透露逸散。
这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吗?吴毅看向混沌神兽,对方虽然持怀疑态度,但是还是朝那处靠近,尽管那个位置已经搜寻数遍,应该没有遗漏才对。
“此地是哪一位?”
“是梼杌!”

ceuv4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闢道立心-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魔君遊說推薦-wi1v3

闢道立心
小說推薦闢道立心
血魔像是为此界名副其实的天地之主,而其又是作为心魔身的诸象之一,所以心魔身在此界之中,有此能力,也不必讶异。
万众欢呼之声,冲破云霄,似乎是作为送行的礼仪,而吴毅稍停留一刻,便转过头去,迈向了血魔像开辟出的通道之中。
这里自保有余,进取不足,一言以蔽之,太小了,自己还是要到大一点的天地中闯荡。
身后的欢呼之声越来越轻微,而吴毅始终没有停下自己的步伐,就和无数次吴毅所作出的决定一样。
鬼圖鑒
很多时候,吴毅都分不清楚,究竟是自己内心的意志驱使着自己如此做,还是外界的压迫逼迫着自己不断前进,有些时候,前者占据了上风,但是更多时候,其实是后者占据了上风。
随着修为日升,吴毅心态愈发趋向保守,这一点毋庸置疑,不仅仅是吴毅如此,基本上所有的修士都是如此。
只是其他修士在选择闭关修炼,以躲避天地大劫的时候,因为选择道路的不同,也因为时事的变化,吴毅走到了今天的境地。
比如在前往上界的时候,吴毅可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派到西土这片人道王朝治下的土地。
吴毅与他们的方向相反,于是乎,越来越多的劫气汇聚在吴毅身边,这绝不是吴毅的本意,但发生了之后,吴毅也没有刻意去躲避,而是顺遂大势,与天合一,随波逐流。
而这一次,面前的危机,是可以预料的,只是,便是躲在血魔界,又能够躲避几日,等到真正的大劫降临,还不是一具枯骨。
影响决策是外因,但是决策之后,吴毅从来不会去抱怨什么,无法改变天地,那就想办法适应呗,尽量发挥主观能动性。
魔法世界之幻術師 花陌
为了防止中都附近先生异变,引来更多不必要的麻烦,血魔像开辟出的通路,都是随着吴毅的前进而扩展,而且扩展的方向,心魔身完全可以进行自行更改。
如此,也是为了让妙真魔君投鼠忌器,防止在最后一刻对方出手,连心魔身都折进去。
左右一片昏暗,只有眼前有着一点微弱的光亮,时亮时暗,是如此地梦幻而不切实际,就好比吴毅此刻摇曳不定的思绪一样。
自己的安危,完全建立在对方的贪婪与无知上,吴毅就是在走钢丝绳,与狼共舞,若是妙真魔君恼羞成怒,中途就出手了呢?
武俠神遊 燭五
命运不掌控在自己手上,便是这个结果。
一步又一步,吴毅没有放缓自己的脚步,随着吴毅踏步,前方自然有道路生就,但是后方走过的道路,则会逐步崩塌。
具体而言,便是与血魔界的联系越来越微弱,但是与上界的联系,则是一直保持在相对稳定的状态,如此也是为了保护血魔界。
否则,若是被那些大能们知晓“天外魔头”的大本营,进一步追及而来,空有蛮力的血魔像,如何会是这些身怀传承,手持宝器的大能们的对手。
如此,心魔身自然也是没有退路的,吴毅在赌,在赌他们不会出手攻击身怀黑莲的自己。
百變巫醫:壁咚無良王爺 四喜包子
太平客棧
黑莲的地位,已经强调过了无数次,并不是一件寻常事物,特别是在天地大劫渐次逼近的当下,更是不可轻易毁灭。
只不过,这个赌注的前提,就是对方都是身怀理智之人,若是出来一个愣头青,毁了黑莲,不必他们出手,心魔身要被天地灾厄反噬而死。
其实,也不一定要愣头青,但有一二人被迷惑了心智,事情演变的方向,也会脱离吴毅的预期。
随着前方光亮愈发明亮,吴毅心头的思绪,越是胡乱繁杂,偌大的识海,好像要爆炸一样。
真的是吴毅自身的问题吗?哼,便是再胆怯,吴毅也不会在最后一刻,还心绪不宁,绝对会收敛杂念,以最佳的姿态面对。
重生之公爵的私寵 暮霜
無限之最終降臨 昨日長眠
现在这个情况,只能够说明一个问题,就是心魔身体内,有着不可控制因素,影响了吴毅对自身的掌控。
来源为何,也不必说了。
距离上界屏障只差最后一步,再踏出一步,就能够重归大极王朝,到了此地,对面的气运金龙气息,近乎无视了空间屏障,直接地逸透而来。
这一次面对的气运金龙,绝对是最为强大的气运金龙,没有之一,这是最为精纯的皇气化就的气运金龙,有庇护真龙之责。
与此同时,对面还有赫赫军威,显然还有一支人数不少的军队驻扎在附近,白虎精金煞气,锋锐逼人,令人胆寒。
主宰塵寰 南飛雁
就在吴毅即将迈出最后一步的时候,妙真魔君终于忍不住了,一阵白芒流转,随着妙真魔君的现身,也有淡淡香气萦绕在四周,沁人心扉。
按理说心魔身无有五感,身形姿态,都是演变而来,之所以好像拥有五感,不过是天赋而已。
只是,这香气,竟然突破五感的范畴,直接作用在心神上,带给吴毅好像闻到了香气的假象。
这是威慑,还是——
吴毅不得而知,但是吴毅这最后一步,也暂时停住了。
他從戰場歸來 五欠
妙真魔君以为事情出现转机,姣好的面容之上,浮现一抹轻盈的笑容,道:“道友入劫之体,何苦自入囹圄!来日当有大功德才是。”
吴毅不语,似乎已经动心。
妙真魔君细细碎碎地说了许多,言语之中,没有只字片语提及自己,都是站在吴毅的角度,帮助吴毅规划如何发动劫数,好像真的一点私心都没有。
妙真魔君不愧是老魔君,言语点滴不漏,计划翔实而充分,若是真的依照此说行事,功成之日,可以预见矣。
吴毅眉头稍皱,以厌恶的眼神看着界壁之后的气运金龙,妙真魔君心中自以为说动吴毅,便请求吴毅更换一条入界之道,而且直接点明西海之地,说那里最为适合。
吴毅插空问了一句为何?
足球小將之鳳翼天翔 在北方
妙真魔君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有意,回答一句“那里最适合玉玺发展!”
吴毅淡淡地哦了一声,随即在妙真魔君不可置信的眼神之中,穿过了界壁,来到了大极王朝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