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00oj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笔趣-第七十章 既然被稱之爲劍聖,那就……實至名歸!熱推-desmj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
船裂开了?
不对!
是被斩裂了!
花开院晴、纱仓,远处观察的花开院家中年人,还有惠丽香一行,所有人看着大海上的一幕后,都是呆愣在了原地。
然后,这些人心底同时升起了一个念头——
斩舰!
術醫鬼咒
传闻中‘剑圣’的剑是无坚不摧的。
不论是城堡城池,还是战舰妖魔,都可以一剑斩之。
现在!
他们终于见到了。
“真、真的是剑圣?!”
尤莉姑娘惊呼着。
香橙姑娘则是用异样的目光看着远处海面上的高大身影。
那是一种纯粹对强者的崇拜。
“剑圣吗?”
香橙姑娘喃喃自语。
身为‘里世界’的成员,香橙姑娘自然是明白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
同样的,她更加明白,这样一位存在,出现在这个时代意味着什么。
那是真正的俯瞰众生!
是诸多格斗家、剑客们的不幸。
也是诸多格斗家、剑客们的幸运。
他们会被死死压制。
却又能够见到不同于一切的天地。
实在是……
太好了!
香橙姑娘深深吸了口气,眼中燃烧起了无穷的战意。
她,想要挑战杰森!
赌上‘格斗家’的称号。
相较于同伴的一个大呼小叫,另外一个的战意盎然,惠丽香则是十分平静。
呼!
她深深吸了口烟,重重的吐出去。
脸上带着不出所料的颓丧。
她的妹妹就是这么奇怪。
也不知道是什么体质,总会吸引一些怪模怪样,却又无比强大的家伙出现在身边。
一开始她还能够接受。
到了后来?
她都不得不逃避了。
甚至,还得依靠谈恋爱来麻痹自己。
因为,实在是太过打击人了。
越是了解‘里世界’,就越打击人。
以前那些大师、格斗家、剑豪之类的早已让惠丽香麻痹了,现在出现一个‘剑圣’?
惠丽香麻痹的内心早已翻不起波澜了。
她,习惯了。
呼!
又是吐出一个烟圈后,惠丽香关闭了无线电。
“走了。”
“已经没有什么好看的了。”
惠丽香这样说道。
以惠丽香为首的尤莉、香橙姑娘并没有反对,她们的事情可不单单是眼前的这点。
两人马上一点头,下一刻,隐藏的厢货车就驶上了公路,迅速的消失不见。
相较于惠丽香三人,那位花开院家的中年人则是彻底的失去了仪态。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是真的‘剑圣’?”
“这不可能!”
面对着事实,这位中年人双手撑着窗台咆哮着。
宛如败犬一般。
他到此刻都没有想通,为什么花开院晴的身边会出现一个‘剑圣’。
还有杰森!
明明只是一个被驱逐、被追杀的驱魔人,怎么一转身就成为了‘剑圣’?
有着这样的实力,怎么可能被驱逐、被追杀?
那些岛外的家伙又不是傻瓜?
难道……
这一切都是陷阱?
是岛外人针对花开院家的陷阱?
还有‘童守寺’!
那个老和尚也一定参与其中了,不然的话,杰森不可能有着这么强大的实力,说不定,就是那个老混蛋在搞鬼。
对!
一定是这样的!
这是一个重要的情报!
我要上报!
一定要上报!
想到这,中年人转身就要离开这里。
虽然脑子被‘剑圣’的出现,震得七晕八素。
但是仅有的理智可是在告诉他,千万不要在停留下去了。
再停留下去,等到花开院晴回过神,他可不会有好果子吃。
所以,他必须要马上离开。
当然了,他不是逃跑。
他是为了向家主汇报重要的信息。
不过,就在这个中年人转身的刹那,就呆愣在原地。
一个身穿黑西装,带着白色面具的男子挡在了门前。
面具只有双眼部分,其它都是一片白板。
这样的装扮,花开院家的中年男子实在是太熟悉了。
这是‘格斗之王——拳皇大赛’举办者下属们的统一着装。
对此,中年人是不屑一顾的。
他认为这是‘装模作样’。
身为四大阴阳师家族之一的花开院家,他自然是有着这样的资格评价。
这是身为花开院家族的傲气。
现在?
也不例外。
“让开!”
花开院家的中年男人冷冷的说道。
他现在没有时间和对方争论为什么没有经过他的允许,对方就这么的闯进了他房间。
等到他向家主汇报了之后?
他一定会好好教训对方。
至少也是要打断四肢的程度。
一边冷哼着,花开院家的中年男人一边向前走去。
不同于以往,这一次面前类似侍者之类的小人物没有像以往一样诚惶诚恐的让开,依旧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顿时,花开院家的中年男人警觉了。
他眼神警惕的看着眼前戴着面具的西装男。
手悄悄的摸向了放在裤兜内的符纸。
可就在他的手触碰到符纸的刹那——
噗!
一柄匕首就这么穿透了他的喉咙。
“呃!”
花开院家的中年人不可置信的看着喉咙上的匕首,然后,看向眼前戴着面具黑西装男人的目光就变了变。
对方怎么敢?
怎么敢对他出手?
他可是花开院家的人!
中年人死不瞑目的向后摔去。
扑通。
煉魔心經 永恒Y
尸体和厚厚的地毯触碰后,发出了沉闷的响声,暗红色的地毯随着鲜血的流出,瞬间变得鲜艳起来。
而戴着面具的西装男则是弯腰抬手。
噗!
匕首就这么被拔了出来。
无视着鲜血的喷散。
戴着面具的西装男转身离开了房间。
一路上的监控早已被关闭。
西装男大大方方的离开了这里。
走到门口时,他抬手在花开院家中年男人的两个下属的尸体上蹭了一下匕首。
确认匕首没有血迹后,这才收了起来。
显然,这两位领命离开的下属,连这栋建筑都没有离开就丧命了。
而戴着面具的西装男推门而出。
很快的,来到了海边的一处乱石礁。
在他的脚边,一个穿着短裤的男子正被绑在在这,嘴里塞着自己的袜子。
看到走进的西装男,这位真正意义上的引导者,刚刚还给杰森带过路的男子就剧烈的挣扎起来。
“呜!呜呜!”
嘴里塞着袜子的男子完全说不出话来。
但是,被捆绑的他还在一点一点远离的西装男。
天色虽然还是很昏暗。
但是东边隐隐泛起的光芒,却让他看到了西装男身上的点点猩红。
发生了什么?
男子不愿意猜测。
他只知道他想活下去。
从刚刚他莫名被打昏在地,醒来之后,他就知道大事不好。
而眼前西装男身上的鲜血更是证实了这一点。
毫不犹豫,挣扎的远离了西装男的男子就这么硬生生的跪倒在地,然后,以头锄地。
这是臣服。
彻底的臣服。
为了活下去,这样的臣服,男子并不认为有什么不妥。
而戴着面具的西装男则是停下了脚步。
下一刻,他摘下了面具。
昏暗丝毫没有影响这位俊美的容颜。
掀翻的,昏暗中,这位的容颜有了一种别样的感觉。
让人看了之后就会有恍惚之感。
“我不会乱杀无辜的。”
“更何况你还对我有用。”
土御门元淡淡的说道。
花开院家竟然敢这么算计他的主公,他不把对方剥皮拆骨的话,怎么对得起他的誓言。
不过,他现在不方便露面。
自然的需要一个代理人。
而眼前的这个家伙,实在是合适。
用对方吸引一下花开院家和‘格斗之王——拳皇大赛’举办者的注意力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不需要太多。
只需要拖延时间就好。
拖延到,他把那些首尾都处理干净了。
他就会腾出手,一点一点的用碾碎的方式,处理这些混蛋。
“主公,您还要受点委屈。”
“是家臣的无能。”
“放心吧,下次不会了。”
“一切都会结束的。”
土御门元心底不由自主的升起了叹息。
他不由自主的转身看向了海面。
在那里,被拦腰而断的‘绝命’号,正在发出痛苦的哀嚎。
那声音,由汽笛传来,十分的响亮。
更十分的凄惨。
船体不停的抖动着。
断裂的位置上钢铁开始融化,一根根黑色的丝线,宛如唾液拉丝一般的相互纠缠在了一切,然后,缓缓地、缓缓地靠近。
‘绝命’号在……愈合!
“这是?!”
看到这一幕的纱仓姑娘瞪大了双眼。
花开院晴则是一脸平静。
妖魔之所以难以对付,除去各种各样的奇怪能力外,就是这种‘恢复’了。
这位年轻的阴阳师不慌不忙的抬起手,就要把手中的符纸打出去。
但是,杰森的速度更快。
他纵身一跃,就从‘绝命’号被斩裂的口子中跳了下去。
然后——
温和坚韧的白色光辉再现。
这一次不再是一板一眼。
鋒行三國 蒼山淺陌
而是乱!
乱中有序的乱!
身在半空中的杰森,十分娴熟的用出了‘旋风舞’。
转动!
不停的转动!
【晨曦之剑】在杰森【旋风舞】的转动下,变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光圈。
这些光圈或正或斜。
一个接着一个。
一个跟着一个。
吼!
吼吼!
刚刚才开始‘恢复’的‘绝命’号,再一次的发出了凄惨的痛呼。
这样的痛呼完全超出了之前。
而且,还连绵不绝。
更重要的是,‘绝命’好的恢复完全跟不上杰森的斩击。
一次、两次时,还勉强跟得上。
三次、四次后,就变得力有未逮了。
至于五次,乃至更多次后?
‘绝命’号只能是被动的承受着一切。
很快的,‘绝命’号的整艘船体就变得千疮百孔了。
然后——
杰森看到了他想要的。
一颗拳头大小的红色宝石。
这颗红色宝石隐藏在‘绝命’号的船舱地步,被层层尸骸所遮蔽,被各种船舱建筑所隐秘。
但是,它的味道,杰森早就闻到了。
或者准确的说,当它诞生的那一刻,杰森就知道了。
因此,杰森毫不犹豫的切开了‘绝命’号后,一跃而下。
他为的就是这份撒发着浓郁香味的‘食物’。
随着杰森的靠近,刚刚完成了蜕变的‘绝命’号就感受到了致命的危险。
没有任何犹豫,‘绝命’号放弃了修补。
修补的再快,核心被拿走,也是无用。
嗖、嗖嗖!
甲板下,船舱内,无数的建筑开始融化了。
下一刻,它们就变为了最为锋锐的长矛,向着杰森刺去。
叮叮叮!
长矛刺在了杰森的身上。
可火星四溅间,杰森毫发无损。
甚至,连阻拦杰森前进都做不到。
吼!
‘绝命’号再次发出了怒吼。
长矛依旧射出着。
但是,一道道半透明的身躯却从船舱、甲板,乃至是桌椅板凳上浮现出来。
它们一个个茫然四顾。
它们一个个不知所措。
一股莫名的力量开始出现在它们的周围。
这些半透明的身躯开始疯狂的相互吞噬、融合。
仅仅是两秒钟过后,一个高大的半透明的身躯就出现在了杰森的面前。
呼哧!呼哧!
半透明的巨大身躯早已丧失了人类的模样。
身材臃肿,双腿被肥硕的肚子所遮挡,几乎看不到。
而双臂则是异常的粗壮,头颅也是硕大,一根独角分外显眼。
随着对方粗壮的喘息,一张满是獠牙的嘴张开来。
浓郁的白色气流随之吐出。
“小心!”
“这是一只变异的大鬼!”
一直关注着战斗的花开院晴看到这个巨大的半透明虚影后,就是脸色一变。
鬼和幽魂不同。
后者除了能够吓吓人外,几乎没有什么伤害。
除非是晋升到凶灵、恶灵之类的级别。
而‘鬼’不同!
終極花王 吊炸天
这是一种吞食灵魂、恐惧而诞生的怪物。
最強農民系統 昔時舞九天
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
既有着强大的力量,还有着恐怖的能力。
说是另类的妖魔都不为过。
而大鬼!
则是‘鬼’的晋升。
是一种令人恐惧的怪物。
每一个都堪比真正的妖魔。
尤其是这种变异的,更是可怖,那已经触碰到了大妖魔的范畴,稍有不慎,就是死亡的结局。
因此,花开院晴马上结印。
他要召唤自己的式神。
光凭一些符纸是对抗不了这样的变异‘大鬼’。
“杰森稍等,我马上支援你!”
“现在,你听我讠……”
花开院晴的声音戛然而止了,剩下的只有回荡在杰森心底的默念之声——
Yi!

hiwuh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 起點-第六十五章 再次被改變的規則!展示-al4a8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
“什么?”
凉介惊愕出声。
但是,话筒内的女声却是不再答话了,径直挂断。
“喂、喂?”
凉介连连呼喊,根本没有用。
啪嗒。
娛樂圈之天若有情 趙山雞
听筒放回了座机,凉介眉头紧锁,心底猜测着刚刚话筒中女声所说的真实性。
然后,很快的,凉介再次拿起了电话。
“喂,我是凉介。”
“刚刚我打电话找宫本长官,发生了一件事。”
凉介没有隐瞒,将刚刚的遭遇完整的复述了一遍。
就在刚刚那短短几秒内,凉介已经想的很清楚了。
不论那个女声说的是真是假,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只需要如实禀告就好。
至于剩下的?
假的话,他就按照原计划继续。
要是真的?
凉介看向了浦岛。
刚刚听筒内的声音,浦岛也听到了。
这位年轻的警官显然是错不及防,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此刻,面对凉介的目光,浦岛很干脆的说道。
“交给您了,凉介长官。”
“我听您的。”
“嗯。”
“如果真的如我猜测的那样……也许,我们的机会来了。”
凉介这样说道。
浦岛愣了愣,他有些听明白了,细细去想,却又有些不明白。
“你认为杀死宫本的人,会只杀宫本一人吗?”
凉介压低了声音问道。
“当然!”
“她很可能和宫本有仇,杀了宫本后就会逃逸!”
年轻人径直点头。
“不!”
“她不会!”
“她盯上了整个‘花樱’!”
凉介摇了摇头,斩钉截铁的说道。
看着凉介的模样,浦岛这一次终于明白了。
嘶!
他倒吸了口凉气。
“长官,会不会太危险?”
慢慢仙
浦岛的声音压得极低。
甚至,他这个时候恨不得自己拥有能够传音的秘术。
因为,他已经搞明白自己的长官要做什么了。
实在是太疯狂了!
稍有不慎,那就是粉身碎骨。
“会。”
“但我愿意一试!”
凉介眼中透露着坚定。
虽然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宫本被杀是因为什么,但是他知道这是他的一个机会。
一个用最干脆利落的手段解决问题的机会。
很危险!
但值得一试!
看着凉介眼中的坚定,浦岛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太熟悉凉介了。
这个模样的凉介,早已经是无法劝阻了。
既然这样……
他就加入。
这本身就是他最初的想法。
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危险罢了。
但再危险的事情,对于浦岛而言,都不是反悔的理由。
“算我一个。”
浦岛这样说道。
“谢谢,我……”
凉介看着自己年轻的助手,心底涌起了一阵感动,他是知道这个计划会是多么的危险,而浦岛能够完全的信任着他,这让中年男子的内心,暖暖的。
甚至,话都有些说不利索了。
“我们开始吧。”
唯魔 風殤
“时间不等人。”
“我们先选择一个目标。”
浦岛则是兴冲冲的说道。
“好。”
凉介一点头。
……
一个身材高挑,身穿黑衣的女士,放下了手中的电话。
看着自己同伴放下了电话,另外一位女士忍不住的说道。
“惠丽香,你这样是会暴露自己的。”
这位女士声音没有任何怨气,反而是一种遗憾。
仿佛错过了什么好玩的事一般。
“至少,比你主动介绍自己强——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如果不是惠丽香抢先拿起了电话,你一定会第一时间拿起电话,自报家门的!”
此刻,房间中最后一位女士开口了。
这位女士的声音柔柔弱弱的,可语气却带着一种强硬感。
“香橙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呢?”
“我才不会那么做呐!”
“香,你说对不对?”
那个被揭露了内心想法的女士一把就抱住了最后一个声音柔弱的女士,一边用洗面奶,一边扭过头去看着惠丽香。
惠丽晶还没有开口,那个被抱着的女士脸一下子就红了。
“住手!”
“放开我!”
“尤莉你个傻瓜!”
被称之为香橙的女士这样说着,手腕一翻,就把抱着自己的女士扔了出去。
但是,被扔出去的,名为尤莉的女士,根本没有摔落在地面,反而是身形灵巧的一个翻身,就稳稳的站在了地面上。
“香橙,你竟然想要打我,亏我还想一会儿把零食分你。”
超級共享系統
面对着好友的话语,名为香橙的女士根本不理会,直接冷哼了一声。
而这个时候,惠丽香出面了。
“好了,我们得离开了。”
“那些家伙虽然是傻子,但不是白痴。”
“他们很快就会行动的。”
惠丽香边向外走边说道。
“有什么关系?”
“以他们的力量,来多少,我都能够打飞!”
尤莉活力十足的说道。
“小心一些。”
“根据现在的资料来看,‘花樱’远比想象中的强大。”
“他们只是隐藏了自己。”
沉稳的香橙提醒着。
“是啊,隐藏。”
“所以……”
“我们才要让他们全都暴露出来。”
惠丽晶说着就走到了窗边,一跃而出。
同行的尤莉、香橙也都一跃而出。
前者脚尖连点,每一次都是沉稳、迅捷。
后者却是无比轻盈,宛如飞燕。
很快的,三人就消失在了午后的阳光中。
……
【是/否消耗20点饱食度,1点食之兴奋,学习大威天龙法?】
当老和尚讲解完后,杰森的眼前就出现了这样的文字。
杰森并不感到意外。
在之前,他就所猜测。
劍道之皇
而现在,只不过是证实罢了。
“是。”
杰森给与了肯定的回答。
【消耗20点饱食度,1点食之兴奋,学习大威天龙法基础。】
【大威天龙法(基础):这是童守寺初代大师‘明王’留下来的秘传,是那位大师结合了数种秘术所创造的独特秘术,可以聚集特殊的力量,以‘龙形’附着在身上,让被附着者的实力获得极大提升;效果:消耗一定的体力,以3秒做为准备时间,获得全属性+0.2的加持,持续期间,将持续损失体力】
(标注:它的龙形只是形态,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龙)
……
看着【大威天龙法】的详细解释,杰森双眼一亮。
他的目光锁定着全属性+0.2。
基础级别就增加全属性0.2,那……大师级别呢?超凡级别呢?
会增加多少属性?
还会不会出现更多的特效?
一想到这,杰森就变得激动起来。
不过,当看到【大威天龙法】从基础提高到入门需要30点饱食度和2点食之兴奋后,他就迅速的冷静下来。
饱食度容易获得。
食之兴奋?
太难了。
尤其是对于杰森来说,食之兴奋完全的不够用,每时每刻都是缺少的状态。
“需要更多次的‘狩猎’!”
杰森默默的想着。
而童守寺老和尚则是再一次的感叹着。
杰森真的是天赋异禀!
从【替身发】开始,虽然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感受到杰森强大的天赋了。
可每一次见到,童守寺老和尚都忍不住的再次感叹。
“果然,我的选择是对的。”
“将童守寺交给杰森这样真正的大师,才是最正确的。”
“我这个冒牌货,终于能够退休了。”
想到这,童守寺老和尚心底是真正意义上的松了口气。
他已经可以想象,随着时间的流逝,杰森一步一步的彻底强大起来后,童守寺稳如泰山的模样。
而且,这个时间并不会太久。
十年!
十五年!
最多不超过二十年!
杰森就能够达到历代童守寺大师的平均程度。
甚至,是直追二代、三代童守寺大师。
到了那时,他也就能够安心的闭眼了。
想到未来的美好,童守寺老和尚忍不住的嘴角一翘。
但是,马上的,老和尚就想到了杰森现在的麻烦。
“大师,请您一定小心。”
“花开院家分家‘入主主家’的试炼,远比想象中的残酷。”
“也远比想象中的……阴险。”
老和尚斟酌了一下后,才说出了这个词汇。
“已经感受到了。”
杰森回答着。
花开院晴的邀请函莫名没有了,足以说明一切。
还有今天晚上的‘场外卡’选拔赛,更是让杰森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只是一个开始。”
“或者说……”
“给与的,永远都是对方想要让大师您看到的,而剩下的,才是他们真正在意隐藏的。”
老和尚提醒着。
“我明白。”
“今晚的战斗,他们怎么可能就只是这么简单的告知我们。”
“无非,就是提前告知我们新的规则,搅乱我们的‘心’,让我们去‘积极适应’这个新规则,但是当我们赶到现场时,再次改变规则罢了。”
杰森说着就是一笑。
在之前听到新规则的时候,杰森就已经有了类似的猜测。
在常人看来十分的不可思议和不要脸。
太古星辰訣
但是,在杰森看来,真的是日常水平。
因为,在‘不夜城’里,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长见了。
“大师,您真是聪慧。”
老和尚原本是想要再次提醒的,不过,在听到杰森的话语后,老和尚就微笑的双手合十了。
他想要说的,杰森已经自己领悟到了。
这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剩下的?
老和尚也相信杰森会做得足够好。
当然了,老和尚在杰森离开时,还是做着最后的提醒了。
“大师,您还年轻。”
“一时的得失,算不了什么。”
“最为重要的是,活着。”
“只有活着才有一切。”
“只有活着才能看到奇迹。”
隨身空間之悠閑農家
老和尚十分诚恳的说着。
“当然。”
杰森更加诚恳的回应。
没有谁比杰森更加懂得‘活着’的重要性了。
他不活着,怎么回家。
他不活着,怎么为老爵士报仇。
他不活着,怎么品尝那些从未吃过的美食。
活着,太重要了。
所以,实力也太重要了。
为了活着,且活得更好,他要强大!
一次一次的强大。
强大到能够肆意的活着。
老和尚看着杰森离开藏经室的背影,他明显的能够感受到杰森身上的气息又一次坚固了一分。
这显然是心灵上的坚固。
“大师,有着一个目标吗?”
“且准备坚定不移的走下去了。”
“实在是太好了。”
老和尚心底默默想着。
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一个有着目标的人是多么的幸运。
甚至,上苍都会帮助他的。
目送杰森远去后,老和尚转身返回了藏经室。
他小心翼翼的将这些童守寺的传承放回了书架上,然后,再次拿出了之前看着的经文。
又一次的,老和尚一边翻阅一边记录着心得。
莫名的气息开始出现在老和尚身上。
这气息散而不乱。
随着时间的流逝,甚至开始一点一点的凝固在老和尚周围。
速度不快。
却也不慢。
不过,随着老和尚将经书翻阅完成后,一切就消散了。
老和尚仿若无觉。
他站起来,将这本经书放回书籍,又拿出了一本经书,再次津津有味的读了起来。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读了。
但每隔一段时间,他去读。
他就发现新的感悟。
这让他再次怀疑自己的天赋究竟是有多差。
别人只需要一遍就能够领悟的东西,他却是需要这么多次,都无法领悟。
果然,他不适合当和尚。
又一次的,老和尚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
夜晚,花开院晴的司机接上了杰森、纱仓姑娘。
“晚上好。”
坐在后排的花开院晴向两个队友打着招呼。
这个时候的花开院晴没有再像平日里穿着便装,而是穿上了阴阳师的狩装,身上的装饰品也多了几件,分外吸引杰森的目光。
依靠着大毅力,杰森这才偏转了目光。
“晚上好。”
纱仓姑娘大大咧咧的打着招呼。
一身运动装,只是在手上绑了拳击绷带的她,看不出任何的紧张。
杰森?
还是一如往常。
普通的服饰,背着装有自己砍刀和面具的背包,飘散着香味的葫芦则挂在腰间。
花开院晴用目光扫视着两个队友的状态。
当看到两人都没有问题后,这才点头。
“开车!”
花开院晴一声吩咐,车子启动了。
于此同时,花开院晴开始说着更加确切的信息。
“这次场外卡的比赛是在一艘船上,大概有200人左右参加!那些混蛋,也是真看得起我,里面有不少是‘里世界’的家伙,还有不少是小有名气的那种,我们一定要小……”
叮铃铃!
花开院晴的话,还没有说完,车载电话就响了起来。
年轻的阴阳师接起了电话,下一刻,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啪嗒!
这个年轻人几乎是将话筒扔在了座机上,愤怒溢于言表。
“他们怎么敢!”
“怎么敢!”
花开院晴咆哮着。
博德大世 海拉斯特黑
足足四秒钟后,花开院晴才冷静下来,他看着脸色淡然的杰森和不解的纱仓姑娘,说道——
“赛场没有变,还是在那艘船上。”
“但是,时间推迟到了黎明前一刻。”
“因为,他们又一次改变了规则——我们不单单要战胜那些混蛋,而且还有着时间限制:1个小时!”
漁色人生
“当太阳完全跳出海平面后,如果我们还无法获胜,那……那艘船就会爆炸。”
“他们推迟时间就是为了安装足够多的炸弹!”
“该死的混蛋!”
说着,花开院晴再次咒骂起来。
杰森的神情则有些莫名。
他轻声念叨着。
黎明吗?