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caw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能提取熟練度討論-第1096章 慈航齋主——梵清惠!(爲【壺中日月】加更180/1300)展示-2a5of

我能提取熟練度
小說推薦我能提取熟練度
随着师妃暄的话音一落,夜未明与莜莜的耳边同时响起了一则预料之中的系统提示:
叮!触发隐藏任务“决战天津桥”。
决战天津桥
因为你参与到和氏璧被盗一案之中,作为施主的慈航静斋决定用江湖中人的方式来解决这次纠纷。在一对一的单挑战斗中,通过慈航静斋的考验,对方将不再追究此事。
邪王溺寵不良妃
天仙之紅塵行
任务等级:七星
任务奖励:永久拥有和氏璧异能对你的改造,将不再有因剧情影响,而失去其增幅技能。
韓娛霸者
婚寵軍妻 呂顏
任务惩罚:你身上的和氏璧异能(不论炼化之前,还是炼化之后),都将会被慈航静斋收回,从而彻底消失。
备注:如拒绝此任务,你将会遭到洛阳城内各方高手的追杀。
请问是否接取任务?
是/否
……
听完了这个挑战任务的全部描述之后,夜未明不仅犹豫了起来。
原本,对于这样的任务,夜未明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接受。但听到那个“备注”的内容之后,却又禁不住犹豫了起来……
一时间,夜未明眉头微皱,有些举棋不定。同时左手飞快的做出掐算动作,似乎在计算着什么?
而另一边的莜莜,此刻身形已经消失在原地,很显然已经进入到了挑战副本之中,与师妃暄的虚影1V1的单挑去了。
师妃暄见夜未明并没有立即做出选择,反而在那里掐指推算,却并没有立刻将注意力放在她的对手徐子陵身上,而是微微皱眉,对夜未明问道:“夜少侠,你还不接受挑战,莫非还有着其他的打算?”
夜未明不耐烦的伸出右手,赶苍蝇似得摆了摆道:“别打岔,我算东西呢?”
师妃暄更加疑惑:“夜少侠在推算什么?”
夜未明毫不隐瞒:“我在推算这个洛阳城中,可能会参与追杀的高手都有哪些,其中等级和你差不多的,甚至更高的都有哪些,我能顺利击杀他们的成功率有多少,还有就是这些人被杀死之后,掉落的东西是否符合我的需求……”
“嗯,这是一个很复杂的计算过程,你别打岔,让我慢慢算算。”
师妃暄:……
双龙、跋锋寒:……
躲藏在暗处偷偷观战的所有人:……
其中一些比较聪明的,比如说李世民等人,已经开始对手下低声吩咐起了具体的作战策略。一会一旦夜未明拒绝接受挑战,大家该追杀还是要追杀的,但千万别真去追杀,尽量离远一些替其他人摇旗呐喊,擂鼓助威。
而其中一些明显与夜未明关系很不友好的,例如曲奥之流,已经做好远远露个脸,刷一下存在感就算我完事的想法,打死也不会第一个冲上去和这家伙拼命。
太狠了,惹不起啊!
沉默了两秒钟之后,师妃暄轻轻摇头说道:“事实上,一旦开启追杀模式,所有追杀者的等级都是同时下降10级以上,而且这些人死后只会在这次的追杀活动中被淘汰出局,夜少侠却无法从他们身上得到包括经验与修为在内的任何好处。”
夜未明这才停止推算,抬起头来望向师妃暄,皱眉问道:“这么过分?”
师妃暄认真的点了点头:“所以这才是拒绝挑战的惩罚。”
微微一顿,又补充道:“而且在接受挑战之后,一旦通过,不但可以保住和氏璧异能不会消失,而且还能得到一定的经验与修为奖励。”
莽荒仙途
夜未明还是有些将信将疑:“天道为证?”
师妃暄认真的点了点头:“天道为证!”
“好吧。”既然人家已经把话说得那么明白了,夜未明也只能无奈的摊了摊手:“那我愿意接受挑战。”
言罢,在任务界面之中,选择了“是”。
下一刻,夜未明周遭的景物已经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依然还是天津桥头,依然还是月正当空,依然还是晚风习习。但身边的寇仲、徐子陵与跋锋寒已经消失不见。
只有一个看起来三十许岁,眉清目秀,脱俗出尘的美丽妇人,正默默凝视着他。
夜未明与她目光对望,心中顿时涌现起一种难以形容的奇异感觉,就好像接触到一种广阔无边,神圣而莫可度量的心灵天地。
在这个妇人的身上,夜未明仿佛看到了一种与师妃暄极为相似的超凡气质。而当比起师妃暄来,眼前这个妇人的境界却要显得更加高深许多。
如果说师妃暄给人的感觉,是那种悲天悯人的慈悲胸怀,眼前这个妇人便是一种看尽世情的素淡从容。
这就已经进入挑战副本了?
明显感觉的眼前这个妇人的气息绝对比师妃暄只强不弱,夜未明也不由得提高了几分警惕,跟着一脸凝重的迈步踏上桥头。
混蛋魔後囂張娘親 竹舍
每一步踏出,身上的期许便攀升一分。
在体内“真龙之气”得到十倍百倍的增幅之后,夜未明此刻对气质的掌控已经达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如果说之前的他,是可以将有限的资源发挥出更大的效果,那么现在的他,资源便仿佛无穷无尽。
在“雷霆雨露”的特殊效果作用之下,更仿佛可以永无止境的不断增强。永远也不会达到极限一般!
然而在夜未明这种近乎于高山仰止的气势面前,眼前美妇人却只是十分平静的含笑点头,似乎丝毫也不受他的气势影响:“夜少侠,你来了。”
“我来了。”夜未明平静的回道:“转瞬不见,虽然我还是我,却没想到师仙子已经变得如此成熟淡雅,相比起片刻之前,简直判若两人。难道师仙子是想要借着这次见面,来告诉我时间流转,沧海桑田的道理吗?”
美妇人:……
这小子说起话来怎么这么欠揍?
还什么“时间流转,沧海桑田”,你不如直接说岁月不饶人,我变老了来的干脆!
不过对于夜未明的调侃,这个美妇人却显得十分宽宏大量,并不与他一般计较。只是十分平静的说道:“夜少侠误会了,我并不是十年之后的师妃暄。”
夜未明闻言一愣,立刻想到那个驻颜有术的祝玉妍,于是试探着问道:“那是……五十年之后的?”
听到夜未明越猜越离谱,美妇人索性也不再卖关子,而是直接说道:“我是师妃暄的师父,慈航静斋现任斋主,梵清惠。”
夜未明闻言不仅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根据殷不亏的攻略之中记载,师妃暄与婠婠分别是慈航静斋与阴癸派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前者年纪轻轻便领悟了《慈航剑典》之中最高境界“剑心通明”,另一个则是领悟了《天魔秘》的最高境界“轮回篇”。
虽然从目前来看,两个人的实力还远不如她们的师父那般的功力深厚,但料想数十年之后的二人,却肯定要青出于蓝!
综上所述,他们的实力排序应该是这样的:晚年师妃暄>梵清惠>现阶段的师妃暄。
如果夜未明面对的真是到了晚年的师妃暄,今天势必将会陷入一场苦战,但如果只是梵清惠的话,到时不妨将对方当成一个与祝玉妍对等的存在来看待,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儿而已。
既然已经确定了自己无惧于对方,夜未明索性也不再犹豫,当即手腕一翻,却是将巨阙神剑取了出来,遥指梵清惠:“原来是梵斋主,失敬失敬。不过既然这只是一个考验,还是尽快动手比较好一些,还请梵斋主不吝赐教。”
却不料梵清惠闻言却是轻轻摇头,跟着转头看向自天津桥下奔流不息的洛水,轻声说道:“在动手之前,不知夜少侠可否听我讲一个故事?”
夜未明委婉的表示:“不能!”
不朽劍聖 無路
叮!梵清惠向你提出请求,要求在听她讲过一个故事之后再行开战,如果你能耐心的听完对方所讲的故事,则通过挑战之后的经验与修为奖励翻倍。
听到系统提示,夜未明立刻改口:“你说。”
梵清惠的神色依旧素淡从容,平静的开口说道:“有一个求仙问道之人,他走遍名山,终见仙人。然而那个仙人却提出必须要让他通过一个试炼,才肯收他为徒。”
不得不说的是,慈航静斋的人,貌似都很有讲故事的天赋。梵清惠的故事只是开了一个头,便让人生出了想要听下去的欲望。
却听梵清惠继续说道:“那仙人要求他体验十世轮回,期间绝对不能开口说出一个字。”
仙劍尊者
阿津苦逼悲催的清明假期 kiwi牛奶果果
“那个求仙之人按照仙人的吩咐,进入了轮回梦境,在前面九次轮回之中,不论平穷、富贵、健康、疾病,都始终不忘仙人的叮嘱,终其一生闭口不言。”
“直到最后一世的时候,他转生成为了一个女人,也同样恪守闭口不言的戒律,直到嫁人生子。”
“而后突然有一天,一群贼人闯进了她的家中。当着她的面杀死了她的丈夫,还将她给糟蹋了,但她依旧从始至终不发一言,默默忍受着一切。”
听到这里,夜未明终于忍不住打断对方,一屁股坐在天津桥的桅杆上,兴趣满满的说道:“能不能详细说下,她被贼人糟蹋的那段?”
梵清惠为之气结,隔了足足半晌没有说出话来,许久之后方才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来:“不能!”
被对方如此义正言辞的拒绝,夜未明顿时大感无趣,于是无奈的摊了摊手道:“你继续说,加快语速。”
梵清惠则是不为所动的按照之前的节奏继续讲述道:“直到那群贼人要杀死她的孩子时,求道之人终于再也忍受不住开口了。”
“就在她开口的一瞬间,梦境破碎,求道之人醒来时,却发现自己已经流泪满面。”
言罢,梵清惠终于转回头来,望向夜未明:“不知夜少侠听了我刚刚所讲的故事,心中有何感想?”
夜未明沉吟两秒,之后说道:“噩梦连连,且记忆十分深刻,多为体内脾胃不调,阴阳失衡,加之思虑过重所引起的。”
梵清惠:???
我跟你谈佛学和哲学,你特么跟我谈医学?
咱们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好吗?
这时,却听夜未明继续分析道:“加上梵斋主说那是一个求道之人,出现这种情况便再自然不过了。”
梵清惠忽然感觉,自己的故事貌似并没能影响到夜未明,反而被对方的一句话勾起了兴趣。虽然知道并不明智,但还是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夜未明继续说道:“综合梵斋主的故事,我大致可以推断出其真实情况应该是这样的。”
“一个坚信梦想,追求成神理念的筑梦者,每日坚持不健康的生活习惯,只为了能够多积累一些成果,获得更多人的认可,这便是所谓的求道。”
“殊不知在这个艰辛的求道过程之中,身体已经渐渐被拖得越来越垮,以至于出现了脾胃劳损、颈椎酸痛、眼结膜炎、阴阳失调……以至于失眠多梦,身体每况愈下。”
“不过为了追逐梦想,他却始终认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殊不知求道之路是何等艰辛?就算好不容易得见福德金仙,得到的答复也多半都是‘下次一定’,但谁又知道,‘下次一定’的另一层含义,却是下一次也不一定。”
“哎……”
听完夜未明的描述,梵清惠禁不住身躯微颤。
原本,她提出要让夜未明听她讲完故事,是打算利用这个故事来瓦解夜未明斗志的。怎么到了后来,反倒是她差点被夜未明的故事给感动了,甚至就连心境都受到了一些影响?
然而,刚刚在“故事大赛”中占据了一点上风的夜未明,却是根本不给她任何扭转局面的机会,当即大手一挥,单小小和尉迟嫣红两个小妖精已经被他召唤出来。
梵清惠见状眉头微皱:“夜少侠,这是何意?”
“故事已经讲完了,自然要早点动手结束这次的挑战。当然,我召唤她们出来,只是为咱们之间的战斗奏乐助兴而已,绝对不会插手参与你我之间的公平决斗。”
随着夜未明的话音一落,两个小妖精已经各自施展身法,直接跃下桥头,远远的避开了这个让她们感到浑身不适的尼姑。
下一刻,慷慨激昂的音乐响起,顿时将梵清惠之前利用故事制造出来的诡异气氛,冲了个烟消云散。
叮!《The

0lq9l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我能提取熟練度》-第1090章 你聽說過一招從天而降的掌法嗎?閲讀-aj6lt

我能提取熟練度
小說推薦我能提取熟練度
夜未明此刻释放出来的钢铁洪流,在出手的一瞬间便封死了祝玉研上下左右所有的进退之路,逼得她除了与之硬拼之外,根本就别无他法可想。
无奈之下,祝玉研只能立刻撑起她的拿手绝技大天魔场,将那些能够威胁到她的飞刀尽数引向一旁。
战斗,打从一开始便直接进入到了白热化阶段。
總裁的大牌保姆 話小草
若是换做平时,夜未明以“离剑式”释放出来的飞刀,原本是很难对祝玉研这样的超级高手构成什么实质威胁的。
符篆蒼穹 三十六天
但此刻因为有着《only my railgun》这首BGM特效的加持,包括“离剑式”在内的所有攻击手段都得到了大幅提升,其威力接近于翻倍!
在这样的增幅之下,单独的一把飞刀,虽然也依然无法对天魔场造成太强的冲击,但几十上百发的积累下来,即便强如祝玉研,也必须要全力催动她的天魔场,将其发挥到极致之后,才能够确保不失。
然而,当某一种力量被催发到极致的情况下,同时也意味着某种失控。
这种失控未必意味着超出祝玉研本人的掌控范围,但想要做到收放自如,没有半点的耽误与延迟,却是极难,就好像一台满载货物之后将油门踩到底的汽车,想要停下来就不能急刹车,而是需要一个减速的缓冲过程。
而这,正是夜未明所想要的结果!
眼见着祝玉研已经被自己逼得全力防御,夜未明立刻没有任何犹豫的射出右手指间扣着的金色莲子。
弹指神剑!
“锵!”
在锐利的金属破空声中,金色的流光与夜空之中显得分外耀眼。而相比起他用“离剑式”控制的漫天飞刀,这招结合了“弹指神通”与“中冲剑”的杀招,要强出何止十倍?
一击之下,原本便承受着巨大压力的大天魔场应声破碎。
祝玉研在大惊之中,也只能尽力扭动身躯进行躲闪,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威力惊人的金莲一击。
与此同时,后续的漫天飞刀还在继续挺近。却好在已经远不及之前那般的风雨不透了,对于祝玉研这样的高手来说,这种程度的攻击,根本就没有任何威胁可言。
美目流转间,准确的判断出后续每一把飞刀的运行速度和轨迹,随之身形有节奏的进行扭动,飞快的朝着飞刀洪流笼罩范围之外冲去。
因为需要注意闪避漫天的飞刀袭击,她的移动速度自然不可能太快。足足跨出了三步,方才移出了丈许的距离,来到了飞刀笼罩范围的边缘地带。
就在她的第三步刚刚踏足地面之时,却是猛地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径指向自己的小腿。
虽然看不出这一威胁来自何方,但祝玉研还是果断的选择相信自己的灵感。于是她立刻将内力凝聚于双臂之上,同时足尖猛地发力,在不顾及漫天的飞刀袭击,身子原地探身而起,差之毫厘的避开了无声无息斩向她小腿的含光神剑。
与此同时,双臂内力散发开来,形成两道宛如飘带一般的气流,随着她的身形急转,将漫天飞刀尽数弹飞开去,硬生生的冲出了漫天飞刀的笼罩范围!
就是现在!
眼看已经逼得祝玉研两脚离地,夜未明双眸之中精芒爆闪,只见扣着的那把飞刀终于弹飞出去,化作一道锐利的流光,径直射向祝玉研的胸腹之间。
这个位置并非要害,亦不是可以打出断筋效果的关键部位。但却是在远程攻击之下,最容易命中的一个位置,或者说是容错率最低的部位。
就好像现代的狙击手设计,也被要求攻击目标躯干这个目标最大的位置。
眼看着夜未明还藏有这等杀招,祝玉研大惊之下只能够全力扭动身体,尽力去规避要害。但奈何夜未明这一招“弹指神剑”的速度实在太快,甚至在“无敌霸手”的威力增幅之下,其飞行速度也要比之前的金莲子快出一大截。
即便祝玉研已经全力进行闪避,但也只是避过了躯干部位而已,最终还是被夜未明的飞刀在肋下擦了一下,大片鲜血自伤口之上喷洒而出。
皇上,你被休了
要知道,在系统的判定之后,可没有什么擦边攻击的手法,就只有MISS、格挡、碾压伤害、命中伤害、要害暴击等几个概念。
狂夫難訓:誘寵神醫小狂妃 碧水鳴幽
總裁大人,你被征用了!
所以,夜未明的这一击虽然只是擦破了她的一些皮肉,甚至都未能伤到骨头,但在系统的伤害计算公式之后,还是打出了一个数额惊人的暴击!
-636298
修劫
超过六百万的伤害打在身上,即便强如祝玉研,头顶之上那显示着“???”数字的气血条,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打掉了一大截。
一击得手,夜未明立刻改变战术,将漫天飞刀全部收回,将含光神剑抛向一旁。随之手腕一翻,已经将闭月羞光剑取了出来,身随剑走,一招撩剑式直取祝玉研眉心。
在出手的同一时间,开口对单小小和尉迟嫣红吩咐道:“换一首音乐!”
他的战术不改变不行。
夜未明毕竟不是像莜莜、唐三彩一样的远程战斗专家,如果想要利用远程对祝玉研这样的威胁乃至于伤害,就必须要保持之前那样的高频率攻击才行。
然而,那种钢铁洪流一般的攻击,可是极度消耗内力的。
三百六十把飞刀,其主要的攻击力却还是来自于他附着其上的内力,如果在其中每一把飞刀之上附着的内力少了,在祝玉研的面前根本就是一个笑话,想要对其造成威胁,那么每一把飞刀至少,都要附着1000点内力才行。
一把飞刀附着1000点的内力,三百六十把就是360万的内力。
刚刚那一波攻击看似霸道强横至极,却是足足消耗了夜未明半数以上的内力。这种手段,拿来打开局面还可以,但若是想要作为常规战术……夜未明感觉在他达到150级之前基本没戏。
眼见着夜未明终于转换战术,祝玉研也不由松一口气,刚刚施展出《天魔秘》上的功法与夜未明战在一处,却听到单小小手中的琵琶音,已经变成了一首与之前截然不同的风格。
想必其之前快慢结合,极为富有韵律,此刻的音调却变得更有节奏感,特别是夹杂快节奏音符之间的重音,一下一下,颇为有节奏感,十分的……洗脑?
与此同时,刚刚停下来日文演唱的尉迟嫣红,也转变了调子,开始用一种近乎于快板一样的语气,铿锵有力的“喊”出了新的歌词:
“一人,我饮酒醉,醉把佳人成双对。两眼,是独相随,我只求他日能双归……”
王府裏的小娘子
叮!《一人我饮酒醉》音乐中,具备激活“音象之冠”特殊效果条件,特殊效果激活!
大音希声(《一人我饮酒醉》效果):兵器、拳脚、暗器、轻功、内力……等技能类别之中,随机一项等级+2,威力增幅50%!(音乐所增幅的技能类型,每隔三秒自动切换一次。当前增幅技能类型为:剑法!)
来不及吐槽这个增幅效果随机的BGM,夜未明只是趁着增幅剑法的机会加紧攻势,一时间他的出手速度、准头、力道,甚至于其上附着剑气杀伤力都得到了大幅增强。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祝玉研不由得为之一惊,原本可控的战斗节奏,也不禁略微出现了一丝凌乱。
然而,这种变化带来的冲击,祝玉研却是马上便适应了过来,并且迅速的重新稳住了节奏。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并不是祝玉研拥有萧峰那样遇强则强的战斗天赋,也不是因为夜未明不得动乘胜追击的道理。
只是因为,三秒钟的剑法增幅时间已经到了。
至于现在被增幅的是哪一项技能,夜未明表示,在与祝玉研这种级别的对手交战之中,他实在不敢分心去时刻关注技能面板上面发生的变化。
索性,他也不再去管那许多。当即便按照自己的节奏,将《惊天九剑》、《降龙神功》、《弹指神剑》……等诸多武功信手拈来,彼此交替使用,该用什么就用什么,而不去管什么增幅不增幅的问题。
却不料如此一来,竟是发挥出了意想不到的惊人效果。
反派,你節操掉了
事实上,现在夜未明的综合战斗力,虽然能够与祝玉研正面一战,但若无其他增幅,在根基方面还是要略逊对方一筹的。但有了这首BGM的增幅,在增幅之下的武功,却能够反过来压上对方一筹。
如此一来,就造成了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两人在交手的正常情况下,祝玉研还是能够占到一些上风的,但偶尔的一次增幅攻击,却是可以打祝玉研一个措手不及。
惡魔的專屬女孩 寶貝婕
虽然这种增幅效果出现得太过于随机,但对夜未明造成的影响确实不大,毕竟他完全不需要考虑什么增幅不增幅的问题,只需要按照增幅之前的节奏来选择所使用的招式就可以了。出现增幅属于意外之喜,没有就按照正常的节奏战斗就可以了。
但对于祝玉研来说,却完全是另一个概念。
她这边根本无法掌握夜未明每一招的威力强弱,原本打得好好的,对方却冷不丁给她来一下暴击,这谁受得了?
而对于所谓“暴击”的出现几率问题,夜未明却有绝对信心,保证祝玉研绝对猜不到。
毕竟,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哪一下会打出“暴击”,更何况是他的对手?
就这样,两人以快打快的战了三十多招,夜未明终于利用一次爆发性的“神龙摆尾”在祝玉研原本圆美无缺的招式之中,制造出了一个破绽。
顺势一剑刺出,又是一抹血花自对方的背上飞溅开来。
-853916
这次攻击,虽然只打出来不到一百万的伤害,却也是祝玉研在与其交手中吃亏的证明。
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在面对祝玉研这种级别的强者时,想要击杀对方是何其困难的一件事情。哪怕夜未明占据了诸多优势,甚至连随身乐队都派出来了,也只能在这么长时间的战斗中,打出两次伤害而已。距离杀死对方,还差得远呢!
而且以祝玉研的实力,如果一心想走,夜未明根本就阻止不了!
更加可怕的是,随着再次挨了夜未明的一剑,祝玉研也终于发现了让夜未明招式威力忽强忽弱的关键所在。
在中剑之后,竟然不再理会夜未明,转而朝着另一边弹琴、跳舞、唱歌的尉迟嫣红和单小小杀了过去。
身在半空之中,双掌之中已经凝聚起两个大天魔场,随时准备给这两个可恶的小妖精致命一击。
见此情形,夜未明不禁暗暗摇头,叹了一口气。随之大手一挥,却是在祝玉研的攻击达到之前,将连个妖精宠物重新收回了宠物宝镯。
在战斗中收回宠物,固然不需要与之近身,但每次收回之后宠物之后,却是有着长达五分钟的冷却时间,亦或者在脱离战斗之后,才能够再一次对其进行召唤。
如果可以随手随放,借此来闪避敌人的攻击,那也太破坏游戏的平衡了。
眼看着两只小妖精被夜未明重新收回,祝玉研这才猛然转身,望向夜未明。
却发现后者趁此机会已经一跃而起,足足跳起了十余丈的高度,而后身后羽翼一震,又拖着他再次升空将近十丈。
至此,他与祝玉研之间的垂直距离,已经拉到了足足二十丈。
下一刻,一股异常清晰强烈,仿佛来自于灵魂深处的危机感,笼罩住了祝玉研的心头。凝神看去,却见高空之上的夜未明,正在一边掐指推算,脸上还挂着不怀好意的微笑。
《岱宗如何》主动效果——发动!
就和其他的BOSS一样,祝玉研清楚的知道,自己如果不能打断对手的推算,那么等待他的,必定是无比恐怖的致命一击!
意识到自己在这个距离之下,无法有效的阻止夜未明施法,祝玉研没有任何犹豫的掉头就跑。
“跑?”夜未明冷冷一笑,随之分出两把飞刀附于足下,全力推动他朝着祝玉研逃跑的方向追击过去,同时左手推算的动作毫不间断:“逃得掉吗?”
然后……
祝玉研就跑啊!
夜未明就追啊!
……
因为祝玉研逃跑的速度极快,身形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变化,这也给夜未明的推算增加了许多的难度。
全神推算之下,竟没有发现自己滑翔的高度竟在持续的降低着。
下方不断奔逃的祝玉研敏锐的发觉了这一点,于是乎一边不动声色的继续逃跑,一边在心里默默计算着夜未明的奔跑高度。
在经过一个仓库的屋脊之上时,却是猛地停止了逃窜,身形利剑一边朝着半空之中的夜未明激射而去。
与此同时,大天魔场发动,致命的一击已经蓄势待发。
她有着绝对的信心,接下来这一击就算不能将夜未明重创,但打断他的“施法”,却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
正在全神推算之中的夜未明,发现这点之后,猛地一惊。
紧跟着,脸上却是忽然露出了奸计得逞的微笑。
下一刻,浑身上下的内力已经彻底沸腾、燃烧了起来:“祝玉研,你听过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吗?”
——————
PS:本章副标题(为【壶中日月】加更176/1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