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uki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頭狼 愛下-3991 驚天操作!鑒賞-c5sq5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吃差不多啦,作为东道主的裤衩王,你是不是得安排安排下半场?”
陈姝含手持餐巾纸,毫不矜持的“唰唰”抹擦几下嘴边,同时昂起精致的小脑袋朝我耍无赖。
“姐..不是,师娘啊,人家都是老疼小,你这坑小没够啊,你说我容易嘛,又是买花又是结账得。”我翻着白眼嘟囔:“再说了,我跟我师父的下半场妇孺不宜啊,我俩打算到碧水湾泡泡澡,师父还找26号呗?”
“什么26号?”陈姝含瞬间来了精神,一把掐住林昆腰上的软肉,朝着反方向一拧,师父立即疼的龇牙咧嘴的骂咧:“混蛋玩意儿,你可真特么是毁人不倦!媳妇媳妇,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26号。”
我一拍后脑勺,继续犯坏:“对对对,我记错了师娘,是37号,每次师父找她,都说有看大海的感觉。”
“大海?啥意思?”陈姝含棱起柳叶弯眉。
王影忍俊不禁的捂嘴浅笑:“可能是波涛汹涌吧。”
“啊!”师父随即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一瞬间,我们满桌人全都被逗得前俯后仰起来。
以林昆的能耐怎么可能会害怕拧一下、掐一把,这可是个肠子流满地都能塞回去的铁骨硬汉,只不过他懂身旁的小女人就想看到他哇哇乱叫,也乐此不疲的愿意配合罢了,我想这可能就是爱情最美的样子吧。
一番闹腾过后,我让段磊给他们在KTV订了一间房,完事笑呵呵的松大家上车。
陈姝含降下来车窗玻璃,埋怨的冲我撇嘴:“你这一天比联合国秘书长还忙,饭没吃两口,玩也不赶趟,多大买卖啊,就不能抽一点时间陪陪我们这些如花似玉的靓女,我告诉你,花无百日红,别等自己哪天狼不叼、狗不舔才想起现在的幸福。”
皇上兇猛 小說番外
唯我永生 超級肥鴨
“安了,漂亮师娘,等我忙完,咱几个必须把鹏城玩个底朝天,反正你和我师父不是还要在这边呆很久嘛。”我双手合十,表情虔诚的作揖。
该说不说,打一入行开始,我就对这头母老虎挺畏惧的,遥记得当初还在崇市时候,她也是个脖一梗,抄起家伙什就敢砍人的魔头,岁月把她打磨的越来越精致,但那股子暴脾气在林昆的“加持”下似乎愈发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歡迎來到噩夢遊戲
“喂?”
籃壇巨星
就在这时候,坐在司机位上的林昆突然接起电话,表情随之变得严肃起来:“消息来源准确吗?好!替我订机票吧。”
放下手机,林昆饶有深意的瞄了我一眼,接着回头冲陈姝含眉开眼笑的讨巧:“媳妇我跟你说个好消息,之前你看中的那套房,就是毗邻后海很近的那间房,我托朋友谈下来了,价格还算比较合理,对方现在等我回去签合同。”
“哇!”陈姝含托着腮帮子,两眼泛起小星星:“我老公真棒,那咱们现在是不是马上起航呀,我都开始迫不及待想要装扮啦,对了,让小雅和小影也陪咱们一起回去,她俩的眼光比我好多啦。”
巔峰玩家 孤楓梟寒
林昆摸了摸陈姝含的额头微笑道:“不急,你们难的见面,先好好玩几天,回头我把购房合同拍定你们再过去也不迟,你也不是不知道上京买房手续多,况且还是个二手的,这些麻烦事情交给我处理,那我现在让小朗送我去机场?”
“7吧7吧,抓紧时间哦。”陈姝含大咧咧的摆摆手。
几分钟后,我和师父钻进一台出租车里。
等车子行驶起来以后,看到师父仍旧依依不舍的朝陈姝含她们挥手,我见缝插针的拍马屁:“师父就是师父,忽悠人的本事让人叹为观止呐,我要没猜错的话,你回上京办正事是真,买房啥的只是顺手捎带。”
“那你再猜猜,咱们是不是同路?”师父慢悠悠的将头从窗外缩进来,脸上的笑容陡然消失,直勾勾盯着我道:“完事再猜猜,我打算办什么正事儿!”
见到他这幅表情,我禁不住吞了口唾沫:“这..我不敢妄加评论。”
“你都知道了,对么?”师父一巴掌拍在我大腿上,两撇剑眉拧成一团:“中午你接的是连城的电话吧?”
“不是啊。”我瞬间被搞迷糊了,忙不迭摇头,同时掏出手机道:“不信你看,是皇上打给我的,连城怎么了?”
追捕逃妻:毒寵億萬千金 辰小寶
他轻描淡写的扫视一眼我的手机屏幕,脑袋往我跟前又凑了几公分,压低声音道:“你真不知道?”
“骗你王八犊子。”我立即拍打胸脯发誓。
“中午你们闲聊的那场火灾,就是上京喜隆多那起,造成三死多伤。”师父咬着嘴皮出声:“有人举报和连城有关。”
“啊!”我脑袋“嗡”的一下,愕然的瞪圆眼睛。
“死者身份出来了,两个绿营高管,一名无辜路人。”师父接着道:“两个绿营高管有个叫高喜,他的名字你可能没听说过,但身份你不会陌生,连城前阵子就是跟他竞争上位,他以微弱的优势胜出,只是任命令还没下达,就莫名其妙的葬身火海,另外一个死者是他的司机。”
“我..”我磕巴道:“连城不会搞这种事情吧,他不是那样的人。”
“我也希望他不是!”林昆吹了口气道:“可是就目前而言他的嫌疑和动机最大,毕竟对手没了,他就是赢家。”
龍遊都市 憶春歸
我揉搓两下脸颊道:“师父,第九处还管破案?”
“事关国安的问题都归我们负责。”林昆一句带过:“如果只是这样,我顶多凑个热闹,可有人举报死者高喜在顺义有套别墅,别墅中藏有大量现金,那我就非去不可,你想知道举报的人是谁么?”
我结结巴巴的回应:“连..连城?”
师父没吭声,但表情已经验证了我的猜测。
车内顿时间陷入沉寂之中。
我惴惴不安的脑补连城这段时间究竟在做什么,师父则低头不停戳动手机屏幕,似乎在跟什么人交流。
“吴恒!”冷不丁间,他突然扭头看向我:“是你的人吧?”
神農別鬧
“是。”我老老实实的承认:“前段时间他不是犯事了嘛,我把他安排到连城那边暂时避祸,不会吧?这起案子跟吴恒牵扯上关系了?”
“案发当时,商场附近的监控录像拍到吴恒曾尾随死者高喜的车子进入停车场,之后就消失在商场内,吴恒再次出现,恰巧是火灾刚刚发生没多会儿。”师父抿起嘴角,声音很小的说道:“高喜和他的司机是烧死在商场的二楼卫生间里,二楼的窗户并没有防护栏,两人算不上什么高手,但跳下二楼并非什么难事吧?最关键的是,火灾发生,不管是内部的商户还是最先赶过去的救援人员,谁都没有听到二楼卫生间传来丁点呼救声。”
我没有吭声,静静看着他。
“这说明他们当时要么已经没有知觉,要么就是早就死了,有人在借助火灾混淆视听。”师父咬牙道:“再说回高喜被举报的别墅和里面藏的大笔现金,别墅确实是高喜的不假,可现金却充满矛盾点,我说的直白一些吧,高喜没本事吞掉那么多钱,而在一个月前,连城曾向你和叶小九借过一批资金对么?”
我歪头回忆一下后,点点脑袋:“有这事儿,我让磊哥操办的。”
“借了多少?”林昆随即又问。
“我不太管账,要不问下磊哥?”我作势拿起手机。
师父一把按住我的手腕,摇摇头道:“你和叶小九合计借给他两千多万,高喜的别墅里发现的现金也是两千多万,我再告诉你个目前还没有被公开的秘密,一周前连城联系了几个银行的朋友,将所有现金取出,那些钱是连号的,还需要我再继续往下说么?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你可能什么都没做,但却莫名其妙变成了某个人的帮凶,人是你家的,钱是你掏得!”
“嗡嗡嗡..”
衍天控運
这时候,我攥在掌心里的手机震动,看到是钱龙的号码,师父努努嘴示意:“接吧,我觉得咱们之间这点私密应该是可以共享的吧…”

3eun0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頭狼 起點-3989 火急火燎讀書-1od8k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看什么呢老公?”
我正眯缝眼睛一条一条浏览新闻底下的各种评论时候,耳边突然传来江静雅的声音,把我着实给吓了一跳。
我笑了笑回应:“没什么,瞎看。”
诸如这类轰动性的热点新闻,似乎每天都在发生,而次次都有很多自称“内部人士”的键盘侠爆料出各式各样的花边新闻,多数时候我都选择一笑而过,世界那么大,指什么活着的人都有,有的埋头赚钱,有的左右逢源,还有的就喜欢用另类的方式博取旁人的关注。
王影凑过来脑袋,扫视一眼我的手机屏幕,颇为内行的吧唧嘴:“嗷,喜隆多商场火灾这事儿啊,我今天刷小视频也看到了,听人说的可悬乎呢,有的说烧了足足八九个小时,还有的说是什么派系争斗,据说被烧死的有个职位挺好的大咖呢。”
“尽胡扯,再争斗也不可能上升到明面上,尤其还是在龙城脚跟,那不等于自讨苦吃嘛。”陈姝含撇撇眉梢浅笑:“这段时间我和大傻昆总呆在一起,见他处理过不少案子,不管多厉害的大人物,一旦涉及到生死都会变得小心再小心,那些人其实活着也可累了,每天都在处心积虑的研究自己或者琢磨旁人,说起来,前段时间有人拜托大傻昆办事,送给我一支口红,给你们看看..”
说着话,陈姝含从自己的小包里取出一支造型精美的口红,江静雅和王影马上兴趣满满的围拢过去,三个女人再次唧唧喳喳的聊起化妆、美容之类的事情。
瞅着仨各有千秋的漂亮姑娘,我禁不住无语的拍了拍脑门子。
女人真的是一种奇葩到极致的动物,她们能从新闻聊到化妆品,再从化妆品聊到美食,最后再由美食聊到旅游,万变不离其宗的就是围绕吃喝玩乐展开话题。
“听说这次的火灾和御林军内部有很大的关系。”
不再理会她们,我继续随意滑动屏幕看留言,冷不丁一条留言吸引到我的注意力。
“嗯。”凝视了几秒钟后,我在对方的评论底下发了一句:大佬,知道内情?
可没等我发出去,那条留言就已经被删除,我来回刷新几遍后,都没能再看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没多一会儿,林昆笑呵呵的回到位置上,我也收起手机,分别给他和我自己倒上一杯酒。
“有时候想想,人呐,真的是就活一个心情。”林昆宠溺的瞄了一眼正和江静雅、王影聊天的陈姝含,朝我努努嘴道:“你说你咬牙攀爬,混到最后究竟是图点什么?宏图霸业带不走,江山如画也只能暂时拥有,啥是真正属于你自己的?”
我揪了揪鼻头干笑:“太高深,整的我有点不知道咋接茬。”
“快乐!”林昆嘴唇蠕动:“只有快乐是真正属于你自己,一时也罢,一世也好,争分夺秒的让自己快乐才是王道,就好比这一分钟咱们几个欢聚一堂,可能这一分钟过去了,还会有不计其数的一分钟出现,可世界上再不会存在此刻的这一分钟。”
见我没作声,林昆接着道:“现在绝大部分的人都生活在幻觉中,自认为知道自己想要的生活是什么,而实际上他想要的只不过是别人期待他要的东西罢了。”
我认同的点点脑袋:“嗯,这个确实。”
異世界的攻略系統
“所以啊臭小子,做人真的不需要过分执拗,想要的在,在乎的也全都没有离开,就应该知足了。”林昆抓起酒杯跟我轻碰一下,不动声色的冲着王影和江静雅的方向哈了口气,眨巴眼睛道:“都老大不小了,该好好为以后的生活比量比量喽。”
“大傻昆,我想要驴胶,不是都说驴胶补血嘛。”
絕對寵愛:莫少的18線甜妻
就在这时候,陈姝含娇滴滴的冲林昆嘟嘴撒娇。
“傻呀你,驴胶是驴皮,你看谁吃火锅涮那玩意儿的。”林昆忍俊不禁的晃了晃脑袋。
天才陰陽師駕到:妖孽王爺請淡定
我的小师娘顿时间掐腰梗脖的站了起来:“我不管,反正我就是要吃,你要是不给我弄,我就..我就闹了啊。”
“好好好,我帮你问问去。”林昆无奈的拍了拍脑门子,起身朝收银台的方向走去。
两人这一闹一腾瞬间惊住我了,倒不是说他们做作,人不都说,最好的爱情莫过于她在闹,他在笑嘛。
無良少年
我只是惊诧于师父的转变,要知道面前的这尊杀神扔到那帮自诩达官贵人的家伙面前可是横主一般的存在,可此刻他却像是一个刚刚陷入恋爱中的小男生一般的包容和宠溺。
猛不丁我看了一眼江静雅和王影,见到她俩的眼中尽是羡慕之色。
这个时候,一个怀抱一大捧鲜花的小男孩恰好从我们旁边路过。
我拦下小孩儿发问:“小弟,花怎么卖呀?”
小家伙稚嫩的回答:“一束十块,十束可以送一束,叔叔要买给哪位漂亮的小姐姐啊?”
“你看你这孩子,用词都不准确,咋她们是姐姐,我就叔叔了呢。”我苦笑着拿起手机道:“来,你的花我全包了,分成三..”
“嗡嗡..”
话没说完,我的手机不合时宜的震颤起来,看到是钱龙的号码,我马上接起。
豪門老公很癡情 藥不能停
通靈師奚
不等我吭气,钱龙已经沉声道:“哪呢,说话方便不?”
“跟我师父一块吃饭呢,有事你说。”知道他肯定有什么秘密跟我聊,我从兜里掏出钱包丢给卖花的小男孩,指了指江静雅道:“花我都包了,需要多少钱你自己拿,记得分三份昂,中间那个小姐姐要多十枝。”
说罢,我歉意的朝仨人缩了缩脖颈,抱起手机朝旁边走去:“你说吧。”
你曾上過我的心 唐三小
钱龙压低声音道:“连城刚刚来电话了,让咱们找台车去上京,能用巡逻车最好,实在找不到的话,就让丁凡凡或者姚军旗帮咱们联系一台公务用车。”
“啥意思?”我有点懵圈的反问:“发生什么事情了么,为啥非要公家的车?”
钱龙同样迷惑道:“我也不知道,他让我别多问,只是叮嘱我,抓紧时间落实,还告诉我这事儿仅限你我,不许告诉任何人,包括叶小九、高利松他们。”
我咳嗽两声道:“我呆会给他打个电话问一嘴吧。”
钱龙马上接茬:“不用,他特意说了,让你到上京再联系他,他的电话也不是直接打到我这里的,而是打给咱们公司对面的小超市,老板来喊的我,咱也不知道究竟想干啥,整的神神叨叨。”
“行,晚点我找你。”我深呼吸两口道:“你先问问丁凡凡能给找台车不?”
皇妃嫁到 冬雪花
钱龙非常高效道:“已经问过了,他一个关系不错的司机恰好晚上要送孩子去上京读书,咱们可以同行,到上京以后,咱给人报销回来路费,再把车子开回来即可,你这会儿不是正陪昆爷吃饭呢,把地址甩过来,我直接过去接你。”
我哭笑不得道:“着啥急啊,我出事以后还没跟老白、车勇他们碰头,也不知道哥俩现在咋样了,有没有受伤,另外不得给他们安排好暂时休息的地方,开车去上京不是三两分钟的事情,不差这一会儿,晚上咱们再出发也不迟。”
神級清潔工
“他哥,我也不想,可连城催的要命,刚刚接电话时候,他就差让我马上、立即飞过去。”钱龙无奈的解释:“行了,你先安心吃饭吧,把地址给我发过去,我把老白他们都安排妥当以后再过去接你,对了,这事儿也不要告诉昆爷…”

pg6rz妙趣橫生小說 頭狼 線上看-3969 真不好意思。鑒賞-pbb45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这个世界很有趣。
活着的人每天都在思索“如果”,而逝去的人一直都在承担“被如果”的角色。
前往贺来和洪震天办酒席的路上,我跟杨晖莫名其妙的谈起了郭海,就是曾经羊城叱咤风云的天娱集团龙头。
杨晖说,如果郭海没有过世,也许我们现在不至于举步艰难,因为甭管是上头的哪个势力想要打压,都肯定会率先把目标盯在他们这头庞然大物身上。
而我则轻描淡写的回应,如果不是天娱集团的轰然倒塌,也不可能成就今天的头狼雄起。
头狼是不是真的雄起,我们这些局内人一个个都心知肚明。
魔卡傳奇
打个最简单的比方,五年前,不论是羊城或者鹏城,哪怕是我们势力最为不集中的莞城、梅州,都一定知道“头狼”到底是个啥玩意儿,可放在今时今日,但凡想干点成规模的买卖,不把我们这座山头拜明白,恐怕没那么容易开张。
大多数人眼中,这或许是恶名,可在江湖人的眼中,这特么就是威严。
就拿眼前的事情来说,作为雄踞鹏城多年的贺家和财力雄厚的辉煌公司,他们何去何从,需要跟我们交代么?完全没那个必要,可为啥一个劲的在邀请,不就是实力在说话么?
重生之網絡霸主 玄空飛星
车子即将驶近酒店,隔老远就看到整个酒店的前楼几乎被一堆堆迎风“猎猎”作响的条幅铺满,上面不是写着“恭贺贺少新婚大喜”就是标注“预祝贺总大展宏图”,我的嘴角愈发上翘起来。
想到他俩之间的争斗已经白热化,但没料到居然如此的激烈。
同样,他们斗的越猛,我们这些局外人的机会也就越多。
把车子停好,魏伟扭头看向我问:“哥,咱们先上哪家?”
“王老板,是来祝贺我们洪总就职的么?”
“王总王总,我们贺少早已经等候多时!”
没等我回应,两个青年小跑着奔到我们车跟前迎宾,响亮的嗓音几乎同时间泛起。
龍魂戰帝
这俩小伙,一个黑色西装精神抖擞,另外一个身着崭新的白衬衫,满脸写着热情饱满。
喊叫的同时,两人就跟斗鸡似的对上了眼。
黑西装的小伙梗起脖颈骂咧:“你特么看啥,王老板肯定是来给我们洪总捧场的!我们洪总昨天亲自去送的请帖。”
“放尼玛批,王总是我们贺少的挚交密友,你给我上一边子去!”白衬衫的小伙不乐意的怼了一句。
直男的女神系統 龍柒
“曹尼玛得,你推我是不是,弟兄们,赶紧来来,贺家的狗篮子有人闹事!”
“麻痹的,唾沫星子喷我脸上了,知不知道!兄弟们,辉煌公司给咱找茬,干他丫得!”
總裁離婚別說愛
我们都没来得及下车,两个迎宾小伙直接推搡起来,紧跟着酒店里又蹿出来好些“黑西装”和“白衬衫”。
这帮人没有太多语言交流,就跟磁铁似的,一个接一个的扭打起来。
他们两伙人刚一动开手,不远处马上响起嘹亮的警笛声。
可是巡逻车还未出现,两伙人又跟商量好似的呼呼啦啦的逃进酒店里面,速度快到令人咋舌,一切都好像如梦似幻一般。
两帮人应该都是提到提到过示意的,打归打,但是谁也没拿家伙什,基本就是拳脚对抗。
“我靠,贺家和辉煌公司这局面有点烈啊!”魏伟目瞪口呆的转动脑袋,抻脖吆喝憨笑:“我咋突然觉得咱们好像变成了香饽饽呢。”
“不是觉得,是事实!”杨晖绷着脸道:“从羊城到鹏城,中间有莞城、有梅州,咱们不敢说是最强最大的,但绝对是最为密集的,要产业咱们酒店、海贸、投资个顶个的存在,要特么实力,朗哥振臂一呼,枯家窑随时随地到位数十亡命徒,山城动辄三五个太阳,更不用说波姐背后的家族力量、皇上哥干爹的资质产业,上京的连城、本地的叶家,纨绔中的翘楚姚军旗,疯子哥的老丈人,说句不夸张的,真要干起来,光是白帝哥、地藏哥、洪莲姐、天龙哥,就足够他们任何一伙喝一喝,要知道,咱们打人屁事没有,上有第九处、天弃、下有赵海洋、秦正中,可他们要是敢碰咱一指头,咱能给他们讹的裤衩子都送到典当行。”
“有点飘昂兄弟,我是不是还得告诉你,我堂哥是王者商会的股肱之臣,你胖哥的拜把子兄弟是天门的后起之秀。”听到杨晖的话,我禁不住咧嘴坏笑:“啥叫真正的牛逼,就是咱们不吭声,所有人都得围着你转圈,说实话,咱们确实好起来了,可好的过程中,咱们也损失了太多太多。”
“突然有点想七哥。”
“我听大龙说,他有个结拜兄弟叫陈傲..”
小哥俩对视一眼,同时叹了口气。
他们说话的过程中,酒店里呼呼啦啦的走出了一大拨人。
我定睛一看,走在最前头的两位赫然是今天的主角贺来和洪震天,而他们的身边都有不少亲友围簇左右。
见他们越走越近,我舔舐嘴皮出声:“下车吧,待会魏伟去贺来那儿,小晖到洪震天那里。”
“你呢哥?”
“朗哥,你去谁家!”
囧囧豬遊記
哥俩异口同声的发问。
隱婚豪門:首席老公別亂來
“我哪也不去,你们嫂子想逛街,我陪她到附近的步行街上溜达溜达。”我微微一笑,直接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面子也罢、里子也好,该装的必须装,可不能要的,哪怕人送到嘴边也不能要,我能坐在车里看他们两家为了争取我干仗,绝不能等着两方的首脑亲自跑来给我开门,事实上头狼家确实比他们都要强,但说到底我们是平辈,摆出来老资格的架势,顶多痛快一时,可很可能失意一世。
“朗哥,你这来的稍微有点晚啊!”
“王总啊,我还等着你帮我致辞呢。”
见到我出面,贺来和洪震天同时笑眯眯的出声。
“真不好意思啊贺少、洪总,家里一大堆糟心事不说,我自己身体也不争气,这不,刚刚打完点滴。”我满脸愧疚的伸出胳膊,指了指手背道:“你们都是我们头狼家的好朋友,待会我一家一杯酒聊表心意,但是这会儿我真有点事儿,媳妇闹腾好几天想要买个包,咱是老爷们,说话得算数是吧,晚一点,我挨个给你们敬酒去,现在谁也别拉着我昂,不然我真急眼,小晖、小伟,还不赶紧给两个哥哥随礼去…”

a6t3n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頭狼 愛下-3963 交換讀書-3q66r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听到林昆的暗示,我干咳两声道:“师父,您是指老熊的事情么?”
“老熊什么事?谁是老熊?没事少跟我扯马篮子昂,老子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林昆立即不耐烦训斥:“还有事没事,我这边忙着呢。”
對面相思 困倚危樓
X界
我又试探性的问了一嘴:“在鹏城?”
“鹏什么城,我在羊城呢,就这样吧!”林昆貌似敷衍的念叨一句,直接挂断了电话。
都市全能至尊 玄黃火
放下手机,我双手揉搓几下脸颊,颇为头疼的叹了口大气。
师父虽没明说什么,但一句“他在羊城”已经足够表露态度,对于帮助老熊逃离这件事情,他指定是不能同意的,甚至于他也不想让我过分介入,不然刚刚说话的口吻不会如此小心翼翼。
背靠车座,我愤愤的咒骂:“这老王八蛋属实给我找了个大麻烦。”
“要我说,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给他祭天得了。”车勇透过后视镜瞄了我一眼,压低声音道:“你可以假装答应他,完事约个地方碰头,安排几个拿钱办事的亡命徒,旁人要是不放心,我就亲自操刀,反正你回头记得加钱就OK。”
“老熊混了半辈子的人情世故,这辈子阴死的魂估计都比我见过的人还多,这种伎俩套路不到他的。”我摆摆手道:“他敢找我帮忙,就说明肯定做足了准备,可能你刀子都还没扎进去,他安排的后手就得响。”
车勇拧着眉头筹码:“这特么的,老东西忒不是个人了吧,你说大家没仇没怨,他自己活不起就算了,因为点啥还非得拉几个垫背的。”
“嘿,正常。”我挺理解的苦笑:“就跟这人快要溺水身亡一样,你会管自己抓着的救命稻草到底是啥品种不?”
豪孕來襲
车勇眨巴眼睛看向我:“那接下来你准备咋办?”
“抓老熊的软肋!”我横着脸道:“只要知道他在意什么,咱就可以拿什么交换,得了,先去见见李响,同位一殿之臣,李响不可能跟老熊没有半点瓜葛,或许他了解的就是我需要的。”

四十多分钟后,福田区一家装修很有格调的欧式咖啡厅里,我慢条斯理的搅动面前的咖啡杯,一边托着下巴透过落地窗眺望车水马龙的街道,一边享受着阳光斜照在脸上的短暂安逸。
李响住在对面一片名为“典藏人家”的小区里,这会儿距离晌午十二点还有十几分钟,没意外的话,他应该正在下班的路上。
车勇坐在另外一张桌旁,百无聊赖的啃着店里免费提供的冰淇淋,含糊不清的嘟囔:“这家伙到底还来不来啊,麻痹的,都给我等困了,要不你再打电话催他一下子呗。”
“来是绝对来,不过估计得多少摆摆谱。”我笑呵呵的翻动着手机屏幕,浏览本地论坛最近一段时间的新闻,不过比较遗憾的是并没有看到任何关于我们和辉煌公司的报道,我想这方面的内容,可能应该被某些相关部门给屏蔽掉了。
“嗡嗡嗡..”
正闲扯的时候,我兜里的手机猛然震动,掏出来看到是居然是蛋蛋的号码,我马上接了起来:“什么事兄弟?”
因为“张星宇的葬礼”,长期生活在阿城的蛋蛋、谢天龙和天道齐齐回归,只不过我这段时间得装出很悲伤的样子,所以并没有跟他们太过接触,昨天的答谢宴也只是简单的沟通了几句,所以此刻看到蛋蛋的电话,我心里多少有点内疚。
“忙着不哥?”蛋蛋轻声道:“忙的话,我晚点再找你,不忙咱就聊几句。”
我微笑道:“眼下有点小事儿需要解决,你怎么了直说。”
近两年多的海外生活,把蛋蛋成功的锤炼成一名极其出色的商人,不论是说话口吻还是应变能力都无懈可击。
蛋蛋发出一声憨笑:“其实也没啥事,这趟回来一直都没来得及跟你好好亲近,连续被小伟、杨晖他们拉着出去喝了好几天,想着走之前陪你吃顿饭,不光是我的意思昂,龙哥和天道哥也全是这么想的,主要是龙哥。”
我利索的答应下来:“行啊,晚上吧,你们张罗地方,我直接带嘴过去,你哥这个人就烦被人问去哪吃、吃什么,你们多受累吧。”
“妥妥滴。”蛋蛋高高兴兴的接茬。
有时候哥们相处就是这么简单,你让对方觉得自己有价值,可能比你给一笔钱还要舒坦。
一念鐘情:墨少的專屬嬌妻
老早以前,齐叔还活着的时候曾经说过,跟兄弟交往是一门艺术,只要运用的合情合理,就可以事半功倍。
当然,我这点小伎俩肯定跟艺术俩字不挂钩,要真论起来跟人打交道,我所认识的人里面恐怕就属连城最有段位,他身上自带着一股子不论何时何地都很容易让人产生信赖和好感的魅力。
“踏踏踏..”
我的床上有只鬼
獸人之溫暖 流蘇寒蟬
挂断刚挂断,我就看到李响踩着皮鞋径直朝我走了过来。
对视一眼后,李响很绅士的朝我伸出手掌:“久等了,近期公务繁忙。”
“响哥日理万机,能抽空赴约,已经是我的荣幸。”我立即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站起身子。
等他坐下来之后,我俩有的没的开启胡扯模式,谁都没有再提及李凡和之前发生的任何不愉快,对我们这号人而言,与其把时间浪费在根本争论不出对错的过往上,还不如争分夺秒的多了解对方一点更有价值。
看火候差不多了,我轻声切入主题:“响哥,你和羊城的老熊熟悉么?”
“熟悉,相当的熟悉。”另我没想到的是李响居然没有半点遮掩,很爽快道:“来鹏城述职之前,我曾在羊城修整了大概一个多月,那期间老熊始终作陪,去年我这边有几个重要的港商投资,也是老熊帮我把的关,我俩应该能算得上忘年交,不过可惜,他最近好像出事了,朗哥应该知道吧?”
瞅他满脸诚挚的模样,我禁不住在心底暗骂一句狡猾,不过脸上却始终挂着笑容点头:“知道,今天约响哥,说白了也是因为这事儿,实不相瞒,老熊找到我了,想让我帮他出境。”
原本我是琢磨着如何隐晦一点暗示李响给我提供一些关于老熊的秘辛,可看他这架势完全没打算藏着捂着,我也索性挑明话头:“响哥你也了解我,要说跟人干架、抢资源我擅长,可搞偷渡,我是真心没什么门道,鹏城是响哥的鹏城,要不..你受累忙活忙活?”
我的潜台词就是告诉他,我不乐意管老熊,可他总纠缠,如果李响能帮我最好,帮不到我的话,我就得琢磨着把他一道拉下水。
“我啊?”李响摸了摸鼻头,叹口气道:“实不相瞒兄弟,我也是爱莫能助,风声太紧不说,关键我根本没这方面的渠道。”
他说罢这句话以后,我俩同时陷入沉默之中。
一見傾心:軍少來撩妻 夢七七
我低头“滋溜滋溜”抿了几口咖啡后,岔开话头:“响哥,李凡前段时间管我借了一笔钱,我没问他具体干什么用,因为在我看过,他就算手握金山也肯定无法与你抗衡,我这人嘴笨心实在,想表达的更简单,往后李凡找我借钱,我肯定还会借,但在借了之后一定会马上告诉你。”
李响眯成一条缝的眼睛陡然闪过一抹精芒,停顿几秒钟后,他抬起脑袋,清了清嗓子道:“我在羊城住的那段时间,老熊曾介绍他一个生活秘书跟我认识,小秘书岁数不大很会来事,不过听说跟了他一年左右就辞职了,好像是回去生孩子,无巧不巧的是我一个朋友正好和那个小秘书住在同一座小区,朗哥如果想了解老熊生活上的问题,我觉得找那个小秘书应该最合适不过,毕竟她曾经照顾老熊的一日三餐,呵呵..你没听错,就是一日三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